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望断天下〕〔豢养人类〕〔重生五十年代有空〕〔神猴吞噬进化系统〕〔克斯玛帝国〕〔神话之我是传奇〕〔战国之菜鸡联盟〕〔我在漫威肝梦幻〕〔星辰之蓝星崛起〕〔回到八零当女兵〕〔邪派掌门人〕〔有本事你过来咬我〕〔大明略〕〔萌宝来袭:早安,〕〔迦勒底的黑发骑士〕〔重生之羽夕〕〔重生明末之中州崛〕〔死宅回忆录〕〔我是夸雷斯马〕〔大师下凡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家娘子不二嫁 第五十一章 鱼儿必咬的钩
    一秒记住,小说!

    田老实知道自己的任务完成了,弯弯腰就要走。

    孙诚瞪他一眼,“你还缺点啥,自个儿找管家要!”

    田老实低头,“您不要的丫鬟,给老奴做干女儿吧。”

    孙诚懒得理他,“你收了四五个干女儿,全放跑了,别以为我不知道。滚吧!”

    田老实叹口气,那些丫头,他只想帮一个算一个,帮不了的,没辙。

    他朝孙诚鞠了个躬,老老实实道:“伤天害理,会绝后。”

    孙诚用左手捏起旁人刚递上的砚台就朝他砸过去,“滚!”

    要不是看在他帮他给三个儿子收尸的份儿上,早废了这死老头!

    田老实一躲,规规矩矩退了下去。

    芊芊见田老实出来,忙站到一边。

    田老实目不斜视出了厅。

    孙诚右手动不得,左手捏着毛笔画像,长脸,涂黑,下颌一道疤。

    他左手不好使,画了五六张宣纸才勉强成型。

    “这个怎样?”他抖了抖最新画好的一张问旁边随从。

    随从瞄一眼十分用心地赞美:“真不错,这石墩子好。”

    “当”一声,孙诚就把毛笔给砸了。

    “给我召最好的画师来!”

    经过一个时辰的折腾,孙诚终于让人把印象中那黑脸疤汉的画像给整好了。

    “让城门、巡卫、客栈、饭馆、酒馆……能贴画儿的地方都给我贴上!给我把这人找出来!”

    ……

    何府这边直热闹到晌午后。

    言琢与刘氏表示要尽快回白家村。

    三姐不放心,让谢昂派了两队镖师护送。

    谢昂又派了人去随时盯着孙诚的动静。

    四姐和四姐夫决定亲自带着人跟着言琢再回一趟白家村。

    白家如今可成了孙诚的眼中钉。

    言琢倒是不惧,吴军潜卫早在城外埋伏好,她只需等待白予那边的消息即可。

    ……

    白予和阿邝一直盯着孙诚。

    还以为孙府会很快有风声传出来,结果直到晌午过后,才有人将一叠画像给捧了出来,快马加鞭往四处张贴告示去。

    白予戴上薄薄一层的人皮面具,赶在那人之前,骑着匹马悠哉悠哉出了西城门。

    他这张脸凶悍得令人可怖,门卫也只多看两眼照例盘问一句放行而去。

    刚走出门,就接到孙府人送来贴墙的画像告示。

    城门守卫看都没看一眼,让人往墙上一贴了事。

    孙家的事儿,不外乎又是找什么白大郎的,又没他们的赏银,谁乐意帮孙家盯人?

    一个过路的人看了那画像,自言自语奇怪道:“咦,这不系刚才出城门那人嘛?”

    门卫一听这话,抬眼看了看,黑脸,凶相,带疤,可不是刚才出门那人?

    正贴画儿的孙家护卫一听,忙跳起来问城卫,“这人出城了?他一个人?”

    城卫一指外头,“就一个人,骑着匹棕马,穿件皂色麻褂,刚走,往椿树岭那边去了。”

    孙家那人二话不说飞身上门,径直找孙诚邀功去!

    孙诚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消息,激动得立即站起身吼:“府里的护卫全跟我走!谁拿住这人就赏谁百两现银!”

    “侯爷!”有亲随相劝,“若真和义军有关……”

    那劫狱的事儿单凭白家人,有那么大本事吗?

    孙诚一脚踹开:“什么狗屁义军?义军怎么早不劫晚不劫偏偏白大郎出事儿就冒出来?不过是白家搞的鬼!”

    至今他连自己仇人是谁都不知道,那夜莫名其妙就在余杭城外的山头中了埋伏,身边人死了个精光!

    一想到那夜,就跟做噩梦去十八层地狱走了遭一般!

    好不容易有了这个黑脸疤汉的线索,说什么也要拦下他再说!

    不过激动归激动,该叫上的人还得叫,他一挥手,“立即去城外调兵!有多少人全来!”

    准备去传令的人愣一愣,“侯爷,去哪儿?”

    孙诚一想,“先集结,等我令!找着人立即全部给我过来!”

    时间紧迫,孙诚带上府里现成的百多号人马飞奔出城,迅速往西追去!

    ……

    何府这边,言琢一直找借口磨蹭着还没出发。

    先等到了阿邝送来的消息,紧接着谢昂那边也有消息送来,孙诚带着百多号人出城西门了!

    言琢低头一想,两百多号人,还好,在他们的考量范围内。

    她抬头,“趁孙诚不在,咱们也赶紧回去吧!”

    谢昂等人稍稍放了心,白家村在海城南面,孙诚从西门走,显然不是奔着削平白家村去的。

    “知不知道孙诚去西边做什么?”谢昂多问一句。

    那回话的人摇摇头,“具体不知,今日孙诚从何府回去的路上遇袭受伤,晌午后又到处张贴画像,方才听孙府的人说什么报仇,估计和此事有关。”

    谢昂松口气,那就和白家没关系。

    言琢一听便知,这就是白予说的一引孙诚必让他上钩的那法子了。

    也不知他究竟用了什么办法,让孙诚如此死心眼地就追着他去了,等见着他,倒是要好好问问。

    没过多久,言琢等人的车马队一行三十来人,也浩浩荡荡出了南城门,往白家村赶去。

    ……

    孙诚的人马刚出城没多远,就见前头官道上一匹单骑不急不慢往前走。

    “是不是那人?”有护卫激动问。

    孙诚眯眼看了看,背影有些像。

    “追上去!”他一喝令,众人又加鞭催马疾驰。

    前头那人似乎是发现了异样,回头往这边望来,这一回头,孙诚一个激灵,正是那黑脸汉子!

    “给我追!布箭!”

    一面又朝前头喝道:“兀那贼汉立即停下!否则弓箭无眼,莫怪我孙诚心狠!”

    话音刚落,这边马背上前头几人齐刷刷拉弓搭箭,对准了前头的白予。

    白予离他们大约不过十丈的距离,马儿并没有停下的意思,但也没有太过加速。

    孙诚没耐性,心急如火燎,一挥手,“放箭!”

    几支箭矢“嗖嗖”往前飞去。

    白予的马儿就那么在箭矢前头左拐右拐,就是不中箭,马速渐渐加快,忽一调头,往路旁小径跑去。

    “哪里跑!”孙诚大喝,“继续追!”

    “侯爷!”他身旁随从低声劝道:“会不会有诈?”

    “诈他奶奶个腿儿!”孙诚自从想到这人极可能和当初杀尽他儿子的人有关系之后,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将他拿下!

    他在海城这两年放肆惯了,此刻百来号人追一人,根本就不用太多考虑。

    白家的底子他早摸透了,山穷水尽。

    再厉害,他们还能搬来山贼或是义军?

    算上他们劫牢狱的人手,怎么也不过二、三十之数。

    他怕什么?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修神时代:我有无〕〔月舞空〕〔名门秘闻多〕〔江湖奇情录〕〔绝世凰后:傲娇邪〕〔星汉灿烂,幸甚至〕〔嘘,我要亲你了〕〔抗战张大少〕〔天依大唐〕〔阴阳医仙林煜〕〔盛世枭宠之王牌傲〕〔飞针神医〕〔时空飞盘〕〔史上最牛帝皇系统〕〔官场问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