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至尊狂兵〕〔大玄师〕〔有鬼赶紧跑〕〔我是夸雷斯马〕〔猛鬼将至〕〔东京名侦探〕〔卜旭大人〕〔玄医枭后〕〔红袖倾天虞美人〕〔一拳无敌手〕〔总裁的第一宠妻〕〔绝色至尊:邪王,〕〔都市之我就是神豪〕〔校花的贴身仙医〕〔将军且慢:你夫人〕〔缠绵隐婚:白少,〕〔废材逆天:财迷小〕〔超能供货商〕〔伏天剑狂〕〔超级海岛大亨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家娘子不二嫁 第三十三章 让孙诚害怕的人
    言琢心一跳。

    白翊也往她看过来。

    连芝芝都紧张了。

    这完全在意料之外!

    怎么会在这种时候遇见孙诚?!

    白予起身挡到白翊身前,低声道了句,“我来应付。”

    就在这时,忽外头又响起一阵骚乱,一把带着哭腔的女声响起:“姑娘救我!妈妈救我!”

    紧接着有男子呵斥和挣扎的声音。

    那女声继续喊道:“求妈妈让我陪别人,随便谁都行!芊芊姐姐,姓孙的什么样你最清楚了,被他害死的姐妹不知多少!妈妈,求你别把我卖到孙家,我替你干一辈子,只求你别卖我去孙家!”

    “哟!”正要走过来的孙诚又转身走了回去,“不想去我孙家?!你孙爷我就喜欢这么烈性的马,经骑!”

    “啪!”只听巴掌打脸的声音,“你再求!你求别人还不如求爷我!”

    “啪!”又是一巴掌。

    “害人?我何时害死过人?你那些小姐妹都是爽死的知不知道?哈哈哈哈!”那孙诚发出一阵猖狂yin邪的笑声。

    言琢捏紧了拳头,女子命不值钱,乱世女子的命,更不值钱!

    “芸儿。”只听老鸨的声音:“侯爷看中你是你的福气,只要你乖乖听话,侯爷不会薄待你的!”

    “侯爷……”芊芊想插话,随即又停了。

    言琢忍不住探头看去。

    只见外头露台地上跪了个发髻散乱衣衫零落的女子,显然已经挣扎过一阵。

    她身畔的芊芊看来有些想护着她,但被老鸨死死拽着。

    孙诚站在女子身前,阴森森道:“你还犟是吧?”

    说着一伸手将女子衣衫“撕拉”扯下来大半,“来人!就在这儿给我把她肏了!往死里肏!谁给她弄爽了爷我给他赏银!让大伙儿都看看这小贱人怎么浪的!”

    他话一出,身旁几个护卫当即****着凑过去。

    “侯爷!”芊芊终忍不住发了话,赔笑着道:“您先别气,要不芊芊再陪您一晚?”

    “你别多管闲事!”孙诚喝叱,“你的事儿我回头再跟你算账!”

    芊芊藏在身后捏骨笛的手紧了紧。

    孙诚说的无非是这骨笛的事儿。

    可这妙音笛谁也没见过,她便拿出来吹奏又有谁能认出来?

    要她锦衣夜行,憋死她算了。

    芊芊嘟嘴撒娇一般委委屈屈看着孙诚,却也不敢再开口。

    “姓孙的贱人!你不得好死!”那跪地的女子泪痕满面,被两个随从强摁着拼死挣扎,本就单薄的衣衫被剥落,露出大片大片雪白肌肤,在烛光和月色下簌簌颤抖。

    言琢面色铁青,可他们实在不宜在这时候正面与孙诚碰上。

    芝芝也按捺不住,要不是他们此次有目的在身,她早冲了出去!

    白翊气得脸都白了,手扶到剑鞘上。

    白予黑脸看不出神色,见外头越闹越过分,示意言琢等人勿动,抬步走了出去。

    “孙侯爷。”白予走到孙诚身后。

    孙诚一回头,言琢这才见到他正脸。

    一双绿豆眼,宽脸上一只大得出奇的鼻子,又丑又凶。

    “你谁?”

    “侯爷真是健忘。”白予眼神冰冷,“余杭郡的那笔债,侯爷抛到脑后了?”

    孙诚一个激灵,死死盯着白予,“你到底是谁?”

    这边说话,那边剥衣服的护卫动作也停下来,小心翼翼盯着白予。

    “我是谁不重要,侯爷记得那笔债就行。给我主子一个面子,放了这小娘子,好让人喝个清净酒。”白予话虽客气,手上却多了把短刀把玩着。

    孙诚又一哆嗦,瞳孔收窄死死盯着那刀。

    那是一把柳叶刀,江南武林中人常用,薄薄刀刃闪着银光,像一片催命符。

    孙诚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就在这当口,异变突起,只见那名芸儿的小娘子翻身而起,一个纵身跃过露台栏杆跳了下去,凄厉的声音从夜色中传来,“孙诚,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咚!”重物落地。

    “啊!”底下大街传来一阵阵尖叫。

    言琢闭上眼。

    白翊“噌”一下站起身。

    言琢死死拽着他衣襟,低声道:“你出去没用,阿邝在下头。”

    以阿邝和他这位少主的默契,若能救人,他应当会救吧?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老鸨哆嗦着闭上眼念起经。

    芊芊傻傻站着望着那栏杆。

    孙诚急速喘了几口气,啐了一口,“晦气!”

    一抬袖,“我们走!”

    一行人片刻就走了个精光。

    留下在一旁当了半晌木鸡的魏家郎君,看看芊芊,又看看白予,不知该作何表情。

    孙诚一走,众人都松了口气。

    不一会儿一个丫鬟匆匆跑进来附在老鸨耳边说了几句。

    老鸨大松一口气,双手合十:“没死就好没死就好。”

    白予动了动耳朵,对老鸨道:“方才那小娘子若没死,我们买了,赎身银子多少。”

    老鸨和芊芊眼见着这孟家兄弟只一个仆从出来露个面就将孙诚吓走,感觉自己今夜接待的是孙诚他爹!

    听白予说要买下芸儿,高兴还来不及。

    这丫头没死的消息要是被孙诚知道,还得上这儿来找她们麻烦!

    “您要那命硬的丫头您就带走!”老鸨这次是发自内心的笑,“方才还得多谢您!只求您替咱们保密,我们这儿就说这丫头死了得了!”

    白予寻思,挺好,点点头。

    言琢等人这时也从屏风后出来。

    老鸨与芊芊忙迎上来。

    “扰了二位郎君的兴致。”老鸨躬身道歉,“明晚请二位来,芊芊必定再好好作陪!”

    魏家郎君在一旁忿忿,今夜他才是主宾啊?

    言琢盯着芊芊一直背在身后的手,看也不看老鸨道:“芊芊姑娘方才的笛艺着实惊人,可惜,手头的骨笛差了些。我那儿刚好有只算得上千年难得的骨笛,不如明晚带来让芊芊姑娘吹奏看看。”

    芊芊自白翊一出现,整个人就觉软成一汪水了,眼神黏在白翊身上挪不开,再看不见别人。

    听言琢说什么她的骨笛差了,顺口“嗤”一声笑,“我这骨笛怎么可能差?”

    回过神来发现跟她说话的是这位绝世俊美郎君的哥哥,忙闪着秋波笑了笑,“我的意思是,孟大官人的好意芊芊自不能推却,不过芊芊的骨笛乃是珍品中的极品,想来世上再无能出其右的。”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情深赋流年艾天晴〕〔神棍下山记〕〔仙韵传〕〔余生很长,不必慌〕〔穿越之斩魔录〕〔总裁爹地,快点追〕〔狂乱〕〔大唐小文贼〕〔明朝当官那些年〕〔美漫之BOOS入侵〕〔我是FIFA球王〕〔我的司令夫人〕〔你从外星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