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雅顾凌擎〕〔报告爹地,妈咪要〕〔至尊逍遥神医〕〔宇宙级大骗子〕〔次元论坛〕〔名震诸天〕〔这操作有鬼〕〔山海乾坤界〕〔我真不是开玩笑〕〔梦想变普通〕〔崩坏三之终焉降临〕〔最强请鬼上身系统〕〔重生之都市魔尊〕〔秘碟二十一〕〔重生之八十年代新〕〔绝品逍遥神医〕〔死亡街区〕〔农医悍媳:傲娇夫〕〔天外飞仙恩怨录〕〔剑道毒尊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家娘子不二嫁 第二十一章 一条心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何家人关系极融洽。

    四个姐姐都模样出挑,二姐长脸,个子最高;

    三姐身形圆润,相当富态;

    四姐五官最艳丽,但腿有点跛;

    六姐最温婉,这会儿红着眼坐在一旁,香腮带泪惹人怜惜。

    三个姐夫看着感情也亲近。

    比起二姐的沉稳,二姐夫比较暴躁,一脸张飞胡子,说一句胡子蹦一下。

    三姐夫掌着海城最大镖局,不怒自威,行事作风颇有规矩。

    四姐夫家是专做弓箭刀枪等铁器的世家,膀大腰圆,一看那胳膊就是极能打的,不善言辞,静静听着厅里人说话。

    说完言琢的事,自然就扯到刘琮身上。

    众人一听刘琮的恶毒行径,个个都气得要命。

    二姐夫亲自去将刘琮活生生从柴房给拖上堂来,又再审问一遍。

    三个姐夫边问边打,也不用什么刑具,就凭拳脚赤膊上阵,拳拳到肉才打得过瘾。

    这一顿下来,刘琮本就只剩半条命的,变成只剩一口气了。

    “送官府吗?”四姐夫问。

    “衙门是姓高的。”二姐夫粗声粗气摇摇头,“何家的事儿何家自己处理,再说了,老五家还没打呢。”

    众人用过午膳,五姐和五姐夫才到了家。

    见过何老爷,见过言琢与白翊,听说刘琮欺骗六妹、欺侮小妹、勾搭寡妇还意图谋财害命,五姐气得二话不说拔了五姐夫腰间的剑就往关押刘琮的堂子里冲。

    五姐夫等一众人忙追在后头。

    “怎么能就这么把人弄死呢?”四姐拦住五姐,“这样的畜生这么死也太便宜他了!”

    五姐夫一表人才,摸了摸山羊须严肃道:“让他养伤,养好伤咱们再好好收拾一顿!”

    “对,好起来再接着打。”还没打够的四姐夫朝刘琮啐一口。

    罪有应得!

    言琢舒一口气,能替原来的何言琢报这个仇,她也算不枉替她充何家女儿了。

    厅内很快转了议题。

    刘琮毕竟是何家的上门女婿,何家现今大部分生意还在他手里掌着。

    他废了,何家的生意如何好好运转下去,也需大伙儿合力想个法子出来。

    众人仍当言琢是那个需要照顾的小妹,不让她掺和,逼着她与白翊回房里歇息。

    白翊进了言琢闺房立即避嫌,乖乖躺在窗前竹榻上,头枕着手靠在迎枕上望天,皱着眉不知在想些什么。

    言琢另有心事,回闺房后假意躺下,慢慢回味何家与言家种种旧事。

    既然那梅岭的庄子本是言家的,那这庄子她要定了,听何老爷的意思,这庄子给白家也定然是不许转手变卖的。

    不过,白家与言家亦有渊源,她也不能见死不救。

    可她手头一个人都没有,如何救白大郎?

    若能联系上义兄就好了,义兄想来也该知道了金陵城中发生的事,会着急吧?

    得找个人给义兄送信才行。

    找谁呢?言琢翻身坐起。

    竹榻上的白翊已经睡着了,睫毛又长又卷覆在少年丰润的脸颊上,呼吸均匀,乖猫儿一般。

    这孩子倒是又听话又不多事,短短三日,对她已是非常信任。

    忽警觉骤现,她抬头看向窗外。

    露出本来面貌的白予静立在窗后,冷冷看着她。

    言琢心念一动,向他招招手,转身往后走去。

    后园与前院的满地鲜花绿树又不一样,充满乡间野趣。

    引水成塘,塘渠上头又纵横铺了条条方木,方木间的间隙能看见水下红鱼摆尾,又不会让人跌下水。

    塘边一架一人多高的水车,“哗哗”带着流水转动着,水车旁还有供人踩踏转动的脚架。

    塘边还放置着鱼线、虾篓、蓑衣等物,趣味非常。

    何家为这个何七娘当真是煞费苦心了。

    言琢走到塘边凉亭内坐下,有风徐徐渡来,撩起鬓边发丝。

    “你究竟是谁?”白予的声音冷冷从身后传来。

    言琢不动声色,“何家七娘,何言琢。”

    白予冷笑。

    “你闺房内连一份笔墨纸砚都没有,如何能写出一笔那么流利的楷书来?

    “你说你是忽然清醒,可你对此前何府的事情一无所知!包括刘琮的本来面目,包括何老爷与你说过的话。

    “这又如何解释?

    “更重要的是,如果你的清醒令你忘记醒前的所有,你又为何心心念念为了某个人而逃婚,甚至不惜和白二郎签下契约做假夫妻,还要离家去金陵?”

    白予一口气问下去。

    言琢没想到,最对她身份起疑的是这个和白家何家都最没有关系的人。

    这人既送上门来,又有些本事,倒可以用上一用。

    就看他的好奇心到底有多重了。

    言琢并不回头,语气沉下来。

    “要我告诉你,总得有个理由吧?或者说,若要从我这儿得到什么,你也需得先付出什么吧?”

    白予再冷笑,“交易?”

    “不。”言琢莞尔一笑:“这叫因果。你不能与我坦诚相见,这是因,那么你也不用想着从我这儿得到什么消息,这是果。”

    “还是交易。”白予接得干脆利落,皱眉道:“我不喜欢交易,你不说,我也能查出来。”

    “你为什么对我如此敌意?”言琢微微皱起眉,交易谈不成那便谈感情,“你的目的我虽不知道,但很明显,你处处护着白家。”

    言琢语气放柔了些,诚恳道:“我当你是自己人,所以我虽不知你真正身份,但我信任你。

    “既然咱们都是白家人,理该一条心同舟共济才是!

    “二郎与我虽无事了,但大郎还困在囹圄。你既然看了那文契,就知道我答应过二郎助白家大郎脱困才会走。

    “你为何不也把心思放到救助大郎上头?揪着我的身份有用吗?”

    白予哑口无言,他早已经派阿邝去查了,可能跟这丫头说吗?

    竟然被她拿大道理训了一头,好像他是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一般!

    “你准备如何救大郎?”

    白予深吸一口气强忍不发作。

    言琢摇摇头。

    “在不知事情经过,不知道对手目的之前,我没办法给你办法。如果你能让你的手下告诉我他调查出来的结果,我或许能想个办法出来。”

    白予双瞳收窄,他还是小看了这丫头,“你怎么知道阿邝调查去了?”

    言琢微微一笑,“你来何家他都没跟着,显然是去做了更重要的事,或许是去相助大郎,或许是为你调集人手,对吧?少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我是FIFA球王〕〔我要大宝箱〕〔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国民女神:史上第〕〔圣踪〕〔乱世我为侠〕〔都市之绝世仙帝〕〔乡村透视小农民〕〔蜀山剑宗系统〕〔魔鬼主教〕〔公主在上:国师,〕〔快穿:吾儿莫方〕〔快穿之这个愿望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