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一天有48小时〕〔王的霸气邪妃〕〔造反成功后〕〔异世轮回〕〔奇闻怪谈之守魂人〕〔三界极品黄牛〕〔总裁老公超给力〕〔诱宠鲜妻:老婆,〕〔封仙纪〕〔邻家姐姐是妖精〕〔次元法典〕〔茅山终极捉鬼人〕〔绿茵峥嵘〕〔重生女修仙传〕〔鹿生〕〔抗日之铁血战将〕〔最强天赋树〕〔一卡在手〕〔医品透视狂兵〕〔新特工学生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还愿人生路 第90章这个后宅有点怪六
    就在大阿哥躺在床上后悔的无以复加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自己的门被别人打开了。

    “大阿哥!”那丫鬟笑了笑,慢慢的走上前,说道:“夫人,听说你要到庄子里了,实在是担心,就派我过来送送你,你也不要怪她不能过来,她也有苦衷,因为她……福晋……”

    大阿哥听到这话,并没有像以往那样,露出难过的神色,儿子眼睛里透露出一丝狠厉,他真是傻呀,这样的话里面,竟然没有听出挑拨离间,还以为自己的额娘陷害了齐氏,还去找自家额娘的麻烦,自己真的是天下第一大傻瓜。

    丫鬟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后,立马拍了拍自己的嘴,懊悔的说道:“大阿哥,刚刚都怪奴婢,不应该说出那样的话,明明夫人都交代过了,不要在你面前乱说的,他说这一切都怨她,是她在福晋面前造次,这一切都是她罪有应得,只不过她一直在佛前,不能照顾二阿哥和三阿哥,她实在是难受的慌!

    而且,还听说……福晋想抚养二阿哥和三阿哥,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哦,他说这齐氏在自己面前说的乱七八糟的,原来是害怕自己孩子被额娘抚养了呢,可是这些都是应该的呀,小妾生了孩子,就应该被福晋抚养,每个府邸都是这样,难道她还想例外不成。

    其实她最害怕的就是自家孩子和她离了心吧,应该说这是所有的母亲都害怕的,可是她这么害怕,为什么要让自己和额娘离了心呢。

    丫鬟看大阿哥一直没有说话,而且脸色也是变了又变,眼睛闪了一下,心中却十分的高兴,看来自己说的那些真有用,挑拨了大阿哥和齐氏的感情。

    说实话,大阿哥真是福在福中不知福,齐氏为了大阿哥付出了那么多,其次随随便便一句话,又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大阿哥就对齐氏死心塌地了。

    难道大阿哥忘了,在他生病的时候,是福晋天天照顾着他,恨不得代替他生病,可是却为了齐氏,就这样顶撞了福晋,跟猪油蒙了心似的,不过……自己好像当初也跟猪油蒙了心似的,死命的相信齐氏,帮助她,难不成他们这是中邪了?

    想到这里,丫环后怕了一下,自己在症状还真跟中邪似的,就连齐氏,这无缘无故的非说福晋拿了她东西就,跟发了疯,或者是被别人下了咒一模一样。

    丫鬟想到这里,皱着眉头,不过想到自己在干什么之后,勉强露出一丝笑脸,继续说道:“听说您这次要去庄子,好像还是福晋跟贝勒爷说的,福晋真是的,一点儿都不心疼你,让您去那么个地方受苦,真是委屈你了!”

    谁说额娘不爱自己了?谁说额娘不疼自己了,额娘最疼自己,最爱自己了,想当初,自己稍微磕一点碰一点,额娘就特别的伤心,还要自己小心一点,而且自己小的时候,额娘亲自哄自己吃饭,要知道这些可都是下人做的,不光如此,自己从小到大的衣服,也都是额娘做的。

    丫鬟看着火候差不多之后,也没有说下去了,起身告辞,在临走的时候还说道:“夫人实在是担心你,还麻烦你在贝勒爷面前说说情,把她放出来,主要是她想见见你……”

    见见我,是想见他那几个儿子吧。!

    大阿哥好似一下子成长了不少,送走了丫鬟之后,坐在了房间,看着窗外的明月,忽然明悟了。

    但第二天,大阿哥出来之后,整个人好似长大了不少,收拾一下自己的行李,在临走的时候进,行了一礼,十分恭敬的说道:“儿子这一走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还希望额娘保重好自己的身体,这些天,来儿子仔细反省过,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还希望额娘能够原谅儿子!”

    琳琅在屋子里听到这话,早已泪如雨下,是她在哭,而是原主在哭,自己儿子总算是明白了实情,她在哭自己儿子总算是长大,以前她希望自己儿子永远不要长大,这样可以无忧无虑的成长,我是贱贱的,她又希望儿子长大,但是长大的代价,希望不是那么的疼痛。

    大阿哥结结实实的磕了几个头之后就离开了,看着站在屋檐下等着自己的阿玛,他低下头,小声的说道:“阿玛,我知道错了,这次我会在那边好好的,也请你和额娘不要担心我,好好的照顾自己!”

    四贝勒听到这话,感叹似的叹了一口气,他自然知道福晋做了什么事,这也是他默许的,果不其然,他儿子知道所有的真相之后,真的长大了,只希望这次的事情能够真正让他吸取教训,以后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更不要为了一个陌生人,去顶撞自己额娘,要知道他额娘为他付出的非常的多。

    大哥起初来到庄子里,还有点儿不适应,每天早上他都要跟那些人一起去干活,顶着烈日,却没有丝毫没有喘息的机会,有的时候,他看到那些妇女来给自家儿子送吃的,眼睛里闪过浓浓的羡慕。

    “真羡慕你呀!”大阿哥看着那个正在喝水的小男孩,感叹的说了一句。

    小男孩听到这话,眨了眨眼睛,似懂非懂的问道:“你在羡慕我什么?”

    “你母亲给你送水!”大阿哥直截了当的说道。

    “这个有什么好羡慕的,你没有母亲吗?”小孩子看着面前这个大哥哥,疑惑的问道,要知道他母亲曾经跟他说过,每个孩子都有母亲,除非那人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才会没有母亲。

    “有啊,她对我很好,我却伤了她的心,为了别的人而顶撞她,还怀疑她……”大阿哥小声的说道。

    那小孩儿一听到这话,指着大阿哥,生气的说道:“那你实在是太坏了,母亲生我们养我们不容易,我们不想着好好的报答她也就罢了,却还惹她生气,你真是个坏孩子!”

    “对,我是一个坏孩子!”大阿哥小声的说道。

    时间一天天过去,大阿哥也成长了起来,他再也不是那个天真懵懂的孩子了,而是一个真正可以立起来的青年。

    四贝勒派人去把大阿哥接了回来,看着已经成熟的儿子,四贝勒满意的点了点头。

    “你额娘这几天生病了,你待会儿去看看她!”四贝勒和自己儿子说完话之后,看到自己儿子要离开了,立马说道。

    “额娘生病了,怎么好好的会,生病了呢!”大阿哥一下子站了起来,着急的问道:“太医有没有过来看看?”

    看着着急的儿子,四贝勒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个儿子总算是成长起来了,便说道:“你额娘只是有点着凉罢了,太医说没有什么大碍,去看看她吧,也好让她放心!”

    四贝勒虽然没有说什么,可是话里却透着话,为什么自己去看了额娘之后,她才能放心,是不是因为自己走了之后,额娘担心自己,这才着凉受病了。

    大阿哥一想到这个,立马往自己隔两个院子跑去,刚走到门口,却听见嬷嬷正在说自己。

    “大阿哥真是的,都回来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过来看看,难不成又忘了你呢?”

    “胡说个什么呢?他被贝勒爷叫走了,估计正忙着呢,也不知道他在外面那一段时间,有没有吃好,有没有喝好,我也想到他在外面受苦,我就担惊受怕的,害怕他受了委屈,可是一想到都是为了他好,我也只好硬下心肠……”

    嬷嬷听到这话,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忍不住说道:“都是您这样一直操心,所以身上的病一直没好,要是大阿哥知道您生病了,也不知道会不会伤心!”

    “他伤不伤心无所谓了,只希望他能好好的,谁让他是我的儿子呢……”

    大阿哥站在外面,听到这话,立马推开了,跪在地上,热泪盈眶的说道:“都是儿子不孝,让额娘一直担心了,还让您为我担惊受怕,都是我不好!”

    琳琅看着跪在地上的大阿哥,露出了一丝隐晦的笑意,经过这些天的打压,那些太监总算是学乖了,懂得配合自己了,要不然自己也不会和嬷嬷能顺利的演出这场戏。

    “说这些事情干什么,快起来,让我看看你!”琳琅苍白个脸,还猛的咳嗽了几声,难受的说道。

    “额娘!”大阿哥十分的感动,这才是自己的亲娘啊,永远惦记着自己,害怕自己吃不好,穿不好!

    大阿哥跪倒了琳琅的床前,拿起琳琅到手,放在自己的脸上,说道:“你摸摸看,我看着虽然瘦一点,但是身体可结实了!”

    琳琅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摸了一下大阿哥的头部,感叹的说道:“感觉你走了那么长的时间,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感觉你好似一下子长大了不少……”

    大阿哥流着眼泪,却笑得一脸灿烂的说道:“是的,我长大了以后可以孝敬额娘了,绝对不会再让额娘操心了!”

    110/110824/480822242.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地至圣〕〔神棍下山记〕〔我可能是一只假的〕〔三国之传承为王〕〔獒唐〕〔一遇总统定终身〕〔大师救命〕〔都市之神豪蛊神〕〔萌宝驾到:总裁爹〕〔工业造大明〕〔拐个王爷乱天下〕〔抗战之血染长空〕〔翊神相〕〔重生六零医品军嫂〕〔凤策长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