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神至尊〕〔斗武乾坤〕〔斗破同人云帝纳兰〕〔超能供货商〕〔甜宠蜜爱:影帝的〕〔论妖怪的一万种吃〕〔革命吧女神〕〔恰似寒光遇骄阳〕〔重生嫡女有空间〕〔数据生物观察日记〕〔十八线上位手册〕〔绯闻影后:总裁大〕〔鬼叫崖往事〕〔前科幻时代〕〔诸天我为霸〕〔三国之大汉崛起〕〔天降系统妹妹〕〔世界穿越到我笔下〕〔大明第一祸害〕〔萌妻甜蜜蜜:厉少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之庶子风流 第一百零二章 凉薄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说话间,贾珍和贾蓉匆匆进来。

    贾珍年纪不大时就承袭了爵位,偌大一个宁国府,任其作威作福,无人敢言语一声。

    这些年来,养成了骄奢的性子,走路带风……

    贾蓉虽相貌俊朗,只是在贾珍淫威下活的憋屈,目光明显不正,在长辈面前畏畏缩缩,有些闪烁。

    父子二人进来后,先与贾母、贾政、王夫人行礼,然后急忙问道:“老太太,二叔二婶,好生生的,怎出了这等事?”

    贾母闻言再度落泪,指着跪在门口角落处的贾琏大骂道:“都是这个畜生造下的孽,守着如花似玉的老婆不知好好过日子,猫啊狗啊的只顾着偷嘴,连他老子的妾室都敢偷,如今惹出这等祸事来,我看你还怎么说?”

    这番直白的话,让屋内众人面色都难看起来,王熙凤更是羞愤的又大哭起来。

    贾珍心里一阵郁闷,这等事虽不大,可让贾赦撞破了闹开了,反而不好收场。

    他寻思了片刻,问道:“不知事发时,可有外人在场?”

    这才是根子上的问题。

    要是没外人在场,此刻就要下封口令了,断不允许外传。

    不管封的住封不住,只要贾家不认,事情就能控制住。

    大户人家,儿子偷老子的妾室,根本不算什么新鲜事。

    只要没当场拿住,谁也不会多事弹劾。

    可是要有外人在场,那……

    就是了不得的大祸事了。

    贾母不想再回答这等恶臭问题,指着贾琮对贾珍道:“你问这个去罢。”

    贾琮面无表情道:“回珍大哥的话,当时有老爷工部衙门的同僚十数人,还有户部和礼部的官儿各数人。”

    贾珍闻言,霍然色变,脸色难看之极,看了眼门口处面若死灰的贾琏,叹息道:“老太太、二老爷,这件事,断然压不下去了,怕是要难办了……”

    贾家纵然再势大,若不做出姿势来,也封不住那么多人的口。

    而生在这样的人家,贾母等人如何不知此事难在何处?

    可却无人想当恶人……

    他们不说话,贾琮自然更不能说话,只是静静站着。

    贾珍多打量了他两眼后,不得不开口道:“老太太、二老爷,要下决定了,若是咱们不先处置一番,再上报宗人府,待御史上奏弹劾后,链兄弟怕是连性命也难保。

    连整个贾家也要跟着遭殃……”

    王熙凤的哭声更大了,这明摆着要废黜贾琏啊。

    贾母虽恨极贾琏没出息,可平日里还是很喜欢这个孙儿的,到底不忍道:“真要到这个地步?”

    贾珍没说话,贾政就叹息一声,痛苦道:“怕比这个还凶险,今日那些外客们,只当这个畜生是和大太太……”

    听闻此言,贾母等人面色再次一变。

    和生父的姬妾乱来,和与嫡母乱来,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性质。

    连贾珍都唬的面无人色,失声道:“怎会如此?”

    贾政难以启齿,半句都不想多说。

    贾琮接过来道:“因为那些外客们不知道大太太是因为阻拦大老爷,才被大老爷刺伤。只当是……”

    话虽未尽,贾珍也明白了,却只能苦笑,咬牙道:“如此,竟是一刻功夫都耽搁不得了。

    这是大凶险之事!

    我现在就得去宗人府说明情况,只说是奉老太太和大老爷之命行事。

    还要派人去那些外客家里,把事情说清楚。

    不然,御史弹劾起来,链兄弟性命必然不保不说,整个贾家也要跟着蒙难……

    太骇人听闻了!”

    见王熙凤当场晕倒,贾母也瞬间苍老了许多,让几个婆妇将王熙凤送回去后,道:“那就这么办吧,这个畜生自己造下的孽,能活命就是积福了。”

    贾珍闻言,又看了贾琮一眼,犹豫了下,道:“老太太,咱们虽是宗亲之家,不比亲贵将门,不过,到底是国公底子,所以废黜了琏兄弟,还要补上一个世子人选才行。您看……”

    此言一出,屋内气氛再一变。

    众人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了贾琮身上。

    贾赦只有二子,贾琏废黜了,他身上的一等将军爵位,还能给谁?

    念及此,众人目光微妙起来。

    要知道,现在不比从前了,从前没人拿这个世子位当回事,是因为贾赦健在,看起来还能活很久。

    可现在,眼见贾赦就要不行了……

    这世子之位,却是极惹眼的!

    贾琮自然不傻,当机立断表态道:“老太太、老爷、太太、珍大哥,琮出身卑微,能有今日,全仗老太太、老爷、太太慈爱呵护,绝不敢再奢望其他。

    再者,琮立志于学,也早已定下以读书科举之路为进身之法。

    如今恩师与国子监诸位先生都言,琮之文章火候渐深,可于今岁下场秋闱。

    因此,绝无不当有之念。”

    听他这般说,贾母、王夫人的面色好看了许多。

    贾珍却苦笑道:“琮兄弟一心读书是极好的,可大老爷只有琏兄弟和琮兄弟二子,你不接,哪个去接?”

    贾琮看向一旁处的贾宝玉,道:“宝玉是嫡出,又最得老太太喜爱,可由他来当世子。”

    贾珍闻言面色微变,不再说话,看向贾政,目光微妙。

    爵位传承,和皇位传承,其实有异曲同工之妙。

    难道荣府这边的爵位,终要从大房过继到二房吗?

    贾母和王夫人,眼神明显有些意动,没有出声……

    贾政却激动的面红耳赤的呵斥道:“琮儿莫要胡说!世上岂有这样的道理?你问问宝玉,这个爵位他有脸要没有?”

    贾宝玉心里一只泰迪仰天长啸,欲哭无泪,忘八龟孙才有这个念头呢,和我什么相干……

    他女儿一般的人品,顶个劳什子将军名头算什么?

    怄也怄死了!

    不敢迟疑,宝玉忙躬身道:“老爷,儿子是断没有这等心思的。”

    贾琮正经道:“老爷,宝玉是嫡子,嫡庶有别。再者,琮倍受老爷、太太庇护,实在……”

    “住口!简直岂有此理!”

    贾政愈发气恼,喝道:“嫡庶有别,长幼有序自然是礼数,可那是在一房之内来论。

    岂有二房的嫡子跑到大房去论的道理?

    此事再莫多说,传出去贾家的人也就丢尽了!”

    说罢,又一连串的咳嗽起来。

    其实若非贾政有这股迂腐之气,贾赦头上的爵位,当年就可以落到他头上。

    这一点,贾琮当然知道……

    事已至此,也就没什么再好说的了。

    贾母满脸疲惫,发话道:“那就这样吧,先过了这一难再说……”

    又对贾琮警告道:“既然你口口声声说记得老爷太太对你的好,日后就不能昧了良心去。

    除了宝玉外,琏儿虽不争气,可这些年操持家务,忙里忙外,凤丫头更是累到小产,这份家业……”

    话虽未说尽,可意思就很明白了。

    贾琮垂着眼帘面色淡漠道:“老太太放心,琮有自知之明。

    今日当着老太太、老爷、太太和东府珍大哥的面,贾琮立誓:

    凡荣府家业,我必分文不取。

    若违此誓,必遭天……”

    话没说完,就听贾政厉声喝道:“琮儿即刻住口!”

    然后就见贾政强撑着身子跪在炕上,面红耳赤的对贾母叩首道:“母亲,还请给儿子和二房留些体面罢!”

    贾政都不知道今日这场景传扬出去,他还有没有脸再见松禅公,再见牖民先生……

    真真是无地自容!

    屋内静悄悄的,气氛压抑沉闷。

    毕竟,逼迫一个十二岁的少年立下这样的誓言,任谁都不觉得光彩。

    有些事做起来没甚压力包袱,可听起来却觉得刺耳。

    贾蓉和一些婆妇们也不觉得贾琮幸运了,眼神同情。

    在他们看来,贾家最重要的家业不就是贾家的财产吗?

    那么些田庄、园子,还有铺面、宅子,这些才是贾家的根基。

    没了实惠,空有一个名头又值当什么?

    在荣府内,顶着那么个名头其实没什么用的。

    贾赦这些年不就一直窝窝囊囊的活着?

    贾赦都不行,更何况是贾琮?

    有贾母在,谁承继爵位都没用。

    想明白这点,再没人羡慕贾琮了。

    众人以为,日后贾琮怕要比贾赦过的还艰难……

    他们哪里知道,他们最看重的万贯家财,在贾琮眼里其实什么都不是!

    靠种地收地租又能赚多少银子?

    如今贾家的富贵,不过是荣宁二公当年留下的丰厚家底罢了。

    只是再丰厚的家底,也经不起三五代人坐吃山空。

    如今外面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

    贾家两代三位国公,留下的大好基业,如今只剩一群蝇营狗苟的算计。

    此等格局,又岂能不败?

    呵……

    贾琮心中淡淡一笑,见气氛尴尬凝重到极点,便对贾政轻声道:“老爷,真不相干的。

    侄儿以为,家里人和睦安康最重要。

    侄儿最仰慕老爷品格,时刻以老爷仁人君子之风自勉。”

    贾琮如今愈发明白,贾家内宅如何,的确是贾母说的算。

    可外面的事,内宅却插不上什么话。

    只要他始终能得到贾政的认可,日后行事将会便利许多。

    而对于贾琮来说,得到贾政的认可,其实并不算多难……

    果不其然,这一句话,让贾政大为感动。

    他素来也是这般认识自己的……

    不过,这话却也让宝玉暗中大翻白眼儿,打死他也说不出这样肉麻的话来……

    贾母、王夫人及贾珍等人亦是纷纷侧目,有些明白贾琮为何这般入贾政的眼了。

    心中却也暗自放心。

    因为不管如何,可见贾琮的心性还没有扭曲畸形。

    真要跟着贾政学那一套,她们还省心了……

    话说到这一步,贾母也没甚可说的了,对贾珍道:“你琮兄弟问出有一神医在神武将军冯家住着,你让人去请了来,救治救治大老爷和大太太吧。”

    贾珍应下,让贾蓉立刻持他名帖去神武将军府请人。

    然后对贾母道:“老太太,您看是不是先请琏兄弟去宗祠里……”

    看了眼面若死灰,生无可恋的贾琏一眼,贾母深叹息一声,道:“去吧,带去给祖宗跪着请罪吧。”

    贾珍又对贾政道:“至于今日那些外客家,务必还请老爷派人去分说清楚。侄儿以为,琮兄弟正合适。

    侄儿也听说了琮兄弟昨日之事,很是出彩……”

    贾政闻言点了点头,又叹息一声,对贾琮道:“今日那些大人,你都记下了?”

    贾琮点头道:“送他们离去时,诸位大人都送了名帖给我。”

    贾政强笑了下,脸上恢复了些血色,道:“他们都爱你昨儿做的好词,说你是个极好的,书法精湛,造词也……”

    “咳咳……”

    贾母等人面色古怪起来,心急如焚的贾珍更是干咳了下打断。

    贾政只能止住,回过神来也明白这会儿不是说这些的好时候,便道:“你与宝玉一起去罢,与诸位大人分说清楚,他们必会明白的。”

    贾琮应道:“是,老爷放心,此事我和宝玉能办妥当。”

    贾政点了点头,瞥了眼低头不语的宝玉。

    贾母怕他又骂宝玉,忙对贾政道:“你才怄过血,身子弱,先好生歇着吧,太医来先给你瞧瞧,我去东路院看看你兄长……”

    听闻贾母之言,周围婆子们纷纷暗叹:

    凉薄无过豪门,这个时候,老太太还偏顾着小儿子,让太医先来此处,却不知是否在乎过贾赦夫妇的生死。

    大房如今空有一个承爵之名,却是连半点实惠也无,何其惨也……

    ……

    ps:贾家是有好底子的,但真是后继无人。另外说一下关于中西医争论问题,这个前几年是老话题,但现在争议的其实很少了。我之前就在省三甲,所以知道这种等级的大院里,基本上都有中医科。在血液科实习的时候,好多家里条件不好,而且西医确实没办法的病患,都会用中医来调理,预后效果其实还可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让开,丞相是朕的〕〔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豪门弃妇:陆三少〕〔某学园都市的旧日〕〔星战启示录〕〔豪门帝宠:吻你上〕〔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极道拳君〕〔秦吏〕〔娇妻你好甜:总裁〕〔最强神阶武魂〕〔我的一天有48小时〕〔人道至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