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至尊狂兵〕〔大玄师〕〔有鬼赶紧跑〕〔我是夸雷斯马〕〔猛鬼将至〕〔东京名侦探〕〔卜旭大人〕〔玄医枭后〕〔红袖倾天虞美人〕〔一拳无敌手〕〔总裁的第一宠妻〕〔绝色至尊:邪王,〕〔都市之我就是神豪〕〔校花的贴身仙医〕〔将军且慢:你夫人〕〔缠绵隐婚:白少,〕〔废材逆天:财迷小〕〔超能供货商〕〔伏天剑狂〕〔超级海岛大亨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家娘子不二嫁 第五十三章 孙诚落网
    马队纷纷调头,追着前头棕马拐进了小路。

    小路沿着田间穿行,又淌过两条溪河。

    前头那人策马而行的身影在长草丛与秋收的稻子间若隐若现,看起来是奔着前头的山岭而去。

    忽拐过一道弯,前头是两山中间的狭沟,两旁郁郁葱葱的高树遮住日头,把仅有丈宽的山道挡得阴郁森森。

    孙诚略微停下,皱了皱眉。

    好歹他也是带过兵打过仗的,看见这样的地形直觉是不太对。

    可见前头那人甚是狡猾,知道要把他往这沟里带。

    不过,再这么磨下去那汉子眼看要踪影全无飞出手掌心。

    孙诚两相权衡下一推手下人,“你们先探路!”

    他护卫哪敢不从,一个个纵马跟上,窜入沟里。

    再不时往林中放几枚冷箭,看看有没有埋伏。

    就这样一个接一个,眼看人都跑进去了,最后一个进去的护卫跑到一半转头朝他挥挥手,示意前头无事。

    孙诚估摸着最前头的早已跑出这沟也没危险信号传来,说明没有埋伏,定是他多想了。

    遂也一拍马往前赶去。

    忽异声突起,从那山脚下边缘的密林中,飞奔出几匹大马来!

    山上果然没有伏兵!

    这伏兵是伏在山脚下的!

    这特么谁能想得到!

    孙诚已觉不对,一个唿哨,唤前头人回身相助。

    可那狭沟路窄,哪能全回来。

    策马而出的几人手头弓箭纷纷往冲孙诚而来的护卫扎去。

    转眼间,孙诚自己已被当先一人横手一拖拖离了马背,腰上裹了个绳圈被套在那人马肚子旁,或似个大簸箩颠在马上,被带着往另一片山而去。

    “救我!快去调兵!”孙诚终于知道那黑面汉子是鱼饵,对方目的根本不是将他的人全剿灭,而是他一个人!

    已然晚了!

    “轰隆!”几声巨响,林中擂木滚下,挡住了狭窄的山道。

    沟内骑兵眼睁睁看着原本位于最安全位置的孙诚消失在山外。

    言琢等人回到白家村时,已是暮色四起。

    四姐和四姐夫亲自送她进了白家大门,又留下护卫在白家门外轮岗,方回了何家老宅去。

    白夫人和白秀清眼见何家这般兴师动众的模样,又没见到白翊白予等人,都揪着心在门口等。

    言琢见到二人探询的眼神,先微微一笑,并不多作解释。

    芝芝受了言琢嘱咐,怕外头隔墙有耳,强忍着不动声色。

    待进了院内,“阿娘!”尖叫一声,兴奋得张牙舞爪就朝白秀清扑过去。

    白夫人一见她这模样就知道是好消息,提着帕子松了口气。

    抬眼看一看言琢和刘氏,二人都笑意宴宴。

    言琢更是淡定,朝她一福道:“娘,大哥已被我们救出来了,二郎和予大哥将他暂时护送到一处安全之地,待今夜过后再回来。”

    白夫人心里吊着的几桶水下了又上上了又下,忍不住一连串问:“如何救出来的?为何今夜后才回来?那孙诚作罢了吗?”

    芝芝已快言快语把解释的任务给接了过来。

    一手挽着白秀清,一手挽着白夫人,刘氏和言琢陪在身后,几人往屋内走去。

    这一说,就从晚膳前说到晚膳后。

    芝芝已说完了经过,还不过瘾,仍要把着细节再从头说一遍,尤其是两上水云楼偷换宝笛,她和言琢并大嫂三女侠亲自出马让孙诚铩羽而归的种种,说得夸张百倍,逗得白夫人和白秀清又是紧张又是捧笑,虽还未见着白旭,气氛已然松快下来。

    言琢借口休息,早早就回了房,没多久就听见了“咚咚”轻敲窗户的声音,转到外头一看,果然是阿邝,方松一口气。

    “娘子!”阿邝压低嗓门,“人带回了这儿,就在村中央的白家祠堂。”

    言琢进屋换了身墨色骑装,踩着轻巧马靴轻轻便便跟着阿邝出了门。

    孙诚失踪,跟随的护卫队覆灭在城西的椿树岭,就算他的人要找人,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找到白家村来。

    这白家祠堂位于白家村正中的竹溪河岸旁。

    是当年白士忭曾翻新过的那座白家宗族祠堂,规模庞大,里外三进,比周遭的农户人家都华丽得多。

    阿邝带着言琢从后墙翻了进去,弯弯绕绕来到一间小小念经堂里,里头隐有争执声传来。

    言琢进门。

    孙诚被五花大绑像个粽子一样捆在地上,一左一右各守着一尊高大身影。

    一个是罗庚,一个是白予,正互相颇为警惕地盯着对方。

    “剩下的人如何?”言琢先与罗庚打了个招呼,问。

    “一个不留。”罗庚朝她一抱拳。

    白予目光带着探究的意味看着二人一举一动。

    “你们在说什么?”言琢先问二人,一面蹲下身,拍拍昏过去的孙诚。

    “白兄想把人带走。”罗庚颇没好气。

    言琢抬头看了白予一眼。

    白予冷冷道:“罗兄勿要误会,我只是觉得,这是我白家的仇人,自然该由白家人来报仇。”

    罗庚一本正经道:“罗某只听令行事,覆命交差,当然要看着人亲自交到七娘手里头。你有什么想法和七娘说就是。”

    白予见他恭敬模样,又多看言琢一眼。

    他那日听言琢说自己是义军的人,早让手底下把情报筛了个遍,没听说过义军里有个巾帼人物!

    言琢站起身,踢了踢孙诚还绑着白布的右手,朝白予弯唇一笑,“今日辛苦予大哥,晚上大家都可睡个好觉了!孙诚如何处置我没意见,只想知道他到底为何针对白大郎?”

    白予也不知为何,得她这一谢,又见她脚尖踢处,心头一丝莫名飘来的暗影又莫名云开雾散。

    面上却仍是面无表情,“我也正有此意。”

    罗庚:……

    这人刚刚明明坚持要把孙诚带走再审!

    “审孙诚一事,便以予大哥为主吧。”言琢示意白予坐中间。

    白予走过去朝地上的孙诚背部点了几脚解开穴道,转身往堂内蒲团上一坐。

    言琢坐到他身旁,罗庚与阿邝一人立于一旁。

    孙诚睁开眼,看见的便是这四大金刚。

    他环顾四周,并无那黑脸疤汉,面前却有这貌若天仙的何家七娘子。

    一想就知,果然还是中了白家的计!

    果然那黑脸疤汉还是和白家一伙的!

    那白家和当日绝他之后的仇人有什么关系?!

    “你们……”孙诚嘴唇哆哆嗦嗦,死死盯着言琢,“是为白大郎报仇?”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情深赋流年艾天晴〕〔神棍下山记〕〔仙韵传〕〔余生很长,不必慌〕〔穿越之斩魔录〕〔总裁爹地,快点追〕〔狂乱〕〔大唐小文贼〕〔明朝当官那些年〕〔美漫之BOOS入侵〕〔我是FIFA球王〕〔我的司令夫人〕〔你从外星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