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最强特种狂龙〕〔特战荣耀〕〔赤壁之崛起荆南〕〔千金回归:重生豪〕〔学渣的作弊系统〕〔武战苍穹〕〔兵王传奇〕〔梦境王者〕〔兵王传奇〕〔重生八零:农家小〕〔重生国民女神:冷〕〔特种兵王〕〔一路仕途〕〔染指成瘾:饿狼总〕〔女领导的私生活〕〔绝品野医〕〔残魄御天〕〔爆笑后宫:皇上爬〕〔仙医小神农〕〔鬼帝狂妃:系统御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天佑圣帝 第一卷,风起天佑 第三十七章,仓储殿阵法阻前路
    第三十七章,仓储殿阵法阻前路,令牌出恭敬迎圣君。

    两人脚步极快,不一会儿便来到峰顶与峰腰的交界处,仓储大殿所在之处。两人立在仓储大殿的护殿大阵之外,只听里面的守殿护卫大声朝着两人喝道:“来人止步,仓储重地,没有命令,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哼,本座乃朝天宗长老红玉柱,宗主已死,现在朝天宗,由本座代为执掌,你们快快打开大阵,本座要进去点看物资。”红玉柱冷哼一声开口对守护仓储大殿的众人说道。

    “什么,宗主已死,现在朝天宗是你红玉柱掌事。”守殿众人听到红玉柱的话不由的愣了一下,随即脸色转冷,一名守殿管事,脸上带着冷色,不敢置信的向红玉柱开口问道。

    “大胆,本座现为朝天宗代理宗主,你怎可直呼本座名讳,按照宗规,你可受三年苦役之刑。”红玉柱大袖一甩,双手后背对着阵中的管事大声喝道。

    “是,属下知错,属下一是震惊口误,还望红长老能够宽恕属下。属下无意冒犯,还望红长老海含,原谅属下这次。”管事在阵中对红玉柱躬身抱拳开口说道,随即抱拳向红玉柱接着说道:“既然红长老熟悉宗门门规,那也应该知道,我们也是按令行事,还望红长老出示凭证,属下才敢打开此阵,请长老入内查看。”

    “哼,你大胆,本座已经向你说明,宗主已死,你让本座到那里去给你找凭证。”红玉柱听到管事的话不由的大怒,双目圆睁,对着阵中的管事开口喝道。

    “回长老,并不是属下为难长老,既然宗主已死,那长老现在是代理宗主岂能没有凭证,长老若没有宗主的令牌,就算是宗主的遗物也行啊,只要我们都认识即可作为凭证,属下立即为长老打开大阵,请长老入内,如若没有,属下是万万不敢私下做主,请长老进来的,属下还望长老理解属下的难处,不要为难属下。”管事在阵中躬身抱拳向红长老开口说道。

    “你,哼,”红长老冷哼一声,满脸寒霜,看着眼前的大阵又无可奈何,脸上阴晴不定,只得转身向身后的阎九幽躬身抱拳开口说道:“属下无能,还望圣君殿下赎罪,还得请圣君殿下出手,破去此阵,或者等一会儿,把宗主的遗物送来,这些人才会相信,为圣君打开此阵。”

    “打开大阵,必须得宗主的令牌吗?太上长老的令牌有没有用?”阎九幽听到双方的对话,听到红玉柱开口向自己求助,随即开口向红玉柱问道。

    “对对,圣君说的是,是属下的疏忽,太上长老的令牌,可以调动宗门内的一切资源,用太上长老的令牌,可以命令这些人打开护殿大阵。”红玉柱听到阎九幽的询问,立刻想起了阎九幽的身上有三位太上长老的令牌,随即脸上带着喜色,躬身抱拳,向阎九幽恭敬的说道。

    “既然如此,你就用这块令牌让他们打开大阵吧。”阎九幽听到红玉柱的话,眼睛一亮,手一挥,其手中便出现了一个空间戒指,阎九幽灵魂之力往空间戒指中一探,便有一块令牌出现在阎九幽的手上,阎九幽收了空间戒指,便把手中的令牌递到了红玉柱的面前。

    红玉柱看到阎九幽递过来的令牌,眼中的喜色更甚,随即伸出双手,躬身从阎九幽的手中接过令牌,恭敬的对阎九幽说道:“圣君放心,属下即刻让他们打开大阵,请圣君入内。”

    “嗯,那就快点让他们打开大阵吧。”阎九幽脸色平静的开口向红玉柱说道。

    “是,属下遵命,圣君稍等。”红玉柱躬身抱拳向阎九幽说道,随即转过身,走到大阵旁边,手持令牌,对着阵中的管事开口说道:“睁开你的狗眼,这是太上长老的令牌,现在本座命令你立刻打开护殿大阵让本座进去。”

    管事本来听到红玉柱躬身向其身后的人求助,想要强行破阵,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内心不由的有些着急,如果来人有实力强行破阵,那自己这些人哪有生还的道理,早知道就松一下口,再缠其几时,等其手下把东西送来,或者宗主发现异常,赶了过来,那自己这些人就没什么责任了,小命也算是保住了,看其样子,应该是能够破阵,就是不知道,此人能否一击破去大阵,要是这样的话,自己也只能感慨命运不济,死于阵中了,如果此人不能一击破阵,自己倒是可以观察此人的实力,到时可以选择放水,让此人进来,这样说不定还可以留下性命。如果能够用语言拖住这两个人,倒是生还的机会会大很多。

    想到这里,管事刚要开口,却突然间听到红玉柱的话,不由的愣了一下,抬头向红玉柱的手中看去,随即脸上的喜色一闪即逝。立即双膝跪地,向红玉柱手中的令牌叩拜,嘴里高声喊道:“属下仓储殿管事,李秋竹拜见太上长老,属下谨遵红长老命令,立即撤去大阵,请长老入内。”管事李秋竹说完后立即站起身来转身对着身后的守卫下令道:“快撤去大阵,请长老入内。”

    “是,属下等遵命。”守卫听到命令,躬身应是,随即立即转身飞快的向大殿之内跑去,要去撤掉阵法。

    李秋竹转过身来,躬身抱拳对红玉柱说道:“属下,仓储管事李秋竹拜见宗主大人,宗主请稍等,大阵马上撤去,属下恭候宗主驾临。”

    “嗯,免礼,算你小子识时务,反应快。不然的话,看本座稍后怎样收拾你。”红玉柱大袖一甩,仰起脸,眯着眼看着大阵内躬身肃立的李秋竹开口说道。

    “是,宗主大人,大人有大量,怎会与属下一般见识,属下有眼不识泰山,无意冲撞了宗主大人,还望宗主大人看在属下尽职尽责的份上,饶过属下这次,属下今后一定更加努力,尽职尽责,为宗主大人办好差事。属下在这里再次拜谢宗主大人的大恩大德。”李秋竹躬身抱拳向红玉柱恭敬的开口说道。

    “嗯,这次本座就不和你计较了,你起来吧,把目录册子拿来,本座要点看仓储大殿里面的东西,看看里面有多少东西。”红玉柱仰着脸,蔑视的看着李秋竹开口说道。

    正在这时,护殿大阵已经被撤去,停止了运转。李秋竹连忙躬身抱拳对着红玉柱开口说道:“宗主大人,阵法已经撤去,宗主请进殿说话。属下多谢宗主大人宽宏大量,属下今后一定再接再厉,努力为宗主大人效力,以弥补属下今日的罪过。”

    “嗯,本座知道了,本座会记得你今日之言,它日如有怠慢,本座一定重重的处罚与你。好了你去准备吧。”红玉柱说完,对着李秋竹一挥手,示意其去准备存储目录,方便查阅。

    “是,属下立即去办,宗主大人请移步殿内,稍等片刻,属下随后奉上目录账册,以供宗主查阅,那属下就先行告退了。”李秋竹躬身抱拳说完,便转身离去,前去准备一应物品。

    红玉柱看着李秋竹离去,立即转身,躬身小跑几步,来到阎九幽跟前,躬身抱拳,对阎九幽恭敬的说道:“圣君殿下,大阵已经撤去,属下已经吩咐管事去准备仓储目录,方便圣君稍后查阅,请圣君殿下移步殿内,暂且少歇,让属下稍微尽一点地主之谊。”

    “好,前面带路,本君也想看看防护如此严密的朝天宗仓储大殿之中,到底放着什么东西。”阎九幽看到大阵撤去,心情大好,也很想看看这仓储大殿之内,放着什么东西,随即对红玉柱开口说道。

    “是,属下遵命,圣君殿下里面请。”红玉柱连忙躬身弯腰,伸出右手对阎九幽做出请的手势,随即便前行几步,为阎九幽带路。

    片刻之后,阎九幽两人迈步走入大殿之中,大殿管事李秋竹已经带领一队大殿守卫,手捧仓储账目恭敬的立在大殿的一侧,等候两人的到来。

    阎九幽在红玉柱的带领之下直接向大殿之中的首座走去,随即便在大殿的首座上落座,红玉柱侍立在首座台阶之下,随时听候吩咐。

    阎九幽在首座上落座后,对着红玉柱开口说道:“好了,把仓储目录拿来让本君看看,你也找个地方坐吧,等本君有什么事情,再开口问你。”

    “是,属下遵命,属下多谢圣君。属下这就让他们把目录呈上来。”红玉柱躬身抱拳对阎九幽说完,便转身对侍立在大殿一侧的管事开口说道:“把仓储目录呈上来。”

    “是,属下遵命。”管事李秋竹听到红玉柱的命令,躬身应是,随即朝着身后的守卫一挥手,守卫便按照顺序依次捧着仓储目录向红玉柱走去。

    红玉柱从守卫的手中接过仓储目录,双手捧着,转身走几步递到阎九幽的面前。阎九幽从红玉柱的手中接过仓储目录,对着红玉柱开口说道:“这里有他们就行了,你找个位子坐下,有什么问题,你再上前来听命。”

    “是,属下遵命,属下多谢圣君的厚爱,那属下就先退下了,圣君慢看,属下就不打扰圣君了。”红玉柱听到阎九幽的话,连忙躬身抱拳向阎九幽恭敬的说道,随即便走下台阶,在大殿中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大殿的管事早已经吩咐下茶水点心水果等物,由守卫端进大殿,恭敬的放在两人身旁的桌子上。

    阎九幽拿起手中的仓储目录,认真的看了起来。红玉柱虽然在大殿里坐着,身边放上了水果和茶水点心,可是红玉柱的心思并不在此,虽然坐的离阎九幽有一段距离,可是双眼的注意力,一直在阎九幽的身上,耳朵也时刻听着阎九幽的方向传出来的声音,腿也朝着阎九幽的方向,时刻准备着只要阎九幽有一点吩咐,红玉柱能够第一时间到达阎九幽的面前,听候吩咐。

    阎九幽接过一本本的目录翻看,这个朝天宗的仓储大殿确实没有令阎九幽失望,目录上面记录着大殿内存储的各种物资和修炼资源。上面有,寒铁精金,金雀玄铁,山纹融金,深海银波铁,暗幽星银,陨星炼金,白霜铂金翠等等帝级练兵材料。虹雨果,白玉金,三鲜天味果,麒麟果等等可助人突破境界的圣果。还有碧仙草,真如叶,火融根,幽冥草,咆龙叶,水冰根等等圣级药材,还有许许多多的炼器,修炼,等各种天地灵粹不一而足。这朝天宗的存储不可谓不丰足,已经超出了阎九幽的想象。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地至圣〕〔我可能是一只假的〕〔三国之传承为王〕〔獒唐〕〔大师救命〕〔都市之神豪蛊神〕〔工业造大明〕〔神棍下山记〕〔拐个王爷乱天下〕〔谦神传〕〔山沟皇帝〕〔万年只争朝夕〕〔碧溪传人之邪体〕〔冷情帝少纯萌妻〕〔抗战之血染长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