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若非动心怎伤情〕〔大宋诡闻录〕〔最强吕布之雄霸天〕〔竹马谋妻:误惹醋〕〔穿越八零:农家军〕〔药田种良缘〕〔留得热血在〕〔我的外挂是只鬼〕〔平衡天下〕〔亘古大帝〕〔长情不过一夜〕〔晚钟教会〕〔御灵新世界〕〔官方救世主〕〔花都修真高手〕〔并州李义〕〔杀神之神〕〔嫡女贵凰:重生毒〕〔异界召唤之千古群〕〔拜见校长大人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还愿人生路 第203章 嫡女策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高氏的猜想果然不错,一直在她要动手脚的,竟然是陪她一起长大的嬷嬷。

    “我自认没有亏待过嬷嬷,为什么?”高氏心痛的问道。

    嬷嬷听到这话,脸上丝毫没有羞愧的神色,抬高了下巴,发出一声冷哼,说道:“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反正我已经被你抓到了,如今是死是活,你给个准话吧!”

    “嬷嬷真的是好胆量,既然如此的话,来人,把她拉到大牢去!”舅舅眼睛眯了起来,竟然敢陷害自己妹妹,真是不想活了,“大牢里有个用刑的高手,不害怕她不张开嘴巴……”

    嬷嬷听到这话,头上冒出一丝冷汗,她是看着大小姐长大的,同时也是看着这个舅舅长大的,虽然知道面前的男人是个什么性子,加上在小姐身边呆的久,早就听说了这个男人的很多传言,想到自己会生不如死,嬷嬷一咬牙,用力的往柱子上撞去。

    琳琅的眼睛被一双干燥的手给捂住了,舅舅温柔的嗓音传了出来,“不要看,来人啊,带小姐下去!”

    琳琅被婆子抱了下去,同时还被捂住了眼睛,但她心里面也知道,面前的一幕一定很惨。

    “这该怎么办?”高氏坐在上首,看着下人把嬷嬷拖了下去,同时清洗血迹斑斑的地面,皱着眉头,忍不住说道:“本来还想从这个嬷嬷嘴中炸出点什么,结果呢?真是好的很啊,我供她吃,供她喝这么多年,也没有见她这么忠心,对别人却那么忠心耿耿,宁愿死也不愿意开口,真是……”

    舅舅脸色也不好看,拍了拍自己姐姐的手,安慰的说道:“你放心,我就不相信她没有留下一丝蛛丝马迹,你先在这调养好身体,剩下的交给我!”

    高氏点了点头,家里面现在确实不能回去,毕竟还有个虎视眈眈的姨娘,好不容易逃出虎口,她可不想再落网了。

    舅舅送走姐姐之后,坐在长椅上,开始沉思他侄女儿说的话,首先一点已经被证实了,他最疼爱的姐姐竟然被下了药,那到时候大坝崩塌,自己那个好姐夫卷款私逃,而且还陷害自己的事,有可能是真的了……

    想到这里,就觉得脸色十分的难看,开始着手调查自己姐夫身边的姨娘,这一查不得了,他发现督促建筑大坝的,竟然是那个姨娘的弟弟。

    呵呵……舅舅嘴角勾勒出一丝冷笑,立马让师爷把大坝材料找来,果不其然,所有的大坝建筑都指向了自己,当初他不以为然,以为是自己的姐夫不贪慕名利,所以才想把功劳往自己头上按,可是现在想想……真是讽刺的很呀,要真出了问题,那一切都是自己过错啊!

    “这些资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所有的事情都指向我四爷你赶紧给我查查,该是谁就是谁,千万不要往我头上按……”师爷是舅舅的心腹,舅舅非常的信任他,接着又说道:“接下来的两件事,你可一定要给我记在心里面第一件事,赶紧派人去给我查一下大坝,第二件事,要不惜一切代价买粮食,还有一些药品!”

    “这个……”师爷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小声的问了一句,“大人,可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别人可以欺瞒,可是这个心腹却不能欺瞒,舅舅说道:“你看看这些资料,所有建筑大坝的人都和我有关系,明明不是我督促建筑的大坝,却按在了我的身上,这要是没有鬼,谁会相信呢……”

    “可是……那也不用买草药和粮食吧,小人到时候带人去看看,然后再派人家加固一下大坝就可以了,何必这样兴师动众!”师爷皱着眉头说道。

    “说出来你恐怕不相信,我害怕到时候有洪水来袭……”舅舅不敢把自己的侄女供出来,因为这种事情玄之又玄,万一被上头人知道了,那他的侄女……

    师爷听到要发洪水,心提了起来,也不敢耽误,立马招呼下人去办,至于买粮食还要买草药的事情,他交给了心腹去办,主要是在江南地区,这边离江南非常的近,坐船两天一夜就到了,江南那边可是产粮大户,所以才过了短短半个月,就买来了几百万担的粮食。

    至于草药,那就更多了,当然了,他们家花费的银子也很多,也幸好舅舅家的家底很足,可是有了这次,也算是元气大伤了。

    很快就到了端午节,高家那边已经催了好几次,想接夫人和小姐回去,可是舅舅都推了过去,这次高远总算是坐不住了,亲自来接人。

    舅舅实在是不想理这个人直接撕破了脸皮,他到底想把这个人送到监狱去,可是送到大牢去之后呢,那他的侄女可就要有个有罪名在身的亲爹呀。

    高远看着那些当铺,还有建筑大坝的材料,头上的冷汗慢慢冒了出来,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舅子,心提了起来。

    “姐夫,我自认待你不薄,不然你一个小小的同进士,怎么可能做到知县的位置上,可是你干了什么?竟然在我背后捅刀子,想自我于死地,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吗?”

    高远抬起头,面色苍白的说道:“我……我……这里面恐怕有误会……”

    “还有什么误会,你督促建筑的大坝,根本就是用泥土堆砌的,一点抗洪能力都没有,这几天一直下雨,你说……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舅舅冷冷的看着下面的男人。

    “小舅子……”高远也顾不上自己的尊严了,直接扑倒在舅舅的脚底下,苦苦的哀求道:“我……是我鬼迷了心窍,才贪污了那些银子……千错万错,都是我的不是,求你看在我娘子的面上,救救我这一回吧,我保证……”

    “呵,你保证什么,你不是最爱你那个青梅竹马吗?至于我姐姐,只是你往上爬的一个阶梯而已!”舅舅想到自家侄女曾经说过的那番话,就心痛难忍,继续说道:“我当初怎么就瞎了眼,挑中了你这个人,真是害苦了我妹妹!”

    听到小舅子把所有的话都说了出来,高远失魂落魄的后退了几步,脑海里都是完了这两个字,他面色苍白地抬起头,听着上首的男人,胸膛任由冰凉蔓延着,苦涩在嘴里发酵,他却说不出任何一句话。

    舅舅恨死了面前的这个男人,可就算再恨他,为了自己的姐姐和侄女,也得在背后替他们扫尾。

    “你回去之后,上一份折子,赶紧把官给我辞了,至于你那个小妾……把她给我送到庄子上去,从今往后,你不可以去看他,待琳琅长大成人之后,你就和我妹妹和你,到时候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绝对不拖着你!”舅舅继续说道:“我也不会让你白干,你做的这些事我都替你压下来,但是你要是敢不听话的话,我保证这些东西,都会出现在圣上的桌子上!”

    自家小舅子是知府,是可以直接面圣皇上的,尤其是他的奏折,可以不用经过任何人的手,直接传达到皇上的案桌上!

    听到自己能活下去,高远点了点头,毫不犹豫同意了这桩买卖,不过想着那些证据,依旧是十分的难受,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估计他每天都会提心吊胆吧。

    舅舅害怕高远会反悔,特意让他签了三份契约,他一份,我一份,还有一份,他放在朋友那边,说是高远要不履行契约的话,到时候他的朋友就会拿着这份契约宣传的到处都是。

    高远听到这些话,心中暗恨小舅子铁血手段,但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高氏不是傻子,她有一个那么聪明的弟弟,本身也不弱,她顺着奶娘这个线索慢慢的往下查查,到姨娘那里,后来又从姨娘查到她相公那边……

    起初他是不相信的,后来知道这个姨娘竟然是她相公的青梅竹马,更重要的是,那个姨娘的弟弟竟然在督促大坝,而且现在富裕得不得了。

    督促大坝可能那么有钱,这说明……

    高氏感觉自己嘴里面蔓延着苦涩,她躺在床上,感觉自己的心被捅了好几刀,完全没有注意到高远走了进来。

    “娘子……”高远是不敢再得罪这个娘子了,毕竟小舅子可是手里拿着自己的命脉,自己要是敢对这个娘子不好的话,自己随时都有丧命的可能。

    高氏听到声音,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个男人,过了好久才回过神儿,冷漠的说道:“你怎么来了?”

    “我……我……我看你们娘俩这么久不回家,就想过来接你们回去……”高远解释的说道。

    “我问你,奶娘下毒的事情,你知不知道?”高氏直接开口问了出来。

    高远听到这话,眼皮猛的一跳,刚想开口说不知道,可是看着高氏冷漠的眼神,缩了缩脖子,吓得不敢吱声了。

    “真是好的很呀……”高氏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句话。

    高远害怕高氏想不开,从而连累了自己,就把自己和小舅子做的那番交易说了出来,他低下头,诚恳的说道:“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你放心,等您老长大嫁人之后,我就会和你和离,至于我那个妾室,你放心,我会把她下放到庄子里去,绝不碍着你的眼……”

    高氏冷漠的看着这个男人,那个妾室可是她的青梅竹马呀,为了能保住自己的命,连那个女人都不要了,期初她还以为他们是爱情,看来不是,这是两个狼狈为奸的人,在利益的驱动下,才结合在一起了……

    想到这里,高氏挥了挥手,打发了这个所谓的男人,冷漠的说道:“从今往后,我就住在我弟弟家了,你也不要想着来接我,我可不敢再回去了,省得有人给我下毒!”

    高远刚想说你要是不回去的话,那外面人说三道四怎么办?可是看着高氏坚决的样子,就把所有的话咽了下去。

    罢了,就先顺着这个女人的意,毕竟这点把柄现在都在那个小舅子的手里,害得自己每天都得提心吊胆的,自己得赶紧想想办法,把那些证据消灭干净,然后再寻找出路。

    连续一个月的大雨,让所有人都提心吊胆的,舅舅也坐不住了,跟随着师爷到处巡逻,又把坝下的那些居民往山上迁,起初他们不愿意,毕竟谁也不愿意轻易的离开自己的家乡啊,但是舅舅把所有的利弊都说了,再加上舅舅用衙役威胁他们,所以他们一个个都迁到山上去了。

    在一个晚上,大坝崩塌了,这边的地势并不高,但是由于事发地有点距离,所以水深只到脚脖子处,并不妨碍什么。

    舅舅的动作非常的快,首先征调了一些人去疏通河道,另一方面,把自己买来的那些药材,赶紧熬制成药汤,发给每一个人喝,同时大哥也吃了起来,开始煮粥,粥虽然薄,但是也可以饱腹。

    舅舅想着自己侄女所说的,交代那些衙役,找到尸体之后,千万不要随便的扔在岸上,而是要统一拉到一处,进行焚烧掩埋。

    一些民众听到这事,自然是不愿意的,毕竟自家祖宗不管怎么说都要葬到自家祖坟,葬到别的地方算个什么事儿?

    舅舅直接跟他们说,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会容易引发疫病,尸体可以领走,但是引发疫病之后,你家就是千古罪人,是要诛九族的。

    听到这些话,那些草民们也不敢轻易妄动,至少自家先祖是被人给葬了,不是被鱼吃了,或者是直接暴尸荒野。

    琳琅也知道外面的严重性,开始组织那些人把一些破旧的民宅清理出来,让那些身体弱的妇女和孩子们坐了进去,同时也注意消毒,让他们尽量喝热水,反正这个时代的柴火不值钱,反正至今为止,也没有听说哪个地方发生了疫病。

    这边发生了洪水,舅舅自然不敢耽误,把这件事儿上报了上去,其实发生洪水的不止他们这一处,还有很多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盛世为凰:暴君的〕〔重生娇妻太妖娆:〕〔透视小野医〕〔超级签道系统〕〔皇叔在上,宠妃无〕〔大龟甲师〕〔重生七零有宝妻〕〔终极学生在都市〕〔天命凰谋〕〔我在异界当神壕〕〔千亿宠妻〕〔三寸人间〕〔唐朝生意人〕〔甜妻撩入怀,神秘〕〔坏坏老公,宠不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