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至尊狂兵〕〔大玄师〕〔有鬼赶紧跑〕〔我是夸雷斯马〕〔猛鬼将至〕〔东京名侦探〕〔卜旭大人〕〔玄医枭后〕〔红袖倾天虞美人〕〔一拳无敌手〕〔总裁的第一宠妻〕〔绝色至尊:邪王,〕〔都市之我就是神豪〕〔校花的贴身仙医〕〔将军且慢:你夫人〕〔缠绵隐婚:白少,〕〔废材逆天:财迷小〕〔超能供货商〕〔伏天剑狂〕〔超级海岛大亨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家娘子不二嫁 第九十五章 恶人还得恶法治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予在旁微微一笑,眼光却森寒笼住周氏,“想来那地契是相爷的名字,后来也没去官府更名吧?

    “若没更名,就还是相爷的产业,如今自然也是白二郎的,劳烦婶娘去找出地契一看便知。”

    周氏被他一瞅,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

    白翊经他提点,抬头道:“是,若六婶还记不得,那我们只好上官府查证地契留档去。”

    周氏这才想到,当年吴国还在的时候,地契押约官府都是要留档的,哪像如今这么方便!

    海城没大乱,若这几人坚持要查,还真能查到,到时候这宅子只怕要赔一半出去!

    当即慌了神,干笑了几声,故作恍然大悟:“哎呀,是是是,还是你们想得周到,我还以为相爷没要,这事儿就算了呢!”

    说着提着裙子往外走,“我找找地契去。”

    过了会儿拿着个小匣子回来,满脸笑道:“还真是,哎呀,这家里日日事儿太多了,我这是东边儿也要操心西边儿也要操心,这地契还真是忘了个一干二净。”

    她递到白翊手上,“你们是想今晚住过去,还是明日?那边儿还没打理,恐怕有些乱。”

    白翊打开一看,递给白予和言琢。

    是个两进的小院子。

    言琢向白翊使了个眼色。

    白翊道:“六婶要不再找找,应该还有其他宅子。”

    周氏脸一垮,连装笑都懒得装,这几人也太不要脸了,还想全都要回去呢?!

    她指着外头翘着鼻子露出本色道:“你们也看见了,就为这事儿我三头两回跑着折腾多少趟,这些地契单子都不知是猴年马月的,白家这么多产业,难不成我还一个一个翻出来不成?

    “再说了,当初给相爷的就这宅子!你们若嫌地方小,便在我们院里住下,白家还不至于让穷亲戚睡大街去!”

    给个院子应付就够了,这家人还真当自己还是相府人呢?

    给脸不当脸,别怪她没给人台阶下!

    白翊气得面皮通红,对这种撕破脸皮的做法又不知该如何应付。

    言琢见这周氏明着吞了白士忭的产业不说,还看白家人如今落魄了就仗势欺人。

    想来当初白夫人就是在这样的泼妇手下受了不少气,所以她才即使大郎被困囹圄也不相求族里。

    她浅笑着站起身,“六婶口齿这般伶俐,难怪白家如此蒸蒸日上。”

    周氏不知为何,有点惧她,见她站起来说话心头微微一慌,不知这小娘子又要拿出什么大招来。

    言琢直视着她,毫不客气道:“不过俗话说得好,吃水不忘挖井人。白家如今财大气粗,走的什么路子,六婶想来心知肚明。就拿这园子来说吧,虽不如我何家府邸,但看着也有三十来亩。”

    周氏听她先一句就颇不舒服,走的什么路子?就算当初白士忭给白家争了门楣,那也是他们自己经营来的!

    再听最后一句,冷冷一哼,“不好意思,六十四亩!”

    三十来亩?就这么看不起白家?

    言琢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哦,六十四亩,大伙儿可都听到了。建这宅子是在二十年前吧,那会儿还是按吴国律例建宅。海城白家是商贾,吴国对商贾屯地可有重规,一应商家建宅不得超过三十亩。六婶难道忘了?”

    周氏脸色渐渐变青,听出了言琢想说什么。

    这丫头怎么会知道吴国有些什么建宅律例?

    连她都是听白士信说了才知道的!

    “这六十四亩的宅基地是怎么批下来的?六婶若想不起来,不如我帮你想想?是你们说想帮我阿爷建宅吧?还是说你们拉我阿爷一起建宅?那土地买卖契约上有没有我阿爷的名字?

    “若没有阿爷的二品官身,白家哪儿来的本事建这么大的园子?”

    周氏脸色已经惨白。

    言琢这句句都问得正中她死穴,她连辩都没法辩!

    她强撑着回一句:“那些事儿,我不知道,现在吴国都没了,还不随你编?”

    言琢见她纯粹开始耍赖,也没了耐心,目光一冷,言辞不再客气。

    “六婶儿,大伙儿一家人,也不说那么多弯弯绕绕的,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但若是你们想贪我们应得的东西,那也不要怪人给脸不要脸!

    “吴国是没了,但法理还在!大家都是亲戚,一笔写不出两个白字。我们只不过是想要回自家该得的东西,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站到皇帝老儿面前都占理!

    “你们呢?占了人家的地,占了人家的宅,用人家的官身名头做生意当保护伞赚银子,得了人的恩,承了人的情!不报恩还情不说,白白占人便宜还倒打一耙,就这么欺负人孤儿寡母?

    “如此无情绝义不知廉耻,晚上睡觉就不怕我阿爷来找你?打雷下雨时就不怕引雷劈?”

    一番话听得白予等人又痛快又解气。

    周氏已经又气又怒被她骂得直哆嗦,捏着帕子说不出话来,一手指着言琢,上气不接下气,“你……你……”

    好啊!

    跟她撕破脸是吗?

    周氏气极,一拍案,“土地契约早没了!那是吴国!现在是什么时候,是大周!皇帝老儿都没了,别跟我提什么相爷!我就不认怎么着?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们海城白家自个儿好好经营的生意,你们别想跟个叫花子似的来占便宜!

    “我们白家能有今日是自己有本事!白士忭自己不争气,保不住自个儿宅子保不住孤儿寡母,你个奶都没喂过的丫头片子在我面前逞什么能!”

    忽眼前寒光一闪,白予手头长剑横在她面前,冷冷道:“六婶儿,都是亲戚,说话不要这么伤人。你再说白家老爷半句不好,那我们也要凭自己的本事要回自己的东西了。”

    他一面说,手头长剑一面转了转,杀气逼人。

    周氏骂街是能手,可哪见过这等真刀真枪的阵仗,登时脸青唇白说不出话来,吓得她身旁婆子都哆哆嗦嗦不敢上来扶。

    现在这年头,什么是本事,刀剑才是真本事!

    人家剑都逼上她脖子了,她长再多的嘴也没用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最强主角!〕〔修神时代:我有无〕〔情深赋流年艾天晴〕〔神棍下山记〕〔仙韵传〕〔余生很长,不必慌〕〔穿越之斩魔录〕〔总裁爹地,快点追〕〔狂乱〕〔大唐小文贼〕〔明朝当官那些年〕〔美漫之BOOS入侵〕〔我是FIFA球王〕〔我的司令夫人〕〔你从外星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