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降灵人〕〔拜师之极品美女〕〔穿越六十年代之末〕〔和大罗一起踢球的〕〔军夫请自重〕〔我只是个穿越者〕〔史上最牛轮回〕〔总裁大人,我不约〕〔总裁爹地宠上天〕〔男神娇宠之医妻通〕〔穿越空间之异能商〕〔名门傲妻:权少,〕〔军门燃情:小妻狂〕〔文娱不朽〕〔农门小地主+番外〕〔秦时明月直播间〕〔大周九千岁〕〔女帝的工程大军〕〔穿梁祝做女夫子〕〔重生之传奇农夫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家娘子不二嫁 第七十七章在疯魔的路上越走越远
    白予不想说这个话题,转过头端起茶给白夫人推过去,淡淡道:“我过得(挺ting)好。”

    白夫人沾沾眼角,端起茶来抿一口,把剩下的(情qing)绪都咽下去,叹气道:“万般皆是命呐!”

    白予仍想着方才的问题,忽心念一动,“那墓(穴xue)是言大人造的?”

    白夫人点头。

    “为何会造三个墓室?”白予不解,若说这是言懋修给自己留的墓,为何会留两个空墓(穴xue)出来呢?

    莫非他早预见到什么,提前给自己阿爷和钱氏先皇留好了?

    白予有些毛骨悚然。

    白夫人蹙着眉,“这我倒是不清楚,你阿爷死前曾反复说,一定要将他和先皇灵位都葬在此处,还有白家祠堂,一定要守好这祠堂。”

    “你问这些做什么?”白夫人看向白予,“莫非和那盗墓贼子有关系?”

    白予想不通这造墓的缘由,不过言琢的(身shen)份他至少能确定了!

    他面上不动声色:“那言家的墓葬里值钱财物不少,还有石鼓,我在想,那些冲白家来的人,会不会是冲言家来的。”

    白夫人心口跳了一跳,徐徐答:“央儿也这么问过我,可言家葬在那处十多年了,除了你阿爷和我,又再无人知晓,旁人怎会冲着言家去呢?”

    “那言家除了托孤,还托过什么东西给阿爷吗?”白予下意识问。

    白夫人则一震,他喊了阿爷……

    她吞一口唾沫,让自己看起来不显得太过激动,“你阿爷不曾说过。不过有件奇怪的事,言懋修把梅岭的庄子托付给了何家,何家祖上曾是他们言家玉场的人。”

    “梅岭庄子?”白予猛抬起眼,惊诧无比,“原本是言家的?”

    白夫人点头,丝毫不瞒他,“你阿爷曾交代过,让我们回海城白家村来,除了守着这祠堂,也要守着那庄子。他说这庄子是言老爷看中的,是块宝地。千万不得让那庄子落到旁人手中。”

    白予越听越糊涂,“宝地?什么宝地?”

    白夫人摇头,“我也不知,想来是言老爷曾把什么宝贝埋在这庄子里?我便想着娶了玉姐儿进门,咱们可就能名正言顺守着这庄子了。何亲家与我说过这事儿,他也只知道这庄子里有宝,也不知宝是何物。连我们都不曾知道,那些冲白家来的人,显然也不是冲这庄子而来。”

    白予认同她这推断,不然的话,那些人直接去翻庄子就行了,为何还要利用孙诚((逼))迫大郎,又偷摸盗墓做这些鬼祟之事?

    他冷冷看向白夫人,“那么,您让……(殿dian)下娶玉姐儿,为的就是这庄子?”

    白夫人红了眼圈,“二郎……娘也是无法……你三弟的病……”

    “那庄子您不能动!”白予手握紧椅把。

    白夫人一愣,“为何?玉姐儿是我白家的人……”

    “那也是她自己的事!庄子动或者不动,挖还是不挖,也是她自己做决定!”白予口气冰冷,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若白家二郎……还是我,您会让我娶当初的何言琢吗?会为了怕我逃婚不惜在后墙外插满刀子吗?”

    白夫人语塞,脸一阵青一阵白。

    白予站起(身shen),(胸xiong)膛起伏,“既然你们要保钱氏血脉,不惜用亲骨(肉rou)换下来,就好好待他!若阿爷还在,我想,他也不想看到,自己一心保下来的血脉被拿来为白家谋利,自己答应好友守护的东西拿来被自己后人所用!”

    说完一甩袖,就那么走了出去!

    白夫人看着他背影怔半晌,眼泪又流了下来。

    到这(日ri)晌午,白予的人来回话,他们在那大奇山外留下的那只羊头被人砍下了角,但羊头没拿走。

    言琢松口气,“没错了!一定是卸岭门的人!”

    “为何?”白翊和白予同时开口问。

    “卸岭门最重(阴yin)阳之气。羊乃阳者,卸岭门人长期在(阴yin)气重的地方活动,很怕阳冲撞,所以他们有个习惯,见到羊头去其角,算是卸了阳气,保全了他们的(阴yin)气。”

    “那,是卸岭门又当如何?”白翊皱眉问。

    “那我便可以一个人上山寨去找他们掌门做笔买卖!”言琢眼神发亮,志在必得。

    “一个人?”白翊惊讶出声。

    “不行!”白予斩钉截铁,“这可是山匪!”

    言琢示意白予勿要激动,“若是人多势众找上门去,只怕还未说完话就先打起来!放心,我不是去要公道,我是去谈买卖,若他们真是卸岭门的人,那必会与我商谈。”

    “你有几成把握谈成?”白予问。

    “八成。”言琢诚实答,她对卸岭门人还是有些了解。

    “可你有几成把握能见到他们掌门呢?”白予坚持,“山寨不比孙诚那破府邸,这些人也不是县衙衙役可比,你又如何能保证那些人里头个个都守卸岭门规矩?

    “既然你推断这盗墓之人是私下行动的,万一被人发现你的目的,灭口怎么办?

    “更何况你这样的……只要有一个人对你起了歹心,你就……总之,太危险了!”

    白予一说一大串。

    言琢蹙起眉。

    她承认他说的有道理,白予考虑得比她更稳,更全。

    她擅长的是做买卖,你卖我买公平交易,可这笔买卖确实是需要到一个对她不利的环境中去。

    她有把握能说动卸岭掌门,可是此去,险,那是一定的!

    做买卖本(身shen)就是有各种风险,她这么多年一腔孤勇往前冲习惯了,何尝有人替她做过周全考虑?

    言琢心口微暖,解释道:“你们当然可以在山下接应我。”

    白予重新将那舆图摊开,一面指点一面看向言琢,“我会调人在这几处埋伏好,随时准备接应。然后,我陪你上山。”

    “我也去!”白翊手握住剑鞘,“我也能出力!”

    言琢为难地看向二人,“可是,卸岭门有个规矩。”

    “什么规矩?”

    “卸岭门人极神秘,往往绿林(身shen)份为明,盗墓(身shen)份为暗,所以门规森严古怪,极少待客。即便是待客,也只待女子。表面上因为他们所行所为均是(阴yin)气极重之事,认为男子阳气壮,会冲撞到他们门派。实则是担心有仇家混进去。所以男儿找上门,要么入派,要么死。”

    白予眉毛抽了抽,这是什么狗(屁pi)规矩!

    白翊只得作罢,咬着唇道:“那我去山寨外接应你。”

    白予憋了足有一盏茶的功夫,想到言琢独自进山寨走在那些粗野汉子的视线中,那些人有刀有箭(身shen)强体壮,万一一个谈得不好……活脱脱是送羊入狼群!

    他一咬牙,鬼使神差就开了口,“我扮女子随你去!”

    “唰!”一屋人齐刷刷的目光全扫到他(身shen)上。

    阿邝吓得一头撞到门柱子上。

    白予被众人的目光激得一哆嗦……他刚刚说什么了?

    怕是真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情深赋流年艾天晴〕〔神棍下山记〕〔仙韵传〕〔余生很长,不必慌〕〔穿越之斩魔录〕〔总裁爹地,快点追〕〔狂乱〕〔大唐小文贼〕〔明朝当官那些年〕〔美漫之BOOS入侵〕〔我是FIFA球王〕〔我的司令夫人〕〔你从外星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