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妻喜种田:痴傻〕〔网游之我是一条龙〕〔难言之瘾〕〔都市之绝世仙帝〕〔老公请克制〕〔无敌神龙养成系统〕〔我的冷傲总裁夫人〕〔重生最强富二代〕〔史上最强大妖〕〔天帝是怎样养成的〕〔网游之近战牧师〕〔最后的大王〕〔次元位面主系统〕〔总裁大人,限量宠〕〔特工重生:国民老〕〔无限VC生涯〕〔极品逍遥行〕〔三国封神系统〕〔家有小甜心:国民〕〔万古丹帝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妙手仁医 第五十章戏精
    看到了这样的一幕,我可是直接发火了,伸手我就拉开了车门。

    显然这个徐子轩太着急了,竟然没有锁车门,我这样伸手一拉,还真的就把这个车门给拉开了。

    本来还在对冯程程动手动脚的徐子轩,见到车门被打开了,立刻被吓了一跳,连忙回过头喊道“谁啊干什么”

    我根本没有回答他的话,伸手就把徐子轩从车里给拉了出来,然后我就抓着他的衣领把他给按在了车上“我干什么你自己干什么你不知道吗”

    徐子轩被我吓了一跳“老子跟女朋友在车里亲(热re)一下,跟你有什么关系还戴着个面具,装你妈呢”

    我气愤的举起导盲杖就打,一直打到了这个徐子轩服气了,我才进到了车里,把已经晕晕乎乎的冯程程抱了出来。

    这时候冯程程(身shen)上的衣服都被撕扯的差不多了,只有内衣还完好,我就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包裹在了冯程程的(身shen)上。

    我就这样公主抱着冯程程离开了这里,因为她(身shen)上的衣服实在太破了,我也不好这样抱着她去别的地方。

    我就近抱着冯程程来到了一家酒店,开了一间房。

    冯程程一直迷迷糊糊的,明显就是喝了太多的酒。

    不过这样也还好,总比上次沈灵敏那样被下药了要好得多。

    早就知道了那个徐子轩对冯程程图谋不轨,好在我这次等到了冯程程,不然的话就真的惨了。

    把冯程程放在了一边的(床chuang)上,又喂了她喝了一杯水,我就这样守在她的(身shen)边了。

    看着冯程程这样红着脸睡着,我就感觉冯程程的这个样子真的(挺ting)美的,十分的恬静。

    如果能够用我本来的(身shen)份跟她好好相处的话,真的(挺ting)好的,哪怕是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也好啊。

    只是她跟我的关系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僵硬,她就一直那么看不上我,不管我做什么都是错。

    不过能够用小七的(身shen)份守在她的(身shen)边也(挺ting)好的了,等到合适的时间我再告诉她我的真正(身shen)份。

    正当我这样想着的时候,冯程程忽然就动了,而且是趴在(床chuang)边忽然就吐了起来。

    喝了太多的酒,所以吐了,而且也吐到她的(身shen)上了。

    我连忙帮着她敲着后背,吐过了之后,她才又迷糊了过去,迷糊的时候还轻声喊着不要。

    我看她这个难受的样子,心里都忍不住责怪起来了,不让她来见徐子轩这个人渣,她还要来见,差点就出事了吧

    想是这样想,我还是帮着冯程程收拾起呕吐物来了。

    收拾好了之后,就是冯程程的(身shen)上了,她的衣服都破了,而且也被吐脏了,也该收拾一下了。

    想着我就开始给冯程程脱衣服了,虽然已经给她脱过一次了,可是那次可是十分暗的房间里。

    再美妙的(身shen)体也只能看到一点轮廓而已,现在这样的环境下,还是喝醉的冯程程,肯定会不一样。

    我伸手将她(身shen)上的外(套tao)脱了下来,当要解开她的(胸xiong)罩的时候,眼看着都要拿下来,那对饱满都要出现在我的眼前了,忽然冯程程就醒了过来。

    一把就捂住了手中的(胸xiong)罩,然后惊慌的坐了起来,喊道“你要干什么别碰我,别碰”

    看到了冯程程这个惊慌的样子,我连忙说道“别怕,别怕,是我”

    冯程程这才稳定了一下子,看向了我,好半天她才皱着眉头说道“小七”

    我点了点头,她直接就扑了过来,一下子就抱住了我。

    这么一抱不要紧,(身shen)上的脏东西也沾染到了我的衣服上了。

    不过现在我也不顾及那么多了,还是安慰好冯程程才是最重要的。

    想着我也就这样抱着冯程程,然后说道“没事了,没事了。”

    冯程程明显就是被吓到了,好一会都没有缓过来。

    之前她一直昏迷着,忽然吐了那么一下子,再加上我脱她的衣服,她才一下子醒过来了,以为自己还被人伤害着呢。

    好半天,冯程程才终于好了,她就啜泣的看着我,然后说道“对不起啊,小七哥,我还以为是别人要对我怎么样呢。”

    我装作盲人,眼睛盲然的盯着别处,然后说道“没有啊,我就是听到你吐的声音,估计你应该弄到(身shen)上了,所以想要帮你清洗一下,反正我也看不见。”

    冯程程点了点头,说道“我当然相信你,都是我不好,我我欺骗了你。”

    冯程程有些后悔的看着我说着。

    我笑了一声,说道“没关系,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没事就好了。”

    听到了我这么说,冯程程顿时就更加愧疚了,她直接将她(身shen)前的(胸xiong)罩取了下来,顿时一对大白兔跳了出来。

    虽然我的眼睛没有直接看向那边,但是余光看到的感觉已经很美妙了。

    “小七哥,你真是太好了,你明明眼睛都看不见,结果你还救了我这么多次,我还欺骗你,我真是太不应该了,”冯程程说着说着就哽咽着双臂抱着膝盖,蜷缩着(身shen)子啜泣了起来。

    显然她的心里是真的后悔了,我听到了她这样的话,我就连忙安慰说道“没关系啊,我们不是朋友嘛,帮助你是应该的,你也不用愧疚了。”

    冯程程满眼泪花的看着我这边,直接抱住了我,一下子我就感觉到了那美妙的柔软挤压在了我的胳膊上。

    “我保证,以后我再也不会骗你了,我什么都会告诉你我发誓”冯程程在我的耳边轻声说着。

    听到了她这样的话,我真想趁着这样的机会告诉她我的真实(身shen)份。

    可是我又怕万一告诉了,我就要彻底失去这样的感(情qing)了。

    平复了一下我激动的心(情qing),我就说道“好了,别这样说了,快去洗个澡吧,你(身shen)上臭死了。”

    冯程程听到了我的话,直接就被我逗笑了,(胸xiong)前的饱满也一颤一颤的,只可惜我不能直接欣赏。

    放开了抱着的我,她就笑着说道“小七哥,我把你(身shen)上也弄脏了,我们一起去洗吧。”

    听到了冯程程这样的话,我的心头猛然跳了一下,跟她一起洗这也太刺激了吧

    虽然之前跟沈灵敏一起泡过澡,但是那样也没有看到过沈灵敏的(身shen)体,毕竟都在满是花瓣的水下,只能看到肩膀以上而已。

    这个酒店里虽然有浴缸,但是也没有沈灵敏家的大,不可能泡进去两个人的,要是一起淋浴还行,可是那样的话,也太直接了吧

    我想了一下,对着冯程程说道“不行,男女有别,你先去洗,你洗完了我洗。”

    冯程程听到了之后,立刻说道“不用啊,反正你也看不到,怕什么呢,你就当我是个男人在你(身shen)边洗澡就好了啊”

    确实,如果我真的是一个盲人的话,这样洗当然差别不太大,毕竟看不到就不会有影响。

    问题就是,我可以看到,如果看到了她(身shen)体来了反应,那多尴尬啊

    而且那样也间接的证明了我可以看到她的(身shen)体,还是存在着被暴露的风险。

    最主要的如果是淋浴的话,我就一定要摘掉面具了,那样就会被她看到我的样子了,一切就都完蛋了。

    想着我还是坚决的说道“不行,那样我很不习惯。”

    冯程程没有继续要求我跟她一起洗了,而是起(身shen)向着卫生间那边走了过去。

    她直接进去洗澡了,我(身shen)上也被蹭上了呕吐物了,还真的(挺ting)难闻的,我就把我(身shen)上的衣服也脱了下来。

    反正一会我也要进去洗澡,我就只穿了一个内裤,等着冯程程洗好出来了。

    结果正当我这样等着的时候,卫生间里忽然传来了冯程程哎呀的惨叫声。

    我一听,连忙快步走了过去,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情qing)了”

    进来了之后,我就看到了冯程程一点事都没有,依然是舒舒服服的躺在浴缸里,伸手撩着(热re)水洒在自己的(身shen)上。

    但是她却装出痛苦的声音说道“哎呀,我的酒劲还没过呢,一不小心摔倒了,没事,我自己能起来。”

    说着她还故意装出了爬起来的声音。

    显然她以为我看不见,所以干脆就不演动作戏了,只这样躺在浴缸里用声音演戏了,这家伙,真是一个戏精啊。

    我见状也连忙摸索着走过去,担心的说道“你在哪里呢没事吧”

    反正她都演戏了,我也就配合一下演戏吧。

    冯程程半坐起(身shen)子,然后说道“地面太滑了,你过来扶我一把,再往前点,对”

    我盲然的向着前面走着,这才摸到了冯程程的胳膊,她也拉住了我的手。

    我说道“好了,你起来吧,小心点,别再滑到了。”

    “放心吧,不会了”

    冯程程说着,忽然胳膊一用力,就直接把我给拉到了她泡着的浴缸里了。

    这个浴缸就是单人的浴缸,根本装不下两个人,我被拉进来之后,直接就趴在了冯程程的(身shen)上。

    而我的上(身shen)也一下子趴在了她(胸xiong)前的柔软上,压得冯程程直接哎呦了一声,也激起了水花四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伴读守则〕〔乱臣〕〔星汉灿烂,幸甚至〕〔我的卡你一辈子都〕〔恐怖修仙世界〕〔清穿之侧妃也威武〕〔海贼王之无尽风暴〕〔修神时代:我有无〕〔我的前半生之煜贺〕〔绝世极品兵王〕〔韩娱重生之月光〕〔原来我是妖二代〕〔天命凰谋〕〔我真不是开玩笑〕〔掀翻时代的男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