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狂妃:傲娇鬼〕〔重生九零小军嫂〕〔穿越自带神攻略〕〔穿越蛮荒:拐个野〕〔魔音狂妃:千面邪〕〔仙武都市〕〔民国大特工〕〔致命枪王〕〔穿越,作死,玩脱〕〔军门枭宠缠绵不休〕〔克斯玛帝国〕〔科技图书馆〕〔大反派魔王〕〔女帝在上〕〔重生最强商女:首〕〔变身少女的日常〕〔大明最后的藩王〕〔妖龙劫〕〔娶了个恶毒女配〕〔重生军婚宠妻:时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之庶子风流 第一百二十七章 锱铢计较
    ,精彩无弹窗免费!

    随着这一声应,连满脸迷糊的春燕,都能感觉到气氛的变化,心里忽然酥酥的……

    然而贾琮却被这一变化,给弄的有些措手不及。

    他原是知道因为相貌和一阙木兰令的缘故,再加上一笔“清臣体”,会让许多人对他生出好感来。

    但这种好感多只是一种亲近,越理智的人,越分的清楚。

    贾琮一直以为,宝钗、黛玉、湘云之流,均是极聪慧明白之人。

    譬如黛玉和湘云,虽也渐渐对他亲近,但贾琮看的极清楚,这种亲近,就是亲戚朋友间的亲近。

    可是比她二人还要理智许多的宝钗此刻流露出的情绪,就绝非亲戚间的亲近可解释了。

    这是为什么?

    要知道,总共才见三次面啊……

    其实贾琮不知的是,对宝钗来说,相貌什么的,倒只是其次。

    当然,赏心悦目总是好事。

    但真正触动她的,却是那一笔“清臣体”。

    淡雅恬静,古雅平和,拙中生秀,让其爱不释手。

    再加上从姊妹口中,尤其是探春口中,得知了贾琮生平。

    在那样的逆境中,犹不忘发愤图强,努力向上。

    这对于身如柳絮漂泊,心中不定,但仍幻想着“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的宝钗而言,是彻彻底底的三观相合。

    什么样的人相处起来最融洽也最愉悦?

    共志向之人!

    当然,这种格外亲近的心思,怕是在薛宝钗心中也还未完全成型。

    只是潜意识里朦胧的好感,却已让她在贾琮面前,有些难以自持。

    尤其是当她话都未说明,却发现贾琮已明明白白的理解了她的苦心和好心,这种感觉,真真让人沉醉。

    不过,宝钗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

    她虽是担心贾琮因为那首《相思词》的事,与宝玉和黛玉起冲突,正好碰到刀口上,被老太太当成替罪羊收拾一顿。

    所以才借着这个机会,提点他一番。

    可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做出这样的姿态,鬼使神差的那样应一声……

    老天爷!

    薛宝钗这会儿都能觉得脸快要烧着了,再看在一旁服侍的春燕,眼神怪怪的看着自己,薛宝钗眼泪都快落了下来。

    在别人眼里,自己岂不是成了淫奔之人!

    好在这时,外面传来丫鬟觅儿的通秉声:“三爷,永兴坊叶宅派人来请你啦!”

    听到这话,先起身反应的却是宝钗,她急急道:“琮兄弟还有事,我就不多留了,改日再来探望。”

    贾琮自然不好让人这般尴尬离去,以后不好相处,因而起身微笑道:“今日之事,多谢宝姐姐相告。代问姨妈好,过两日,我再去看姨妈和薛大哥。”

    听他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般的语气,薛宝钗心中长出一口气,抬起眼帘看了眼后,没多言,应下后再次告辞离去。

    待送宝钗离去后,贾琮回过头,就见春燕苦大仇深的看着自己,那模样,就好似在看在外沾花惹草,招蜂引蝶的不良人般。

    贾琮好笑的在她头上叩了下,然后进屋换了身衣裳,出门而去。

    以他对宝钗的了解,经过这一遭儿,往后怕会刻意保持距离了。

    也好……

    ……

    “青竹姐姐,麻烦先去通义坊串儿胡同走一遭。”

    上了叶家马车后,贾琮对一身书生打扮的青竹说道。

    青竹闻言奇道:“这是为什么?”

    贾琮笑道:“受了你家公子大恩,总要回报一番。”

    青竹闻言喜道:“公子,你要给我家公子送礼呀?什么礼?”

    贾琮笑道:“保密!”

    青竹登时不高兴了,觑眼看着贾琮,道:“和我也保密?”

    贾琮呵的笑了声,温声道:“这是一件极大的事,必须得当着清公子的面,在严密之地说。当然,青竹姐姐也一定会知道。”

    青竹眨了眨眼,看着贾琮温润如玉的侧脸,抿了抿嘴,道:“好,我就信你一回。”

    然后对前面的车夫吩咐道:“去通义坊!”

    ……

    通义坊,串儿胡同。

    倒数第二家,便是贾琮暗置的小院。

    与青竹敲门而入后,院子里可以嗅到淡淡的油腥味。

    青竹暗暗皱起眉头来……

    “公子回来啦!”

    邱三还是那副机灵鬼的模样,眉飞凤舞的看着贾琮打千儿请安。

    贾琮笑问了两句家常话后,道:“邱三,将制好的皂取一盒来。”

    邱三闻言,一双眼登时贼亮,激动的都快颤了起来,哆嗦着嘴唇,道:“公公公……公子?!”

    “噗嗤!”

    见他这模样,青竹倒先笑出声来。

    贾琮替邱三理了下头上歪斜的小厮帽儿,温声道:“这二年来你兢兢业业做事,任劳任怨,也到了出成绩的时候了,去取来吧。用不了多久,你邱三之名,必然会为世人所知。”

    邱三其实也不过十七八岁,虽比贾琮大好几岁,可这会儿却激动的满是孩子气,抹泪不止。

    倒是贾琮,颇有长者之风,劝了两遭后,邱三方急急入内。

    贾琮对青竹笑道:“小厮尚无历练,让姐姐见笑了。”

    青竹看着贾琮,眼神明亮,却没说话。

    过了稍许,就见邱三急步奔来,手里捧着一个木匣,不算精美。

    贾琮接过后,对邱三道:“这位青竹公子,日后怕会与你多有联系,你好生相敬,不可怠慢。”

    邱三忙道:“公子的朋友都是一等一的贵人,邱三怎敢轻狂?”

    贾琮笑着点点头后,道:“在家等候消息吧,晚会儿我再来。”

    邱三应下后,恭送二人出门。

    待重新关上院门,他一个人在小小庭院内激动的跳了起来!

    他是极有经济头脑和天赋的人,因此更明白他如今做的事,是何等了得之事。

    公子说的没错,用不了多久,这长安城里就知道有我邱三这一号人物了!

    ……

    永兴坊,叶宅。

    贾琮与青竹入了宣宁堂后,就看到芙蓉公子叶清正与一年轻女子闲话。

    见他进来后,叶清先打量了两眼,又扫过贾琮手里的木盒,并没在意,对那年轻姑娘笑道:“喏,给你请来了,有什么话,你自己说罢。”

    说完,也不多言,顾自拿了本书,倚在香塌上看书。

    不过瞧见贾琮往她手里书面上瞄了两眼,想起当日情形,俏脸微霞,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姿态潇洒,举止大气。

    “宁羽瑶见过清臣公子。”

    宁羽瑶看到贾琮入内后,一双眼就落在他身上,待其眼光看来,便福下见礼道。

    贾琮闻言眼睛微眯,忙避开,依礼躬身道:“贾琮见过宁姑娘,不知宁姑娘寻在下有何吩咐?”

    宁羽瑶闻言,听出话中疏离,心中苦涩,悲声道:“当日我还特意命梨儿告知公子,家里只会感激公子出手,揭露那伪君子之面目,却不想,令师兄却因此而迁官琼州。虽升了巡抚,可是我又怎敢自欺?

    再不想,有一日我竟成了言而无信,恩将仇报之人,实在心愧。

    只是我不过内宅一女子,干预不得前宅和朝廷大事,只能亲自来与清臣公子道一声歉……”

    说着,眼泪滚滚落下。

    看得出,这些日子她确实饱受内心煎熬。

    上方叶清听到动静,都合起书,侧目瞧了过来。

    贾琮却似有些莫名,道:“宁姑娘是不是搞错了?我师兄宋先由江北布政使升任琼州巡抚,分明是因为党争之故。只因治政观念不同,所以才有此举。再者,我师兄早几年就想请辞养病,这次也是正好得了个机会致仕,去不得琼州为官。

    朝廷政务,何等肃穆庄重,宁姑娘是听何人所说,怎会和这等儿女私情相连?

    难道是宁相告诉你,他要为姑娘出气才这般所为?”

    “不是不是……”

    宁羽瑶一迭声否认道,然后细细的看着贾琮,却从他面上瞧不出一丝不妥。

    她轻声道:“家父从未这般说过,都是我自己想的,倒是哥哥……说的和公子所言相仿。那……也许,果真是我多心了。

    不过,公子难道不恼你师兄被迫致仕?”

    说至此,宁羽瑶紧紧抿住口,担忧的看着贾琮。

    贾琮呵呵笑道:“宁姑娘,你是闺阁姑娘,所以许是不大懂朝堂政事。

    令尊是新党魁首,一心想要变法强国!

    此心是好心,许多新法,也都是极高明的政法。

    然而想将这些好心及好法,转化为利国利民之治民国策,还需要大量心向新法的官员去施行。

    我们都很清楚,令尊与家师及师兄没有任何私怨。

    相反,令尊还极尊敬家师。

    他们只是治政心得不同,所以,才不得不让师兄致仕。

    毕竟,相比于私交,事关亿万黎庶的国朝大政,更重要。

    宁姑娘,你现在明白了吗?”

    看着侃侃而谈的贾琮,俊秀的面上不带一丝责怪怨恨,满是阳光温和的笑容,好像真不以此事为忤,宁羽瑶心中那块石头终于落地,她极高兴,再度行礼道:“羽瑶多谢公子开解,才让我知道朝堂上新旧党争,原来并无私怨,只为国朝百姓。

    如此,我心里就不再难过了。”

    贾琮笑着点点头,没再多言,看向上方面色隐隐古怪,嘴角忍笑的芙蓉公子叶清。

    见他目光转移,宁羽瑶心里隐隐有些失落,却极有眼色,又谢过叶清后,就告辞离去了。

    等送走这位宰相爱女后,叶清眼神不善的看着贾琮,嘲笑道:“还果真不是一个好人,就这样花言巧语骗了人家姑娘,连眼都不眨一下!

    你怎就忍心欺骗一个这样心地纯善的女孩子?”

    贾琮奇道:“要不然呢?难道告诉她她爹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威不坠,不以女儿为重,不顾道义恩情,翻手就是雷霆一击?

    真要那样,这位宁姑娘怕会更加和自己过不去。”

    叶清语滞,恨恨瞪了贾琮一眼,道:“你愈发刁钻坏透了!正等着我说这句话呢吧?”

    贾琮嘿嘿一笑!

    和极聪明之人说话,就是有趣。

    叶清见他如此,眼中也闪过一抹笑意,又似无意道:“你将那薛家的混帐,怎么样了?”

    贾琮忙解释道:“清公子可千万别误会,绝不是我亲自将薛蟠怎么样了!”

    “呸!”

    叶清和送客罢急急赶回来青竹一起啐了口,青竹恼道:“在小姐面前也敢浑说!”

    这是她头一次用小姐来称呼叶清。

    贾琮不好再顽笑了,收敛起笑容,似一切都没发生过般,正经将手中木盒献上,道:“屡受清公子大恩,琮有一份薄礼相赠。”

    叶清呵呵一笑,倒没怪罪贾琮什么,只对青竹微微扬了扬下巴。

    青竹取过木盒,冲贾琮瞪了眼,还怪他方才口无遮拦,真当太后最宠爱的侄孙女是良善姑娘啊?

    贾琮明白她的关心,眼神感激。

    青竹红着脸将木盒交给叶清时,让叶清好好看了两眼……

    叶清打开后一怔,从木盒中拿出一块乳白色透着幽香的莲花型香皂,道:“这是……你买的?”

    香皂,在这个世界并非没有。

    毕竟,连核桃大的怀表都有,更何况这个?

    但是和怀表一样,香皂也只有从西洋舶来才有,十分贵重!

    前世读红楼,也只有在林黛玉的屋里,出现过一次。

    宝玉那样没有金银概念的人,在紫鹃给他香皂洗手时,都婉拒怕浪费……

    当然,他并不止是怕浪费,还想沾着女孩子用过的水洗。

    可是在湘云做东道,请贾府女眷赏桂花吃螃蟹时,众人却没有人用香皂来净油腻,而是让小丫头们去取了“桂花蕊熏的绿豆面子来”,预备洗手。

    可见香皂之贵。

    就贾琮所知,偌大一个国公府,也只有那么三五人有资格配用。

    他却是没资格的。

    听闻叶清发问,贾琮笑道:“若是买的,怎还好意思拿来献宝?这是我研制出来的方子,使人做的。”

    叶清闻言,看了看贾琮,再看了看手中的香皂,的确与她寻日里用的不同,她那好似游戏红尘的绝世公子般,一直潇洒不俗的俏脸,终于凝重起来。

    细细的端详着手中散发着吣人心腑的香皂,好似这不是一块香皂,而是一座用之不竭的金山!

    再看向贾琮时,眼神已是凌厉了许多。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道理,她比任何人都懂。

    虽然挺看好和喜欢这个小小年纪就已显露不俗的少年,却绝不代表她愿意被利用。

    见叶清开启“威压”模式,贾琮没遮掩什么,将自己在贾家的处境坦然相告,最后道:“我这个世位,本是白得来的,原也没想过分润那份家业,所以不得不自力更生。

    又因为身无长物,实不知该如何谢公子数次相援之义,所以想以此世俗之物相酬。”

    一旁青竹听他说的艰难,眼圈儿都红了。

    叶清却哪有这样好哄,似笑非笑道:“我原以为你是来敬献给我方子的,不想却是找我合作,也罢……那你想如何分账?”

    贾琮正经道:“二八分,清公子以为如何?”

    叶清道:“你二我八?”

    贾琮失笑道:“怎么可能……我八你二!”

    叶清面无表情,对一旁瞠目结舌的青竹道:“瞧见了吗?这就是你做梦都喊的那位贾公子。你现在还以为他是不食人间烟火,谪仙下凡的如玉公子吗?”

    青竹恨铁不成钢的嗔怨瞪视着贾琮,旁人想给她家小姐送礼,费尽心机而不得。

    你倒好,还锱铢计较起来!

    到底是精明还是傻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让开,丞相是朕的〕〔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豪门弃妇:陆三少〕〔某学园都市的旧日〕〔星战启示录〕〔豪门帝宠:吻你上〕〔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极道拳君〕〔秦吏〕〔娇妻你好甜:总裁〕〔最强神阶武魂〕〔我的一天有48小时〕〔人道至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