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最强特种狂龙〕〔特战荣耀〕〔赤壁之崛起荆南〕〔千金回归:重生豪〕〔学渣的作弊系统〕〔武战苍穹〕〔兵王传奇〕〔梦境王者〕〔兵王传奇〕〔重生八零:农家小〕〔重生国民女神:冷〕〔特种兵王〕〔一路仕途〕〔染指成瘾:饿狼总〕〔女领导的私生活〕〔绝品野医〕〔残魄御天〕〔爆笑后宫:皇上爬〕〔仙医小神农〕〔鬼帝狂妃:系统御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天佑圣帝 第一卷,风起天佑 第十五章,红衣人力破莫族界
    第十五章,红衣人力破莫族界,势力均恭请冥君出。

    只见其举起手中兵大剑,一瞬间其周身的气势开始攀升,煞气也越来越浓郁,浑身也飘荡出浓郁的血红色光芒,其上更是缭绕着淡淡的血腥味。其修为波动达到顶峰便停止提升,其额头之上两道黑色的帝纹熠熠生辉,赫然是五星准帝境强者,其手中所持大剑原来也是一把帝兵。只见其周身魂力剧烈波动,周围的元气也开始跟着波动起来。一道血色长龙在其帝兵下生成,带着浓重的血腥味,龙身缭绕着浓厚的煞气,向着前方的空间直冲而去。

    空间震颤,轰鸣声传来,前方空间波动了几下,便出现了一个巨大门户,此时门户已然大开。门户内的景物与外界截然不同,这里赫然是一座帝界入口,其内为帝界所在。

    “什么人,敢攻击我莫族帝界。”随着一声怒喝,门户之内直接出现一个人影,手握帝兵,其周身气息缭绕,三星准帝的气息弥漫开来。

    红衣人影也不答话,直接一步迈入门户之中,进入帝界之内,举起大剑一击便把门户内开口大喝的三星准帝斩做两半,其魂珠还来不及逃出,便被大剑直接劈碎。红衣人手一挥,便收走了已经身死的三星准帝的空间戒指和帝兵。

    “你是什么人,杀我莫族族长,抢我族帝兵,”一个圣王境莫家族人远远地站在帝界的虚空之中,语气微冷的朝着红衣人问道。

    红衣人看都不看来人,更懒得回答其问话,转过身,朝着帝界之外一挥手,下一刻,峡谷的空间开始波动起来,一排排红衣红甲双眼血红的人影,开始在莫家帝界门户之外的峡谷中浮现,出现后直接一步跨出,便进入到了莫家帝界之中。这些红衣红甲的人进入帝界后直接把帝界门户层层的封锁起来。外面的空间停止波动,红衣红甲的人也全部进入到了莫家帝界之中。

    红衣人等人全部进入,周身再度缭绕着五星准帝的气息,挥舞几下手中的大剑,道道红芒朝着帝界门户直奔而去,红芒融入帝界门户当中,帝界门户震颤了几下便缓缓消失,重新隐匿在虚空当中。

    开口发问的莫家族人,看到帝界当中一下子进来三千多名圣神境,而且个个都达到了圣王层次,再看到红衣人的动作以及其周身缭绕的恐怖气息,刚有些犹豫的脸上,勃然变色,不再发问,急忙朝着身后掉头就跑。

    半刻钟之后,红衣人安排守护帝界门户的一百位圣王境,其余众人便在红衣人的带领下,手握兵器,向着帝界深处杀将而去。

    “你是何人,敢到我莫族帝界撒野,报上名来,本帝不杀无名之辈。”一声略带愤怒的威严之声陡然响起,伴随着这道声音出现的人,一身黑衣黑甲,头戴冲天冠,脸色略显阴沉,双眼瞳仁更是一片漆黑,宛如深渊一般,望之者,灵魂仿佛也被吸扯,要掉入深渊之中。手持帝兵,浑身气息缭绕,五星准帝境的气息弥漫开来。

    红衣人听到大喝,抬起头来,感受着来人的境界,冷酷的脸色开始如冰消般退去,阴冷的笑容浮现在其脸庞之上,干涩而又沙哑的声音从其口中传了出来,“桀桀桀桀,本王还以为你要做缩头乌龟,不敢出来了呢,你就是深渊魔帝吧,桀桀桀桀,本王今天来就是要取你性命,本王还以为,你躲了起来,要等本王料理了这些蝼蚁,再去把你揪出来杀掉,桀桀桀桀,没想到你着急去死,居然亲自跑了出来,桀桀桀桀,这样也好,省的本王费功夫,直接杀掉你就行了,桀桀桀桀。”

    “你怎么知道本帝在这里,你又是谁,不过不管你是谁,竟然如此大言不惭,你既然知道本帝的身份,竟然还敢如此嚣张,看来你是有备而来,不过就凭你,可还是奈何不了本帝,哼。”深渊魔帝,脸带怒色,不屑的对红衣人说道。

    “桀桀桀桀,是吗?那本王就要看看你有几斤几两,能不能在本王的手下逃生,桀桀桀桀。”红衣人说完,夜枭般的笑声回荡在这片空间之中。随即便手持帝兵直接朝着深渊魔帝攻来。

    深渊魔帝一双眼睛寒光一闪,眉头微皱了一下,心里想道:“这个红衣人,很是狠辣,嚣张无比,还性格冷酷,是个杀伐果断,爱用暴力的家伙,当小心应对。”当下也手持帝兵朝着红衣人扑去。

    红衣人,脚步急闪在空间当中闪烁,手持帝兵,连连挥动,九条血红色长龙,带着煞气,血腥味弥漫,空间之力藏于九龙之尾,朝着深渊魔帝急袭而去。

    深渊魔帝也挥动手中帝兵,帝兵之下立刻黑影重重,黑影由虚幻立刻变的凝实,十头深渊魔猿,浑身充斥着黑暗气息,手拿空间之力形成的巨斧,九头魔猿朝着九条血龙迎击而去,一头魔猿改变轨迹,朝着血龙身后的红衣人奔袭而去。

    “桀桀桀桀,有意思,看来你实力不错,那本王就好好的陪你玩玩。”红衣人看到向自己袭来的魔猿,阴笑着说道,随即只见其挥动帝兵,十条血龙,便在其帝兵下再次生成。其中一条血龙向着朝红衣人奔来的魔猿直接迎了上去。

    另外九条,也绕过正面的碰撞,龙尾携带着空间之力朝着深渊魔帝急袭而去。红衣人再次挥动帝兵,只见其周身不断的浮现血红色的光芒,光芒闪烁间不断地融入帝兵之中,帝兵吸收红芒之后,从大剑剑尖,不断从剑尖之上散发出血色波纹,向着深渊魔帝的方向急速扩散。

    正在挥动帝兵还击的深渊魔帝沾染红色波纹,一瞬间血液沸腾,鼻孔当中滴下血来,其它几窍血管涌动,也有溢血的迹象。心神也瞬间开始变得烦躁冲动。“哼,功法引血,影响心神。”深渊魔帝周身魂力急剧波动,下一刻,一套黑色魂甲在深渊魔帝全身浮现,把深渊魔帝的全身都包裹其中,魂甲瞬间收缩消失在深渊魔帝体内。深渊魔帝冷笑一声说道:“你也尝尝本帝的功法。”随即深渊魔帝的身上,黑色光芒透体而出,道道黑芒注入帝兵之中。帝兵也立刻出现黑色的波纹向着红衣人扩散而去。

    红衣人沾染黑色波纹,正在挥动帝兵的身形猛然一顿,心神失守,随即其周身煞气猛然内缩,一下子进入身体之中,下一刻,红衣人浑身灵魂之力翻滚,一套暗红色的魂甲在其周身浮现,也把红衣人包裹得严丝合缝,随即魂甲收缩便进入红衣人体内消失不见。红衣人抬起头看着深渊魔帝阴笑着说道:“桀桀桀桀,不错,本王有引血功法,你有引煞功法,有意思,我有煞气魂铠,你有魔体魂铠,真是太有意思了,桀桀桀桀,那你再尝尝,本王接下来的这招,桀桀桀桀。”红衣人说完,周身魂力剧烈波动,周身的红芒朝着双眼急速涌去,红衣人血红色的双眼中,出现两道红色的光柱,朝着手中的血红色大剑直射而去,下一刻,红色的大剑之上一圈圈淡红色的波纹出现,充满着迷幻色彩,向着深渊魔帝急速扩散而去。

    “嘿嘿嘿嘿,有意思,血海吗?”深渊魔帝冷笑一声,下一刻,其周身也是灵魂之力剧烈翻滚,身体之内涌出大量黑芒,向着双眼狂涌而去,深渊魔帝的双眼之中射出两道黑色的光柱,照在手中的帝兵之上,深渊魔帝的帝兵周身,也开始散发出一圈圈黑色的波纹,漆黑如墨,朝着红衣人急速的扩散而去。

    一红一黑两片波纹在两人中间的空间当中相撞,彼此吞噬消耗互不相让,彼此纠缠,最后双双消失在空间之中。而两人的帝兵之上还在不停的产生黑色和红色的波纹。在两人之间彼此消耗,谁也不能向前一步,一时之间,两人陷入了僵持之中。

    “桀桀桀桀,今天本王确实奈何不了你,不过你也别高兴的太早,本王奈何不了你,自然有人奈何的了你,桀桀桀桀。”红衣人阴笑着说道,随即眼中猛然爆射出两道粗大的红色光柱,帝兵之上的淡红色波纹也猛然暴涨,红衣人切断对淡红色波纹的继续支持,收了帝兵向帝界门户处急速行去。

    深渊魔帝见到红衣人收了血海幻阵,也停止了黑色波纹的释放,收了深渊幻阵。听到红衣人的话不由的眉头微皱,看着红衣人向帝界出口撤退,也不追赶。立在虚空当中,眼神冰冷的看着离去的红衣人。

    红衣人从空间当中出现,站在帝界门户处,一挥手,帝界门户便重新从空间当中出现,红衣人脸带笑容,对着门户之外恭敬的抱拳说道:“还请冥君出手,在下和这个深渊魔帝势均力敌,奈何他不得,无法完成今日的任务,有劳冥君出手解决此人。”

    红衣人话音刚落,帝界门户外的空间开始微微波动起来,一道冰冷的笑声从波纹处响起,“嘿嘿嘿嘿,还是需要本君出手吗?你天天修炼,都修到狗身上了吗?废物。”随着冰冷的谩骂声,空间波动处走出一人,此人一袭黑衣,宽大的黑色袍服遮住了身躯,看不出身材,相貌英俊,眉宇之间缭绕着淡淡的阴森之气,双眼的眼珠一片天蓝之色,宛如蓝水晶一般,散发着淡淡的蓝芒,整个人看起来更加俊美飘逸,还带着智慧的光芒。

    “是是,冥君教训的是,是在下学艺不精,实力不足,还得劳烦冥君出手,还望冥君海含。”红衣人恭敬的抱拳向黑袍人说道。

    “哼,”黑袍人一挥宽大的衣袖,冷哼一声便进入帝界之中。眼睛微眯,微微仰头看着远处凌空而立的深渊魔帝。

    红衣人看到黑袍人走进帝界当中,连忙挥动帝兵,一道道红芒从帝兵当中出现,再次融入帝界门户当中。帝界门户得到红芒的补充,便再次隐匿在空间当中。红衣人朝着站在门户旁边的黑衣人恭敬的抱拳说道:“有劳冥君了,在下在这里再次拜谢冥君。”

    “哼,少说废话,早点完成任务,好回去交差,不过他的魂珠不错,五星准帝的魂珠,还真是不多见,嘿嘿嘿嘿。”黑袍人说完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吞了吞口水。

    “是是,冥君说得对,五星准帝的魂珠确实不多见,想必其身上的血液也是十分美味。”红衣人说完,也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地至圣〕〔我可能是一只假的〕〔三国之传承为王〕〔獒唐〕〔大师救命〕〔都市之神豪蛊神〕〔工业造大明〕〔神棍下山记〕〔拐个王爷乱天下〕〔谦神传〕〔山沟皇帝〕〔万年只争朝夕〕〔碧溪传人之邪体〕〔冷情帝少纯萌妻〕〔抗战之血染长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