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妻辣爱〕〔主宰星河〕〔萌宝36计:妈咪,〕〔灵婚簿〕〔替嫁悍妃〕〔一试成婚,总裁太〕〔农女巧当家〕〔农女福妃,别太甜〕〔天才小农女:学霸〕〔重生:朕的二嫁皇〕〔盛世天命〕〔溺宠99分,男神宠〕〔都市仙帝神医〕〔哈利波特之死神权〕〔邪王宠妻:妖孽王〕〔小娇妻,你被捕了〕〔重生明末之中州崛〕〔浪子邪医〕〔异能小毒妃:王爷〕〔重生影后甜妻:总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之庶子风流 第八十章 出府
    崇康十年,正月三十。

    墨竹院,东暖阁。

    晴雯正在与贾琮梳头,瞥见春燕端着铜盆和帕子进来,嘴上抿不住的笑,便啐骂道:“吃了蜜蜂屎了,从前儿晚上就一直笑,羞也不羞?”

    经过数日的磨合,晴雯已经有了原著中的几分风采……

    不过贾琮到底不是宝玉,不会无底线的溺爱宽纵,所以晴雯也不敢像原著中那样,和宝玉干嘴仗一般同贾琮说话。

    听晴雯嘲笑,春燕也不示弱,反口道:“前儿也不知哪个,听说能跟着三爷去尚书府过,笑的和花儿一样!

    别以为你生的好,就能欺负人!”

    晴雯骂人时牙尖嘴利,吵架时其实并不高明。

    被春燕一堵,气的想要动手。

    这几日熟了后,两人没少抓抓挠挠顽闹,见又要闹起来,贾琮无奈笑道:“我说不用你们伺候,你们偏要。这番功夫,我自己早就收拾利落了。”

    晴雯闻言重新回到位置,继续给贾琮梳头,忍了忍还是没忍住,撇嘴道:“三爷怕是烦我们了,嫌我们粗手粗脚,想去尚书府寻人家的丫鬟伺候。

    我听说,他们那样的人家,连扫地的婆子都会背几句诗哩,自然不是我们能比的……”

    贾琮没理会晴雯的挑衅,而是对抱了件衣裳进来的徐道:“下月初九是链二哥的生儿,十二是林妹妹的生儿,三月初三是三妹妹的生儿。

    这三日我多半是回不来的,徐记得将我备好的礼分别送去。

    再代我告一声恼,说不能回来为他们庆生,十分抱歉。”

    徐情绪却不比晴雯和春燕两人,显得有些低落,轻轻应了声:“嗯。”

    见她这般,晴雯和春燕都不闹腾了,眼神复杂的看着她。

    徐这般,很简单,因为她不会和晴雯、春燕一起去尚书府,而是留在贾府。

    倒不是贾琮不要她去,是林之孝家的亲自登门,向贾琮讨的人情……

    既然是父母之命,贾琮又怎能不成全?

    不过见徐情绪低落至斯,他笑道:“你一直是个明白人,不像春燕,这会儿子怎么也犯起糊涂来了?”

    不理春燕在一旁抱怨,晴雯在一旁嘲笑,贾琮又道:“我去学里读书,虽说每三日可以回尚书府一天。可回去还也要一直忙着做学问?她们几个也不过是在院子里白守着。

    人生地不熟,老子娘也不在跟前,还不如你自在。

    国子监也不过二三年的光景,一转眼就过去了,回来后还不是一样?”

    又怎会一样呢……

    徐心里一叹,可到底不愿在贾琮入监的日子里,让他太不愉快。

    只能悄然抹去眼角的泪痕,强颜欢笑道:“三爷放心,我省得的。”

    ……

    辰时二刻。

    荣禧堂,东厢。

    在荣庆堂门口处给贾母磕了头,算是告别后,贾琮又来至此,与王夫人告别。

    青缎靠背坐褥上,王夫人淡淡笑道:“原以为明儿和宝玉一同去学里,不想你先生打发人来,让你今儿就去。

    去就去吧,到了学里,别只顾着用功,也要仔细身子。

    没有丫鬟婆子在跟前,愈发要自己爱惜,勤换衣裳。”

    贾琮感激道:“劳太太牵挂,侄儿感念万分。只盼老爷太太长命百岁,待琮学成功名,必结草衔环以报老爷太太活命再造之恩。”

    听他说的心诚,王夫人始终浮在面上的笑容,多了点真意,道:“你和宝玉一天生儿,才多大点,哪里就整天想着这些?

    老爷和我都不用你报答什么,日后你们兄弟扶持着好生过活,不让大人操心,就是极好的。

    在学里好生读书,不用惦记家里。

    去吧,别误了时辰。”

    ……

    出了荣禧堂,绕往后面的甬道,经一面粉油大影壁,贾琮到了凤姐儿小院。

    凤姐儿这会儿自然不在,她在贾母院侍候着。

    倒是平儿姑娘,应该在。

    进了院门儿,就见一二小丫头子在庭院内顽。

    看到贾琮进来,忙进去寻人。

    未几,就见平儿快步出来,俏脸上带着温柔可亲的笑脸。

    贾琮上前行礼道:“平儿姐姐,我要去国子监读书了,来和你道个别。”

    平儿笑道:“前儿让人给你做了身衣裳,才打发丫头送到你圆儿里,让晴雯给你收起来。我料你就要来了,可曾给老太太、太太磕过头?”

    贾琮点头道:“刚才从太太那里出来。”

    平儿抿口一笑,水杏般的美眸完成了月牙,看着贾琮叮嘱道:“去了学里,万万记得照顾好自己身子。天凉了添衣,天热了减衣,但切记不可一次减的太多,要懂得春捂秋冻的理儿。”

    “虽要用功学业,但也不可把自己逼的太狠,你才多大点,还是个孩子呢,若是逼的太狠,熬坏了身子,可怎么了得?”

    “去了尚书府那边,记得多孝敬师父师娘,日后,仰仗那边的时候多呢……”

    听着平儿用轻轻的声音,娟娟细语的叮嘱着,贾琮眨着眼,看着那张温柔可亲如画般的容颜,心中暖煦微醺。

    一一应下后,过了好久,平儿才说完,自己倒先不好意思笑了,对贾琮道:“那年我陪二.奶奶进门儿时,你也就比板凳高些。一看就是本分老实的孩子,却不知被哪个黑了心的,哄着拿着一束白花来送我。

    二.奶奶和我都知道你必是被人哄了,可大老爷还是使人将你好打一通。

    结果没二天,你伤还没好,再次看到我,还是笑的那么媳。

    你是个好孩子,这些年一直都是……”

    贾琮闻言,笑了笑,看着满面感慨的平儿道:“平儿姐姐,如今我长大了,不是孩子了。

    下回再送花儿,必不会送错。

    对了,姐姐喜欢什么样的花儿?”

    平儿忽然觉得脸有些烧,心里纳罕,分明当他是个孩子,口中却鬼使神差道:“你以为姐姐喜欢什么花儿?”

    贾琮想了想,笑道:“牡丹玫瑰太艳,水兰腊梅太冷,我以为,姐姐温柔贤良,谦和美德,当最喜欢山谷上的山茶花。

    必无差错!”

    说罢,对着有些恍惚的平儿,贾琮得意的灿然一笑。

    满院阳光。

    ……

    贾府外书房。

    除却贾政并五六位清客相公,贾琏、贾宝玉、贾环也在。

    贾琮行罢大礼后,贾政叫起,和声问道:“可都准备妥当了?”

    贾琮道:“都妥当了。也给老太太、太太磕了头,等见过老爷,就去东路院……”

    说着,贾琮垂下眼帘。

    见贾政沉下脸来,一旁贾琏忙道:“三弟今日不必去了,之前我去请示时,大老爷和大太太都说,身子不大适,今日不好相见。让三弟好生进学,不必以家里为念。”

    这话……只能蒙鬼。

    多半又是一通尖酸刻薄的谩骂。

    贾琮也乐得装作不知,转身遥遥往东路院方向跪拜了番,再起身面对贾政。

    贾政对他此举很满意,可见是个有孝心的孩子,点头道:“既然大老爷大太太这般吩咐了,敬孝道也就不急于一时。

    你链二哥给你备好了车马,选了长随和小厮,一会儿他们护着你去尚书府。”

    贾琮道:“老爷,有马车就好,长随和小厮就算了罢……先生出行,也没跟那么些人,我不大合适……”

    贾政一想,还真是如此,想了想,道:“既然如此,就备一架马车吧。不过今日不成,今日要送你的丫鬟一并去尚书府,还有些行礼书籍。”

    贾琮笑着点头应下。

    贾政忽地话音一转,问道:“琮儿,有一事你是否知情?”

    贾琮问道:“不知老爷所说何事?”

    贾政微微皱眉道:“据闻昨日朝会后,大司空当着满朝重臣的面,给了礼部李侍郎一叠状纸,上面都是其子所犯罪行。

    李侍郎几乎下不来台,惊怒之下,说必会给朝廷一个交代。

    下午,就命刑部进入其家,将其幼子锁拿下狱,随后又上了乞骸骨的奏折……

    此事,我隐隐听说,和你有些干系?”

    贾琮闻言忙道:“老爷,我几乎从无出门时,都未听说过李侍郎家,怎会相干?

    倒是前日从先生家归来时,李侍郎家的公子拦下我,说了些不明不白的话,还邀我去他家做客。

    我不敢擅专,说要回来禀明老爷太太,他却说不必惊动,不用了。

    具体怎么回事,我亦不糊涂着。

    至于他为何疑我,想来是因为去岁秋日,我在南集市胡同上,顺手帮过一家人,那家人正好是苦主。

    因而疑到了我身上。

    但我从未听过李侍郎公子之名……”

    这是宋岩再三叮嘱于他的,目的就是为了不让贾琮牵连到朝廷党争中。

    所以无论对谁,都是这套说辞。

    贾政闻言,颔首道:“我料也是如此,琮儿只管好生读书,这些事不必理会,我会派人去侍郎府支会一声的。”

    贾琮躬身应是。

    贾政又叮嘱了几句,不过是去学里要好生读书,不可被旁人教坏,也要注意身子云云。

    一直到了辰时末刻方完毕,贾琮皆一一应下。

    贾政见他如此懂事,心里忽地一叹,道:“时候也不早了,琮儿早些出发吧。”

    贾琮闻言点点头,然后撩起衣襟前摆跪下,微微哽咽道:“琮生而卑贱,为高堂父母厌弃。

    若非老爷太太慈恩,几不能苟活至此。

    今蒙老爷看重,送琮去那天下第一等学府进学。

    琮虽奋作,誓要取一番事业,不负老爷所重。

    然心中实有牵挂难放。

    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

    琮得老爷大恩,此时难报万一。

    唯望老爷太太保重慈身,待琮学成归来,日夜侍于膝下,以全孝道!”

    说罢,诚心的磕了三个头。

    见其如此,贾政大受感动,连声道:“好好,好孩子!你安心去读书,家里什么都不用去挂念。

    你能蟾宫折桂金榜题名,便是对我和太太最大的孝敬。”

    书房一侧,贾宝玉目瞪口呆的看着贾琮,又羡又嫉,他是做不到和贾政这样亲近的。

    而贾环则撇嘴不齿:贾琮愈发不要脸了,这样的话都说的出口,我都替他肉麻的慌……

    不过见贾政感动成这样,他眼珠子悄悄转了起来……

    ……

    午时初刻,贾琮拜别贾政等人,自荣府西角门而出。

    临上马车前,回头朝正门方向深深一望:

    敕造荣国府。

    ……

    午时三刻,贾琮与春燕、晴雯、小竹、觅儿四个丫鬟,入布政坊尚书府,九梅院。

    未时二刻,贾琮告别尚书府,由尚书府长孙宋华,与尚书府太夫人侄孙吴凡为伴,自通义坊鼓楼大街,过集贤门琉璃牌坊,入国子监外舍国子学。

    正式成为了一名,国子监监生。

    ……

    ps:地狱模式基本结束,日后就算有起伏,也不会像前面那么惨了。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让开,丞相是朕的〕〔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豪门弃妇:陆三少〕〔某学园都市的旧日〕〔星战启示录〕〔豪门帝宠:吻你上〕〔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极道拳君〕〔秦吏〕〔娇妻你好甜:总裁〕〔最强神阶武魂〕〔我的一天有48小时〕〔人道至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