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至尊狂兵〕〔大玄师〕〔有鬼赶紧跑〕〔我是夸雷斯马〕〔猛鬼将至〕〔东京名侦探〕〔卜旭大人〕〔玄医枭后〕〔红袖倾天虞美人〕〔一拳无敌手〕〔总裁的第一宠妻〕〔绝色至尊:邪王,〕〔都市之我就是神豪〕〔校花的贴身仙医〕〔将军且慢:你夫人〕〔缠绵隐婚:白少,〕〔废材逆天:财迷小〕〔超能供货商〕〔伏天剑狂〕〔超级海岛大亨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家娘子不二嫁 第七十二章让位
    白予与言琢出了墓,吩咐阿邝带人将另一个盗洞拓宽,再想办法将石鼓搬出来。

    白夫人带着白翊等人迎上来,“可看出来是怎么回事儿?”

    方才白翊告诉他墓室内灵位和骨灰都完好,白夫人方稍稍松口气,又告诉她里头有先秦石鼓,白夫人同样震惊。

    她自然知道这墓中葬的有何人,只不过那边墓室是白士忭所修,她也不知陪葬有何物。

    如此看来,对方不是冲白家,是冲言家来的也说不定。

    白予看了看言琢,见她面色平静,用她方才的话答白夫人:“玉姐儿看得仔细,这盗墓贼子应是卸岭门的人,且不是为财而来,墓室里虽翻得乱七八糟,但棺椁和灵牌都未损坏。”

    白夫人揪着帕子诧异道:“那是为何而来?”

    言琢抬眉幽幽看向白夫人,“阿娘,这些人像在找什么东西,咱们白家,或者另外两个墓室所葬的人家中,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吗?”

    白予点点头:“昨(日ri)损坏竹桥的恐怕也是这批人,我们推测,让人来盗墓的和(诱you)导孙诚来((逼))迫大郎的是同一幕后黑手。”

    白夫人皱着眉,“你阿爷死的时候(身shen)无长物,连活人都养不活,哪有什么值钱陪葬。另一家。”

    她(欲yu)言又止,“是你阿爷生前亲手葬下的人,里头的东西我倒是不知道。”

    她这话印证了言琢的猜测,心跳了跳,难道对方真的是冲言家而来?

    可他们又怎么知道白士忭替言家收了葬呢?

    ……

    墓葬要重新修缮,这不是一两(日ri)的功夫,白家回头再请人来好好休整。

    好在白予带的人手多,石鼓被顺利运了出来,言琢大致检查,基本完好。

    白夫人等人都未见过这东西,也不认识,听白翊说价值连城,都多看几眼。

    言琢却颇为狐疑,白翊怎么认识这石鼓?

    她记得很清楚,当时她还没说这是什么,白翊已经蹲到那边上喊了句“先秦石鼓”。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些。

    梅岭庄子在半山,众人要再回去又是折腾,干脆直接打道回府。

    刘氏从庄子里捎带了两包袱的面点果子凉糕等物,算是在路上充做午膳。

    言琢心事重重,命人将石鼓放到自己马车上,一路盯着回去。

    甜果儿坐旁边大气都不敢出,娘子上一次这么盯着块石头一看看半(日ri)还是在她十四岁时,不会又傻回去了吧?

    白夫人与刘氏同乘一辆马车,不时探头往窗外看看。

    见白翊始终微垂着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白予反而不时往后头言琢马车边上跑。

    她心头怪异感更重,想了想,推刘氏:“去陪你弟妹说说话,顺便问问她,这梅岭庄子有什么打算,再把二郎叫过来。”

    刘氏应声,马车停下,捏着帕子上了言琢的车,随即白翊钻进车厢来。

    白夫人示意白翊坐到跟前,先问了句,“你家人的灵位都还好?”

    白翊紧抿着唇点点头。

    白夫人微微叹口气,“你放心,即便是有人看见那灵位,也再猜不到你还活着。”

    白翊嘴角带起一味苦笑,“我只是在想,只是灵位而已,连个衣冠冢也不曾有,我这个当儿的……”

    说着垂下头说不出话来。

    白夫人又叹一口气,“多少人都是如此……”

    她伸手拍拍白翊手背,“所以你加把劲儿,早(日ri)和玉姐儿诞下一子半女来,也算钱氏有后了。”

    白翊神色有些尴尬,不知白夫人为何忽然提起这茬儿。

    白夫人细细看着白翊神色,又道:“方才我见你上来了,二郎和玉姐儿独自留在下头,孤男寡女,还是不大好。”

    白翊一咬牙,鼓起勇气抬起头来,“阿娘,我想让玉姐儿还是跟了二郎罢!”

    白夫人手指一紧,她就知道有问题,垮下脸道:“什么混账话!媳妇儿还能让来让去?你都跟她……”

    白翊脸涨得通红,“没有,我们……我们是假夫妻。”

    白夫人眉毛都快挑到鬓发里,“究竟怎么回事儿?”

    白翊没辙,一股脑儿把当(日ri)二人怎么都不想成亲,又怎么想出这么个法子,言琢助白家拿到何家嫁妆又救出大郎,他再写和离书助她离家,统统说了一遍。

    “混账!混账!”白夫人手头捏着佛珠转个不停,气得不知说什么好,这两个小辈拿她当猴耍不说,若没有言琢这个媳妇儿,梅岭这庄子就留不住!

    “阿娘!”白翊恳切道:“玉姐儿人好,又聪明,若是能长久做白家媳妇儿也是白家的福气!二郎既然活着回来,我不能一直占着他的位置不还!迟早他要认祖归宗的!

    “更何况,我看二郎对玉姐儿(情qing)根深种,便想着若是能让他与玉姐儿成真夫妻,二人一辈子留在白家多好!”

    “(情qing)根深种?”白夫人手头佛珠僵住。

    白翊点头,“二郎知道我与玉姐儿是假夫妻的事儿,我是平(日ri)里看着,最在意玉姐儿的便是他,再说那婚书上写着白翊的大名,他才是真正该与玉姐儿白头偕老的人。”

    白夫人想到昨(日ri)里白予冲出去救言琢那架势,还有今晨也是他二人先来到玉林峰,一时说不出话来。

    她面上忽喜忽愁,若二郎和玉姐儿真能成事儿,那二郎认祖归宗,梅岭的庄子也能用,岂不是两全其美?

    可二郎还有心结,玉姐儿要走……她半晌方揉着太阳(穴xue)道:“我再想想。”

    众人熬心熬力,又一路车马劳顿,到白家时脸色都不太好。

    尤其是言琢。

    白予偷眼瞧去,她脸上白得没丝血色,眉眼恹恹没点生气。

    芝芝迎出来,一蹦一跳着就往言琢跑去,“二嫂二嫂!怎么样?可有看见鬼怪?”

    白予横里窜出来挡住她,指着阿邝笑着道:“芝芝妹妹,让阿邝跟你说说?”

    芝芝一见阿邝那眯眯眼就想笑,乐得点头,“好啊……”

    说着就缠着卸马的阿邝去了。

    言琢与刘氏扶着白夫人回了房,二人也各自回去安歇。

    到了傍晚,白予手下在梅岭附近搜寻的人回来了。

    白予一一查问过,过来白翊这边院子找言琢。

    白翊正在天井里练剑。

    “玉姐儿呢?”

    白翊往后头一指,“跟甜果儿在屋里,你进去找她吧。”

    白予止步,这不大好,睨一眼白翊,“你帮我叫她出来吧。”

    里头言琢听到动静自己出来了。

    “怎么了?”她一眼看见白予,神色一动,“有消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情深赋流年艾天晴〕〔神棍下山记〕〔仙韵传〕〔余生很长,不必慌〕〔穿越之斩魔录〕〔总裁爹地,快点追〕〔狂乱〕〔大唐小文贼〕〔明朝当官那些年〕〔美漫之BOOS入侵〕〔我是FIFA球王〕〔我的司令夫人〕〔你从外星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