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默默爱你无期〕〔最强终极兵王〕〔乾坤武帝〕〔这大侠我不养成了〕〔灵异空间建造者〕〔诸天神话入侵〕〔史上最强大妖〕〔我的平砍连劈带暴〕〔拯救白月光[穿书]〕〔至尊使者〕〔从水月洞天开始重〕〔流年不负遇见〕〔从十万年后苏醒〕〔来到武侠异界〕〔邪尊霸宠:魔妃太〕〔都市之第一次有奖〕〔神穿狂妃:美男,〕〔无限之开局一双轮〕〔明威天下〕〔我是英雄导师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家娘子不二嫁 第七十章奇怪的墓穴为纱纱和氏璧加更
    二人回转(身shen)。

    墓室并不十分宽敞,刚刚好容言琢站直(身shen),白予与白翊都得微微躬(身shen)才是。

    白予陪着她站着,白翊则提着灯匆匆往前走去。

    “慢些,二郎”言琢唤了声,她怕他破坏痕迹。

    白翊停下脚步,微微不安地望向里头的空洞之所。

    言琢抬眼打量着,以这墓的规格来说,不该只是这样的高度,说明这墓洞开凿得急。

    她抬脚往前,地厅干净,呈半月形,地上有物品拖拽的痕迹。

    再往前,下了两级台阶来到那甬道门口,言琢愣住。

    灯光所映之处,前头有三个墓室。

    葬一个人,用三个墓室

    言琢不动。

    白予也有些惊讶。

    白翊带头先往右手边的墓室走去。

    言琢与白予忙跟上。

    墓室内简单得出乎人意料,当中只有一尊棺椁,没有陪葬,只在棺椁前有几块被扔得横七竖八倒成一片的五个灵位牌。

    白翊站在墓室中央发呆,看不清神色。

    倒是白予先走过去,将其中一块倒下的灵位扶正。

    又看了看那被挪开盖的棺椁,转向言琢,低低说了声“是衣冠冢。”

    那便是没有尸骨。

    言琢只看着那灵位牌,谁会把灵位牌匾放在墓葬之中

    她往灵牌处走去,示意呆站着的白翊将风灯给她。

    白翊张了张口,(欲yu)言又止。

    言琢伸手。

    他只好递了过去。

    言琢握着风灯来到灵牌前,蹲下(身shen),小心翼翼凑近其中一面牌匾。

    “大吴仁宗昭皇帝之位”

    吴国先皇的灵位

    言琢心头震((荡dang)dang),白士忭果然仍然是到死都心向吴国钱氏的。

    白予蹲在她(身shen)旁淡淡道“你看见也无妨,是吧,二郎”

    白翊哑着嗓子低低应了一声“是”,再跪地将其他牌位一一扶正,见言琢不诧异也不追问,微微松口气。

    另外几个依次是皇后、太子,以及四皇子与小公主的灵位。

    言琢手有些颤抖,这是吴国皇室的衣冠冢,竟然偷偷葬到了白士忭的墓里

    若说安康王是言氏灭族的刽子手,那这个先皇就是他的帮凶,偏听误信,枉害忠良,昏君

    这若不是白伯伯的陵墓,她恨不能将这几块牌匾砸碎

    她放下牌匾站起(身shen)来,淡淡道“吴国都亡了那么多年了,便是被外人知道也都无妨吧”

    蹲下(身shen)的白予和白翊暗暗交换了一个眼神。

    言琢拎着风灯往中间的墓(穴xue)走去,二人也起(身shen)跟上。

    中间的墓室内也放置一尊棺椁,同样无陪葬,棺椁盖已打开。

    言琢正要探(身shen)过去,被白予拦住。

    白予朝她微微摇摇头,再自己走到棺椁边上。

    从言琢的角度能看见他神色一震,随即喉结动了动。

    白予伸手轻轻将棺椁盖拉过来合上,抚摸着棺盖边沿,“这是白老爷的骨灰。”

    他神色在昏影中有些暗。

    言琢不再过去打扰,跪地磕了三个头,起(身shen)只在四下看着,像在找什么东西。

    仍是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白翊与白予也在棺椁前拜了三拜,起(身shen)去往第三个墓室。

    第三个墓室门口纷乱,有散落的黑土。

    靠门的墓顶被凿开一个洞,是另一个墓洞所在。

    那树林后的黑土想来是此处运出去的。

    与前两个墓室不同,这处墙角边还有些零碎的陪葬品,镂金的蝶翅,玉扣,银镯子,零零散散,看起来倒也不少。

    言琢蹙起眉,白家当时还未败落吗竟还会陪葬如此多财物。

    她弯腰顺手捡起一个观音玉坠,隐约可见是上好的帝王绿青翡,可是那观音雕功

    言琢心头颤了颤,怎么那么像言家玉石场的雕工手艺

    墓室中央同样有一具棺椁,棺盖也被移开。

    白予照旧将言琢挡在(身shen)后,先上前去查看。

    他提着风灯一低头,再转头看着白翊奇道“是半棺黑土。”

    那意味像是在询问白翊。

    言琢与白翊也走上前去。

    白翊也茫然摇摇头,“阿爷在此处下葬的时候,这棺材就已经在这儿了。”

    他一直以为这是白家先祖。

    言琢愕然看向他,“这墓葬不是白家所建”

    白翊看了看白予,“阿娘没说过,但我们来山上时,阿娘已将阿爷的棺椁下葬了。”

    言琢嗅了嗅那泥土,很浓的腐味儿,是混合了尸骨的泥土。

    她想到洒落在树林里的少许黑土,显然是从这里搬出去的。

    可那些人动这棺椁里的土做什么

    她回过头往这墓室四下看去。

    白予随着她的视线提着风灯给她照明。

    忽言琢猛地一怔,整个人中邪一般直(挺ting)(挺ting)拽住(身shen)旁白予的胳膊,死死盯着靠墙角的两方大石不放。

    白予胳膊一僵,察觉到她的(身shen)子摇摇(欲yu)坠,煞是不解。

    这丫头无论什么时候都没反应激烈过,那石头有什么问题

    白翊也看出来言琢的不对,站过来看了看那石头,忽“咦”了一声。

    然后抬脚走到那似方似圆的石头跟前蹲下(身shen)子,提着风灯细看着惊讶道“这是先秦石鼓”

    言琢脑中已是“嗡嗡”作响,在看清那物的时候鼻梁骨骤然一酸,眼前发黑。

    她早认出来了,没错,就是先秦石鼓

    先秦石鼓一共有十面,这儿虽只有俩,那已是价值连城之物

    这石鼓是当初父亲为吴王在民间搜罗而来,曾在鄞州的玉石场放了一年多,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为何会出现在白老爷墓中的无名棺椁旁

    言琢推开白予胳膊,跌跌撞撞走到那石鼓跟前蹲下,伸手抚摸过那石鼓上的大篆刻字。

    父亲曾带着她拓印这鼓,所有字一刻一画都那么熟悉

    在言家出事前两年这石鼓就不见了,她一直以为是送去了宫中,没想到会出现在此地

    这是为什么

    言琢心思起伏,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忽转过头看向那棺椁,咽了口唾沫,对白予白翊道“你们,去外头等我。”

    白予与白翊对视一眼,同时疑惑。

    白予正想开口,白翊先道“我先上去和阿娘报平安,予大哥,你护着玉姐儿上来吧。”

    说完先拎了一盏风灯离开。

    言琢手有些抖,屏住呼吸走到棺椁旁,顾不得(身shen)后还有白予在,猛地伸手就往那黑土中间探。

    “玉姐儿”白予忙上前拦她。

    黑土被人拨动过,里头东西混杂,言琢奋力推开白予的手伸到土中摸索,硬硬的。

    她抓在手中,是尸骨

    她再抓一把泥起来,还是尸骨

    白予看着都不由后脊发寒,火光(阴yin)森森的,言琢脸色煞白,五官紧紧绷在一起。

    白予一把抓住她胳膊,沉声喝止“玉姐儿你怎么了”

    莫不是中邪

    言琢一把甩开他手,也不说话,继续疯了一样在那黑泥中不停乱抓乱找。

    白予见她把找到的尸骨都放到一旁,再继续找,有些明白了她要做什么,一咬牙,也伸手到黑土里翻起来。

    黑土(阴yin)凉瘆人,有他帮忙,那土中很快翻出来不少森森白骨,散乱,早不成形,但没有头骨,腿骨找到三根,所以基本可以确认

    这是两具被扔到乱葬岗的无头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情深赋流年艾天晴〕〔神棍下山记〕〔仙韵传〕〔余生很长,不必慌〕〔穿越之斩魔录〕〔总裁爹地,快点追〕〔狂乱〕〔大唐小文贼〕〔明朝当官那些年〕〔美漫之BOOS入侵〕〔我是FIFA球王〕〔我的司令夫人〕〔你从外星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