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降灵人〕〔拜师之极品美女〕〔穿越六十年代之末〕〔和大罗一起踢球的〕〔军夫请自重〕〔我只是个穿越者〕〔史上最牛轮回〕〔总裁大人,我不约〕〔总裁爹地宠上天〕〔男神娇宠之医妻通〕〔穿越空间之异能商〕〔名门傲妻:权少,〕〔军门燃情:小妻狂〕〔文娱不朽〕〔农门小地主+番外〕〔秦时明月直播间〕〔大周九千岁〕〔女帝的工程大军〕〔穿梁祝做女夫子〕〔重生之传奇农夫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家娘子不二嫁 第十六章 你留下
    ,精彩无弹窗免费!

    言琢一蹦从秋千上跳下来,回头。

    眼前人正是刘琮。

    “怎么?不认识六姐夫了?”刘琮含笑背起手,绕过秋千架往言琢跟前走来。

    “我们玉姐儿愈发出落了。”

    刘琮的眼神和方才人前完全不一样,上上下下将她细细打量,尤其在她胸前停留许久,贪得似能剥开她衣裳一般。

    言琢不动声色,恶心得鸡皮疙瘩爬了一背。

    “丫头命还挺大!听说你和白翊……”刘琮低低笑了声,又走进一步,“就是你夫君,睡过了吧小丫头?和男人睡觉的滋味如何?”

    以他那句“命还挺大”,言琢几乎可以肯定张寡妇说的话并无虚言!

    她立时下定了替原本的何言琢报仇的决心!

    还以为这厮只图财害命,没想到还对自家小妹有这般肮脏心思!

    她可是他的妻妹!

    可怜那何言琢生前不知还受过怎样的侮辱,更死在这qin兽手里。这个杀死她的凶手不但没有丝毫愧疚,还如此轻松地调戏羞辱于她!

    言琢捏紧了拳头,怒火中烧,强忍着刨下他两颗色眯眯眼珠子的冲动暗自谋起法子来。

    “那小子还真有福气啊!要不是怕破了你身子,姐夫我怎舍得把这头筹让他?”刘琮见四下无人,越说越放肆,想到言琢那有起有伏的身段剥光了衣裳在白翊身下缠绵,愈发放浪形骸起来!

    言琢越听杀心越重,垂下眼后退一步,生怕自己愤怒的眼神出卖了内心。

    可若没点真凭实据,如何让六姐相信刘琮是个畜生?

    刘琮眯眯笑着,又往言琢身前走近,见她毫不出声,言语更加肆无忌惮。

    “玉姐儿乖乖,莫怕,让姐夫抱一个回头给你买糖人儿好不好?”

    言琢见他越说越露骨,微一侧目,后退两步故意到了墙根儿底下,藏在身后的手从腰间扯下一根小小带子来。

    那是她以普通银铃改制而成,一旦穿过银铃的带子扯开,便会铃声大作,这是她与白翊和甜果儿约定的暗号。

    但他们来的时机至关重要,太早,见不到刘琮的真面貌,太晚,她怕自己一时忍不住就弄死了他。

    刘琮显是很乐意见言琢退无可退,眼露青光,伸手朝言琢脸蛋探过去。

    “尝过男人的味道还怕男人吗?别怕,乖玉姐儿!姐夫和你夫君一样,都是男人,都是可以碰你的,知道吗?”

    言琢脸一侧避开,忍耐快到极致,但以六姐和何家人对此人的信任,对付这种衣冠qin兽,必须得让人看到证据才行!

    她握紧带子前段的银铃,只等最好时机。

    刘琮却被她这一侧头给激起更烈的火来,那白玉脖子下襟口微开,高高鼓起的胸脯比在家时似乎更加丰盛。

    他呼吸愈加急促,再按捺不住,张开手臂猴急就扑过去,口里乱唤,“小乖乖,跟姐夫亲近亲近!”。

    言琢暗道来得好,想也不想,身子一缩,弓腿一抬,膝盖往他关键部位狠狠顶去。

    只要他伤了这儿,就算浑身长满嘴也说不清了。

    她别的功夫不会,可专门和义兄学过整治男人的招,招招致命!

    于此同时,手中的银铃正要抛出去报信。

    忽刘琮身子猛地从眼前飞开,狠狠撞到秋千柱上再弹回来,双手捂着刚才被她顶到的地方,扭着脸像个死物一样“扑通”跌在地。

    出现在他身后的是那个被称作“少主”的玉面郎君,正一脸阴郁之色盯着她。

    “你的法子就是送上门来让人羞辱?”男子眼神带毒。

    他还以为她有什么好法子,结果是眼睁睁羊入虎口,就这么伤敌两百自损一千的吗?太令他失望了!

    言琢见这人忽然出现,忙先把银铃收了,讶异至极,“你怎么在这里?”

    “哎——哟——”被摔懵了的刘琮这才疼得发出声来,还喊言琢,“救救……姐夫!”

    刚哼两声,男子暴躁地转身朝他一顿乱踢,他又立即弓着身子完全发不出声音来!

    “你这样的……”男子见刘琮还向言琢求救,气得跟自己戴了绿帽似的,俊脸绷得死紧,“……当心被人沉塘!”

    这小娘子新婚夜就要为了别的男人逃婚!

    还和自个儿姐夫不清不白!

    一想到这点,他就气得又转头把刘琮狠踢了两脚。

    直踹得刘琮口吐鲜血,才理顺了气儿质问言琢:“你早知他是这种人还故意遣走丫鬟给他机会?刚才裙上洒水也是你故意的吧?你究竟想做什么?让白二郎改姓绿?”

    “你!”言琢被他劈头盖脸一顿骂,气得莫名其妙。

    不过她也没法解释,她根本不知道刘琮是这样的,所以才要以身为饵诱他露出真面目来!

    早知道她就让六姐一直躲在旁边看了!

    转念一想,这陌生郎君凭什么这么骂她这么羞辱她?

    非亲非故,他管得着?!

    言琢挑挑眉,冷眼道:“我夫君知道我在做什么,他都不急,你一个只敢呆屋顶的贼人急什么?”

    她冷哼一声走到男子身前,“你让我去沉塘,呵,我就被你抱过,你又一直跟着我,这会儿还被人发现你在我娘家闺房里,我告诉你,我何言琢要被人说不守妇道,奸夫那也是你!跟我一起浸猪笼的可是你!”

    男子登时哑口无言,又转身拿刘琮出气,踹得他只有出气没有进气晕过去,甩袖转身就走。

    言琢两步跑过去张开双手拦在他身前,竖毛的猫儿一般盯着他。

    “等等!你不要以为拿走那文契就可以为所欲为。

    “我告诉你我今日想要做什么,我想要我六姐看见这人真面目!我想要揪住他狐狸尾巴!

    “你看看你干的好事儿,你把人给打成这样,我怎么跟六姐他们解释?”

    男子一愣,“你不知道他本来是这种人?”

    “我当然不知道!”言琢叉腰,“所以才设这个局,结果好了,你把人打个半死,我怎么交代?”

    男子气稍稍平复些,方才实在看不下去这才跳出来把人给打了。

    可现在……确实没法给何家六娘子一个交代。

    谁打的人?为什么打的?

    他怎么知道这小娘子脑子里绕了那么多心思?

    不过又一转念,他管那么多闲事做什么?

    何家怎么折腾是他们的事,别连累到白家就好。

    “反正你知道他是个人面兽心死不足惜的畜生,干脆打死算了,你也省得想法子交代,你们何家也安宁了。”男子气定神闲背起手来,说完要走。

    “你留下,给我做人证。”言琢站在他跟前不动,沉眉睨着他,“不然我就把你模样画下来让白夫人过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情深赋流年艾天晴〕〔神棍下山记〕〔仙韵传〕〔余生很长,不必慌〕〔穿越之斩魔录〕〔总裁爹地,快点追〕〔狂乱〕〔大唐小文贼〕〔明朝当官那些年〕〔美漫之BOOS入侵〕〔我是FIFA球王〕〔我的司令夫人〕〔你从外星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