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接招吧,面瘫总裁〕〔绝品战魂〕〔最废女婿〕〔赠她步步星光〕〔我的老婆是女神〕〔医妃在上:九爷,〕〔气御神魔〕〔荣凰〕〔权少贪欢:撩婚99〕〔重生肥妻:首长大〕〔末世基因猎场〕〔恋人未满:男友超〕〔扔了妹妹所有耽美〕〔透视龙魂在都市〕〔我的千岁大人〕〔千亿宠婚〕〔重生之资本巨鳄〕〔超越狂暴升级〕〔王牌神医〕〔焚天帝皇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还愿人生路 第191章首辅大人二加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琳琅点了点头,“我确实没有高中,并且我准备不继续考下去了,本来想过几天就回去,可是没有想到你竟然来了,那咱们就落户在京城吧!”

    “可是……夫君你正年轻,再考几年也无所谓,现在说放弃就放弃,实在是有些可惜!”文娘犹豫的说道。

    “这事儿你不用操心,反正我现在不适合考试了,咱们先住在这里,过几天我去找房子!”琳琅拍了拍文娘的手,把她带到了房间,让他们母子三个洗漱一番,洗去身上的风尘,好好休息。

    “季公子,当初说好了,你房间只住你一个人,可是现在又来三个这实在是……”方大娘走了过来,一双三角眼睛看了眼屋子里面,意思非常的明显。

    琳琅听到这话,想要搬出去的心更加迫切了,但还是不想得罪这个妇人,便说道:“您放心,三天之后我们就搬出去,绝不打扰你!”

    “啊?”方大娘听到这话,眼睛闪过一丝急切,好不容易有人租他的房子,现在人要走了,那他们怎么办?要知道那可是一个月200文呀。

    “瞧您说的,我不是赶您的意思,你想住就继续住下去,咱们价钱好商量!”方大娘讨好的笑了笑。

    琳琅没有继续理会,趁着今天时间还早,直接去了人牙子的铺子,他们手中的房源还挺多,琳琅看了好几套,总算是挑中了一个中意的院子。

    这院子一共有八个房间,跑去厨房,大堂和杂货间之后,家里面还有五个房间,琳琅又把其中一个房间不成了租房,还特意去买了一个书架回来。

    这房间里贫民窟有点近,唯一的好处就是价格便宜,当然这个价格便宜,是相较于城中心的房价,光这几个房间,就要了琳琅500两银子。

    要知道这500两银子,足够一家五口富裕的生活一辈子,但是京城的房价就是这样,高的可怕。

    第二天一早,琳琅就把房间收拾好,也不给方大娘脸色难看,直接把钥匙放下,带着孩子们,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爹爹,我们以后会住在这里吗?”问话的是他大儿子,这两个儿子分别叫做大虎和小虎,当然了,这是小名,由于古代孩子难养活,所以一般家长先取个小名儿,等到孩子八岁之后再取个大名,待到15岁之后,再给取字。

    琳琅点了点头,把孩子带到他买的那个小院子,小院子唯一比别的地方好的,就是有一口独立的井,像是其他的院子,吃水还得到村口去挑。

    “相公,你这次赶考花了不少钱,怎么……”文娘打量了一下院子,有些犹豫的问道。

    “哦,我写了一本话本,卖了一个好价钱!”琳琅把100两银子掏了出来,递了过去,说道:“现在家里面空荡荡的,你拿着这个钱置办东西,以后这个家就交给你了!”

    文娘感动的点了点头,跟随着丈夫走进了房间里,里面果然是空荡荡的,连个能坐的那椅子都没有,尤其是厨房,除了灶台,啥都没有。

    因为没有锅碗,他们一家四口人去了街市,一人买了碗馄饨吃,俩孩子吃得狼吞虎咽,最后把混沌吃完了,还把混沌汤也给喝光了,然后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脸上满是幸福之意。

    “你们真是辛苦了!”琳琅看着两个孩子,感叹的说道,这一路上风尘仆仆,一个妇道人家还带着两个小孩子,其中的辛苦不言而喻。

    文娘听到这话,抿着嘴唇,笑着摇了摇头,可是眼角泪水滑了下来。

    琳琅带着孩子先去买了做饭的东西,又买了一些粮食,由于他们人手多,也没有让人送,直接把东西拿了回去,想着晚上要睡觉,又去布店,买了几匹布,还有几床被子。

    “家里面只有这一张炕,将就一下,过几天我让人再打几张炕出来!”琳琅帮忙把炕擦干净,铺上被子,对着文娘说的。

    “相公,这里的事儿就交给我了,你去歇着吧!”文娘看着相公在做家务,立马制止。

    琳琅听到这话,刚想出口反驳,但是想到原主在家从来不做家务,便只能停下手,带着两个孩子去了书房。

    “你们俩年纪也不小了,我准备给你们启蒙!”琳琅拿出了一本三字经,手中拿着一个石块,蹲在地上,对着两个孩子说道。

    “咦,父亲不是在纸上写字吗?怎么现在在地上写?”大虎疑惑的问道。

    琳琅听到这话,点了一下他的额头,“我怕现在给你们用纸写字,会糟蹋了纸张,要知道一丝一缕,当思之不易!”

    两个孩子的天府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只能说是中等偏上,加上琳琅别具一格的讲课,两个孩子很快就把一本《三字经》给记住了。

    三个人一直学到了晚上,直到一阵香气传来,他们这才察觉到,原来已经到了晚上了。

    琳琅看着饭桌上丰盛的佳肴,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一个月来,因为他的房间不能开火,他一直在外面买着吃,外面东西虽然好吃,但总少了那股家的味道。

    一家人吃完晚饭之后,琳琅特意让文娘烧了好几锅热水,一家人痛痛快快的洗个澡,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新的一天代表着新的开始,琳琅用着自己剩下的钱,又添置了一些东西,同时他的话本事业也没有停滞下来,写出了很多精彩绝伦的话本,他的画不同于现代人写的话本,讲的都是一些情情爱爱,他讲的都是大道,或者是家族以及家国情恨。

    琳琅也用写话本这份手艺,赚了许多银子,尤其是在名气上来之后,那价钱更是往上涨,短短三年,他们家就有了3000两银子。

    用这钱,他们一家人买了一个小庄子,在小庄子就有50多亩地,唯一的好处是有座山,还有一座小型的温泉,光这一个庄子就花去了2000多两银子,差不多把他们家底都掏空了。

    琳琅把小山上种满了桃花,尤其是在温泉的地方,可以用木头盖了一座日式的那种房子。

    两个孩子的功课也慢慢上来了,由于都是小孩子,经常坐不住,加上琳琅的寓教于乐,两个孩子进步飞速,短短两三年的时间就已经把《三字经》,《千字文》,《百家姓》,《全唐诗》给认完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练字,以及教他们论语。

    其实考试主要考的都是四书五经,四书指的是《论语》,《孟子》,《大学》,《中庸》,五经指的是《诗》《书》《礼》《易》《春秋》。

    一般童生考试都是先从《论语》开始,先写出论语的一段,剩下的空着,有考生写出第一段是什么?还有问其中的意思。

    不过一些考试中还会考到对对子作诗之类的,不过那是秀才考试重生,考试只要自己清楚,没有错别字,全部回答正确,都是可以考中的。

    可是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像是白发苍苍的老人,有可能一辈子都考不上一个童生。

    男孩子要穷养,你老去盯着几个沙盘,让孩子们先在沙盘上写,等熟悉之后再写在草纸上,等字体成型之后,又买了几本字帖让他们练。

    这时间一天天过去,本来日子也过得和和美美的,但是文娘看她的目光,总有那么不对劲,有时候看着他,竟然还在轻轻的叹气,这让琳琅不寒而栗。

    “跟我说说吧,这几天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到了晚上,琳琅和文娘躺在床上,琳琅突然发问道。

    “我……我……”文娘犹豫了好久才说道:“相公,这马上就要到春闱了,你不准备下场去试试吗?你还年轻,再说了,读书人读书不就是想考取功名利禄吗?你就这样说,放弃就放弃,那这些年的努力算得了什么?”

    琳琅听到这话,冷笑了一声,“文娘,你是知道我的,14岁考中举人,被别人称为神童,可是这几年的考试,我得到了什么,都是落榜,你说一次也就罢了,可是两次三次……比我差的人都考中了,可是我呢!”

    “……相公!”文娘捂着自己的胸口,开始急促的喘气,尤其是在深不见底的黑夜里,这喘气声尤其的明显,过了好久,喘气声才平复了下来,“你是说……你不重视因为……有人在作祟吗?”

    “正是如此,但不是贪官污吏,你要懂的,全国那么多考生来参加考试,没有两把刷子的话,很容易被人拆穿,所以别人不会在这件事上动手脚,所以……我怀疑有人要压我!”琳琅露出了一丝冷笑。

    “能比那些大人们多大的官……不会是当今圣上吧!”文娘一下子坐了起来,但是想到自己所说的,不好意思的傻笑了几声,抓了抓自己的脑袋,又重新躺在了炕上,“瞧我这脑袋,当今圣上怎么可能会这么做呢,毕竟哪个皇上都希望有人能臣他效命,看来是我傻了,竟然说出了这番话……”

    “不是你傻了,而是你说的是事实!”琳琅嘴角勾抹出一丝冷笑,“皇上确实需要能臣来帮助他,可是你不要忘了,他突然压着我,如果我心胸小一些,或者脑袋不清醒些,就会把所有的错误都归咎在那些监考的大臣身上,待到皇上钦点为状元,我就会认为他是伯乐马,然后全心全意的为他效力……我说这么多话,也许你会认为我是傻子吧,毕竟皇上什么都有,怎么可能会为我这么一个人做出那些事情,所以这些话,都只是我的猜测罢了……”

    “啊?”文娘没有反应过来,明明夫君刚刚说的那些话,都是挺正确的,猜测也是有理有据,怎么画头突然转了呢?

    不过想想也是,当今圣上什么都有,怎么可能为了一个普通的大餐,而费那番努力呢。

    “所以我才想多等几年,想看看这究竟是我的猜测,还是我时运不济,反正我还年轻,等得起,只是委屈了你和孩子们……”琳琅在黑暗中轻轻拍了一下文娘的手,反正这次他不会凑上去让别人挑选了,自己就是不去参加科举,让当今圣上急死。

    第二天一早,文娘也没有提科举什么事情,依旧是早早起来做饭,然后出门逛街买菜。

    “咱们家也不缺钱,买个仆人吧,这样也好给你分担一下!”琳琅摸着文娘的手,只觉得十分的粗糙,便说道。

    “这些事我都做得了,何必买仆人呢?浪费那个钱,还不如给你和孩子添几件衣服!”文娘摇了摇头,拒绝的说道。

    “两孩子都大了,正是调皮的时候,我可不想理会那些经历,我明天就去挑几个人,反正也花不了几个钱,好让你轻松一下,毕竟不管怎么说,你都是举人夫人!”琳琅点一下她的额头,眼睛含着笑。

    文娘听到这话,心里面甜滋滋的,但也没有出口反驳,相公说的是,她现在怎么做都是举人夫人了,自己在家干活出门买菜,确实下了夫君的面子。

    刚出门,文娘就碰见隔壁的邻居王大娘,说起这个王大娘,人家虽然只是一个寡妇,但还是把两个儿子拉扯大,其中一个儿子,竟然还在宫里面当差,至于另外一个儿子,虽然衙门里当差,但是普通人根本就不敢招惹他们。

    “哟,这不是季夫人吗?这一大早往哪去呀?”王大娘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下,笑着问道。

    “哦,我去买些菜,王大娘准备去哪去呀?”文娘提了一下手中的篮子,在这热闹的集市,笑着问道。

    “哦,我有个堂侄准备来京城参加春闱,今天才到,我去城门口接见!”王大娘笑着说道。

    “真是了不起啊!”文娘感叹了一声,便准备去街边买东西,可是还没走两步,就被王大娘他做了一脚。

    “季夫人,你相公不也是举人了,今年参加科举吗?如果参加的话,正好和我的侄子做个伴!”王大娘笑着说道。

    文娘听到这话,回想起昨天相公说的那些话,犹豫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真是可惜了,我相公今年不参加科举,恐怕没有办法和你侄子做伴了,但是我向股评仅参加了三次,你侄子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尽管可以来问我相公!”

    “这个……”王大娘的脸僵在那里,如果季远不参加科举的话,看她怎么向儿子的主子交代,所以她眼珠子转了一下,便问道:“这好好的,怎么就不参加科举呢?你相公不是读书人吗?多好的机会呀,要知道这机会三年才有一次呢,不去参加真是可惜了!”

    “这……”文娘刚准备说,可是突然觉得,这王大娘也太关心自家相公了吧,心中升起一种警惕感,眼珠转了一下,随便想了一个说法,“实不相瞒,我公公婆婆过世还没有满三年,虽然我相公可以参加科举,但是为了一表孝心,准备三年之后再参加!”

    “哎呦!”王大娘感叹了一声,“季相公有那份心就够了,可是这种机会,可是难得的很,再说你公公婆婆地下有灵,要是知道季相公没有参加科举,估计会心疼死吧,老人家在九泉之下也不会心安,所以你还劝劝你相公,去参加科举吧!”

    “这事……”文娘也不是普通的妇道人家,不然也不会嫁给被别人称为神童的季远,她也觉得面前的王大娘不对劲,也只能笑着点了点头,没说答应,也没有说不答应。

    文娘买完菜回来的时候,发现家里面多了两个人,一个中年妇女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两个人都是瘦瘦弱弱的,面色饥荒。

    “这是我刚刚买来的仆人,听说他们还是从大户人家出来的,不过是因为犯了点儿忌讳,就被别人卖了出来!”琳琅指着那两个人,其实半点机会,其实就是姨娘和正式斗法,牵扯到他们罢了。

    文娘点了点头,把两人安置好,便把今天发生的事儿,对着琳琅说了算。

    “这确实有点问题,不过你不要管,反正咱们家买了下来以后买东西什么的,今晚让下人去,不要再接触那个王大娘了!”琳琅拍了拍文娘的手,安慰的说道。

    文娘点了点头,可是你不出去,人家也会找上门来,三天之后,文娘听到仆人来报,说是隔壁邻居来访。

    “真是稀奇呀,今天吹了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文娘把王大娘带到自己的房间,还让仆人给他端来了一杯茶,笑着问道。

    “我这几天一直没见出来,就有点担心,所以想过来看看,没有想到,你竟然买了两个仆人,过上了少奶奶的生活!”王大娘打量了一下房间,房间非常的干净和整齐,旁边倒是放了一个书桌,书桌上放一些纸张,不过上面没有写什么字,墙边还放了一朵兰花,兰花是非常见的野兰花,值不了几个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地至圣〕〔神棍下山记〕〔我可能是一只假的〕〔三国之传承为王〕〔獒唐〕〔一遇总统定终身〕〔大师救命〕〔都市之神豪蛊神〕〔萌宝驾到:总裁爹〕〔工业造大明〕〔拐个王爷乱天下〕〔抗战之血染长空〕〔翊神相〕〔重生六零医品军嫂〕〔凤策长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