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至尊狂兵〕〔大玄师〕〔有鬼赶紧跑〕〔我是夸雷斯马〕〔猛鬼将至〕〔东京名侦探〕〔卜旭大人〕〔玄医枭后〕〔红袖倾天虞美人〕〔一拳无敌手〕〔总裁的第一宠妻〕〔绝色至尊:邪王,〕〔都市之我就是神豪〕〔校花的贴身仙医〕〔将军且慢:你夫人〕〔缠绵隐婚:白少,〕〔废材逆天:财迷小〕〔超能供货商〕〔伏天剑狂〕〔超级海岛大亨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家娘子不二嫁 第三十六章 真假妙音笛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夜幕降临。

    水云楼里里外外烛火盛明。

    金丝锦宫纱,璎珞软珠帘。

    处处衣香鬓影,觥筹与乐声交措,霓裳共粉臂齐舞。

    全然看不出昨儿个夜里有人险些一条命丢在这里。

    顶楼的月下宫也早已布置妥,芊芊姑娘踮着脚尖候在门口,见着白翊的身影出现在楼梯口,提起裙角飞扑过来。

    白翊有了昨夜一次经验,已不那么慌乱,镇定地任她缠上自己胳膊,潇洒落座。

    歌舞开筵,酒过三巡,猜拳斗骰,酒桌上气氛渐渐热烈,芊芊更是被几人轮番着灌酒,已有几分恍惚。

    白翊看言琢朝他递了个眼色,学着言琢逗女人的模样挑起一侧唇角笑了笑,“今夜与姑娘打个赌可好?”

    芊芊被他这一笑夺了三魄,心都快飞到九天外去了,声音软绵绵像燃化的烛,“孟小官人想与芊芊赌什么?”

    “昨夜你不是说你那骨笛世间难寻吗?若我的比你的好,那算你输,若你的比我的好,你赢,如何?”

    芊芊哪还有想法,娇笑着点了白翊一指头,“公子真坏!那输了如何?赢了又如何?”

    白翊莫名其妙,他还什么都没说呢,怎么就坏了?

    他扫一眼言琢,言琢示意他继续。

    白翊从腰间掏出一支细长盒子,放到芊芊面前,淡定道:“若我输了,这骨笛就归姑娘;若姑娘输了……”

    “那我就归你……”芊芊娇羞横白翊一眼。

    芝芝一口酒差点喷出来,这比她还像土匪啊!

    白翊清咳两声冷静冷静,“姑娘便为我们献舞一曲如何?”

    芊芊眼中难掩失望,随即媚笑着道:“别说一曲,只要官人愿意看,怎么舞都可以!”

    白翊手伸到盒盖上,众人的眼神都集中过去。

    锦盒紫金盖“啪”打开,芊芊目光一落,“呀”一声惊呼站了起来!

    言琢一看这反应,没跑了,那妙音笛绝对在这女子手上!

    “唰!”眼神齐刷刷看向芊芊。

    芊芊也觉自己失态,捏着帕子干笑了笑,指着那骨笛道:“这骨笛,是何来历?”

    白翊抿唇,小心翼翼取出那骨笛来,旧黄的斑驳彩漆闪着微亮的光,显示着这骨笛久远的历史身份。

    “姑娘既然醉心于笛艺,想必知道失传已久的妙音笛。”白翊侧头看向芊芊。

    芊芊被他的目光看得心直跳,这清隽贵公子人才一品,当不会拿个假的出来诓人吧?

    可孙诚给她的也是真的啊,那可是古董行的朱掌柜亲自鉴定过的!

    不过,朱掌柜有可能是被孙诚买通的也说不定,难道孙诚真拿个赝品诓她?

    “姑娘不知道?”白翊挑挑眉催问发呆的芊芊。

    “我,当然知道。妙音笛乃是绿珠夫人留下的传世之物,世间已是百年不得见!”芊芊笑着坐下,小心翼翼问:“孟小官人这骨笛是怎么来的?”

    “怎么?”言琢笑着开了口,半生气半亲昵道:“姑娘不信我们所拿是真的妙音笛?”

    芊芊目光裹在白翊修长手指间的骨笛上,同样的斑驳彩纹,同样的裂痕,落在白翊手中,更觉价值非凡!

    哪个才是真的,她也不知道啊?

    “芊芊姑娘的骨笛呢?”白翊斜眼睨她,“不拿出来,如何一比高下?”

    他只随意一个轻浮眼神,便惹得厅内小娘子们心“扑通扑通”乱跳,注意力全从骨笛上集中到他面容上。

    “芊芊……不敢不信。”芊芊是真乱了,恨不能马上拿出她那只来比对一番。

    可是,她平日里敢拿出来吹奏,不过是仗着人不识货。

    可这兄弟俩认识啊!孙诚可是交代了她不能被人知晓的!

    可她又一转念,孟家兄弟只是过路的金陵客,知道也无妨吧?

    言琢似乎看出了她的犹豫,朝周围姑娘们一挥手,“你们都上外头等着去!”

    花蝴蝶们不情愿地出了厅去。

    芊芊这才松一口气,只是有些尴尬,“芊芊的骨笛……也刚好……和这只一样。”

    “怎么可能?!”言琢一拍桌站了起来,怒气冲天,“谁人敢造这骨笛赝品!”

    白翊唱白脸,拉拉言琢,“大哥,别吓着芊芊姑娘。”

    转头温柔道:“芊芊姑娘拿出来让咱们看看,这是真是假,一比不就知道了?”

    芊芊抖着手让婢女取了笛盒来。

    一打开,言琢迅速将那骨笛拆看了个遍,没错,没错,就是它了!

    是妙音笛!

    失传百年价值连城的宝贝,非得让白大郎担个莫须有罪名的宝贝,真的在这里!

    “假的!”言琢看完,笃定往那盒子上一拍,“芊芊姑娘,您这是被人骗了吧?可是有人把这骨笛当妙音笛来献宝,博姑娘欢心?”

    芊芊大惊失色,见她说得那么笃定也慌起来,“孟大官人如何断定芊芊这支是假?”

    言琢将芊芊的骨笛和他们的骨笛都递到白予手中,示意他比对到一起。

    再提起一根银筷指指点点道:“你看这花纹,五百年前的东西,怎么可能还有这艳色。

    “再看笛身骨纹,纹路越深的年代越久远。

    “还有这裂缝处的鱼胶,你这个鱼胶如此凹凸不平,又泛着黑,做工如此粗糙!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言琢示意芊芊凑近些,“你这支骨笛上充满脂粉气,哪儿有古物的样子?那妙音笛掩埋在绿珠墓中百年才又现世,但凡从土里出来的东西,那丝泥土味儿是永远去不掉的!”

    白予看着言琢一本正经胡说的模样,抬眼望天,奸商!

    芊芊完全晕了,言琢说的她也不太懂,但似乎每一条都非常有道理。

    她凑近那骨笛一闻,真的,孟家这支骨笛真有一丝淡淡的土腥味儿!

    言琢接着道:“最明显的是,真的妙音笛乃鹤骨所制,比较轻,而你这支明显比我这支要重。”

    她说着示意芊芊从白予手中接过那骨笛。

    芊芊一手一支握在手里,掂了掂,真的!

    孙诚给她那只骨笛明显要重些!

    她被言琢忽悠得晕头转向,完全没注意白予在拿到骨笛时,悄悄往她的骨笛中塞了一颗小碎银。

    白予拿回骨笛,轻轻一抖,小碎银又滚回袖里。

    白予收好袖,垂下眸,奸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情深赋流年艾天晴〕〔神棍下山记〕〔仙韵传〕〔余生很长,不必慌〕〔穿越之斩魔录〕〔总裁爹地,快点追〕〔狂乱〕〔大唐小文贼〕〔明朝当官那些年〕〔美漫之BOOS入侵〕〔我是FIFA球王〕〔我的司令夫人〕〔你从外星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