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至尊狂兵〕〔大玄师〕〔有鬼赶紧跑〕〔我是夸雷斯马〕〔猛鬼将至〕〔东京名侦探〕〔卜旭大人〕〔玄医枭后〕〔红袖倾天虞美人〕〔一拳无敌手〕〔总裁的第一宠妻〕〔绝色至尊:邪王,〕〔都市之我就是神豪〕〔校花的贴身仙医〕〔将军且慢:你夫人〕〔缠绵隐婚:白少,〕〔废材逆天:财迷小〕〔超能供货商〕〔伏天剑狂〕〔超级海岛大亨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家娘子不二嫁 第五十四章价值金山的宝贝
    白予面如判官,冷冷道:“你只管回答问题,别多嘴。若多嘴,一个字挨一鞭。”

    孙诚见这人俊如潘安却冷言冷面一(身shen)煞气,暗暗打了个哆嗦,白家何时有这样个人物?

    疑惑却不敢多嘴,只恨红了眼喘着粗气。

    白予看言琢,“你先问吧。”

    言琢直接问:“你为何要冤枉白大郎?”

    “我可以告诉你,但我说完,你也得回答一个我的问题!”孙诚仍是不死心。

    言琢示意罗庚。

    罗庚“啪”一马鞭抽得孙诚一抖,衣衫破开,皮(肉rou)却都没绽。

    这是十分高明的“风过不留痕”,看似无甚伤,内里却能痛得人抽搐。

    孙诚眼泪都崩出来了,咬着牙答:“因为,听说白家有件宝贝,有人出价五十万两黄金要那东西。”

    五十万两黄金的宝贝?

    连罗庚都动容。

    五十万两黄金!那是座实打实的金山了!

    言琢皱眉,下意识看了白予一眼,白予也一脸茫然。

    “是什么宝贝?”白予问。

    孙诚很懂得什么叫不吃眼前亏,答得比兔子还溜,“我不知道,我若是知道,直接着人上白家来抢来偷了!听说那宝贝被白家藏起来,谁也找不着。所以才有人给我出了这法子,说只要拿人命((逼))一((逼))白家的老寡妇,就一定能让白家把宝贝交出来!”

    白予一个眼神朝阿邝飞去。

    阿邝握着马鞭,想着不能输给对面那人,不能给少主丢脸,运足真气“啪”一声响,一式“蝎子尾”,刮下孙诚一层皮。

    孙诚哭都哭不出,双手抠着地“呜呜”委屈,“我都招了,为何还要打我!”

    言琢看一眼白予,继续问,“谁告诉你白家有宝贝,谁给你出的法子?”

    白家那模样,横看竖看都不像有宝贝的。

    更何况若真有那么值钱的东西,白夫人也定然舍得拿去换白大郎(性xing)命。

    她自始至终都没提过这茬儿,说明是真没有啊?!

    孙诚赶紧答她:“是我的一个亲随,姓冯,叫冯广,山东人,三十多岁,总(爱ai)喝酒,一喝就醉,一醉就打老婆,年前把老婆儿子都打跑了,剩他跟他老娘住在城南的板凳巷口。”

    言琢打断他的话,“这人今(日ri)跟你出城了吗?”

    孙诚一愣,“出了。”

    罗庚看眼言琢,摇摇头,表示那人就肯定没了。

    言琢蹙上眉,一时不知该再问什么。

    这线索又断了,一个小小的亲随怎么会知道那么多?

    后头还有没有其他在瞎摸觊觎白家的人?

    白予则继续问孙诚,“收这宝贝的是谁?”

    孙诚眼泪哗哗,边哭边答:“我不知道,我想着那么值钱,我得先看看是啥,万一比那价钱更贵重呢?”

    白予看看言琢,看她还有什么需要问的。

    言琢摇摇头,“你看着处置吧。”

    孙诚见问完了,哭着嚷嚷:“大人们哪,我再不敢对付白家了!求饶了我这条狗命!我就想知道那使飞刀的黑脸汉子到底是谁?他怎么知道余杭郡,又是怎么知道我孙诚生平最恨柳叶刀的啊?!”

    言琢脑中“噌”一声,瞬间被拨动一根弦。

    余杭郡?柳叶刀?

    她看着孙诚的神色顿时僵住。

    白予冷冷抱臂,正想说话,察觉了(身shen)旁言琢的异样模样,

    “你为何最恨柳叶刀?”言琢问孙诚。

    孙诚眼内怨毒,“何七仙姑不知道?那黑脸疤汉却知道!不然他怎会用柳叶刀来引我出城?

    “我大儿二十一,二儿三儿才十九,都死在柳叶刀下!我孙诚此生若能报得此仇,便是死了也愿!”

    “死在余杭郡?”言琢再问。

    “对。”孙诚双目通红,伸着自己被柳叶刀扎伤的右手继续道:“那黑脸疤汉知道余杭郡的旧事,先是拿这事儿来吓唬我,后又拿柳叶刀引我入圈(套tao),他一定和我那仇人有关系!

    “何七仙姑!我孙诚和白家本无仇无怨,纯属误会!只要你放过我,我孙诚发誓从此以后再不找白家麻烦!

    “你把那黑脸疤汉交给我,我只想找他问清楚!我孙诚只想报仇!”

    言琢藏在袖中的手死死攥紧了袖边,侧目看一眼白予。

    白予也目光深邃盯着她。

    二人眼神胶着。

    言琢面色平静,心里已是惊涛骇浪。

    余杭郡,柳叶刀,孙家之仇……

    这孙诚的真实(身shen)份是什么已然呼之(欲yu)出!

    他就是被吴国子民咒骂了十年,人人恨不能剥其皮啖其(肉rou)的安康王之子孙建仁!

    当初安康王父子杀尽王族抢夺皇位,引来天下大乱。

    半年后被自己部下同样((逼))至东海而亡。

    那时候她正和义兄陈三河将小弟与孟观小妹接到余杭安定下来。

    得知安康王之子孙建仁带着残部从东海往余杭跑来,立即四处查探,终于在城外一座山上堵住了此人!

    言家是怎么没的,一族一百三十五口人是怎么没的,言琢记得清清楚楚!

    一手将言家抄家灭族的孙家难道还想苟活吗?

    她只恨错过了亲自杀死安康王的机会,但她丝毫没想过要给他后人留活路!

    血债必须用血来偿!

    冤冤相报又如何?

    她宁愿拉着她的仇人一起下十八层地狱!

    反正活着已是炼狱,哪管死后洪水滔天?

    从她十岁起陈三河便告诉她,你学功夫吧,可以保护自己。

    可她太忙,想学的东西太多,又要照顾小弟。

    她问陈三河,什么最简单上手?

    后来她跟他学了飞刀。

    掷飞刀最简单,普普通通的柳叶刀,江南随处可见。

    无需招式无需功法,就练力量和准头。

    她练了八年,捡石子儿练,捡树枝也练,捡草根儿都练。

    还曾被孟观笑她的一手飞刀可以用来捕黄雀,孟家便有吃不完的黄雀了。

    她不语,她的飞刀不是用来掷黄雀的。

    没想到辗转这么多年,她终于有了亲手报仇的机会!

    那夜天漏了一样下雨,就像把那些年她为言家为爷娘为阿翁阿(奶nai)流过的泪都下下来一般。

    她真希望他们能够在天上看见她是如何为言家报仇的!

    言家流多少血,孙家就必须流多少血!

    可惜后来孙建仁还是跑了,神奇地从义军的包围圈中消失。

    但他仇家太多,据说此人还是死在了逃亡途中,从此再无消息。

    没想到啊,老天有眼,竟然让她在这里遇到欠下她血海深仇的孙建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情深赋流年艾天晴〕〔神棍下山记〕〔仙韵传〕〔余生很长,不必慌〕〔穿越之斩魔录〕〔总裁爹地,快点追〕〔狂乱〕〔大唐小文贼〕〔明朝当官那些年〕〔美漫之BOOS入侵〕〔我是FIFA球王〕〔我的司令夫人〕〔你从外星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