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救个校花当老婆〕〔嚣张鬼医妃,邪王〕〔他的情深似海〕〔从宇宙飞船开始〕〔楚臣〕〔都市绝品仙医〕〔重生之万界天尊〕〔妙手小村医〕〔都市极品天师〕〔我真不是开玩笑〕〔极品全能医仙〕〔隐婚蜜爱:老公V5〕〔千亿宠妻〕〔娇娃联盟:小妻超〕〔都市少年医生〕〔老婆乖乖,BOSS要〕〔香爱〕〔三国大气象师〕〔盛嫁无双:神医王〕〔三寸人间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天佑圣帝 第一卷,风起天佑 第九章冰帝出手天地恢复,深渊魔帝再定计策
    第九章,冰帝出手天地恢复,深渊魔帝再定计策。

    “嗯,东明,你说这里的深渊一族,他们的身上有我们可用的东西吗?”冰帝脸色平静的对浩东明问道。

    “额,这个嘛,回陛下,除了功法,他们身上的其它东西,我们应该都能用。”浩东明想了一下,抱拳向冰帝开口说道。

    “嗯,既然如此那好吧。”冰帝说完一挥手,这片空间稀薄的天地元气便又开始暴动起来,从冰帝的手上也有一团云雾飘了出来。这团云雾出现后,直接分化万缕,吸收天地间的元气,随即带着极寒之气,向着深渊一族的众人当头罩去,一瞬间触碰深渊一族众人的皮肤或者头部,被沾到的深渊一族众人,身体直接被冰封,下一刻便随着天地元气直接消散在空间之中,炼狱和血腥两位大圣王和其他深渊众人没什么分别,也直接消失在天地之间。

    地面之上只剩下袍服盔甲,弓箭兵器,以及散落在地的各种各样的物资资源,空间戒指也是密密麻麻的散落了一地。

    冰帝看也不看地上的东西,一招手,便有两把帝兵飞到了冰帝的手中,冰帝把两把帝兵直接递到了浩东明的手中,看了眼满目疮痍的大地,以及残破的不成样子的天空,略微皱了下眉头,随即一挥手,便有两道白色云团从其袖中直射而出,一道向天空奔去,一道向大地落去,在天地元气的暴动下,天空在白色云团的撞击下,产生了一圈圈的波纹,以撞击处为起点,向四周扩散,天空在波纹的覆盖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原样。大地在白色云团落下后,宛如有生命般,迅速蠕动了起来,如海浪般的元气波纹从冰帝的脚下向远方翻滚而去,下一刻,天地元气也开始进入大地之中,在元气波浪翻滚过之后,地面便恢复了最初的样子,连山峰上原来的宫殿也恢复如初,被空间之力击断的山峰,也恢复了原本的高度和最初的样子。等一切恢复原样后,冰帝满意的点了下头,随即向浩东明说道:“好了这里就交给你了。”冰帝说完也不等浩东明回答,下一刻变得浑身透明,直接回到了帝兵之中。

    “属下恭送冰帝陛下。”浩东明听到冰帝的话,准备抱拳行礼,可是冰帝分身直接回到了帝兵之中,帝兵又飞回了浩东明的跟前,浩东明看着眼前的帝兵,无奈的只能抱拳对帝兵说道。

    浩东明一挥手,便把三把帝兵收到了空间戒指之中。转过身,对着南佑冰神殿的众人下令道:“众人听令,打扫战场准备撤退,把原本属于山峰众人的重要东西还给他们。”

    “是,属下等谨遵南方浩圣王命令。”众人齐声抱拳应诺,随即便开始行动起来,收拾地上的物品。也分出一部分人给山峰剩余的众人送重要的物品,也有人对山峰剩余的人加以安慰和照顾。

    等战场打扫完成,浩东明便带着众人,在空间的波动之下,踏入了空间之中,回归南佑的冰神殿第十殿。

    在浩东明等众人离去之后,原本的战场虽然被冰帝修复,外表看起来和原来大致相同,但是内里却已经完全不同,外表虽然形似,可总是少了点什么,战场上方的天空,突然一道白色的光柱,从天穹的空间当中一闪而出,下一刻便落到原来的战场之上,一闪而没进入了大地之中。如果不是刚巧碰到根本就发现不了。当白色光柱进入泥土的那一刻,这片战场上被修复的地方重新充满了生机,跟原来已经变得完全一样。

    这片空间远处的空间某处,波动了一下,“唉,冰帝分身吗?可惜了。”随即空间便恢复了平静。傍晚时分,南佑的一处峡谷之中空间微微拨动,一个人影便出现在峡谷之中。一袭黑衣,黑帽遮头,看不清容颜,只见其伸出手一挥,便有一块令牌浮现而出,其伸手握住令牌,灵魂之力往令牌中一探,黑衣人的前方空间便出现了层层波纹,黑衣人犹如老树皮一般的枯槁手指握着令牌一挥手,令牌便重新消失在其手中。随即黑衣人便迈步跨进了空间波纹当中消失不见。空间波纹在黑衣人的身影消失后,便也停止了动荡,重新恢复平静隐匿在空间之中消失不见。

    黑衣人来到了一片新的天地之中,这里除了天空略显昏暗,山川树木,河流峡谷与外界并无不同,只是缺少了飞禽走兽,而显得缺少生气。花草树木如果比之外界总是显得生机没有那么充足。不过也是风景如画美不胜收。黑衣人选择一个方向便开始瞬移而去。

    一个时辰后黑衣人来到一座山峰之上,山峰高耸入云,云雾缭绕,天地元气浓郁至极,山峰的峰顶只有一座雄伟的大殿耸立其上,半山腰的地方是稀稀落落的宫殿群,排列整齐把整座山峰的半山腰处遮掩其中,峰脚处是密密麻麻的建筑群,沿着峰脚一直往外延伸,一眼望去,已经分不清到底是建筑还是大地,互为交映,模糊难辨。

    黑衣人直接向着峰顶雄伟的大殿走去。来到大殿当中,朝着殿首盘膝坐着的身影单膝跪地抱拳说道:“属下,暗探使拜见深渊陛下。”

    “嗯,免礼,有什么消息吗?”深渊魔帝的双眼缓缓睁开,一道黑芒在其眼中一闪而逝,双眼的瞳仁漆黑一片,宛如深渊般,幽深而不见底,被其双眼盯着,仿佛灵魂都会被吸扯其中而坠入深渊,无法自拔。听到黑衣人的声音,深渊魔帝开口问道。

    “属下多谢深渊陛下。”黑衣人站起身来,抱拳向深渊魔帝感谢,随即抱拳说道:“陛下,属下在另一片空间当中远远的暗中查看,炼狱大圣王和血腥大圣王两位圣王不敌南方圣王浩东明,南方圣王浩东明已经达到四星准帝境,不过其实力也是刚刚突破,并不稳定,两位大圣王本身凭借三星准帝巅峰境的实力可以逃出来,然而南方圣王浩东明手里拿着的帝兵却非同一般,属下远远的看见其手往帝兵上一抹,帝兵见血却活了过来,元气暴动,空间静止,所有人的修为全被压制,能力消失宛如普通人一般,连御空都做不到,纷纷落于地上,随后冰帝的身影从帝兵当中出现,只一击,当日的场景再现,两位大圣王及其下属便消散在天地之间。随后冰帝挥手间战场复原变成了最早之前的样子。接着冰帝的身影便重新回归到帝兵之中,属下等他们离去,便回来向陛下汇报。”黑衣人说完,便屏声凝气不再言语,躬身肃立,等待深渊魔帝吩咐。

    “嗯,好,很好,你先下去吧,继续监视浩东明的动静,一有消息立即来报,去吧。”深渊魔帝听完黑衣人的回报,夸奖了一句,随即让其离去继续监视。

    “是,多谢陛下夸奖,属下告退。”黑衣人抱拳道谢,随即转身离开大厅,继续自己的任务。

    深渊魔帝等黑衣人走后,脸色不由的阴沉了下来,语气森寒的说道:“浩东明,本帝要将你碎尸万段,方解本帝的心头之恨,哼。”随即一挥手,其手中便出现了一块令牌,其灵魂之力往令牌当中一探,令牌表面便浮现了一圈圈波纹,深渊魔帝对着令牌说道:“传令使前来听令。”

    “是,属下遵命,陛下稍等,立刻前来。”令牌当中传出恭敬的应答之声。

    深渊魔帝听到回答,随即收了令牌,闭上双眼等待传令使的前来。半刻钟后,一个人影出现在大殿门外,一袭黑衣,脸带青铜面具,刚一出现,便快速的向大殿之中走来。面具人来到大殿中央,单膝跪地,对着盘膝坐在殿首的人影抱拳说道:“属下传令使,拜见深渊陛下,请陛下吩咐。”

    “嗯,免礼,听令。”深渊魔帝睁开双眼看着跪在大殿中的面具人说道。

    “属下多谢陛下,请陛下吩咐,属下听令。”面具人站起身来,抱拳向深渊魔帝说道。

    “南方圣王浩东明,实力已经达到四星准帝境界,手持冰帝本命帝兵,里面有冰帝分身,你去传令七狱魔君和岩融魔君令其二人根据目前的情况,按照计划行事,不得有误。”深渊魔君开口向传令使吩咐道。

    “是,属下遵命,属下这就去传令,属下告退。”面具人抱拳向深渊魔帝说道,随即告辞离去,转身走出大殿,空间波动中,便消失在大殿之外。

    深渊魔帝看着传令使消失在大殿之外,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无比,低沉着声音喃喃的说道:“哼,浩东明,我看你这次怎么逃,我要让你尸骨无存,魂飞魄散。”阴冷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之内,随即深渊魔帝重新闭上了双眼,进入了入定之中。

    浩东明等冰神殿众人,回到冰神殿第十殿。浩东明盘膝坐于大殿首位,开始看着冰神殿监察人员清点这次的战利品,等清点完毕,浩东明根据这次的功劳,颁发赏赐,以示奖励,另外对于战死的人员,按照抚恤标准,给予其家人宗族或者后代,徒弟或者亲随等应有补偿。同时也把新获得的帝兵按照平时考察出来的优秀者分赐了下去。等一切安排妥当,众人便纷纷告辞离去,浩东明重新拿出帝兵开始参悟起来。

    三个月后,白元洪来到浩东明所在的大殿之中,躬身行礼向坐在大殿首位的浩东明开口说道:“属下白元洪拜见南方浩圣王。”

    盘膝坐在殿首的浩东明听到声音,从帝兵的感悟中退出心神,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殿中躬身行礼的白元洪说道:“免礼,你过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吗?”

    “属下多谢圣王,回圣王,属下收到消息,深渊一族又跳出来一位大圣王搅风搅雨,属下得到消息后立刻通知了暗殿,暗殿也已经派出了圣王境的大人前去查看,所以属下立即前来禀报圣王。”白元洪躬身向浩东明说道。

    “嗯,消息属实吗?你确定是深渊一族的吗?”浩东明豁然起身,向着白元洪开口问道。

    “回圣王,消息千真万确,属下也是和传消息的人反复确认过才上报的。”白元洪脸色郑重的向浩东明说道。

    “哼,这深渊魔族真是贼心不死,刚死了几个人,看来还是没打疼他们,又急不可耐的跳出来兴风作浪,既然如此,那就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把他们斩尽杀绝,以绝后患,省的这些孽障为祸世间。”浩东明不由的怒从心起,恨声说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地至圣〕〔我可能是一只假的〕〔三国之传承为王〕〔獒唐〕〔大师救命〕〔都市之神豪蛊神〕〔工业造大明〕〔神棍下山记〕〔拐个王爷乱天下〕〔谦神传〕〔山沟皇帝〕〔万年只争朝夕〕〔碧溪传人之邪体〕〔冷情帝少纯萌妻〕〔抗战之血染长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