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傲寒不知春〕〔焚天帝皇〕〔小世界其乐无穷〕〔御天神皇〕〔归墟〕〔光掩黑色:诡秘女〕〔带着百度闯异世〕〔读档修仙〕〔我是超级出马弟子〕〔农门娇医:带着萌〕〔系统求卸载:快穿〕〔从荒野开始的万界〕〔镇天棺〕〔时停五百年〕〔六界帝尊〕〔重生之隐世小富婆〕〔重生八零:弃妇带〕〔如何强撩大神,在〕〔[综漫]女主她美貌〕〔极品透视医圣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还愿人生路 第89章 这个后宅有点怪五
    “你们听说了没有,大阿哥被四贝勒罚了,说是让他到庄子里面去种地,我的乖乖呀,大阿哥可是皇子呀!”

    “是呀,人家天生是来享福的,四贝勒是怎么想的?”

    “难不成…………”其中一个人想说什么?赶忙摇了摇头。

    “你到底想说什么呀?赶紧说,咱们都是好兄弟,你这样欲言又止的,可不仗义啊!”

    “好吧!”那个男人摊开了手,说道:“有人说大阿哥不是四贝勒的孩子,你们也不想想看,四贝勒那么聪明,大阿哥笨的跟头猪似的,随便被齐夫人忽悠了一两句就死心塌地了,不光如此,还说什么人人平等之类的,他不是傻子才说的吗?要真的平等的话,他们这些皇子阿哥的算什么?”

    “哦,原来如此呀!”几个人齐声的说道,可是谁也没有注意到,暗处有一个男子,一直在偷窥着。

    “不会的……不会的……”大阿哥摇了摇头,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他不相信其夫人是哄骗自己的,一定是这些奴才们乱说,可是阿玛为什么好好的,一定要将自己赶到庄子里种地呢,难不成自己真的不是阿玛的?

    一想到这里,大阿哥立马摇了摇头,自己要真不是阿玛的儿子,应该早就去见阎王了,要不是现在还活的好好的。

    可他为什么被阿玛发配到庄子里面去了,这可不行,他得去问问额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阿哥,福晋她身体不舒服,今天不易见客!”嬷嬷冷着脸说道,福晋是她从小看到大的,可是大哥不光伤了福晋的心,竟然还敢指责福晋!

    要知道福晋对不起天下的,可是也对得起大阿哥,难道大阿哥忘了,是谁在生病发烧的时候,围绕在他的床前,这附近替他扫除了所有的障碍,大阿哥才能在府里面安安稳稳的生活,被所有人尊称一声大阿哥。

    “这……”大阿哥看了一眼屋子里,跺了跺脚,生气的说道:“我不是她客人,而是她儿子,你快让开!”

    “既然大阿哥明白你是福晋的儿子,可是你做了什么?为了一个外人和福晋顶嘴,不光如此,还怀疑福晋……”嬷嬷讲到这里,摇了摇头,脸上带着浓浓的失望,“大阿哥,说实话,您不配为人子!”

    “我……”大阿哥听到这话,后退了两步,可是想到了什么,鼓起勇气,指着嬷嬷说道:“你只是个奴才而已,凭什么和我这么说话,我是你主子,快让我额娘出来!”

    “呵!”嬷嬷听到这话,越发觉得好笑了,“大哥,你也知道我是一个奴才,你不是曾经说过,人人平等吗?怎么现在不平等,还一口一个奴才?”

    大阿哥被这样的话臊得脸色通红,嘟囔个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最后气急败坏的离开了这里。

    “主子,大哥真是被惯坏了,希望他这就出去吃了亏之后,能够好好的反省!”嬷嬷走进屋子里,看着坐在床上的琳琅,小声的说道。

    琳琅点了点头,下一次看了眼外面,对着嬷嬷说道:“吃点苦头还不够,我知道他的心思,他现在估计要去找齐氏了,你去帮个忙,把齐氏院子里的奴才都打发远点,让他们两人单独见面!”

    “这个……”嬷嬷皱着眉头说道:“那……万一齐氏在大哥面前说你坏话,挑拨你们母子关系怎么办?”

    “不会!”琳琅摇了摇头,因为自己剪了齐氏的金手指,齐氏现在都恨死自己了,如果她见到弘辉,一定没有什么好脸色,到时候狗咬狗就好笑了,要知道齐氏没有金手指的笼罩,在别人眼里,跟个普通人似的。

    不过……她也是该做些行动,毕竟不推澜助波一把,两个人翻脸点还差点时候。

    “齐氏身边有我们的下人吗?”琳琅对着嬷嬷问道。

    “有一个,是一个小丫鬟,想当初在齐氏一进府的时候就安插在她的身边,这些年一直没有什么消息,恐怕……”

    自然会没有什么消息,毕竟齐氏可是有金手指笼罩的人,只要她随便说说一些人人平等的话,那些下人们就死心塌地了,是现在呢,那个女人失去了金手指,对周围人的影响也失去了。

    加上这个时候又失了势,她就不相信,会有丫鬟会忠心耿耿的跟着她,毕竟跟着她可没有什么前途呀。

    “既然如此的话,你给丫鬟带个话!”琳琅笑着对嬷嬷说道。

    这边,大阿哥果然如琳琅所说的一模一样,来到了齐氏的院子,虽然他诧异为什么没有仆人在这边看着,但是想想就理解了,估计那些下人看齐氏失了宠,都离开了。

    大阿哥刚走进院子,正准备推开门,突然听到有人正在说自己,因此他停止了动作。

    “夫人,听说贝勒爷把大阿哥发配到庄子里了,需要咱们去看看吗?”一个小丫头轻声的问道。

    大阿哥听到这句话,心中涌起阵阵的感动,果然还是齐夫人对自己最好呀,连身边的小丫鬟也惦记着自己,不像自己的额娘,一听说自己被阿玛罚了之后,连见都不愿意见自己,凉薄的可怕。

    就在大阿哥满心欢喜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句积极嘲讽的声音,让他的身心都冷了下去。

    “为什么要去?”齐氏看着面前的佛像,生气的说道:“要不是福晋,我会在这佛前面壁,还抄写经书吗?

    去给她的儿子送别,我我看是送葬吧!”

    丫鬟听到这话,立马说道:“夫人话不能这么说呀,得罪你的是福气,又不是大阿哥,再说你以前对大阿哥那么好,这次……这次要不去的话,你会让别人怎么想?别人也许会说你装腔作势呢!”

    “麻烦!”齐氏咒骂了一声,继续说道:“当初帮那个臭小子,主要是想拿他当我两个儿子的挡箭牌,顺便离间一下他和福晋的关系,没有想到今天这么麻烦,还有福晋,让我竟然吃了那么大一个亏!”

    “夫人快不要说了!”丫鬟立马制止,“您说福晋拿了你的东西,可是当时在大庭广众之下,福晋连碰都没有碰,怎么可能会拿你的东西,这话可真不能再说了,万一传出去,有人可能会说……会说您疯了!”

    齐氏自然知道被说疯了的人会有多可怜,要么被关进寺庙里,要么会被火烧死,想到这里,她立马停住了口,虽然回不到自己的家园,可是她也不想年纪轻轻的就死呀。

    “夫人,您对大阿哥一直很好,大阿哥也很对你信赖,咱们何不将错就错,继续对大阿哥好下去,顺便一见她和父亲的关系,到时候连大阿哥都站在你身边的话,以后东西就会属于二阿哥和三阿哥的!”丫鬟款款善诱的说道。

    齐氏听到这话也觉得有道理,拍了拍丫鬟的手,说道:“真不愧是我的好姐妹,在这个困难的时刻没有离我远去,还一直悉心帮助我,给我做了那么好的主意,你放心,到时候只要有我的一份东西,就会给你一份,到时候咱们俩一起同甘共苦!”

    丫鬟听到这话,立马摇了摇头,“奴婢只是丫鬟而已,哪里当得起夫人这么看重,而且我也只是遵循自己的本分罢了!”

    丫鬟虽然说出这些话,可是都不是本心的,因为她的心十分的冷了,每次夫人说什么情同姐妹之类的,根本没有拿自己当前辈,而是把自己当成一个下人,吩咐自己也是理所当然的,还有什么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福享的是她,有难当的是自己。

    福晋可是说了,自己好好呆在夫人到身边,等过个一两年,就放自己出去,嫁的还是王府的管事,以后前途一定无量。

    所以丫鬟听到外面有人的脚步声之后,就明白是大哥来了,然后挑动齐氏,说出了那样的一番话。

    看着齐氏如自己算计的那般,把所有的事情交待得清清楚楚,丫鬟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然后隐晦的看了眼齐氏,她当初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跟猪油蒙了心似的,觉得这个女人对自己很好,自己要一辈子效忠她,没有想到蠢笨的跟头猪似的。

    这边,大阿哥站在门前,听到这番话的时候,心冷的跟冰渣似的,他完全想不明白,以前对自己那么好的齐氏,原来只是为了利用自己,还把自己当成挡箭牌,真是可叹又可笑,自己竟然为了这样的一个女人,去伤害自己的娘的心。

    大阿哥往后退了两步,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这里,丫鬟看到门前的衣角一开之后,露出了一丝得逞的笑容,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准备开始实行第二计划。

    大阿哥失魂落魄的回到自己房间,躺在床上,眼睛里带着浓浓的落寞,他完全想不出来,为什么那个女人竟然如此险恶?他同时也很自责,为了那样的女的,竟然伤了额娘的心。

    110/110824/480822241.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签道系统〕〔盛世为凰:暴君的〕〔终极学生在都市〕〔天命凰谋〕〔三寸人间〕〔唐朝生意人〕〔红楼之庶子风流〕〔邪派掌门人〕〔都市最强丹帝〕〔时停五百年〕〔钱探吴乾〕〔飞剑问道〕〔丹师剑宗〕〔权倾南北〕〔工业造大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