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地求生之血色危〕〔大话十八年〕〔苏凡霍漱清〕〔铁血无痕〕〔科技图书馆〕〔奇迹的召唤师〕〔小娇妻,你被捕了〕〔盛嫁无双:神医王〕〔娱乐那个圈〕〔高能来袭〕〔甜甜小萌妃:冷帝〕〔老公的暖心小秘书〕〔太上剑典〕〔疯狂魔君〕〔邪侠古龙〕〔我的八零年代〕〔我这剑仙有歪挂〕〔四海纪之荒川〕〔晨光已熹微〕〔四重分裂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之庶子风流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不见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干什么?不准出号房!”

    贾琮刚迈出号房,就听巡场外提官大声呵斥道。

    贾琮没有辩解,站在门口将手中被浓墨污染了的试卷举起。

    外提官便不再多言,责怪的看了眼贾琮后,怪他不小心,又对两位兵卒点了点头。

    两位兵卒便走到贾琮身后,“护送”着他,往二门外走去。

    大乾科举制度与前朝略有不同之处,便在于前朝贡院自锁门后,哪怕内中发生水火天灾都不许再开门。

    但到了本朝,开国初那会儿,京城贡院发生大火,烧死举人九十余,天下哗然。

    自此,便留下了二门,以为求生之路。

    除此外,在考试中发生意外,继而考试失败的考生,也可自二门处出去。

    只是从二门出去的考生,就无缘第二场和第三场了,只能待三年之后再来。

    但是自二门开启后,便一直有一个传说。

    从二门出来过的考生,日后再无有中试者。

    几成定例!

    因此,许多分明在贡院内因为各种缘由出了岔子失败的考生,宁肯干等一天,到了十日大门和龙门开启时再离场,也不愿从二门出去。

    所以自二门出的考生,极少。

    贾琮由两名兵卒衙役押送着,往二门走时,路过许多号房。

    此时正是公布考题之时,号房的门帘多被挂起,所以这一幕便被诸多考生看到。

    认出贾琮后,众人的面色都好看之极。

    尤其是之前要与贾琮打赌的那几人,在看到这一幕后,当场笑出了声……

    贾琮面色淡然的走过,丝毫不受他们的影响。

    此刻,他心中哪里还把这些人放在心里,只满心在盘算着,如何将他和吴凡从此事中摘出来。

    至于其他人……

    旧党的没落不是没有道理的,除却宋岩、李儒、曹永等寥寥几人,大多数的旧党,都和葛致诚、陈西延他们那样,已经腐朽衰败了。

    贾琮从没有认为自己是旧党,也就顾不得这些人的生死了。

    人不作死,通常就不会那么容易死。

    若是自己作死,那又怪得了谁?

    不死都没天理!

    至于事后,会不会有是非不明的人,迁怒到他身上,贾琮并不在乎。

    连是非都不明的人,通常走不了多远的,又何必在乎?

    背着书箱一步步走向二门,二门前牌坊下,已经累积了二十多名垂头丧气的考生了。

    统共三千多人的贡院,哪怕按概率来算,也会有不少人粗心大意下出了岔子,失去了考试资格。

    牌坊下,有外调官负责将这些人的“贡院坐号便览”没收,也就不会再有第二场考试了。

    这些生员里有和贾琮差不多的少年,也有青年和中年,还有头发花白的老年……

    看着他们一个个悲戚哀伤,几不欲生的模样,贾琮面上的淡然,就显得有些出众了。

    外提调官格外看了贾琮一眼,问道:“你又是怎么回事?”

    贾琮叹息一声,躬身道:“书桌太窄,学生正准备笔录考题时,胳膊撞翻了砚台,污了试卷。”

    外提调官闻言,皱了皱眉,沉声道:“十年寒窗,却因此等小事毁坏,实在不该。尔等需谨记今日教训,下科再试时,不可再误。”

    贾琮闻言,额外看了这位提调官一眼,点了点头,道:“学生记住了。”

    提调官又问道:“你是准备此时出去,还是等明日大门、龙门开启后再出?”

    贾琮平静道:“学生准备现在就出。”

    “嗯?”

    不知这位提调官,连许多垂头丧气,痛不欲生的考生都一起看了过来。

    提调官皱眉道:“你年纪还小,不要自误……”

    贾琮躬身谢道:“学生谢过大人好意,亦听闻过关于二门的传言,只是学生并不信这些。为了此次乡试,学生家中有亲人在都中各大佛门道场敬香添油,施舍香火。可谁知……”

    提调官闻言,缓缓颔首,道:“也罢,既然你一意如此,本官也不好多说什么,你好自为之吧。加上你,正好十人,你们出去吧……

    来人!开二门!”

    ……

    荣国府,墨竹院。

    西厢房内,平儿带着晴雯、小红、春燕和香菱四人,跪拜着请回来的三尊神像。

    分别是文昌帝君,文曲星和魁星。

    文昌帝君和文曲星则罢,魁星却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少有女孩子敢请进家里。

    只见魁星面貌狰狞,右手持朱笔,左手拿墨斗。右脚踩大鳌鱼的头部,取独占鳌头之意。左脚向后踢起,应北斗七星。但凡被朱笔点中的人,都是金榜题名之人。

    魁星朱笔尖儿上贴着一张鹅黄纸,上面有一行字,正是贾琮的生辰八字和姓名。

    平儿、晴雯、小红、春燕四人虽不识字,可香菱却识字。

    这些都是她所写,因此此刻她的模样最为虔诚。

    西厢内烟气熏笼,每隔一个时辰,四人便会进来跪拜焚香一番。

    自贾琮出门起,四人再未吃过菜,因为菜里也有油。

    只以清汤米粥裹腹。

    贾琮此次乡试,她们比贾琮本人还要着紧紧张。

    尤其是平儿,她比旁人更明白贾府内部潜伏的暗涌有多可怕。

    也是贾琮前番做出了不沾染贾家家业分毫的誓言,才让这股暗涌平静至今。

    但谁也不知道,到底会平静到何时。

    贾琏虽然被废了,顶着那个名头,他一辈子都和贾家这份家业挨不上边儿了,只能真正做一个管家之流。

    大房便只剩一个贾琮,有他在,荣国爵位就只能在大房。

    可是,若他不在了呢……

    这等不忍言也不敢言的心思,好多人连想都不敢想。

    然而平儿却明白,在高门深宅中,为了一份家业,手段将会残忍到何等地步。

    贾家难道真能例外?

    所以,她只盼贾琮能够高中,有一个官身,日后真要闹将起来,哪怕将那个爵位舍弃了,一样能过的很好。

    说不定,更能施展抱负。

    因此,平儿极其认真的一遍又一遍的叩拜着掌管天下士子命运的三尊神像。

    为此,今日整个墨竹院的清扫整理,都有娟儿、觅儿、小竹和秋珠负责。

    平儿五人自昨日起,便开始闭门谢客……

    ……

    荣府外,公侯街。

    虽有不少行人走动,但自公侯街而过的行人,通常会放慢脚步。

    荣宁二府的巍峨高门,和门楼上御笔亲书的敕造荣宁二座国公府,都给人以威严的压力。

    再加上荣宁二府大门前均有七八位锦衣豪奴看守,扫视过往行人,所以也没几人敢高谈阔论。

    不过,正当只相隔一箭之地的荣宁二府大门前的门子,都在月台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时,却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和车轮碾压声从街口传来。

    众人不由都皱起眉头看了过去,不过早已练就火眼金睛的高门门子们,在看到那架相熟的马车后,竟都怔住了。

    怎么会是这架马车?

    待看到马车急急停在荣国府西角门前,而原本此时应该身在贡院内的贾琮却从车上跃身跳下后,众人心里纷纷咯噔一声,只一道声音:

    莫不是又出事了?

    贾琮却没有理会齐齐发愣的门子,谢过满头大汗的车夫后,快步往里面走去。

    ……

    “哎哟!三爷!你这是……”

    刚入大门,迎面碰上了正要出门的林之孝。

    林之孝素来稳重寡言,此刻也不禁睁大了眼睛,紧张问道。

    贾琮一摆手,道:“没时间多说,林大叔,老爷何在?”

    林之孝心里亦是一沉,跟在急行的贾琮身旁忙道:“老爷此刻应该在梦坡斋,三爷要去见老爷么?”

    贾琮想了想,摇头道:“不必,劳林大叔去告诉老爷,不管发生什么事,家里千万千万不要出面。”说着,他猛然顿住脚,转头看向一旁的林之孝,目光凛冽,沉声道:“记住了没有?”

    林之孝面色已经发白了,干巴巴的点了点头,道:“记……记住了。”

    贾琮见他如此,面色微微舒缓,安慰道:“不要慌,和家里干系不大。去吧,给老爷说一声,不要担心。”

    说罢,又快步往墨竹院走去。

    林之孝看着贾琮远去的背影,面色却愈发发白,只觉得心跳都有些压不住了。

    老天爷!真又出事了……

    “诶!”

    一叹息,林之孝往里面走去。

    ……

    “哎呀!三……三三三……”

    行至墨竹院小门前,贾琮推门而入,正在庭院内忙活着的觅儿看到他进来,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似见了鬼般,结巴叫道。

    贾琮却没时间多说,他径自往书房走去。

    一路上,娟儿和小竹遇到后,也纷纷惊掉下巴。

    “哎呀!三爷,你怎么在这?”

    “三爷,出了什么事了?”

    “三爷,你没事吧?”

    一声声心焦的询问,贾琮都没功夫解释。

    见贾琮不理,这三个丫头相互看了眼后,齐齐往西厢跑去,贾琮也没理会。

    他进入书房后,直接去了书桌处。

    他记得那日翻过小册子后,随手就将那本小册子放在了桌面上。

    他的书桌,从来都只有他一人收拾,不习惯别人动手。

    这个规矩,平儿、晴雯、小红、春燕和香菱都懂,也从不乱动。

    然而现在,那本原该放在书桌上的小册子,不见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让开,丞相是朕的〕〔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豪门弃妇:陆三少〕〔某学园都市的旧日〕〔九层仙莲〕〔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最强主角!〕〔星战启示录〕〔豪门帝宠:吻你上〕〔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极道拳君〕〔秦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