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雅顾凌擎〕〔报告爹地,妈咪要〕〔至尊逍遥神医〕〔宇宙级大骗子〕〔次元论坛〕〔名震诸天〕〔这操作有鬼〕〔山海乾坤界〕〔我真不是开玩笑〕〔梦想变普通〕〔崩坏三之终焉降临〕〔最强请鬼上身系统〕〔重生之都市魔尊〕〔秘碟二十一〕〔重生之八十年代新〕〔绝品逍遥神医〕〔死亡街区〕〔农医悍媳:傲娇夫〕〔天外飞仙恩怨录〕〔剑道毒尊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家娘子不二嫁 第七十三章卸岭门为苑树山和氏璧加更
    白予剑眉拧成一条线,背起手道:“梅岭和玉林峰都没有找到有人出没的踪迹,但在玉林峰以东的山中遇到一位砍柴人,说今晨天刚明时有一队人马从玉林峰后下来往东南方向去了。

    “我们的人沿着他指的方向找去,果然在一段路上发现了马蹄印,那蹄印往南上了官道,与其他马蹄混在一起,再分不清。”

    言琢眯了眯眼,“毫无踪迹?那马蹄印是突然出现吗?”

    “正是。”白予点头,“所以很奇怪。”

    言琢多了几分笃定,微微松一口气,“扫路法,果真是卸岭门。”

    “卸岭门?”白翊听不懂。

    言琢一面在心里盘算一面解释:“卸岭门是专为盗墓的四大门派之一,扫路法是他们最喜用的一种障眼法。

    “他们有专绑在马后用来清除蹄印的工具,似钉耙又似扫把,以隐蔽行踪,出现蹄印的一段,是故意布下迷阵让人以为他们往南,但极有可能仍是走了山路,真正去的方向应该就在出现蹄印的那一段路上分岔。”

    白翊毫不掩饰崇拜的眼神,玉姐儿什么都知道!

    白予也是头回听说这门派的事儿,听了从袖里掏出张纸,“幸好我绘了张舆图,你看看那处地形。”

    三人就那么在天井旁的石桌前坐下,白予展开舆图放在石桌上,点着一处道:“蹄印是在这里发现的。”

    他将那图一扫,再锁住一块区域指给言琢看,“如果按你的推测,人应是往东进了山,这片山属于大奇山岭区域,山深路抖最是险峻,且在最险要的破门山附近有人数不详的绿林山匪,盗墓贼会住在这样的地方吗?”

    想来盗墓贼子要出手贼赃,应往海城县城去才对。

    “我听说过这里!”白翊长剑支在石桌上站起(身shen),“大奇山里头是说有个山寨,都是些号称劫富济贫的义士侠客,专抢海城往南的过往客商财货。”

    “大奇山?”言琢霍然站起(身shen),目光灼灼,“如果那儿真有山匪,就一定是卸岭门的人没错了!

    “卸岭门人往往喜集结而居,有墓盗墓,没墓劫财,绿林不过是他们掩饰(身shen)份的幌子!”

    白予听她这么说,自然去了疑惑,立即站起(身shen)要收起舆图,“既如此,我带些人上山看看。”

    白翊长剑一挥,收到鞘中,“予大哥带我一起去!咱们去剿了这群挂羊头卖狗(肉rou)的贼子!”

    “等等!”言琢止住二人,“这事儿不能来硬的。且需要再确认确认,盗亦有道,卸岭门门规森严,对外极秘密。咱们就这样冲进去要讨回财物讨回公道,只怕会吃亏。

    “能占山为王聚众起义,想来领头者都有些过人之处。再说了,只看挨着那大奇山的白家村仍能人人过安宁(日ri)子,说明那些贼子也不是一味打家劫舍之人。”

    白翊愣了愣,觉得言琢说的有道理,“这倒是,白家村确实没遭过匪劫。

    “倒是有年竹溪河发山洪,冲毁了十来间房淹了几十片田。海城来了个救灾的官,据说吞了灾银不说,临走还看中乔家四郎家的新媳妇儿硬要抢了去。后来被人夜里一刀砍了头,听说就是大奇山的人干的。”

    “所以。”言琢说出自己的推断,“此事若是为求物,多半是这门派中某些人的单独行动!只因卸岭门人喜张狂行事,盗了墓反以此为荣,嚣张而去。那般事后将盗洞复原,不似其作风,只能说明盗墓的人不想被人发现。”

    白予疑惑看向她:“你有何办法?”

    听她这意思,倒是已有定计。

    言琢确实有盘算,但需要对方真正是卸岭门的人才行,她对白予道:“我需要确认一下是不是真是卸岭门,你帮我找个人去山寨附近留个羊头,看看他们什么反应。”

    又对二人道:“这事儿急不得,只要能确定是卸岭门的人,那我就有办法替白家报这个仇!”

    白予出门时言琢偷偷拽了一下他衣袖,再指了指后院,白予会意。

    过了会儿白翊去了白三郎院里,言琢沿着逃婚那晚的路线来到后墙下,白予果然已等在那儿。

    “怎么了?”白予心跳有些快,往言琢(身shen)后看看,这还是她头回主动找他。

    “现在不好多说。”言琢跑得有点喘,嗓门压得低低的,“你替我准备一艘竹筏,再两盏够油的风灯,我要去今(日ri)那山洞里一趟。”

    “什么时候?”白予蹙眉。

    “今晚!”言琢已经想好了,“骑马到山脚下小半个时辰,竹筏顺流而下很快能到,快到瀑布了我就停下跳水过去。”

    “那你怎么回来?”白予倒吸一口气,这小娘子简直天不怕地不怕。

    言琢也没有选择,“到时候再说,若对方真是卸岭门,只要有这个东西就好办了。”

    白予不太舒服,蹙起川字,“既然大家是一条船的人,为何你要一个人去冒险?”

    言琢有些讪讪,那玉矿的秘密她暂时不敢让他人知道,除非她有了开采动用的办法。

    不过白予处处帮她,够朋友够义气,她仍是要瞒着他,莫名有些过意不去。

    她不答白予也能猜到,她要做的事,恐怕又和她的(身shen)世、秘密有关。

    还不待她开口,白予已经沉声道:“我和你同去,若你不放心,我让卫队侯在桥头,我独自送你去,再接应你出来。准备好后我去找你。”

    言琢踌躇片刻,夜间进山洞,想来白予也不会发现什么。

    况且这人(身shen)手好,有他在,路上能快些。

    她微笑着一点头,“跟我去行,不过得你听我话。还有,我还需要些饵剂。”

    “钓鱼?”白予挑眉,这丫头使唤起他来倒是毫不客气。

    不过见她答应了,方才一丝气儿立即烟消云散。

    言琢抿唇一笑卖个关子,“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用开水浸泡地龙干二两,子河车一两,谷子一斤,野八角半斤,酒糟子三两,以上边煮边拌再加二两白糖。可记住了?“

    白予默念一遍,已全记住,点点头。

    言琢跟夸小孩儿似的拍拍他肩,“记(性xing)不错!若忘了再来问我。”

    说完又猫着腰一溜烟儿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我是FIFA球王〕〔我要大宝箱〕〔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国民女神:史上第〕〔圣踪〕〔乱世我为侠〕〔都市之绝世仙帝〕〔乡村透视小农民〕〔蜀山剑宗系统〕〔魔鬼主教〕〔公主在上:国师,〕〔快穿:吾儿莫方〕〔快穿之这个愿望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