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悬情蜜爱之暖妻神〕〔最强掠夺女主系统〕〔快穿:我只是龙套〕〔无敌之大唐〕〔无敌主角终结者系〕〔重生之八零娇妻〕〔我叫科莱尼〕〔重生七零军婚似火〕〔快穿之鬼生艰难〕〔仙界最强狗仔〕〔口袋之数据大师〕〔娱乐圈老板〕〔我的1982〕〔我的女友是傲女〕〔一人,一城〕〔回乡做食神〕〔绿茵表演家〕〔全球废品王〕〔逍遥大亨〕〔大唐昏君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家娘子不二嫁 第八章 有来头的烛台
    甜果儿张了张口,不敢再插话。

    言琢当然不会把方才那二人给招出来。

    看了看甜果儿道:“我也不知睡到几时醒了,觉得浑身沉,想出门喊甜果儿,后来就不知怎样了。”

    甜果儿早憋不住,可白夫人不问她她也不敢说,这会儿忙抢着道:“是侠士!夫人!是一个身手了不得的黑衣侠士救了二郎和娘子!

    “那人来无影去无踪,他叫醒我说二郎和二少奶奶被人下了毒,让我去喊人,他自个儿带着二郎一转眼就不见了!就跟那会上屋顶的捉鬼天师似的!”

    甜果儿激动得口水直往外喷。

    白夫人拿着帕子擦了擦脸上唾沫,狐疑道:“下毒?谁干的?”

    言琢在一旁仔细看着白夫人一举一动。

    “下毒?”白翊也愕然出声。

    言琢恍然大悟一般接着道:“是了!我迷迷糊糊中听见有个人在说什么乌藤毒,又说幸好中毒尚浅,可是,娘!我和二郎好端端在屋里睡觉,怎么会中毒呢?”

    白夫人见她二人都如此说,脸色沉得可怕。

    白家这些日子,灾事儿一桩接一桩,对付完大郎,又冲着二郎来了是么?

    “我去你们屋里看看。”白夫人站起身。

    “我也去!”言琢与白翊异口同声。

    “你俩真没事儿了?”白夫人看了看二人。

    白翊有武功底子,好得更快些,一翻身从榻上站起身。

    “应是没事了。”他脸色有些不安,“如果真是中毒,只怕不是意外。”

    言琢也做如此想,刚刚捡回来的命,她珍惜得很。

    白家看起来并不安宁,没钱不说,还多灾。

    就如白翊所言,多半不是意外。

    不快些把这后头黑手揪出来,她能不能安全活过这半月还不好说。

    更何况,那契文还藏在书案下头呢,可不能让白夫人给搜到了。

    “就一起去吧。”白夫人带着徐婆子往外走去。

    洞房内还保持着昨夜的模样。

    只烛灯都燃尽了,褪去暖光,大红被褥和简单桃木家具在白日青光下看起来不再富丽。

    甜果儿收捡跌在地上的首饰,白夫人带着徐婆子沿着落地罩开始排查,白翊则去了库房查看昨夜所用的桐油和烛。

    言琢假装四处看,先来到书案前,低头一翻,契约没了!

    若契约是被白夫人的人得到的,早闹起风雨来了,所以,这拿走契约的人……

    她大约知道是谁。

    忽身后传来异响,还有床褥翻动的声音,言琢稍稍侧目,见自己藏那绢帕的锦被翻了个面,心下了然。

    见到那带血的绢帕,白夫人对他们这对小夫妻该放心了。

    言琢不动声色,注意力转到屋内的各色灯烛上。

    既然毒源是烟,那跟灯烛就脱不了关系。

    喜房内灯不少。

    落地罩前挑高两只灯笼,是普通的杭娟纱灯。

    书案前是两盏明亮的铜雀行灯,也无异样。

    还有十来盏烛台。

    言琢依次看过,烛台分三种。

    一种是普通的三头烛台,童子莲花座,座身上分别雕有花枝云纹等图案。

    一种是喜宴上常见的双喜元宝单座铜台。

    还有一种,是放置那两根最大喜烛的青金鹿回头双头烛台。

    言琢的目光落在那双头烛台上,微微一跳。

    言家不是官宦世家,是玉石世家。

    她从小就跟着祖父在玉石器件和籽料堆里长大,对各色玉种看一眼便知质地与优劣。

    孟家遭难之后,她独自一人带着小弟和孟观幼妹挣扎求存。

    从倒卖玉货开始,再接触金石古董,后来在义兄的帮助下做了七年的当铺买卖。

    她学东西快,又过目不忘,经她之手的古董珍宝书画数不胜数,早练出一双火眼金睛来。

    此刻一看那烛台,便品出些不对。

    鹿回头是吴国江南常见的一种图案。

    因相传吴国开国太祖还是唐末一员大将时,曾受伤掉队,遭追兵追入深山。

    他误打误撞到了大山深处,见到一头青鹿在枯潭边做饮水状,还以为这鹿是渴极,遂停下脚步,将水囊中仅剩不多的水分了些给这鹿。

    刚喂完鹿,就见身后追兵赶至。

    太祖带着那青鹿一起逃走,谁知那青鹿跑几步就回头看着身后追兵,似要等那些人追上来。

    太祖正奇,眼看那些追兵冲到枯潭边!

    忽然,干涸的潭底猛地冒出大股泉水,汹涌如瀑如潮,迅速将那些潭边的追兵吞没。

    太祖这才明白自己乃是遇到神鹿相救,当即跪地叩谢,那鹿仍是往山中五步一回头地跑开,似是与太祖告别,就那么消失在山林中。

    后吴国建立,鹿回头也成了太祖最喜爱的一种装饰图案,传遍江南。

    这本没什么。

    可那双鹿脚踩的是栩栩如生的水浪,将鹿身托至半空巍峨回头,鹿角上方是低头垂眸的凤行龙纹,姿态谦卑,仿佛龙凤都是来给青鹿朝拜的,这就很少见了!

    且那雕花图案极尽繁复,仅一团水浪就用了五层的叠刻手法。

    这一点就足以让这并未用真金的烛台价值不菲!

    以白家其他配备的东西来看,怎舍得花大价钱买个只用一次的奢侈烛台?

    徐婆子也在检查烛台中燃尽的蜡,用香箸一点点拨开来看。

    看过后朝身旁的白夫人默然摇头。

    言琢走到那鹿回头烛台前。

    “这烛台可真漂亮,值不少钱吧!”

    白夫人与徐婆子一直在检查烛油,听言琢说到烛台,方把注意力放过来。

    白夫人自然也是见过许多摆设的,见这烛台雕花精美,鹿凤龙栩栩如生,也有些诧异。

    她顺手拿起那烛台,这一拿,“咦”了一声。

    “怎么这么轻巧?”

    这般大小的铜烛台,怎么也该是沉甸甸的才对。

    “娘!库房的桐油和烛都没……”刚好白翊进屋来,一眼看见白夫人手头的烛台,僵在原地,“……问题。”

    屋内几人都看出了他的异样。

    “怎么?”白夫人看着白翊问,“这是昨夜给你们点喜烛的烛台。”

    “这……”白翊走到白夫人跟前,拿过那烛台再从上往下看,难以置信道:“这是宫里的东西!不过是复刻品,不是原物!”

    白夫人豁然抬头看向他,二人目光胶着片刻。

    言琢又恍然又意外,难怪龙凤都敢用谦卑之姿,不过,这白二郎竟能一眼认出宫中物品?

    莫非那三品以上的大员,是他关系极亲近的人,莫非,这真是她认识的那个白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都市狂龙行天下〕〔其实我只喜欢你〕〔布桐厉景琛〕〔九层仙莲〕〔心甘秦愿〕〔我!最强主角!〕〔我的前半生之煜贺〕〔某学园都市的旧日〕〔豪门帝宠:吻你上〕〔正版修仙〕〔都市之万界帝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