刚刚更新: 〔冷妃来袭:邪王请〕〔圈套男女〕〔暖婚:一胎两宝〕〔天眼医妃〕〔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纨绔小拽妻:霍爷〕〔王牌军婚:靳少请〕〔史上最牛轮回〕〔女帝打脸日常〕〔浮云朝露〕〔穿越明臣之为你而〕〔重生之抱住警草好〕〔六宫凤华〕〔重生为后之皇后在〕〔重生七零:军妻也〕〔无限求生〕〔我在泰国开店卖佛〕〔重生商海〕〔龙神至尊〕〔快穿:吾儿莫方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妙手仁医 第十章艰难抉择
    砰

    她的这句话吓得我手里的玫瑰精油的名字直接掉在了地上。

    我整个人更是吃惊无比的看着沈灵敏,让我帮她生个孩子这是什么((操cao)cao)作

    沈灵敏看我这个惊呆的表(情qing),然后笑着说道“有这么惊讶吗这个事(情qing)对你来说很难吗”

    我也连忙尴尬的笑了几声“沈姐你就别开我玩笑了。”

    沈灵敏认真的说道“我没有开玩笑,你继续按啊,别停。”

    我只好继续给沈灵敏按摩起来了,她也继续说道“生孩子只是一个附属品,其实我想让你当我的未婚夫。”

    说着沈灵敏就跟我解释了一下,她说她的家庭环境比较特殊,所以想要找一个盲人女婿上门,可是沈灵敏不想找一个真正的盲人,所以就觉得我比较合适。

    我听完了她的解释之后,我就说道“你说的家庭环境比较特殊,是什么意思”

    沈灵敏叹了口气,然后说道“这个以后你就知道了,不过你这么问我的话,是你答应我了”

    我听完了她的这个话,连忙我就摇头,然后说道“当然不是了,我不想去当什么上门女婿。”

    “我可以给你钱,反正我也不差钱,而且也不用你真的负责什么,只是逢场作戏,你只要听我的安排就好了,”沈灵敏对着我说道。

    我听到了沈灵敏的话,还是摇了摇头,随后说道“不行,这也不是什么小事。”

    确实,这种忽然就要跟另外一个女人结婚生孩子,这个事(情qing)对我来说太忽然了,哪怕只是逢场作戏,我也感觉接受不了,至于钱的话,这样拿人家的钱,我也感觉不太好。

    所以思前想后,我还是决定拒绝了。

    我这样拒绝了,沈灵敏也不高兴了,她直接冷声说道“这个事(情qing)我不是征求你的意见,我是通知你,明白吗如果你不答应我的话,我就把你是正常人的事(情qing)说出去。”

    我的心头猛然咯噔了一下子,有些慌神了。

    确实,如果我不是盲人的事(情qing)被说出去了,我这个工作可就真的丢了,而且还可能被人嫌弃,甚至指责。

    但是难道就因为这个我就要去当这个女人的上门女婿去

    两害相权取其轻,我还是觉得丢工作只是小事,如果真的跟她走了,那才是严重的大事。

    所以我也直接说道“你要高密的话你就告吧,大不了我就换个工作。”

    “你”

    沈灵敏明显就生气了,但是她也没有继续说什么了,就这样我们按摩完了之后,她就留下了一张名片,放在门口的桌子上。

    “我劝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如果我把你不是盲人的事(情qing)说出去了,你看了那么多女人的(身shen)体,这种事,你觉得会很简单解决吗想通了的话,联系我”

    说着沈灵敏直接踩着高跟鞋,扭着(屁pi)股就走出去了。

    只留下了我在房间里心里乱糟糟的,这个女人真的不简单,第一次见面她就察觉到了我可能不是盲人,然后对我试探。

    试探出来了之后,就想到了让我来帮她这个忙。

    确实,我这样装作盲人,看了不少女人的(身shen)体,那些女人都觉得是盲人,没有必要顾忌那么多,所以自然不会防备我,而且跟我聊天关系也还不错。

    我也受到了她们对我的尊重,可是如果她们知道了我能看见的话,肯定会骂我无耻,甚至很厌恶我吧

    想到了这里我就感觉心里难受,我失明的这么两年多的时间,正是这些女人带给了我尊重,让我能够感受到自己的价值。

    如果我真的被她们嫌弃了,我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而且我要是真的离开了这个按摩房,冯程程也知道了我不是瞎子的话,那我们岂不是再也不可能有在这里的温柔时光了

    想起来这些事(情qing)我就感觉一个头两个大,沈灵敏这个女人找谁不好,怎么就找上我了

    难道就因为我假装盲人特别像

    想着我就走到了门口,拿起了她留下的名片圣皇夜总会总经理,沈灵敏。

    一看她的那个打扮还有气质,就能够感觉出来,她绝对不是普通人家的女人。

    思量了半天,我还是觉得不能去跟这样的女人在一起。

    等到下班我回家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冯程程已经回到了家里了。

    之前的时候冯程程可是被沈灵敏给撵走了。

    原本我以为冯程程(身shen)上的伤口是被那个黄毛小子打的,可是黄毛那个话的意思,好像不是他弄的。

    我的心里一下子就好奇起来了,到底是谁弄的

    虽然我知道冯程程的秘密,就是去盲人按摩店里按摩,甚至跟我成了朋友,可是她却不知道我。

    所以我还没有办法问她这些事(情qing),如果我问她的话,她也肯定不会说,我要是跟她摊牌说我就是按摩房里的小七呢

    好像也不行,她如果知道了,肯定会更加嫌弃我吧

    想来想去,我也只能等着有机会再问她了,因此我就只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到了晚上我好像听到了一阵十分嘈杂的声音,像是冯雅茹回来了,而且还带着冯程程一起出门了。

    我也不知道她们怎么了,也没往心里去,这对母女(爱ai)怎么样都行。

    冯程程总是冤枉我,欺负我,冯雅茹更是表面上帮着我,实际上背后里总是软刀子害我。

    我就在家里睡觉了,第二天中午,我才接到了我爸的电话,他说他在工地受伤了,现在在医院里,让我过去。

    顿时我的心里就咯噔了一下子,我才知道了昨天冯雅茹母女为什么着急忙慌的走了,原来是我爸受伤了。

    可是她们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连忙就向着医院赶了过去,等我到了病房的时候,我就看到了我爸的一条腿打上了石膏,然后还吊了起来,(身shen)体其他的地方也有擦伤。

    看起来还比较严重,我的心里猛然疼了一下子。

    我连忙用导盲棍摸索着走,然后冯雅茹就出声喊道“这边”

    我这才走过去了,省得被人看出来我不是盲人。

    本来我想要问问怎么回事,结果我爸却冷着脸对着我吼道“方言,你到底怎么回事”

    我一听,连忙问道“我怎么了”

    我爸更加发怒了“你怎么了你不知道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qing)吗”

    “以前你眼睛没瞎的时候你就给我四处惹祸,本以为你眼睛瞎了会好一点,结果你看看你,还是这个样子,你怎么一点都不知道上进啊你看你给你妹妹打的”我爸愤怒的吼叫着。

    因为激动,扯到了伤口,他都忍不住一阵龇牙咧嘴的表(情qing)。

    而我听到了他的话,我也就明白了,果然,冯程程(身shen)上的伤也算在了我的(身shen)上了。

    确实,跟我爸说的一样,以前的我总是(爱ai)惹祸,属于学校里的小混混一样的存在,不是打架,就是逃课,总惹麻烦。

    也正是因为我失明了,我的(性xing)格才转变这么大的。

    只是没有想到,我都已经变了,我爸却还认为我是以前那个(爱ai)欺负人,(爱ai)惹祸的人。

    也正是因为我以前给他留下的不好印象,所以冯程程才说什么,我爸就会相信什么。

    我这个时候就连忙辩解道“爸,不是我打的,我都看不见,怎么可能欺负她”

    “你还狡辩就是你”冯程程生气的说着。

    冯雅茹没有给我继续说话的机会,安慰我爸说道“老方,你也别生气了,都是自己家孩子,没多大事(情qing),你现在受伤了,(身shen)体别坏了啊。”

    我爸一听就更加生气了“你看看你妈对你多宽容了,我受伤了第一时间就来了,结果你妹妹叫你来你也不来看我,是觉得我这个爸丢你的人了,是不是”

    “她们没告诉我”

    我直接愤怒的说道。

    我爸气得更是直接大骂了起来,说我还狡辩,冯雅茹见我爸这么生气,连忙就拉着我出去了,说让我爸先冷静一下。

    如果是外人看来的话,这个冯雅茹可能真是一个好后妈,这么懂得调解我们母子矛盾。

    然而实际上就是她在暗地里挑唆我们的关系。

    走出了病房,我也没有走,就这样站在了病房门口,我听到了我爸叹气的声音,他好像哭了,说这下子又要花好多的钱,可怎么办啊。

    听到了我爸这样的声音,我的心里顿时涌起了无尽的酸楚和难受。

    我现在真的感觉这个家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了,因为这对母女真的对我太过分了,我也没有招惹过她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瞬间,我就想到了一个人,就是沈灵敏,也许我真的该去找她了。

    我爸这次住院又要花不少的钱,如果我帮了沈灵敏的话,我可以不在家里呆着了,还能够从沈灵敏那边拿到一些钱。

    想着,我就摸出了口袋里的名片,接着我就离开了医院,拨打了沈灵敏的电话。

    很快,沈灵敏那边的电话就接通了,可是电话接通了之后,我竟然听到了一阵让男人血脉喷张的声音。

    “嗯谁啊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地至圣〕〔我可能是一只假的〕〔三国之传承为王〕〔獒唐〕〔大师救命〕〔神棍下山记〕〔都市之神豪蛊神〕〔萌宝驾到:总裁爹〕〔工业造大明〕〔拐个王爷乱天下〕〔抗战之血染长空〕〔翊神相〕〔重生六零医品军嫂〕〔一遇总统定终身〕〔凤策长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