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救个校花当老婆〕〔嚣张鬼医妃,邪王〕〔他的情深似海〕〔从宇宙飞船开始〕〔楚臣〕〔都市绝品仙医〕〔重生之万界天尊〕〔妙手小村医〕〔都市极品天师〕〔我真不是开玩笑〕〔极品全能医仙〕〔隐婚蜜爱:老公V5〕〔千亿宠妻〕〔娇娃联盟:小妻超〕〔都市少年医生〕〔老婆乖乖,BOSS要〕〔香爱〕〔三国大气象师〕〔盛嫁无双:神医王〕〔三寸人间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妙手仁医 第三十章可怕的女人
    说实话,我对沈灵敏这个人的印象还算是比较不错的,因为她人长得好看,(身shen)材也好,而且也很聪明。

    那么多人都没有看出来我不是盲人,结果她一下子就看出来了,我不是盲人。

    而且她还帮了我好几次,那次黄毛带人打我的时候她出现帮了我,后面也给了我不少的钱。

    我要是真的算计了沈灵敏的话,她肯定会记恨我的吧

    可是我要是不帮着那边的人算计沈灵敏,那冯程程可就真的惨了。

    想着我就拿出了口袋里的这个**水,这个小瓶里的液体就是无色透明的,根本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

    如果加到了沈灵敏喝的水里的话,好像也看不出来什么问题来。

    我这个时候的心里真的是太纠结了,面临着这样的选择。

    正当我这样想着的时候,房间里女人的嘤咛声已经结束了。

    我连忙就收起了手里的瓶子,站在门口的时候,我就听到了脚步声向着门口走了过来。

    当房门打开的时候,穿着睡衣的江雪又是被吓了一跳,雪白的小手不停的拍打着(胸xiong)口的饱满。

    “你怎么又站在门口都不出声啊,”江雪有些埋怨的对着我说着,直接推开我走了出去了。

    我这才进到了屋子里,沈灵敏正惬意的躺在(床chuang)头,吸着烟,然后说道“今天怎么回来这个晚啊。”

    听到了她的这个问题,我的心里没有来的慌张了一下,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做贼心虚吧。

    我笑了一下,然后说道“没什么啊,就是今天在按摩房里加班了。”

    沈灵敏点了点头,就没有继续说话了。

    江雪回来了之后,就依偎在了沈灵敏的怀里,然后说道“沈姐,你妈妈什么时候走啊,咱俩总是这样聚少离多的,多不好啊”

    沈灵敏搂着江雪的肩膀,笑着说道“快了,放心好了。”

    说着沈灵敏还在江雪的额头亲吻了一下。

    看到了她们两个这样缠绵,我也感觉(挺ting)爽的。

    “方言,我有点口渴了,给我倒点水来,”沈灵敏直接对着我说道。

    我一听,心头微微动了一下,果然机会来了。

    立刻我就答应了一声,摸起了一边的导盲杖,我就起(身shen)准备出去了。

    江雪却说道“我去给你倒吧,他是一个盲人,能找到嘛”

    说着江雪想要起(身shen),可是沈灵敏一把就拉住了江雪,说道“没事,他可以的,是吧方言”

    我连忙答应着,然后走出了房间。

    到了楼下我就倒了两杯水,手里拿着放着**水的瓶子,我的心里真的是百般纠结,到底怎么弄好。

    如果不给沈灵敏下药的话,冯程程就完蛋了。

    可是下了药的话,沈灵敏就要被大宽那样的禽兽给算计了。

    想来想去,我还是打开了这个**水,小心的闻了一下,也没有闻出什么味道来啊。

    纠结了好久,终于我还是把这个**水倒到了一个杯子里。

    这一刻,我紧张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毕竟这种事(情qing)真的不是什么好事。

    可是我跟冯程程的特殊关系,让我舍不得看到冯程程被那样对待。

    对比起冯程程和沈灵敏,还是冯程程跟我的交流更多一些。

    而且我跟冯程程的关系也比较特殊,我们属于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而沈灵敏对我也(挺ting)不错,但是我们只是属于雇佣关系而已。

    两者比较来看的,我最终还是选择了冯程程。

    加进去了这个**水之后,我立刻就拨打了那个名片上的号码。

    “喂”大宽的声音传了过来。

    “事(情qing)快办好了,”我直接说道。

    大宽那边立刻兴奋的喊道“知道了,我们这就过去”

    可是这个大宽说完了之后,手机并没有被挂断,而是传来了他跟一个女人对话的声音。

    “宽哥,你确定那个小子不会算计你万一他告诉沈灵敏了怎么办”女人的声音说道。

    大宽的声音说道“不可能,那小子上次为了那个妞打了我一酒瓶,看来很在乎程程那个丫头,不太能够算计我,要是敢算计我,陈总还不弄死他那个相好。”

    他说完了这个话,才忽然说道“靠手机忘了挂了”

    说完才传来了挂断手机的声音,而我的心里也真的紧张了起来,确实,不管怎么说,冯程程都是在那个陈寿手下工作的,那个死胖子要玩弄冯程程的话,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qing)

    想着我就收起了手机,就端起了放着两杯水的托盘,小心的上楼了。

    这个时候我真的紧张的不行了,因为眼看着就要发生对不起沈灵敏的事(情qing)了。

    我把水送到了沈灵敏的面前之后,沈灵敏直接拿过了一杯,然后笑着说道“谢谢”

    江雪直接拿过了另外一杯,冷声说道“谢谢”

    我也轻声说道“没什么,都是我应该做的。”

    接着我就十分紧张的看着沈灵敏了。

    沈灵敏拿着水杯,缓慢的凑近了她的红唇,眼看着她要喝下去的时候,我的心里也紧张到了不行的地步。

    可就在沈灵敏要喝到水的时候,我忽然就反悔了,连忙我就喊道“别喝”

    沈灵敏眉头皱了皱眉,直接将水杯又放了下来,她看着我问道“为什么不能喝”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这个水应该有点(热re),你还是等凉点的时候再喝吧”

    “没事不(热re)了”

    沈灵敏笑了一下就仰头准备喝,可是我还是直接打翻了沈灵敏手中的水杯,水一下子洒了沈灵敏一(身shen)。

    沈灵敏惊叫了一声,连忙就看向了我,有些生气的说道“你干什么啊”

    话音落下,一边先喝了水的江雪一阵迷糊,直接倒了下去,不省人事了。

    我见到这个样子,直接愣了一下子,怎么江雪先倒了

    沈灵敏抱着江雪看了一下,然后对着我问道“你往水里放东西了”

    我一下子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因为我是在这两杯水中的一杯放了药,沈灵敏是自己拿了一杯。

    刚好沈灵敏就拿了那杯没有药的,而江雪则是喝下了那杯放了**水的,所以沈灵敏没事,但是江雪中招了。

    见到这个样子,我直接就松了一口气,坐在了沈灵敏的(身shen)边,我就说道“灵敏,对不起,是大宽找了我。”

    我有些愧疚的看着沈灵敏,就把事(情qing)的经过都跟她说了一变。

    沈灵敏听到我说完了全部的事(情qing)经过之后,一双美眸直接微眯了起来,看着我说道“方言,你好大的胆子,我那么相信你,你竟然帮着外人算计我”

    沈灵敏的(身shen)影冰冷的好像让周围的温度都降低了似的。

    确实,不管怎么说,这个事(情qing)都是我对不起她在先。

    我就连忙说道“灵敏,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不能看着程程受到伤害,但是我也不想你受到伤害,所以我刚才才打翻了你的水杯啊”

    “哼,不管怎么说,反正你是下药了,”沈灵敏气愤的双臂抱着饱满的(胸xiong)口,冷声对着我说道“跪下”

    我听到了她的命令直接愣了一下子,我就说道“不行,我为什么要跪下”

    “做错事了就要有个认错的态度,我让你跪下”沈灵敏气势((逼))人。

    我这个时候也来气了,就算是我做错事(情qing)了,但是我最终还是没有害她啊,而且男儿膝下有黄金,哪能说跪就跪

    我倔强的说道“不行,你让我认错可以,但是让我下跪,不可能”

    看到了我这么坚决的态度,沈灵敏忽然就笑了,雪白的小手捂着嘴唇,伴随着笑声,睡衣下(胸xiong)前的饱满也不停的颤动着。

    她这么一笑直接给我笑懵圈了,我对着沈灵敏问道“你笑什么啊。”

    沈灵敏笑着看着我说道“我笑你傻啊,其实大宽找你的事(情qing),我早就知道了。”

    “啊”我大吃一惊“你早就知道了”

    沈灵敏点了点头,我继续问道“那你知道了,刚才还要喝那个水”

    “因为我是为了试探你,看看你到底会不会背叛我,结果还算不错,你最终还是没有背叛我,”沈灵敏得意的看着我说道。

    我又是问了一下才知道,原来大宽找我的时候,在我(身shen)边交给我名片的那个女人,就是沈灵敏安排在大宽(身shen)边的间谍。

    所以我跟大宽的全部事(情qing),她都是知道的。

    听到了沈灵敏这样说,我的心里真的是一阵心惊,这个女人竟然这么有心机,简直可怕。

    如果不是我最后的时刻醒悟过来了,真的让她喝了水的话,那我可就真的惨了。

    我心有余悸的看着沈灵敏问道“那你怎么知道哪杯是没有放**水的啊”

    沈灵敏眉头一挑“我不知道啊,我就是随便拿了一杯,反正我也不会真的喝。”

    我点了点头,就因为我太紧张了,所以我都不记得哪杯是放了**水的了。

    看了一眼沈灵敏的(胸xiong)前,本来她(身shen)上的睡衣就很薄,现在被水打湿了之后,更加透明了,都可以看到那圆润的饱满,甚至小荷才露尖尖角了。

    沈灵敏低头看了一下,冷眼扫过我,说道“还看,给我拿睡衣去”

    我连忙答应着给沈灵敏拿了一(套tao)新的睡衣,将睡衣交到了沈灵敏的手里,我就问道“那等下怎么办大宽可能就要带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地至圣〕〔我可能是一只假的〕〔三国之传承为王〕〔獒唐〕〔大师救命〕〔都市之神豪蛊神〕〔工业造大明〕〔神棍下山记〕〔拐个王爷乱天下〕〔谦神传〕〔山沟皇帝〕〔万年只争朝夕〕〔碧溪传人之邪体〕〔冷情帝少纯萌妻〕〔抗战之血染长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