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民国大特工〕〔甜宠娇妻有点怂〕〔[综武侠]医途漫漫〕〔农女珍珠的悠闲生〕〔异世神棍〕〔神医凰后:傲娇暴〕〔一拳净化师〕〔神仙重生做奶爸〕〔美女总裁狂保镖〕〔全职武神〕〔一生一世笑皇途〕〔天价娇妻:早安,〕〔火爆小萌妃:妖帝〕〔中华灯神〕〔洪荒之神棍开山祖〕〔超模娇妻:老公,〕〔女神的医流高手〕〔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古董下山〕〔逆流2004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之庶子风流 第二百四十二章 美好
    “呀!琮三爷来啦!”

    探春院的丫鬟翠墨提着灯笼开了木门,见正主到来后,惊www..la

    贾琮微微一笑,月下面容冠玉,令翠墨俏脸一红,又赶紧往里迎。

    心里无力呐喊:天爷哩,怎生的这样好?让女孩子们怎么活嘛……

    入门后,就见里面人早已听到动静,迎了出来。

    小小庭院内站着俏生生的一众姑娘,梅兰竹菊各有千秋。..

    或温婉可人,或神采飞扬,或端庄大气,或灵秀动人,或英豪淘气……

    又个个笑颜如花,美不胜收。

    在贾琮画出那三幅黑辽生活景图后,虽说众人心里仍存疑虑,但到底给了贾琮最大的信任。

    都非俗人,不再哭哭啼啼,私下里约定,让贾琮心无所忧的去瑷珲……

    而众人此刻看着贾琮身着月白儒衫,头上未戴儒巾,一头长发只被简单的束在脑后,潇洒不羁。

    再搭上那张儒雅神秀的脸,月下愈发显若谪仙。

    莫说贾家姑娘们看的动心,连宝玉见之都自惭形秽,喟叹不如。

    只是思及这样一个俊秀如女孩子的雅人,竟要远赴蛮夷荒野之地当军卒,宝玉心中惋惜不已。

    探春作为东道,笑着上前迎道:“三哥哥,快进来吧。我原道三哥哥不能来了呢……”

    贾琮一边随其而入,一边笑道:“焉有此理?”

    宝钗柔声道:“听说外面有人请了你去,不知道能否回来呢。”

    贾琮闻言,看着宝钗好奇道:“叶家请我去,还能留我过夜不成?”

    宝钗闻言俏脸登时绯红,自觉脸颊发热,心里埋怨这人儿啊……

    一旁黛玉“噗嗤”一声笑出,愈发让宝钗羞赧。

    却听贾琮又问黛玉:“林妹妹怎么了?”

    黛玉:“……”

    蹙起眷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嗔视着贾琮,道了声:“三哥哥今儿不是好人!”

    贾琮闻言也忽然自觉心态不稳,连忙拱手致歉道:“对不住对不住,今儿是在外面受了些挫折,一时没缓过神来,唐突姊妹们了。”

    “嗯?”

    众人自然不会果真生气,注意点都落在了受气上。

    她们可是都知道,贾琮是被叶家那位芙蓉公子给请了去的……

    探春先问道:“三哥哥,不都说那位芙蓉公子,极中意哥哥么?”

    此言一出,宝钗等人的目光都幽然起来。

    贾琮嫌弃的很,摆手道:“市井之言岂能信?天家贵女,和咱们这样人家的女孩子不同。她们……罢了,不好在身后说人是非。总之,和你们想的完全不同。”

    说罢,又补充了句:“我极不喜欢。”

    “嘻嘻!”

    黛玉、湘云等闻言,都笑嘻嘻的看向了宝钗。

    宝钗此刻甚至都顾不得羞赧,脸上掩不住的惊喜。

    对她而言,已知的平儿、晴雯乃至香菱等人,都不会让她有任何心理负担。

    这样的人家,这样出色的人儿,若是没几个房里人,连她自己都坐不安稳。

    一个妒妇的名头在这时代能逼死人。

    可是对于叶家那位,宝钗真真心中无力……

    她之前最怕的,就是宫里太后忽然不再执着让人入赘叶家了。

    这并非无解难题,子嗣兼祧叶家,同样可以继承叶家香火。

    若果真如此,她连一丝幸存之理都无。

    甚至连贾琮都难反抗……

    正如当初崇康帝对叶清所说,那日她求错人了,若是直接求到御前,贾家就没多少考虑的余地了。

    幸好听说了太后绝无变心之理,才会安下些心来。

    可又忧贾琮心属叶家天女。

    据说叶家那女儿生的国色天香,再加上那样的家世,又有点评芙蓉榜之才。

    还主动看好贾琮,甚至数次帮过贾琮。

    这样的女儿家,连宝钗都想不出不喜欢她的理由。

    多少夜里,她因此而辗转反侧,患得患失……

    却万万没想到,贾琮对那人的感观,竟如此嫌恶。

    她和其她姊妹都能清晰的感觉出贾琮发自内心的不喜,周围丫头和上灯的婆子们也能感觉得出……

    见有嬷嬷在,宝钗到底稳重,压抑住满满一心房的喜意,劝道:“都别在院子里说话了,去屋里罢。”

    姊妹们方欢笑着一起进了正屋。

    探春素来喜欢疏阔,三间正屋都没有隔开,一气打通。

    东面一张架子床,西面则是书房。

    正中间摆了好大一张圆桌,业已摆齐了碗筷,只是还未上菜。

    等众人序齿落座后,探春作为东道,吩咐侍书道:“去给凤姐姐说,可以上菜了。”

    侍书去罢,贾琮呵呵笑看着挨着他坐的探春,道:“二嫂如今这么忙,咱们自己让厨房上几道家常菜不就好了?”

    探春没好气道:“你以为凤丫头是个好相与的?为了这桌东道,她抓了我三天的闲,让我给她记账画册子!”

    众人闻言纷纷大笑起来,贾琮点头笑道:“倒是二嫂会算计的做派。”

    黛玉轻笑一声,却又一叹,道:“凤姐儿这次回来,和先前大不同了呢。”

    此言一出,桌旁众人忽地一静。

    当日王熙凤固然可恨,可贾母、王夫人等人见死不救,也让人寒心。

    到头来,竟是王熙凤先前对付的贾琮出面,才救了她的名节和性命。

    这次回来,王熙凤虽然看起来和原先无二,可众人心底感觉,内里其实是不同了。

    起码,远不如当初那样亲近可心……

    湘云有些不满道:“今儿是给三哥哥办的践行宴,说这些做什么,再说,我觉得凤姐姐挺好的!”

    黛玉闻言涨红脸,气恼道:“你这是什么话,难道我说她不好了吗?”

    见她俩怼起来,宝玉在一旁急不可耐,想劝这个撂开手,又担心那个恼,想劝那个,又担心这个恼,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贾琮却呵呵笑了起来,看起来倒是比先前的情绪好了许多。

    黛玉见之便以为他在笑自己,委屈的眼泪都落下来了,不过还没牙尖口利的向贾琮“放箭”,就听贾琮笑道:“真是美好啊!原先我在东路院时,最盼望有个兄弟姊妹能来和我拌嘴。兴许过几年回头想想,这样无忧无虑的日子,才是最好的。如今你俩拌嘴拌的厉害,日后感情必然也最深,因为记忆深刻,梦里都咬牙切齿……”

    “噗嗤!”

    迎春等人闻言都笑了起来,不过也都附和道:“正是这个理。”

    黛玉、湘云两人都垂下眼帘,心里怨气消散,反而真有种奇妙的亲切感升起……

    坐于贾琮身边的宝钗则微微侧过脸来,看向贾琮。

    对于这个成熟睿智的人,她心里愈发没了抵抗力。

    再加上俊秀的不像话的侧脸,那眉、那眼、那鼻梁……

    一言一笑,一举一动,都那样赏心悦目,动人心弦。

    她愈发明白,原来一个男孩子也能好看成这样……

    只是想起贾琮即将远行,她的心又苦涩了起来,分明人还在眼前,近在咫尺,她却已然开始思念……

    “哟!说什么呢,这般热闹?”

    正当众人心思各异时,就听外面庭院里传来一阵脚步声,又一道熟悉的说笑声传来,众人纷纷起身。

    等来人入内后,黛玉先取笑道:“我就说这人最是讨厌,哪里热闹偏往哪里闯,分明又没人请你。”

    来人正是王熙凤,她上穿一件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一双绣鞋踩在足下,走的飞快。

    进来后听闻黛玉之言,却看向贾琮,笑道:“听听、听听,三弟你听听!我这群大姑子、小姑子哪一个是好相与的?尤其是这个最标致的小姑子,哎哟哟,我这做嫂子的听说你们要起东道,巴巴让人给你们做好吃的好喝,又亲自给你们送来,结果非但落不到好不说,还让人讨厌往外撵,这日子真没法活了……”

    到底还是凤辣子老辣,一番话说的黛玉差点又掉下眼泪来,又羞又愧。

    贾琮笑道:“林妹妹不过亲近你与你顽笑,你就欺负人?来来来,咱们让劳苦功高的二嫂坐上座!”

    本来年最长的迎春忙往一旁让,探春和湘云两个则去拉着想要往外走的王熙凤,惊笑着推入了上座。

    王熙凤却真慌了,道:“真真不是我客套,刚才确是顽笑话,老天爷,我连喝水都是在路上喝的,哪里有功夫坐这吃饭哩!若是耽搁这顿饭,夜里再也不用想睡了……”

    说着,要起身离席。

    听她说的那般可怜,连黛玉都心软不恼她方才之言辣人了,劝道:“何苦逼的那样狠?”

    王熙凤叫苦道:“先前家里的老人黑了心,都被送去诏狱了。如今新上来的管事媳妇,个个笨的和木头一样,恨不能有人手把手的教她们。事事都要我出头,但凡一点看不到,准要出岔子。这不,之前厨房里采买的人就出了问题,又将帐记错了。如今前面管库仓的是赵二,闷葫芦一个又认死理儿,对不上帐下月就不给拨付银子。一出出的真叫人头疼……

    快走快走快走,我就来瞧瞧你们,最多再给三弟敬杯践行酒,坐下来吃饭是万万使不得的。”

    旁人闻言都沉默了,家里那些老仆婢家出事,被丢进诏狱里,不就是被王熙凤举告的么……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贾琮却笑道:“素闻二嫂机变,如今怎不知变通了?”

    王熙凤拿一双丹凤眼看着贾琮,奇道:“这该怎么变通?”

    贾琮笑道:“二嫂之难,一在于分身乏术,其二,则在于识字困难……”

    “噗嗤!”

    黛玉一口果酿喷出,伏在桌上大笑。

    其余人也纷纷笑了起来,王熙凤则是又气又笑道:“三弟何苦取笑我?”

    贾琮摆手道:“再无取笑之意,我是说,二嫂怎没发现家里有的是这二者兼得的人?二姐姐、宝姐姐、林妹妹、三妹妹还有云儿妹妹……一人帮你分担一项,你每夜里都能轻松睡个好觉。别的不说,这厨房的上帐,不拘是宝姐姐还是林妹妹、三妹妹,都能轻易解决吧?是吧?”

    最后一问,却是对身边的宝钗所言。

    宝钗雪白的俏脸上浮起一抹晕红,她从来是藏愚守拙的性子,万事不愿出头,可贾琮之言,她又怎会说一个否?

    因而缓缓点点头,应了声:“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让开,丞相是朕的〕〔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豪门弃妇:陆三少〕〔某学园都市的旧日〕〔星战启示录〕〔豪门帝宠:吻你上〕〔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极道拳君〕〔秦吏〕〔娇妻你好甜:总裁〕〔最强神阶武魂〕〔我的一天有48小时〕〔人道至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