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君少心头宝,夫人〕〔千年情缘之雪忆录〕〔海贼之最强复制〕〔江湖宠妃〕〔难道我是神〕〔阴影舞者与幻想系〕〔作恶〕〔逸者说〕〔火影之医者日记〕〔九零军婚有点甜〕〔重生国民男神:九〕〔逍遥皇帝打江山〕〔重生八零甜蜜军婚〕〔重回80当大佬〕〔暗黑诸天〕〔晨光已熹微〕〔超级工业系统〕〔桃花小夭〕〔三国之吾乃韩州牧〕〔穿越反派之子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家娘子不二嫁 第二十八章 城里来的消息
    白翊看了眼言琢,言琢一脸无辜,白翊低头抿抿唇。

    三百两银,够庄子半年的营收了!

    “翊哥哥。”白馨兰出了三百两银子,胆气更壮了些,轻拽着白翊衣角一脸委屈道:“我是担心你才来的!一路骑马急赶来,水都没喝一口!你看衣衫都汗湿了!”

    白翊只好又往言琢身边退了一步,“我……挺好,究竟是什么事?”

    言琢趁机与白翊换了个位置,扫了眼白馨兰:“妹妹簪钗抹粉这般齐整,想来是有大事。”

    “我。”白馨兰语塞,瞪她一眼,何家这傻子是明着讽她还有时间慢慢梳理装扮呢!

    她傲娇扬起下巴,“当然是大事,还是关于你们家的大事!不然我能这么急吗?半宿没睡……”

    说着委屈巴巴看了眼避开的白翊,“……三更便出了门,早膳都还没用!”

    “什么事这么急?”

    白夫人也正好此时带着白秀清进了门,后头还跟着白予。

    她端着笑看了眼白馨兰,“既没用早膳,兰儿也该早说一声,倒是显得咱们怠慢了!”

    这丫头早些时候不说,一进门就要见白翊,非得这个时候才抱怨没用早膳,不过就是想在白翊面前博个可怜而已。

    白夫人不过碍着长辈的身份不好发作,白馨兰这德性也不是一日两日了,明明是同宗不可能如何,她就非得缠着这个哥哥。

    若换了是她嫡亲的后辈,她早训到祠堂里罚跪去了!

    也就白士信那样的人会教出这般没教养的女儿!

    白馨兰见人都到齐了,这才施施然开了口。

    “九婶婶,我都没告诉我阿爷,听到消息就急忙连夜赶来了……”

    接下来是手捏绢帕一顿诉苦,他们怎么给了银子出城门,怎么摸黑赶路……

    言琢捏着茶碗盖滴溜溜打转。

    白翊站着出神,芝芝打了串哈欠。

    白予听得拳头发痒。

    有的人就有这本事,一说话就让人想打。

    “……我一点儿不觉得累,只要想着二郎能早些知道这消息,我就能早些安心……”

    “到底什么消息?”终于还是芝芝按捺不住,暴躁起来,“一句话的事儿你能说一宿,究竟什么事儿你要跑过来,我给你银子让你说还不行吗?”

    白馨兰白她一眼,巴巴看着白翊,“翊哥哥,我这些事,都是为你做的!昨儿个半夜传来的消息,说旭哥哥的案子……”

    一听说是白家大郎的事儿,屋内本懒散喝茶的几人立时把眼光“唰”投了过去!

    “……升堂日子定在三日后,届时就要判,若真定了大郎的罪,轻则入狱,重则问斩……”

    “哐当!”白夫人手头茶盏落地。

    言琢十分想海揍这白馨兰一顿!

    你说她是好心吧,她看起来真不着急!

    你说她没安好心吧,她还真是连夜跑来报信的!

    真不知道这是脑子被驴踢了还是自己本身就是头驴!

    “娘!”白翊抢上前,脸色青白,“我们这就进城!”

    “大郎!”白夫人几欲晕厥。

    升堂……白大郎无罪的胜算几乎为零!

    一旦定了罪,他们要想再转圜都不可能了!

    白翊扶着白夫人胳膊,“娘放心!我一定带大哥回来!”

    “翊哥哥!”白馨兰还凑上去,“要我帮些什么?”

    白予挤开她毫不客气怼道:“帮忙闭嘴吧!”

    白馨兰被他疤脸一唬,忙躲开嗔骂,“哪里来的丑八怪!”

    白秀清过来拉走她,“来来,你先吃点东西去!”

    言琢知事情紧急,向白夫人道:“阿娘,我先去收拾东西。”

    说完转身出了门,芝芝追着喊:“我也去!”

    白予道:“我去备马。”

    也匆匆离去。

    厅内白夫人脸上无一丝血色,把着白翊胳膊道:“若要用银子……”

    “玉姐儿把钥匙都给我了。”白翊忍着慌乱安慰她:“您放心等我们消息,大嫂先在家照顾您,过两日再来即可。”

    白夫人点点头,拉着白翊道:“还有一件事,那白予。”

    白翊抬头看着她。

    “你想个法子,看看他右手大拇指,扳指里头……”

    白翊不太懂为什么,仍是点点头,“好,我记住了!”

    ……

    言琢没什么要拿的。

    让甜果儿简单拾掇了几件换洗衣裳,再打开一个嫁妆盒子。

    盒子不大,堆满了银稞子小黄鱼碎银,还有几张飞钱票,下方印着醒目的红黑相间“宝丰”二字。

    (飞钱票:交子前身,由官府认证的纸质存款凭证。有飞钱铺专进行铜钱与钱票的兑换交易)。

    言琢不由讪笑,没想到有一日她会到自己的铺子里兑钱,不过……

    这倒是个打探金陵消息的机会。

    刚到门口,就见白予引着辆四头高大马车来到白翊跟前,车厢宽大,黒木清漆颇为气派。

    “这是我来白家村路上雇的马车和车夫,正好能派上用场。”

    言琢看了眼在车架上正襟危坐的阿邝,微微一笑。

    阿邝装作不认识她,目不斜视面无表情。

    白翊正着急心慌,见白予安排好了马车,言琢收拾好了包袱,松口气翻身上马,立即就要走。

    言琢来到马车前,先把包袱扔上去,再抬脚上车。

    经过阿邝身后时,低声道:“雇来的车夫不会这么严肃的,要装就装像些。”

    阿邝一愣,立即翘起二郎腿斜斜靠在车辕上,摆出一副懒散痞样来。

    “等我等我!”芝芝也收拾了包袱冲过来,撸起袖子就往上爬,一看阿邝抖着腿坐前头,瞪着眼冲白翊道:“这车夫行不行啊?要不喊我家老成来?”

    阿邝一僵,又缓缓坐直身子,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车夫到底该怎么装?

    白予坐上座驾,恭敬道:“娘子们请放心,这车夫驾车稳当老道,很好用。”

    阿邝哭丧着脸,他堂堂南越一等金牌侍卫,不是这么用的……

    芝芝起初只听说白予是白家远房堂哥,见他一脸疤,凶得要命,根本不想多看一眼。

    此刻听他声音竟然那么那么好听,惊得转过头去盯着白予背影发呆,忍不住叹了句:

    “天爷,这声音要是配上一张好看的脸,得多少小娘子往上扑啊!”

    言琢冷笑,人往他身上扑还是他往人身上扑真不一定呢。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月舞空〕〔名门秘闻多〕〔江湖奇情录〕〔绝世凰后:傲娇邪〕〔星汉灿烂,幸甚至〕〔嘘,我要亲你了〕〔抗战张大少〕〔天依大唐〕〔阴阳医仙林煜〕〔盛世枭宠之王牌傲〕〔飞针神医〕〔时空飞盘〕〔史上最牛帝皇系统〕〔官场问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