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雅顾凌擎〕〔报告爹地,妈咪要〕〔至尊逍遥神医〕〔宇宙级大骗子〕〔次元论坛〕〔名震诸天〕〔这操作有鬼〕〔山海乾坤界〕〔我真不是开玩笑〕〔梦想变普通〕〔崩坏三之终焉降临〕〔最强请鬼上身系统〕〔重生之都市魔尊〕〔秘碟二十一〕〔重生之八十年代新〕〔绝品逍遥神医〕〔死亡街区〕〔农医悍媳:傲娇夫〕〔天外飞仙恩怨录〕〔剑道毒尊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家娘子不二嫁 第二章 真巧,你也逃
    “走吧,暂时别惊动人。”被称为“少主”的男子脚尖轻点地,就那么斜飞出去,再飞檐走壁往后院方向而去。

    新娘子跑了,白家定会闹腾起来。

    要拦住她吗?

    男子随即讪笑,关他什么事呢?

    ……

    言琢跑得飞快,一溜烟儿往后院摸去。

    就算她可能认识这家人,但要她今夜和一个陌生男子洞房,绝!对!不!可!能!

    她的事儿,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干脆走为上策,回金陵再说!

    这宅邸不小,她往后跑过两个院子方看到后墙。

    后头两个院子不但无人,也无一丝灯火,院内杂草丛生,竟是荒败的样子。

    看来是个败落的家族。

    她深吸一口气,首先往墙边杂草丛摸去。

    既然是败落人家,后墙上一般来说都有野狗洞。

    果然,有一丛杂草后头透出一方黑乎乎的洞口。

    言琢毫不迟疑,立即提起长裙,撅着屁股就往那洞口钻去。

    一用力,糟糕!

    头和肩是过去了,可胸顶住了!

    言琢又试了试,饶是胸口这肉是软的也挤不进去!

    她无奈缩回头,不放弃地继续寻找,一眼看见前头不远处一棵大树矗在后墙旁,枝桠横生,有部分已跃过墙去!

    言琢站起身拍拍手,迅速朝那大树跑去。

    她飞快跑到树下,往掌心吐两口唾沫,搓一搓,又扎起吉服长裙系到腰间,挽起袖子,抱住树干往上爬去。

    树顶上主仆二人眼看着言琢姿势豪放地往上爬来。

    男子眉头蹙得更紧,耳语道:“那何家闺女当真是傻的?”

    一身黑衣的护卫阿邝绷着笑严肃答:“属下虽未曾亲眼见,但人人皆说白家二郎娶的是个傻姑。”

    这小娘子钻狗洞被卡住扭屁股的样子,哈哈哈哈,笑死人了,哈哈哈哈,这难道不傻吗?

    正常小娘子谁能干出这事儿!

    男子则不出声,这会儿的豪放村姑和刚才他怀里那个娇羞芙蓉花判若两人!

    这般放下架子想方设法逃婚的人,怎会是真傻?

    何老爷费大劲儿将她嫁过来,她又为何要逃?

    这小娘子还真是……令人费解。

    “咦?”阿邝在他耳边奇道:“那墙外草丛里有什么东西在闪光。”

    男子凝神往墙外望去。

    这是棵大桑树,枝叶密集,言琢爬到枝桠间,藏入宽叶里头,稍稍松了一口气。

    再挑准那离后墙最近的一枝桠,手脚并用爬过去,发现这离那墙头还有半人来高!

    言琢闭上眼,心一横,跳吧,这距离也摔不死人,既然老天爷不收她的魂,她就再堵一把运气!

    男子刚收回落往草丛的目光,就见言琢身体腾空,已来不及呼喊阻止!

    情急之下,他风一般从树梢上往下落去。

    阿邝在他身后愣住。

    少主今日……处处出乎他意料……搞咩啊?

    言琢刚刚飞出树梢,就觉一股大力将她卷过去,瞬间又落入一个怀抱中,那怀抱带着她在空中打了个滚,稳稳当当落到墙外杂草丛外。

    言琢还未睁眼,鼻尖已闻到那熟悉的酒气,心头的弦“噌”地绷紧,这小子功夫比她想象的更高,且追妻追得还挺紧!

    看来硬逃是不行了……

    她暗叹一口气,睁开眼来,决定放弃伪装,坦坦荡荡对上眼前人的凤眸。

    男子这次学乖,一落地即松手放开。

    也难怪他方才会中招,这小娘子面容柔美无辜,尤其一双翦水瞳清澈得似琉璃猫儿眼,极简单纯粹,又听说她是个傻的,哪会想到她心头那么多算计?

    不过他上过一次当,可不会再任由她戏耍。

    他还未开口,言琢已出声。

    “直说了吧,我不可能嫁给你,放我走,我可以给你银子作答谢,你要多少只管说。”

    言琢开门见山。

    她已经没有其他凭恃,这家族既已破败,想来银子对此人能有诱惑力。

    男子凤眸斜斜挑了挑,拧着眉问,“为什么?”

    他纯粹是好奇。

    言琢头一次听见他的声音,如夜风吹过竹林的沙沙声响,低沉动听。

    为什么?

    她皱了皱眉,既然他要一个原因,那么,“因为我另有心上人。”

    对这样一个惦记其他男人的的新娘,他还能娶得下手?

    男子的眼神半信半疑,却没有新婚妻子逃婚的气愤和紧张。

    言琢直觉有些不对劲儿。

    二人正说话间,听墙角处传来一声:“娘子!”

    言琢一转头,见方才那狗洞里钻出个脑袋,正着急冲她大喊:“娘子!您出来玩儿怎么不叫甜果儿一声?若是您丢了,老爷……”

    “嘘!”言琢和男子同时朝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这正是方才在洞房里打瞌睡的小丫鬟,这么瘦小的身子,嗓门怎么这么大!

    小丫鬟还很听话,立即住了嘴,委屈巴巴看着言琢,费力往外爬,可惜屁股又卡住,一时也动弹不得。

    正着急,忽墙内又传来一声轻响。

    男子一把扯着言琢闪身到一堆草垛后,二人同时探着脑袋往外看去。

    一个身影出现在墙头,紧接着往墙外杂草丛落去。

    男子看清那身影,浑身一僵,立即打了个唿哨。

    说时迟那时快,仍在树上的阿邝立即一个跟头翻下,朝那身影扑去。

    那身影也是一愣,但显然也有功夫在身,在空中仍能抬脚踢向阿邝。

    阿邝功夫更高一筹,顺势拖住他的腿,将他往外一带,二人抱作一团滚到墙外杂草丛外。

    “你谁啊?”那从墙后飞出的身影是个少年,一面气急败坏问,一面爬起来拍打身上的尘土。

    言琢看清那身影,愣住。

    那叫甜果儿的小丫鬟也愣住。

    言琢身后的男子扬扬眉,呵呵,这一个个的,亲还成不成了?!

    阿邝站起身,伸出脚踢了踢草丛,草叶里头露出一把把明晃晃的朝上的尖刃来。

    若方才这人落到草丛里,脚板早被扎出窟窿来了。

    “看吧,是为了救你。”护卫木着脸道。

    言琢看了看身着新郎吉服呆看着草丛的少年,又回头看了看抱过自己的男子……

    敢情这位翻墙的大哥才是新郎啊!

    敢情这新郎也要逃婚啊!

    那这人是谁?

    没事穿个枣红锦衣凑什么热闹??

    在墙外草丛里放置尖刀的又是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我是FIFA球王〕〔我要大宝箱〕〔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国民女神:史上第〕〔圣踪〕〔乱世我为侠〕〔都市之绝世仙帝〕〔乡村透视小农民〕〔蜀山剑宗系统〕〔魔鬼主教〕〔公主在上:国师,〕〔快穿:吾儿莫方〕〔快穿之这个愿望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