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符医〕〔帝国老公无限宠〕〔快穿之花式攻略男〕〔末世逃生大师〕〔卿本红妆,惊世太〕〔极品至尊妖孽〕〔空间重生:小军嫂〕〔我为人神那些年〕〔年先生,慢慢喜欢〕〔我的玉雕不正常〕〔妙手心医〕〔江湖传说之归心〕〔医品妖后:陛下,〕〔一卡在手〕〔女友都想捅死我〕〔修仙界归来〕〔重生之八十年代新〕〔最强妖锋〕〔万界黑科技聊天群〕〔提前登陆三百年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之庶子风流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丫头
    ,精彩无弹窗免费!

    抬起头来,贾琮已经收拾好心情,正色道:“老太太、老爷、太太、姨太太……”

    礼数所束,哪个都不好落下。

    敬称完一圈人后,也没人觉得啰嗦,贾政还满意贾琮知礼。

    就听贾琮继续道:“我以为,既然家里与那位韩镇抚使没关联,那么只在家里空想,怕是想不出什么好法子。

    不如出去活动活动,找找门路……”

    说着,贾琮又看向薛姨妈,道:“也请姨太太放心,芙蓉公子既已说过不再严厉追究,那薛大哥最多吃些皮肉之苦,绝不会有大事……”

    薛姨妈许是怜子心切,有些乱了分寸,慌不择言道:“琮哥儿,你薛大哥和你不同,他哪里受得起这种苦头……”

    贾琮还没怎样,贾政、贾珍等人隐隐都不自在起来。

    薛家的孩子,就比贾家的珍贵?

    王夫人见贾政脸色一沉,便心知不好,忙对薛姨妈道:“你也是关心则乱,再怎么着,也不过是蟠儿酒后失言,能有多大的罪过?了不起关上一宿,吓唬吓唬也就是了。

    虽说关的地方听着骇人,可我想来,也许就和柴房差不多吧……”

    余光看到贾政面色没一点好转,王夫人眼角一眯,又道:“再者,我也要趁机劝你一劝。

    妹妹,蟠儿这次做的着实太不像了。

    若能吃点苦头长些教训,未必就是坏事。”

    贾政闻言,面色这才算缓和了一些,点头道:“太太说的极是,《古今贤文》有云: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少壮不经勤学苦,老来方悔读书迟。

    真真是教子至理!

    姨太太,举贤不避亲。

    不说旁人,只看吾家琮哥儿。

    历经多少磨难,吃过多少苦,又勤学数年,方得今日成色。

    琼林宴上一鸣惊人,一曲新词天下知……”

    “咳咳!”

    眼见气氛越来越尴尬,贾珍贾蓉父子眼观鼻鼻观口,站着“聆听”,薛姨妈、王夫人的脸色也越来越木然……

    贾母心里好累,干咳了声,打断了贾政的自夸。

    贾政回过神来,也知道这种话说的不是时候,不过却也没觉得有什么不自在的。

    贾家出了一个贾琮,笔出“清臣体”,纸贵“木兰词”。

    在士林中是何等的荣耀,他并不觉得夸赞错了,反而觉得还没赞够。

    贾母见贾政神色,就知道拿这个透着迂气的小儿子没法子,只好对贾琮道:“你虽年幼,但我瞧你心里却是个有成算的。

    也别怪我们逼你,姨太太家的哥儿是在咱们家门前被人拿走,要是咱们一点动静没有,你让外人怎么看贾家?

    如今你是荣府世爵的世子,早晚都要袭这份爵位。

    你不操心些,让哪个去操心?”

    贾琮点头道:“老太太说的是,原该我用心……

    那,琮这就去北镇抚司打探消息,求见镇抚使。

    看看,到底有没有通融的可能。

    芙蓉公子本也只打算小惩,想来,镇抚使大人不会过于刁难。”

    薛姨妈闻言,顿时高兴坏了,激动道:“阿弥陀佛,真真是难为你想的这般周到!

    哥儿只管去问,只要能放出那个孽障,就是花上几万两银子破财消灾也值当。

    你放心,事成之后,姨妈也必不让哥儿白忙一场……”

    贾琮闻言,都不知该说什么,满面苦笑的看向贾政。

    贾政心里也真恶心坏了,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如今贾琮在他心里,是贾家文华之气所在。

    看在亲戚的面上,让贾琮去为这些狗皮倒灶的事奔波,贾政心里本已极为不满。

    他是知道的,贾琮哪怕在侍奉双亲之余,都不忘专心课业,以备秋闱。

    如今倒好,拿贾琮当京里那些混帐无德的掮客,给你薛家跑腿,事成后给几两银子当赏钱吗?

    欺人太甚!!

    王夫人见贾政的脸色彻底黑了下来,不由一阵头疼。

    虽然也知道薛姨妈是因为薛蟠被抓拿入诏狱,一时间六神无主,完全没了往日的雍容和精明。

    可是也对她这会儿说话不经头脑感到郁闷。

    心里疑惑,莫不是在薛家经商的年头太久了,所以一心只以金银为贵?

    只是腹诽归腹诽,可到底还要替她弥补疏漏,因而忙微笑道:“琮哥儿,不要想偏了姨妈的心思。

    她可不是准备对外人那样,拿些银两打发你,那岂不是看轻了你?”

    说着,不动声色的瞥了薛姨妈一眼。

    薛姨妈毕竟不是真的糊涂人,心思精明之处,绝不在王夫人之下。

    闻言顿时惊醒过来,再一看贾政等人的脸色,唬了一跳,这个关头,可不能再出疏漏。

    忙道:“是是是,都怪我没说清楚,我原不是这个意思……”

    不过没等她再多说什么,王夫人就替她做主微笑道:“如今你在东路院一个人支撑也是不易,手下没几个好用的人手。

    只一个平儿再有能为也忙不过来,我知道你姨妈家调理的好丫头多,回头她必赏你一个好的。”

    王熙凤见大难事似已解决了,也开始凑趣道:“琮兄弟这下可有福了,前儿我在姨妈家可看到了个极好的丫头,不比你屋里的晴雯差。等把你薛大哥救出来,姨妈必不会小气!”

    薛姨妈闻言,面色先是一僵,不过这会儿她自然不会说什么不好的话,能救出薛蟠,给哪个都愿意。

    她点头笑道:“就凤丫头眼睛尖,你说的是香菱吧?的确是个好的。

    那好,香菱就香菱!

    回头我就给哥儿送去,让她好生服侍你!”

    贾政闻言,这回没多说什么。

    这个年代,大家子里受宠些的少爷,有几个好看的丫头服侍原是福气。

    别的不说,宝玉不就是如此?

    况且贾政年轻时,也没少了……

    而且这比赏金银雅致多了,因此贾政对贾琮微微颔首。

    贾琮这才躬身致谢,而后不再耽搁,与众尊长告辞,出门径自往东城赶去。

    ……

    贾母上院后,探春小院。

    因探春生性大气高洁,所以屋内布局宽绰。

    故而贾家姊妹们常在此处相聚。

    这一会儿,众人都到齐了,却没像以往那样说笑顽闹。

    都静静的在堂屋坐着,也不言语,似在等着什么消息……

    忽地,小院外一道小身影从前面急奔而来。

    “蹬蹬蹬”的一阵脚步声从院外传进院内,又传入屋内。

    正堂上,早已等候多时的众人精神纷纷一震,齐齐看向门口方向。

    被探春安置在主位坐下的宝钗,更是激动的站起身来。

    毕竟,薛蟠再不堪,那也是她唯一的哥哥,岂有不焦急之理……

    适才众人在此安慰宝钗,就听有丫头来报信儿,说是贾琮回府了。

    可因为贾政、贾珍等家主尊长都在,派丫头去探听消息显然不合适。

    虽然宝玉是极好的人选,可都知他畏贾政如虎,也没人想逼他……

    还是探春捉住了贾环,先将前事好一通训斥后,又准他将功折罪,前往荣庆堂探听消息。

    这会儿脚步声急躁,除了他再没别个。

    果然,眨眼功夫就见贾环莽呼呼的一头撞进屋里来。

    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小脸通红。

    只是眼睛里,多是怒气……

    见此,薛宝钗心里咯噔一下。

    其她人面色也都凝重起来。

    探春到底还是心疼胞弟,喝道:“你跑那么急做甚?好生坐下先喝口茶水再说。急急慥慥的,哪像是大家子读书的公子?不尊重!”

    贾环心惧探春,不知她是好心,辛苦跑一遭却被当头泼了盆冰水,只垂头丧气的寻了角落一把椅子坐下。

    翠墨送来茶,他接过一口喝干,一头汗也不擦,就靠在椅背上怏怏坐着,一副倒霉模样。

    黛玉、湘云等人见之,满满的嫌弃……

    再看宝玉,都觉得顺眼了许多……

    探春这一会儿真觉得与宝钗同病相怜,可也顾不得再教训贾环,咬牙问道:“三哥哥回来怎么说?”

    贾环心里还在生气,耷拉着眼角,吸了吸鼻子,半死不活道:“没说什么……”

    探春满肚子无名火起,“噌”一下站起来,就要教训贾环。

    见她这般动静,倒将贾环唬了一跳,就要认栽……

    好在薛宝钗极会做事,赶紧拦下探春,道:“环兄弟急忙跑来,本就辛苦了,歇息一会儿也好。”

    说罢,又从袖兜里掏出一只香囊,从里面倒出了几个小银锞子,都印着寓意“吉祥如意”或是“状元及第”的花纹,有股雅意。

    宝钗将银锞子放在贾环身旁的小几上,笑道:“环兄弟今儿受累了,赶明儿出去买糖果吃,不怕你姐姐,有我做主,她必不拦你。”

    贾环见状,耷眉臊眼的,一双眼珠子滴溜溜的乱看,见探春果然没出声拦,便悄悄将那一把银锞子收了起来,眉开眼笑起来……

    探春见之,差点没气晕厥。

    得了好处,贾环终于开口了,将贾琮归来后,说的做的,都描述了遍。

    虽颠三倒四,倒也让众人听明白了。

    只是,听完后,堂上气氛反而比先前更凝重了。

    都是些没怎么经过世事的闺阁小姐,还不懂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妥协和让步”的技巧。

    她们只知道,今日之事,分明是宝钗兄长惹起,想要羞辱打骂贾琮。

    结果惹出祸来,大人们竟逼迫贾琮去补祸。

    而且,东路院那群欺主刁奴,竟如此放肆可恨!

    怪道贾环方才面色那般难看,连素来向着宝钗的湘云,此刻都绷着俏脸,心里觉得难受。

    林黛玉不知想到了什么,美眸中满是泪水,凝脂般的腮边,浮着一抹冷艳的讥笑,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谁让他也是没娘的孩子?但凡他娘还在,又怎会受此等……”

    话至此,却再也说不下去,哽咽难言。

    两行清泪滚落流下。

    本就羞愧满面的薛宝钗,听闻此言,愈发觉得无容身之处,伏在桌上掩面哭泣起来。

    见此情形,贾宝玉心里烦躁郁闷,一跺脚道:“罢罢,何苦为了他一个,闹的阖家不宁?此事原和宝姐姐不相干……”

    此言一出,探春就觉得不好。

    宝玉虽没其他心思,只是想众人不要将薛蟠的错赖到宝钗头上。

    可是黛玉必不会这般想!

    她不止是在哭贾琮的遭遇,也是在自怜己身命运。

    宝玉烦恼之下说的是贾琮,却不妨黛玉将自己也代了进去,尤其是,宝玉还是为了心疼宝钗。

    果不其然,黛玉闻言后,霍然抬头,用一种极其陌生的目光看向宝玉。

    见宝玉目瞪口呆,木在那里都不知如何言语,黛玉凄然一笑,起身径自离去,瘦弱的背影,前所未有的孤独……

    ……

    长安东城,兴庆宫西。

    安兴坊。

    锦衣亲军北镇抚司所在地。

    虽坊市街道与长安其他坊间并无区别,但是过往行人,都小心翼翼的避开坊内大门。

    尽管锦衣亲军之名,这些年来已渐渐不显,愈发低调。

    可老神京人绝不会忘记,十二年前身着飞鱼服的锦衣亲军是何等的猖獗跋扈。

    他们手中沾染过百姓的血,沾染过文武大臣的血,沾染过王公勋贵的血,还沾染过皇子皇孙的血……

    不过,随着那一夜,天地剧变。

    曾横行如虎,不可一世的天子鹰犬们,被一个更加霸绝天地的当世英雄,带着大军从头杀到尾。

    屠尽飞鱼方收刀!

    十万百战雄兵,冲天杀阵透长安!

    那一夜,鲜血浸透了整条朱雀大街,血流顺着承天门,淌进了太极宫……

    自此以后,残存的锦衣亲军才元气大伤,龟缩起来小心翼翼的舔舐伤口。

    但是,依旧被寻常人所忌惮。

    到了落日之时,其他坊市门口都悬起灯笼火烛,唯独安兴坊,漆黑一片。

    隐隐有哀嚎声和血腥气从内传出。

    过往的行人们,愈发远远避开此处。

    而就在此时,一架明显不带锦衣亲军标志的马车,在四名随从的护从下,自西缓缓驶来,入了安兴坊。

    镇抚司衙门前,八名身着黒鹄锦衣的锦衣亲军执列两侧分守。

    早就有一名试百户候在衙门口,在贾琮从马车上下来,交代清楚来意后,试百户先看了眼跟在贾琮身后的四个长随,然后疏离客气的进了衙门内通秉。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这名试百户便折返出来,依旧面色阴沉,只请贾琮一人入内。

    贾琮回头吩咐面色煞白的四个随从静候后,面色淡然的与试百户进了这座透着阴森恐怖,恍若洪荒巨兽的衙门内。

    背后,四名荣国府的家奴见贾琮那笔挺的背影消失在镇抚司,眼中隐隐透出敬佩之色……

    ……

    ps:书评区有些关于后宫的评论,大家放心,不会出现无脑收。

    譬如香菱,不是出现了就是要收房的。

    实际上前期也不存在收女之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让开,丞相是朕的〕〔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豪门弃妇:陆三少〕〔某学园都市的旧日〕〔星战启示录〕〔豪门帝宠:吻你上〕〔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极道拳君〕〔秦吏〕〔娇妻你好甜:总裁〕〔最强神阶武魂〕〔我的一天有48小时〕〔人道至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