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民国大特工〕〔甜宠娇妻有点怂〕〔[综武侠]医途漫漫〕〔农女珍珠的悠闲生〕〔异世神棍〕〔神医凰后:傲娇暴〕〔一拳净化师〕〔神仙重生做奶爸〕〔美女总裁狂保镖〕〔全职武神〕〔一生一世笑皇途〕〔天价娇妻:早安,〕〔火爆小萌妃:妖帝〕〔中华灯神〕〔洪荒之神棍开山祖〕〔超模娇妻:老公,〕〔女神的医流高手〕〔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古董下山〕〔逆流2004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之庶子风流 第一百四十七章 金猴奋起千钧棒 (四)
    ,精彩无弹窗免费!

    “老爷……”

    贾琮下了车后,先与贾政行礼。

    贾政魂儿都快唬掉了,哪还有心思受礼,亲自搀扶起后,颤声问道:“琮儿,这是怎么回事?你……你二嫂子呢?”

    贾琮道:“老爷,二嫂无罪,一会儿就要回来了。”

    贾政闻言吃惊道:“无罪?”很快想明白过来,惊喜道:“必是琮儿想了法子,好好,极好。不过……”

    看着围在外面的缇骑,他怎么都放心不下。

    贾琮不敢领功,忙解释道:“老爷,并非侄儿所为,镇抚司内,二嫂将这些年打着贾家旗号在外面放印子钱,坑害人命且巧取豪夺的刁奴给检举了出来。人证物证皆可查,因此二嫂无罪,这些缇骑们是来抓欺主奴才的。”

    听闻贾琮之言,贾政心里总算海松了口气,可他身后的赖大等人,却无不面色大变,心生不妙。

    果不其然,就听贾政问道:“几个奴才,何须劳动如此大军?琮儿,到底是哪个?”

    贾琮目光落在了贾政身后的赖大等人身上,轻声道:“正是赖管家,周管家,吴管家,还有钱管事等人。”

    贾政惊骇道:“怎么,怎么会是他们?”

    赖大等人更是亡魂大冒,跪地磕头道:“老爷冤枉,老爷救命啊!”

    贾琮不愿见他们纠缠贾政,回头看了眼为首的一个百户,点了点头,示意了下。

    此时韩涛、向固等人早奔着赖家、吴家、钱家等几家在外面的宅子门铺去了。

    那才是最有油水的活计。

    因此命令这边一应拿人事例,均听贾琮吩咐。

    看到贾琮示意,登时有十名锦衣亲军下马,提着锁链向前。

    赖大等人见之愈发惊恐,也终于明白了该向何人求情,扑到贾琮脚下“砰砰砰”的磕头求饶。

    尤其是吴兴登,他大哭哀求道:“三爷救我,三爷救我啊!都是二.奶奶下的令,断东路院银米,和我等无关,和我等无关啊。我助过三爷,我助过三爷……”

    贾琮淡淡道:“你的人情,我不是还过了吗?”

    吴兴登闻言都怔住了,继而想到几天前,他为了二百两银子,替东路院那四个门子求情。

    当时他见贾琮看他的眼神,就隐隐感到有些不妥,却并不以为意。

    这一会儿他却终于明白过来,那份人情到底有多重了。

    心中的懊悔,差点没将他怄死!

    再想向贾琮求情,却已经没机会了。

    十名虎狼之士,执锁链当场将数人锁拿,敢有稍许反抗,就是狠狠一铁链。

    这些人虽是奴才,可平日里过的比寻常人家的主子都不差。

    享福受用惯了,只挨了一下,便再无人敢挣扎。

    此时贾政已是惊呆了,面色惨白的看着这一幕。

    贾琮上前,低声道:“老爷,侄儿在镇抚司衙门内,看到过关于他们打着贾家名头肆意妄为的卷宗,若不及早除去他们,日后替他们蒙难的,就是整个贾家。二嫂将他们供出来,也是好事。”

    贾政闻言,这才回过神来,看着贾琮颤声道:“琮儿,果……果真如此?”

    贾琮点点头,面色凝重道:“绝无虚言,待事毕,侄儿会请示案宗,让老爷过目。这些年,他们打着贾家的牌子,巧取豪夺,仗势欺人,一个个吃的盆满钵满,却用三十多条人命,染黑了贾家的门第。

    老爷,三十多条人命啊!触目惊心,侄儿简直不敢相信!”

    贾政也变了脸色,心中那点不悦早就不翼而飞,他惊怒道:“为何府上一点都没听说过?”

    贾琮道:“只有老爷没听说过罢,连二嫂都知道。只是……由于赖家是老太太的陪房,周家是太太的陪房,钱家、吴家都是府上的老陈人,所以他们都瞒着老爷。”

    贾政闻言,愈发惊怒,看着已经完全颓败,灰头丧气的赖大等人,嘴唇都颤抖了起来,指着他们道:“你们……你们,你们怎么敢?”

    赖大等人此刻自然不敢说话,贾琮道:“老爷太宽厚仁慈,下面自然就有恃无恐,肆意妄为。他们若真的只贪墨些银子也罢,念在主仆一场的份上,还可以放过一马。可是他们打着贾家的名头,手上沾染了那么多无辜百姓的鲜血性命,不管他们是谁的陪房,都要严惩不贷!”

    赖大这时呜咽哀求道:“只求主子看在几十年的份儿上,饶了家里人……”

    其他人也纷纷求情,贾政犹豫起来,贾琮却呵呵一笑,对那十名缇骑道:“收押起来,没有他们再开口的份儿了。”

    “喏!”

    十人直接锁拿着赖大、周瑞等人押了下去。

    贾琮又对贾政道:“老爷,除恶务尽,除了这几个,还有一些人,如单大良,戴良等,还有老爷的清客詹光、单聘仁。”

    贾政闻言瞠目结舌道:“他二人又如何了?”

    贾琮道:“欺男霸女,逼出人命,证据确凿。”

    若无十足证据,也不会记录到镇抚司的内部卷宗里。

    贾政闻言却是连身子都摇晃了下,那些贪鄙的下人做出这等贪赃枉法害人性命的事他认了,却万万没想到,日日陪在他身边的清客们,他原以为品性高洁的清客们,竟也会做出这等混帐事来。

    这件事给贾政的打击,比先前更大。

    难道,贾家阖府都没个好人了吗?

    “老爷,长痛不如短痛。借着这次圣上的雷霆一击,替家里扫清这些魑魅魍魉,日后,再无人能玷污贾家百年清誉。”

    贾琮安慰道。

    只是贾政似乎真的心灰意冷了,摆手道:“罢罢,如今既然由你管家,就都由你做主便是。”

    贾琮却不得不再给他一记打击,道:“老爷,他们犯的都是通家之罪,全部都要抄家锁拿。所以,还要去内宅拿人。侄儿的意思是,缇骑们就不要进去了,由自家拿了送出来,以免冲撞了里头。”

    贾政连变脸色的情绪都没了,只摇头叹息道:“你去安排吧,只记得,万不可冲撞了老太太……”

    贾琮没有再谦让什么,到了这一步,纵然贾政不喜事态剧烈,他也不得不为之了。

    贾琮对贾政身后唬的面色惊慌的林之孝道:“劳林管家挑二十个身家清白的小厮随我入内拿人。”

    林之孝战战兢兢,不知该如何办,看向贾政。

    贾琮眉头轻皱,质疑的“嗯”了声。

    林之孝唬了一个激灵,生怕贾琮再往一看,几个缇骑上来拿他,忙应道:“是是是……”

    贾琮又与贾政一礼后,带人入内。

    荣国府正院内,早已一片惊惶,狼奔豕突。

    数十男仆好似没头苍蝇一般,团团乱转,似想藏掩起来。

    贾琮见状厉喝一声:“都站好了!”

    这一清冷的喝声,让众人身子纷纷一凝,连后面的贾政都顿了下。

    就听贾琮沉声道:“你们乱什么,怕什么?今日非锦衣亲军奉旨抄家,而是我贾家,央天子亲军,替我贾家扫除鬼祟歹人!

    赖大、周瑞、吴兴登、钱华之流,我贾家待他们何其厚也?

    主子们但凡有一份的,他们必给自己留半份。

    论待遇家财,他们比我都有钱。

    却犹不知足!

    若只贪墨些银财,念他们劳苦多年的份上,贾家也会给他们一条生路。

    可他们竟打着贾家的名头,在外面欺男霸女,巧取豪夺,迫害人命,无法无天!

    我贾家荣宁先祖原本江右布衣,当年为何同高祖、圣祖皇帝冒死起兵?

    不正是因为世道黑暗,百姓们没有活路吗?

    却万万想不到,如今大乾盛世已立,圣天子在上,勤政爱民,我贾家老太太老爷,亦均是怜贫惜弱,多行善事。

    而这些猪狗不如的东西,竟在外面打着贾家的名头谋财害怕,坏事做绝,做下了逼死人的勾当!

    三十多条人命啊!

    此罪若不昭然,我贾家众人又有何面对列祖列宗,又有何面目面对累世皇恩?

    今日老爷将管家之权交与我,我便提前告之你们,我不比老爷仁厚宽和,再见不得这等事存在。

    日后哪个再有此心,不妨想想赖家、周家、吴家的下场,你们以为犯下这等大罪,只他们一人倒霉就了账吗?

    就在此刻,锦衣亲军正在他们家里抄家拿人,阖家难逃。

    这,就是犯奸作恶下场!

    都听清楚了没有?”

    “听……听清楚了。”

    随着贾琮目光一一扫过众人,一个个吓的如受惊鹌鹑般的奴仆们,纷纷点头回道。

    贾琮冷笑一声,再道:“你们慌个什么?好处油水都让他们给得了去,坏事也多是他们在做,你们心虚什么?难道他们得了好处,贼赃分你们了?”

    众人忙叫天屈道:“再没有的事啊!只因他们得老太太信任,我们也不敢说什么。”

    贾琮道:“好生做事就好,日后主子有一份,管事自留半份的事再不可能了。你们好生做事,家里自不会吝啬。日后三节年关,都有封赏,勤勉做事者,有重赏。偷奸耍滑不做事的,家里也留不得你们。

    这件事,林管家要放在心上。”

    林之孝这会儿也理顺了心思,他素来行事谨慎沉稳,与赖家周家等人不同,在外面也没行下什么枉法之事,自然不用怕什么,而且,他思量这一回,他多半还会因祸得福,赖家、周家、吴家都倒了,往后林家在荣府里,怕就是奴仆中的第一份儿了。

    再加上,他女儿如今还在贾琮房里做事……

    因而林之孝忙道:“三爷放心,三爷立下规矩,往后便照这等规矩行事,也早该如此了。”

    众奴仆们听闻还有这等好事,自然也都拥护起来。

    正如贾琮所言,往日里吃的盆满钵满的,都是那些管家管事之流,寻常奴仆也不过每月拿些银米,好处半点沾不得。

    如今得闻日后能够雨露均沾,岂有不高兴的?

    利字当头,对于这位辣手立威的三爷,众人先畏后敬,纷纷拜服起来。

    见差不多了,贾琮眼睛微眯,道:“再出十人,去将单大良、戴良、詹光、单聘仁取来,交与府外锦衣亲军。”

    “是是……”

    正院内诸人忙选出十人来,去拿这四人。

    贾琮则对林之孝道:“走,去内宅。”

    林之孝闻言,面色微微一变。

    就他所知,今日家里出了这样大的事,赖老嬷嬷、吴老嬷嬷、钱老嬷嬷几个年高有体面的老嬷嬷,都进府来陪贾母说话了。

    赖大媳妇、周瑞家的、吴兴登家的、单大良家的这些管事媳妇们,也都在后宅。

    这些人,在贾母跟前都有体面啊!

    尤其是赖老嬷嬷和周瑞家的,她们是贾母和王夫人的陪房,往日里连王熙凤都要陪着笑脸相对。

    因为她们便是贾母和王夫人的脸面所在。

    这次,怕是都要对上了……

    ……

    ps:下午还有一更,这个剧情就收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让开,丞相是朕的〕〔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豪门弃妇:陆三少〕〔某学园都市的旧日〕〔星战启示录〕〔豪门帝宠:吻你上〕〔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极道拳君〕〔秦吏〕〔娇妻你好甜:总裁〕〔最强神阶武魂〕〔我的一天有48小时〕〔人道至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