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未来巫师〕〔逆水行周〕〔入侵里世界〕〔魔茔〕〔晚明霸主〕〔末世之骷髅大佬〕〔大明寻物指南〕〔刀镇星河〕〔土豪修仙系统〕〔小佛神〕〔最强至尊兵王〕〔暖婚似火:顾少,〕〔荼蘼,花正开!〕〔蜜爱100度:宠妻成〕〔终极妖孽狂兵〕〔不死剑修〕〔斗武乾坤〕〔龙裔的轨迹〕〔天剑图腾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家娘子不二嫁 第六章 来立个约
    白二郎玉色面孔又涨红了,犹豫到结巴,“这……万一被发现。”

    “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言琢站直身叉腰:“再说,发现大不了一顿打,和现在摊牌是一样的结果。”

    白二郎想想也对,不过还是说了自己的打算,“我,我可以说是我,不能……”

    言琢莞尔,这孩子果然想的这法子,“那他们若是用药呢?还是正正当当为你好的用药。”

    白二郎哑口无言,他没想过那么多,可言琢这一说,他才知道自己想得多简单。

    可是,做戏这事儿……

    言琢知他心里已经倾斜,坐到他对面直视他眼睛,沉声道:“咱们这是无奈之举,你不用有欺骗大伙儿欺骗娘的顾虑,只要能帮你大哥解决麻烦,帮小弟治病,这比什么都重要是不?

    “我也不想骗你,我迟早要离开海城,我会在这之前和我阿爷说明白,不会连累你。那时候白家的难题解决了,你娘也不会再逼你。最多不过……”

    言琢估算了下,“半月吧。”

    半月内,她一定要前往金陵。

    白二郎听她说得头头是道,心头顾虑已去了七八,听她说离开海城忍不住问,“你去哪儿?”

    一个小娘子,孤身离家要去哪里?

    “去金陵。”言琢既已打算和他并肩作战,也不再相瞒,看着白二郎追问的眼神,又觉该给自己找个理由,补一句,“为了某个人去那里。”

    说完眨眨眼,“可得先瞒着你阿娘和我阿爷!”

    白二郎听见“金陵”两个字,心“咚咚”急跳两下,一个潜藏许久的渴望渐渐冒出芽来。

    又听言琢直言心意,那份坦荡和直率,更挣了他三分好感。

    “如何?”言琢见他神色渐转和缓,微笑着问。

    “好。”白二郎美目透出坚定,过了这关再说!

    言琢立即蹦起来,拍拍手,“来,你磨墨,我来写,咱俩签个契约。”

    “契约?”白二郎惊讶。

    “对,就和商契一样。”言琢趁热打铁,一本正经看着他,“条约规矩咱俩自己商定,比如说睡觉怎么睡,在外人面前如何表现,别人问起什么问题来该怎么回答,……,等等。”

    言琢一口气说了一堆。

    白二郎像听天书,又是震惊又是膜拜,何家不愧是商贾,列起这些条条款款来考虑得简直不要太周到!

    “还有,以防这些日子咱们出尔反尔。”言琢掰着手指头,“得定个违约赔付条规,若犯条目就得……就赔银子吧,这世道,除了银子别的也不管用。”

    她早就想到了这一步,契约条例也在脑子里过了好几遍。

    时间紧迫,二人说干就干,白二郎拿出笔墨纸砚。

    一个磨墨,一个提笔,烛下案前,金童玉女,看上去真个儿赏心悦目。

    ……

    “怕不是骗钱的吧?”屋顶上的阿邝皱起眉,手一挥,又捏死一只在耳边嗡嗡响的蚊子。

    “骗钱?”他身旁男子差点睨死他,“何家骗白家?白家还有钱骗吗?”

    阿邝想想也是,叹口气,托起腮来,“那还签什么约?”

    下头俩人一边讨论一边写,他俩在上头看得明明白白,真的是一份完美商契。

    包括拿到嫁妆后如何分配、日常相处细节都写得清清楚楚,还有各项违约后的赔付。

    比如男方在非必要场合下私自碰女方,罚银二两;任何一方关于此事泄密,引来疑问,罚银三百两;待白家拿到嫁妆,二人需和离,拿不出和离书则赔付白银千两;若有一方想违约,赔付白银三千两……

    阿邝皱眉想很久,“怎么一不小心就要赔银子?白二郎会不会被这小娘子坑啊?”

    男子抬起头,幽幽看着阿邝,“签的名字会是……”

    ……

    “白翊?”言琢看白二郎签下大名,顺口道:“你爹希望你展翅高飞啊。”

    白翊垂着头看不清脸色,半晌低低答了句:“是。”

    他取出印章来,在契约上盖上印。

    言琢也签下何言琢的姓名,盖上私印。

    忙了大半宿,外头鸡都快起床了。

    言琢伸了个懒腰,示意白翊,“去睡吧,记住,明日开始咱们就是夫妻了。”

    白翊点点头,按照契约上的约定,将大床上两个瓷枕横过来,自己枕着一个瓷枕乖乖躺在床尾,身板笔直,一动不动。

    这是二人约定的睡觉之法,横躺,够宽敞,中间留个分界线,互不越界。

    白翊一转头,见言琢还站桌案前看那契约,楞道:“你不歇着?”

    “我再看看。”言琢吹吹那墨,又揉揉眼。

    确实很累,头从刚才开始就有些发晕,不过,她的习惯,新列的商契定得反复检查。

    “还得想办法复写一份出来。”言琢嘟哝着,一回头,见白翊已阖眼。

    她继续理着思路。

    白家确实不容易,她的到来让他们损失了个媳妇儿,这嫁妆虽姓何,但是何家许了白家的,她也不贪,取些盘缠够回金陵即可。

    这几日,除了应付白母,最重要是如何向何家交代……

    言琢叹口气,只觉眼前越来越花,脑袋越来越沉,又伸手揉了揉眼。

    这身子底子看起来不错啊,怎么年纪轻轻熬个夜就这么经受不住了。

    言琢强撑着又看了几行字,脑袋太沉,遂想洗了毛笔去躺着。

    可那毛笔似有千斤重,她手腕哆嗦着扶在笔杆上半晌,偏偏怎么都提不起来。

    这不对劲儿……

    就算是熬夜,不至于成这样!

    言琢一抬头,屋内静悄悄,她抖着手费劲儿将契约收到书案下,再转身迈步,腿脚也跟灌了铅一样。

    她使出吃奶的力气踉跄迈了两步,失去重心整个人扑在梳妆案上。

    案台上她事先摘下的凤冠金簪“哐哐当当”跌了一地。

    床上的白翊竟一点反应没有!

    言琢心如明镜,知这绝对是有问题,奋力撑起身子,想开口喊“甜果儿”,发现那声音小得就自己能听见!

    她急得快着火,好不容易借个身子重新活下来,难道又要死一次不成?

    正在绝望的深渊里挣扎,忽花窗窜进来两个身影!

    其中一个风一样卷过来扶住她,冷冷问:“怎么回事?”

    言琢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费力张口,吐出一个字:“毒。”

    男子猛地看向扑到白翊身前的阿邝。

    阿邝也抬头看过来,手把着白翊脉搏惊道:“中毒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我是FIFA球王〕〔我要大宝箱〕〔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国民女神:史上第〕〔圣踪〕〔乱世我为侠〕〔都市之绝世仙帝〕〔乡村透视小农民〕〔蜀山剑宗系统〕〔魔鬼主教〕〔公主在上:国师,〕〔快穿:吾儿莫方〕〔快穿之这个愿望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