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妃来袭:邪王请〕〔圈套男女〕〔暖婚:一胎两宝〕〔天眼医妃〕〔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纨绔小拽妻:霍爷〕〔王牌军婚:靳少请〕〔史上最牛轮回〕〔女帝打脸日常〕〔浮云朝露〕〔穿越明臣之为你而〕〔重生之抱住警草好〕〔六宫凤华〕〔重生为后之皇后在〕〔重生七零:军妻也〕〔无限求生〕〔我在泰国开店卖佛〕〔重生商海〕〔龙神至尊〕〔快穿:吾儿莫方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妙手仁医 第二十章算你狠
    看到了这样的一幕,我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里了。

    怎么办

    今天的这次谈判果然就是鸿门宴,而且我还亲眼看到了那个大宽往沈灵敏的酒里下药了,现在我能怎么办呢

    如果我直接上去制止了沈灵敏喝酒的话,那就证明了我能够看到,不是盲人了,可是如果我现在不制止的话,沈灵敏就真的要喝下去这个酒了。

    估计这个酒里面下的不是让沈灵敏昏迷的药,就是那种能够让女人意乱(情qing)迷的药。

    就因为那个大宽认为我是个盲人,所以他下药才会不防备我,结果就被我看到了。

    现在眼看着沈灵敏就要喝下去那杯酒了。

    我这个时候忽然就开口说道“灵敏,这个酒给我喝吧,我有点口渴的厉害。”

    我说完了这个话之后,沈灵敏已经放到了嘴边的红酒杯又放了下来,她就看向了我这边了。

    而原本都已经偷着笑的陈总,这个时候脸色也忽然一下子就不高兴了,估计没有想到我会忽然开口说这个话。

    “小兄弟,你要喝酒的话,我再给你叫一杯,这杯酒是专门给沈姐的红酒,”大宽直接来到了我的(身shen)边对着我说着。

    “服务员,再来一杯酒”大宽着急的对着外面的服务员喊道。

    外面的服务员立刻答应了一声。

    可是我这个时候哪能喝别的酒,我就直接说道“不行,我是灵敏的男朋友,我怎么就不能喝她的酒了”

    大宽这个时候也急了,直接说道“俩人怎么好喝一杯呢。”

    沈灵敏是一个比较聪明的女人,她看到对方和我这么争论这杯酒,她的一双美眸也看向了手中的红酒杯。

    “大宽,既然你这么看重我手里的这杯酒,不如这杯酒就给你喝吧,”沈灵敏说着就将手里的红酒杯递向了大宽那边。

    大宽听到了沈灵敏的话,脸色直接一变,随后就神(情qing)尴尬的说道“不行,沈姐,这是您的酒,我哪里能喝啊。”

    “我让你喝你就喝”

    沈灵敏脸色猛然一变,直接对着大宽吼道。

    大宽这下子直接难办了,只好看向了陈总那边。

    陈总那个肥胖无比的脸上此刻也难看异常,本来沈灵敏都要喝下去酒了,结果变成了这个样子了。

    “沈总,不就是一杯酒嘛,不至于闹成这个样子,”陈总这个时候也笑呵呵的对着沈灵敏说着。

    沈灵敏看到了这样的(情qing)况,瞬间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她呵呵冷笑了一声,然后直接将手中的红酒泼到了大宽的脸上。

    随后沈灵敏直接站了起来,对着陈总说道“陈寿,我说你今天怎么总是顺着我的话打太极,原来是真的打算对我下手了,是吗”

    陈寿看到了沈灵敏发火了,连忙说道“沈总,你这是说的哪里的话,什么下手不下手的,就是一杯酒而已,你想太多了。”

    “哼,不管是不是我想太多了,今天咱们两个之间算是彻底闹掰了,你也算是彻底得罪我们沈家了,以后你好自为之吧”沈灵敏冷声说了一句,随后直接拿起了包,拉着我的手走了出去。

    不过就在我们要走出包厢的时候,从外面直接进来了两个黑西装保镖,拦住了我们两个。

    沈灵敏见到这个状况,冷脸转过(身shen),看着(身shen)后的陈寿“怎么你还要来硬的了”

    陈寿连忙笑了起来“沈总,你看你这个话说的,我得罪谁也不敢得罪您老人家啊,我不是针对你,是你(身shen)边的这个瞎子。”

    “听说他上次打了我手下的脑袋,就算我陈寿再怎么好欺负,我也不能看着手下被打,不给他一个交代吧”说着陈寿就将目光看向了我。

    而我听到了他的这个话,心头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他这分明就是在借用我的这个理由留住我们两个,说到底他还是想要对沈灵敏不利。

    我还没有开口,沈灵敏就率先开口说道“陈寿,你还真当你是个人物了,他是我的男人,轮不到你来要交代,叫你的人给我滚开”

    陈寿脸色也微微变了变,说道“沈总,他无缘无故打了我的人,这点上哪说都是我占理,今天这件事了了,我可以放你们走,不然的话,你们可别想离开。”

    “你”

    沈灵敏怒声喊道。

    这个陈寿明显就是在拖延时间,我连忙说道“陈总,你今天是要一个面子,对吧我可以给你这个面子”

    说着我就摸索着到了茶几旁,直接摸到了茶几上的酒瓶子,没有丝毫的犹豫,我直接将装满了酒的酒瓶子砸向了自己的脑袋。

    砰

    装满了酒的酒瓶瞬间炸裂,酒水四溅,我的脑袋也一阵迷糊,一股(热re)流从脑袋上流淌了下来。

    沈灵敏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这样够了吗”我没有理会沈灵敏直接冷声问道。

    陈寿冷笑了一声“不够”

    我点了点头,又是摸索着抓住了一瓶酒,狠狠的砸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够了吗”

    “不够”

    砰

    我又是砸了一瓶,这下子我都感觉到脑袋上全是(热re)流了,而我这样狠的接连砸了三瓶酒,陈寿估计也怕了,怕真的闹出人命来。

    他思考了一下之后,沉声说道“好小子,算你狠”

    说着他只好一摆手,拦着我和沈灵敏的人才散开了。

    沈灵敏就这样拉住了我的手,走到了门口的时候,沈灵敏冰冷的声音说道“今天的事(情qing),我记住了”

    话音落下,她就这样扶着我走了出去。

    进到了车里之后,沈灵敏关心的看着我问道“你没事吧你怎么这么傻啊”

    我看着她苦涩的笑了一下,随后我伸手摸了摸脑袋,就说道“没事,就是一点小伤。”

    “还说是小伤,你脑袋上都是血,回家我给你包扎一下”沈灵敏说着就发动了车子。

    很快我俩就回到了家里,她从家里拿出了医药箱来给我包扎,正在包扎的过程中,我就感觉沈灵敏有点不对劲了,她的脸红的好像是猴(屁pi)股似的,表(情qing)也很痛苦。

    两条洁白的**也不停的摩擦着,看着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我对着沈灵敏问道“你怎么了”

    沈灵敏说道“没事”

    说着她还是继续给我包扎,而且她的手法还比较熟练,给我包扎好了之后,她的(身shen)子忽然一软,就直接倒在了我的怀里了。

    我就这样抱着沈灵敏的(身shen)体,碰到了她的皮肤的时候,忽然我就感觉到她的(身shen)上好(热re)。

    沈灵敏倒在了我的怀里,整个人也不老实了起来,不停的伸手撕扯着自己(身shen)上的衣服,还说(热re)。

    看到了她的这个样子,我就忽然感觉不对劲了,难道说那杯红酒她已经喝进去了

    我连忙扶着好像没有骨头的沈灵敏,对着她问道“喂,之前那杯红酒,难道你已经喝进去了”

    我之前虽然看到了沈灵敏将酒杯放下了,但是我没有看清楚她到底有没有喝进去。

    果然,我这样问完了之后,沈灵敏就艰难的点头说道“我就喝了一小口而已,怎么这么难受啊”

    说着沈灵敏直接将(胸xiong)口的衬衫都扯开了,露出了(胸xiong)前的片片雪白。

    看到了她的这个样子,我的心也狂跳了起来,而且我也知道为什么沈灵敏那么着急要走了,因为她知道自己喝进去了一些酒,可能会药效发作。

    而陈寿之所以要用我打了人的事(情qing)来拖延住我们,也是看到了沈灵敏喝了一点酒,所以想要拖延到沈灵敏药效发作,这样就可以继续对沈灵敏做那种事(情qing)了。

    原来我制止了沈灵敏喝下一整杯酒,但是却没有看到她喝了那么一口酒。

    这下子事(情qing)可就麻烦了,沈灵敏的意识好像越来越模糊了,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大了,还拉着我说想要。

    没有什么事(情qing)是比美女对你求欢更煎熬的了,尤其是沈灵敏这样级别的美女,明显就是煎熬啊

    最主要,现在我面临的最大的(诱you)惑,就是她现在这个样子,我就算真的对她做什么了,她也没有办法说我什么,反正我也是被迫的。

    可是如果我真的那样做了的话,第二天沈灵敏还不杀了我啊

    她之前也帮了我那么多次了,还给我贴心的包扎伤口,我真的不能对她这个样子,所以我就直接抱着沈灵敏说道“你坚持住,我送你去医院。”

    可是当我想要抱着沈灵敏公主抱的时候,她的双臂直接就好像是八爪鱼一样挂在了我的脖子上,然后她的脑袋也拼命的在我的脖子上和脸上亲吻。

    本来只是看着她就感觉难以忍受了,她竟然还这样亲我,顿时我就更加克制不住了。

    而且沈灵敏现在(身shen)上的衣服都已经被她自己撕扯的掉光了,片片(春chun)光显露。

    我看到了这样的美景,再加上这样的美女求欢,我的心脏真的狂跳了起来。

    沈灵敏在我的怀里一阵挣扎,直接拉着我跟她一起倒在了地上,我也将沈灵敏柔软的(身shen)体压在了(身shen)下。

    “给我”沈灵敏双眼迷离的看着我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地至圣〕〔我可能是一只假的〕〔三国之传承为王〕〔獒唐〕〔大师救命〕〔神棍下山记〕〔都市之神豪蛊神〕〔萌宝驾到:总裁爹〕〔工业造大明〕〔拐个王爷乱天下〕〔抗战之血染长空〕〔翊神相〕〔重生六零医品军嫂〕〔一遇总统定终身〕〔凤策长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