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雅顾凌擎〕〔报告爹地,妈咪要〕〔至尊逍遥神医〕〔宇宙级大骗子〕〔次元论坛〕〔名震诸天〕〔这操作有鬼〕〔山海乾坤界〕〔我真不是开玩笑〕〔梦想变普通〕〔崩坏三之终焉降临〕〔最强请鬼上身系统〕〔重生之都市魔尊〕〔秘碟二十一〕〔重生之八十年代新〕〔绝品逍遥神医〕〔死亡街区〕〔农医悍媳:傲娇夫〕〔天外飞仙恩怨录〕〔剑道毒尊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家娘子不二嫁 第八十章 卸岭母甲
    ,精彩无弹窗免费!

    言琢与白予信步往里走去。

    沿路围满人,大部分都是粗野汉子,都眼带绿光肆无忌惮的看着二人,肆意调笑声闻不绝耳。

    “这小娘儿们真不错!”

    “那丫鬟也是极品!”

    “让爷们吃肉,咱喝点汤不知行不行!”

    “你小子想得倒挺美!”

    ……

    白予粗略算一下,仅这沿路就有二三百号人,他们二人就像被群猫围观的鱼。

    他自保是绝无问题,但若要护着言琢周全闯出去,还得看山脚下阿邝等人的速度。

    看看身畔言琢,一步一脚走得极稳,这丫头倒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

    五哥和猴头领着二人穿过山寨,爬上高高一阶石梯,四周已无旁人,尽头处是一座颇为宏伟的庙宇般的厅堂。

    一路仍有持枪护卫,但已无人言语,与前头那种贼匪浪荡的风气截然不同。

    走得近了,看得出来那屋宇是座道观改建而成。

    五哥走到门口示意二人稍等,自己先进了门去。

    言琢扫一眼,堂内关着窗,当中立着个英雄塑像,昏昏暗暗,看不太清。

    言琢收回目光,见白予也在打量那塑像,淡淡解释道:“是飞将吕布,卸岭门的祖师爷。”

    白予面露震惊之色,卸岭门的祖师爷竟然是名传千古的三国第一将!

    旁边的猴头惊诧地扫了言琢一眼,眼神多了些服气,却未开口说话。

    卸岭门向来行事神秘,在江湖上知晓的人都不多,这小娘子不但能找到地方,似乎还把他们门派摸得头头是道,不知是什么来头。

    片刻后,五哥过来,神态已比方才客气许多,一挥手,“二位里面请。”

    言琢与白予并肩来到厅内。

    厅内两行护卫,森森威严,杀气浓重。

    绕过塑像后头一方敞厅,当中一张条案,两个蒲团,上方两级台阶,半月型石台上一扇紫檀四叠屏风。

    两壁挂着幽幽宫灯,处处昏昏暗暗,倒似入了夜一般,对白予的假扮颇为有利。

    “两位客人请坐。”屏风后传来一把似破锣的干枯嗓音,听得人刺耳。

    言琢与白予在蒲团盘腿落座。

    屏风旁站了两个汉子,其中一个瘦长似蛇,另一个圆滚如猪,看见言琢与白予同时眼睛发亮。

    有小丫鬟端了茶盘上来,二人伸手取过。

    白予先示意言琢勿动,自己端到鼻尖嗅了嗅,再喝上一口,方示意言琢可用。

    “呵呵。”那把破锣嗓子冷笑道:“若不信我,何来买卖之说?”

    似乎能看穿屏风一般。

    言琢语气也不似方才在山门外的客气,带了几分寒意道:“掌门若要得人信,便要有个可信的样子。我们几人规规矩矩诚心诚意上山来跟掌门您谈买卖,您的人不但诸多刁难,且恶言恶语,如今世风日下,难保卸岭门人不会做出什么给祖师爷抹黑的勾当来!”

    那似蛇的汉子听得怒目而向。

    “哈!哈!哈!”屏风后传出三声笑,随即那破锣嗓子尖声道:“好大的胆子!小娘子如何知晓我卸岭门在此山之中?”

    言琢微哂,“买卖谈成之后,我自然会告诉您为何知晓。”

    屏风后有片刻沉默。

    接着那声音道:“说吧,你卖什么货,又想要什么货。”

    言琢下巴微扬,语声铿锵,“我要的货,便是掌门交出手下盗掘玉林峰白家墓葬之人,还有墓中之物!”

    “呵!”屏风旁那像蛇的男子传来一声轻笑。

    其他人也以找死的眼光看着言琢。

    屏风后的人倒是没其他反应,只淡淡道:“那你的货呢?”

    言琢盯着屏风,一字一顿吐出四个字,“卸-岭-母-甲!”

    即使白予仍不太懂这是什么,也察觉到厅内气氛骤变,几乎每个人都在听到这个词时耸然动容。

    包括屏风后。

    一片怪异的寂静。

    良久,屏风后传来一声干笑,随即叹息,“小娘子年纪轻轻,怕是可惜了。这些年,用母甲招摇撞骗的人,我们可没少见。”

    白予手按上了腰间的剑把。

    言琢冷冷一笑,“掌门连看都没看过货,就断定我们是招摇撞骗,未免太武断了些。”

    屏风后又是一声低笑。

    有什么好看的?

    卸岭母甲消失数百年,一难难在制甲材料千年难求,二难难在母甲草图难见其踪。

    更何况,他知道谁手里才有草图。

    若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娘子就能随便拿出母甲来,卸岭门人这几百年的努力可就太好笑了!

    “杀了。”两个字很平淡,像说吃什么菜。

    几乎他话音落下的瞬间,那像蛇的男子双瞳一缩,忽左手多了一条长鞭往言琢面前甩来。

    白予眼疾手快长剑出鞘,那飞鞭刚甩到言琢跟前,“唰”,断了。

    “好快的剑!”那使鞭的蛇人反应也快,右手又是一条长鞭往二人劈来。

    忽眼前银光一闪,只听一声闷响,将将飞到言琢面前的鞭子就那么颓然软了下去。

    所有人目光都聚焦到使鞭男子的右手腕处。

    他右手腕缠着长鞭的一截,一柄小巧飞刀正扎在那鞭身上。

    男子脸白了,若是刀尖再往前一寸,就扎进了他的脉搏!

    “柳叶刀!”那胖如猪猡的汉子霍然看向言琢。

    白予也猛地将目光锁到言琢身上,她会使飞刀?

    他们的计划中,并没有要她出手的这一步,可她竟然会使飞刀?

    言琢本没想这么早用这压箱底的牌,可眼见这掌门摆明要刁难他们,只怕白予再动手下去会露馅儿,不得不先露个底。

    屏风后静默片刻,那把声音问:“你跟金陵城中的玉娘子是什么关系?”

    “师徒关系。”言琢答得自然,暗自捏了一把汗,她这飞刀,也仅仅能够是找到准头扎进鞭身而已,伤人可不行。

    白予在一旁若有所思,玉娘子啊……这名字怎么有些耳熟?

    那声音再开口,已是有些微激动,“那,空山道人……”

    “是我师祖。”言琢知道他想问什么,“师祖在无名山无名处做无名人多年,早不理世事。”

    那声音叹了一口气,“既是同道后辈,你能找到我们也不奇怪。不过,要跟我们做买卖,也还得按卸岭门的规矩来。”

    白予恍然,难怪这丫头胆气这么足,原来她果真和这卸岭门有关系!

    “什么规矩?”只听言琢沉声问。

    “鬼门三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我是FIFA球王〕〔我要大宝箱〕〔快穿之宿主正在渣〕〔国民女神:史上第〕〔圣踪〕〔乱世我为侠〕〔都市之绝世仙帝〕〔乡村透视小农民〕〔蜀山剑宗系统〕〔魔鬼主教〕〔公主在上:国师,〕〔快穿:吾儿莫方〕〔快穿之这个愿望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