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君少心头宝,夫人〕〔千年情缘之雪忆录〕〔海贼之最强复制〕〔江湖宠妃〕〔难道我是神〕〔阴影舞者与幻想系〕〔作恶〕〔逸者说〕〔火影之医者日记〕〔九零军婚有点甜〕〔重生国民男神:九〕〔逍遥皇帝打江山〕〔重生八零甜蜜军婚〕〔重回80当大佬〕〔暗黑诸天〕〔晨光已熹微〕〔超级工业系统〕〔桃花小夭〕〔三国之吾乃韩州牧〕〔穿越反派之子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家娘子不二嫁 第三十章 宝丰易主
    白翊简略说了下他探大郎的经过,“……大哥身体无恙,他也刚知道三日后开堂……那牢头倒是奇怪,对我和和气气,对大哥也好,让我在里头说够了再出来,就嘱我保密。”

    芝芝叹口气,“看来那给高家师爷的银子还是起了点作用。”

    言琢目光往白予主仆二人扫了扫。

    白翊看向言琢,“我问了大哥你让问的问题,他说他从头到尾都没见过那木盒里头的东西,就连镖师们也不曾打开过,那木盒一直锁在一口看似极普通的木箱里,直到到海城才打开。可验货的时候,打开木盒里头已经空了。”

    言琢点点头,松口气,没人见过就好!

    她吩咐众人:“好好休息,晚上上水云楼去。”

    阿邝拿了骨笛去找地儿埋,白翊和芝芝都累一天,囫囵吃了点散去休息不提。

    言琢则叫上甜果儿出门。

    “跟我去个地方。”

    没想到白予在门口。

    “你这时候去哪儿?”白予懒懒走过来。

    言琢有些意外,“去……宝丰,兑飞钱。”

    “我带你们去吧。”白予要去套车。

    言琢想了想,这人对她如此警惕,倒不如让他跟了去安他心,就算他知道些什么也对她没影响。

    于是招呼白予,“不用套车,咱们重新租辆马车去。”

    三人走路到隔壁街巷的马铺子租了一辆马车,白予扮作车夫,朝海城的宝丰铺分号行去。

    言琢和甜果儿坐在车厢里,觉得有必要和她简单解释解释她如今的状况。

    “其实我之前糊涂的时候,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我似乎在另一个地方过着另外的生活。”

    甜果儿好奇盯着她,”什么生活?”

    言琢头靠着车壁,眼望窗外,“很真实的生活,我在那儿学了很多东西,学丹青插花、学雕玉斗茶、还学算账。”

    甜果儿神奇得不得了,“那您是遇仙了?”

    “应该是吧。”言琢微微一笑,“就像是个很长很长的梦,忽然有一天我就醒了,发现自己原本是何家七娘子何言琢,不过,梦里学会的本事倒是没忘。”

    “您肯定是遇仙!”甜果儿激动得晃言琢胳膊,“这么看来,您之所以和常人不一样,就是因为您得分魂过两个人的日子!”

    言琢觉得她最后一句说得真好,可不就是两个人的日子吗?

    车架上的白予耳朵动了动,真是梦吗?

    马车绕着海城最中央的湖海疾行而过,到西南角时,慢下来。

    那湖海虽叫海,实则就是个大湖。

    白予的声音从前头传来,“这边上便是水云楼。”

    言琢抬头望去,一幢精巧的三层小楼院,依湖而建,已清晰可见楼上“水云”两个大字招牌。

    “咱们定的房是对面歇山客栈的天字号上院。”

    言琢又看了看对面,位置确实不错。

    宝丰铺离这儿不远,位于湖海东南角,城内最繁华的双龙巷拐角,占了四个门面,一面临街,一面临沿湖海的河堤大道。

    言琢进了门,立即有小二迎上来。

    “这位娘子,您是当货还是看货?”

    宝丰铺是言琢一手铸就的飞钱帝国。

    最初是一家当铺,凭着言琢断玉看宝的本事,以货真价稳的良好口碑,变成金陵第一铺,接着分号开遍整个吴国。

    所挣的银钱再投到海运交易上,珠宝瓷器、茶叶绸缎、米粮皮货,样样都有涉及,规模越做越大。

    宝丰也就成了众多商贾心中的金字招牌。

    名声稳了之后,言琢渐渐开展飞钱兑票的生意。

    战乱时节,迁移逃难、颠沛流离的人太多,银子家当这样的货物都成了累赘。

    而国不成国,流通也成问题,就连官府的公家飞钱印信都不再可靠。

    谁知道这个帝那个王什么时候会被人砍下头颅来?

    这个时候,一些大规模的私家商铺反而更得众多游商信任。

    比如言家的宝丰铺。

    当铺本身就注重信誉,又是没点儿背景的人物开不起来的,所以当铺做飞钱生意那是再适合不过。

    言琢的宝丰铺后头当然也有武力支持,以前是义军,现在嘛……

    言琢环顾四周冷冷一笑,柜堂内金玉器件摆得满室生辉,孟观……接手得很顺畅嘛。

    “兑钱。”言琢递上一张飞钱票。

    小二接过一看,何家的票子,五百两纹银,笑着道:“您且稍等。”

    说着往柜台处递予掌柜核验真假。

    “我随处看看。”言琢说着,撇下甜果儿和白予,自个儿沿着摆出来的当货一一看过去。

    不经意间就走到那正核验飞钱票的掌柜跟前。

    “你们玉掌柜怎的一把年纪还嫁了人为妾?”她声音极低,似在抱怨。

    她在喝下那茶后魂魄离体却游走不得,眼睁睁看着孟观将她抬回孟府再接手了宝丰铺。

    那掌柜的一愣,摸了把山羊须,“您知道玉掌柜?”

    “我刚从金陵回来,满街巷都在说她的事儿!那么有本事,怎能给人做妾呢?”言琢佯作天真。

    掌柜“呵呵”一笑,“小娘子有所不知,我们玉掌柜不是嫁人为妾,是遇见了战乱前的夫君,夫君情深意重才将她接回府上!这可是金陵城一段佳话!”

    言琢冷笑,夫君?她这夫君可成了大周宰相的乘龙快婿!

    不过,这么看来,难道她的肉身还没死?!

    是还在昏睡?还是有了别的灵魂?

    白予见言琢过去搭话,不好跟近,虽离得远,但功聚双耳,也能听见些许。

    什么为妾,什么夫君的……

    不知在说什么。

    他装作看货,又往前走了两步,言琢却没出声了。

    三人带着两盒沉甸甸的银锭回到高府。

    白翊在院内练剑,芝芝还在睡觉,阿邝已经回来,身为车夫,只能蹲在外头耳房里数耗子玩儿。

    天已暮色,言琢去叫醒芝芝,开始为晚上做准备。

    “除了衣裳和发饰,扮男子最重要在形态和言语。”言琢女扮男出入生意场合的时候太多了,对这方面颇有心得,一面指点芝芝,一面做示范。

    “走路步子要大,胳膊甩开,动作不要太温柔。下巴往里收,尽量遮住脖子,说话时嗓子要压低……”

    芝芝劲头百倍,学得有模有样。

    她绕着言琢看来看去,点着她胸口揪着眉摇摇头,“你别的地方都像,就这儿还不像。”

    鼓鼓囊囊的。

    言琢望天,她已经缠了好几圈布了……

    “再来!”

    “吸气!”

    “再吸气,一二,三,吸!”

    “坚持住!”

    “再来一圈儿!”

    ……

    白翊和白予两个在窗外听得屋里动静,你看我我看你,这是干啥呢?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月舞空〕〔名门秘闻多〕〔江湖奇情录〕〔绝世凰后:傲娇邪〕〔星汉灿烂,幸甚至〕〔嘘,我要亲你了〕〔抗战张大少〕〔天依大唐〕〔阴阳医仙林煜〕〔盛世枭宠之王牌傲〕〔飞针神医〕〔时空飞盘〕〔史上最牛帝皇系统〕〔官场问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