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民国大特工〕〔甜宠娇妻有点怂〕〔[综武侠]医途漫漫〕〔农女珍珠的悠闲生〕〔异世神棍〕〔神医凰后:傲娇暴〕〔一拳净化师〕〔神仙重生做奶爸〕〔美女总裁狂保镖〕〔全职武神〕〔一生一世笑皇途〕〔天价娇妻:早安,〕〔火爆小萌妃:妖帝〕〔中华灯神〕〔洪荒之神棍开山祖〕〔超模娇妻:老公,〕〔女神的医流高手〕〔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古董下山〕〔逆流2004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之庶子风流 第二百五十七章 凤姐儿
    ,精彩小说免费!

    自荣庆堂而出,先行送别贾政、王夫人、宝玉、李纨等人后,王熙凤与贾琮同行一段路。

    她还要往东路院往邢夫人门前见个礼,也算是晨昏定省一番。

    身后照例跟着四五个婆子丫鬟侍奉着。

    出了贾母院后凤姐儿笑道:“瞧老太太的神色,日后三弟怕要和宝玉一样了!恭喜三弟,贺喜三弟!”

    听她说笑的浮夸,贾琮轻笑一声,摇了摇头。

    这女人自上回出事后,愈发会保护自己了……

    只是,这话怎么可能?

    女人都是多愁善变的情绪生物,今日贾母不知想到了何处,对他稍微缓和改观,明日却不知会如何。

    况且,纵然再改观,也绝谈不上和宝玉比。

    不过贾琮也没所谓,往后他住东府,公务繁忙,过来西府见面的时候都不多。

    纵然每日晨昏定省,亦是在贾母等人还未起身前,于门外行礼罢。

    又何须理会哪个的态度如何?

    只要维持住表面的孝道不亏就好……

    另一边,看着原本便俊秀不凡如今又添了英武锐气的贾琮,不疾不徐含笑而行,王熙凤心里幽幽一叹。

    她再没想到,竟会有一日会羡慕她的丫鬟平儿……

    倒也不是想要和贾琮如何,她素日里虽与兄弟子侄们说笑不禁,但内心何其骄傲,怎会违逆妇道,污了自身清白?

    但是,不会做,不代表没想过。

    不管是此时还是后世,人们行为上或许可以恪守道德本分,但精神上一定都会产生幻想,或者叫意.淫……

    再道貌岸然的道学家,也少不了如此。

    凤姐儿又非圣人,又如何能例外?

    再加上这一年来,纵然贾琏在家时,都不曾与她同寝。除却府里事,两人连话也不多说两句。

    夫妻恩绝至斯。

    因此,每当夜深露重衾枕寒,孤夜难眠又心比夜凉时……

    凤姐儿总会想起那日锦衣亲军抓她入镇抚司时的恐怖情景,在那日,正是她先前恨不得死的人,一路护着她,哪怕累的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也从头到尾搀扶着她,不让她被外男触碰。

    又为她欠下偌大人情,护她周全。

    情深义重,果勇担当!

    在她绝望欲死时,让她有所依恃。

    那一日,她因恐惧浑身无力,连行走都不能,大半身子都倚靠在贾琮身上,至今,她还记得那时有所依靠的感觉。

    真好……

    夜深人静无人时,她也曾幻想过,若是她所嫁者,是弟贾琮而非兄贾琏,那她该何等幸运……

    纵是少活二十年,也心甘情愿……

    只恨她,早生了几年。

    君生我已老……

    再思之薄情的贾琏,凤姐儿神情凄然恍惚,心中悲苦,眼角隐有泪珠现……

    “奶奶小心!”

    正恍惚中,凤姐儿听到后面嬷嬷的警醒声,还未回过神,就觉得脚下一落空,人竟往前栽倒下去。

    原来是走到一处台阶前,台阶下竟是鹅卵石铺路,路面上不乏凸起的石头尖子。

    王熙凤唬的一身冷汗,只觉汗毛炸起。

    这要是正面摔在上面,脸还要不要了?

    可手脚到了此刻哪里还听使唤,又有什么法子?

    正当王熙凤心中绝望时,就感到胳膊被人拽住,往前栽倒的身子竟又被生生拉了回来。

    贾琮一手拉着王熙凤的胳膊,另一手则虚扶在她另一侧肩头,见她站稳后,就没搭上去,皱眉道:“二嫂可是累坏了?”

    他这般规矩,倒让后面一众嬷嬷丫头们纷纷眼前一亮。

    虽她们未读过书,可听戏里常有什么如玉君子,只素来也没个形象,到底什么样的才算是谦谦如玉君子?

    此刻,她们下意识的都以为,眼前这位三爷的做派,便当是这样的人。

    在这等时刻,还始终恪守叔嫂之礼。

    好懂规矩的小叔子……

    王熙凤站稳后,胸口剧烈起伏着,无意中摔倒最是唬人,尤其方才如此之险。

    见她一时没回过神,贾琮温声道:“二嫂,去年临走前,我不是说让宝姐姐、三妹妹她们帮你么?怎还如此辛苦,竟累成这般?”

    王熙凤还没说话,后面一婆子笑道:“三爷不知,这是内宅里的一些规矩。未出阁的女孩子,身骄肉贵,好些事都不好让她们知道,更别说让她们做了。家里那么多口子人,到头来还不是二.奶奶操持?”

    贾琮闻言点点头,温声道:“原来如此,不过,姊妹们不便宜,尤大嫂子该便宜啊……”

    许是见贾琮太过好说话,那婆子竟轻狂起来,当着贾琮的面嗤笑了声,道:“三爷你不知,那府上能有好人?还是作大嫂子的,竟和链二爷这个小叔子的独处一屋,真真是……”

    “放肆!”

    贾琮闻言勃然色变,厉声一喝。

    那婆子这才惊醒过来眼前之人是哪个,忙跪下磕头赔罪。

    贾琮冷眉冷眼的看着那婆子,薄怒道:“我也是奇了,家里如此没了规矩么,这等话,也是你们能随意造谣的?什么时候,家里奴才能拿主子说嘴取乐了?”

    几个婆子唯恐贾琮喊来锦衣亲军,把她们丢到诏狱里去,心里把那口无遮拦的蠢婆子骂个半死,一边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乱说话的那婆子更是唬的自己掌起嘴来。

    王熙凤见之吃了一惊,忙收敛心思,赔笑道:“三弟,快别恼了,她们平日里嘴上没个把门的,乱说惯了,并不是对三弟不敬。说到底,也是有人行事不谨,才让人说嘴去。”

    贾琮心中自然明白,却也不能任这些婆子“造谣”,总不能让荣府的名声也变成宁府那样。

    他拧眉道:“叔嫂虽于礼不该独处,可都是自家骨肉,何须如此较真儿?难不成下回我来见二嫂说事,还得巴巴的寻上几个见证不成?上回在东路院偶遇二嫂,不也没个旁人,难不成后来也让你们说了嘴去?”

    听他声音愈发森寒,开头那婆子连连举誓辩白道:“若是老婆子说了三爷和二.奶奶一个不字,就让我烂嘴烂舌全家不得好死啊!”

    贾琮沉声道:“本就无事,自然不用你们说……你们都是府里的老人了,难道果真不明白你们与贾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这等造谣主子的话传到外面,固然贾家名声扫地,你们就能落着好?

    为了逞口舌之快,做这等损人不利己之事,何其蠢也!

    这次二嫂替你们求情也就罢了,再有下回,自有发落你们的好去处。”

    几个婆子闻言,哪里敢说个不字,连连保证再不会了。

    贾琮回头看了眼王熙凤,凤姐儿道:“罢了,总算饶过你们这遭,往后嬷嬷们也都长点心吧,三弟回来后,家里再不能像以前那样乱糟糟没规矩了。

    他可不似我,只嘴上说着厉害,真惹恼了他,老太太也救不得你们。丰儿留下,嬷嬷们且去罢。代往东路院报个信儿,就说今儿我身子不适,就不过去了,明儿再去给大太太请安。”

    四五个婆子闻言忙告退。

    等她们离去,只有一个贴身丫鬟丰儿留着时,王熙凤好笑道:“几年前,她们怕是做梦都想不到三弟能有今日……”又自嘲道:“别说她们了,我又何尝能想到?不然,那会儿就该好好巴结巴结三弟了。常听人说,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现在看看,果然如此。阖府上下,如今哪个还敢小觑三弟?”

    贾琮哑然而笑道:“二嫂莫不是以为我在家耍威风?”

    王熙凤摇头道:“三弟是有真能为的,所以是不怒自威。像其他人……比如原先东府珍大哥,那样厉害的人,下面人也没个怕,任意说嘴。今儿三弟这通脾气一发,家里保管肃静了,三弟没承爵做官时都能将赖家、吴家那样体面的奴才办了,更何况这会儿?”

    贾琮闻言笑了笑,没说什么,眼见到了二门,便问道:“二嫂还要去哪儿么?”

    王熙凤笑道:“还能去哪?不过是散散步罢……明儿三弟设宴,可要我过去帮忙?”

    贾琮摇头道:“不过姊妹们吃一顿家宴,不用讲什么排场规矩,二嫂明儿过来吃宴便是。”

    王熙凤笑道:“那敢情好……”说罢,忽地就垂头沉默了,却也不说走。

    贾琮见之,暗挑眉尖,正准备告辞,就见王熙凤抬头看向贾琮,眼睛湿润的道:“三弟,我有一事问你,你可能心诚的答我?”

    贾琮闻言道:“二嫂只管问。”

    王熙凤道:“我听人说,上回你去东府接你链二哥回来时,正好堵了他和那边大嫂子的门儿,有这回事没有?”

    此言一出,贾琮面色顿变,一时竟不知该如何答。

    见他如此,王熙凤眼中泪珠儿登时流下,模样凄然。

    她容得下贾琏偷鸡摸狗,去赌去嫖,却无法接受这样的事。

    贾琏如此行为,又将她当成了什么?

    虽然她心下早有准备,去岁尤氏到了荣府后,就有人瞧见贾琏往她屋里钻。

    可是……

    可是……

    见王熙凤泪如雨下,跟在她身后的贴身丫鬟丰儿也瘪起了嘴,跟着落起泪来。

    贾琮见之却颇感头疼,清官难断家务事。

    贾琏和王熙凤的事,用后世的说法,就是典型的性格不合。

    即使上一世贾琮没有穿越,两人到了最后一样红颜未老恩先断,王熙凤难逃“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的悲惨结局。

    一个性喜温柔小意,一个偏偏生性刚强,如何能彼此喜欢?

    贾琮向着哪个都不对,而且也没道理管这样的事。

    好在王熙凤自己也知道不妥,收敛的哭声,强笑道:“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琐事,让三弟见笑了。三弟快回吧,今儿三弟才回来,好烦乱的一天,也该回去休息了。”

    贾琮见她梨花带雨的模样,点了点头,想了想又道:“二嫂若是心里不痛快,可以常到东府去,往会芳园里逛逛。我相信,这世上任何人都可能负二嫂,独平儿姐姐不会。”

    王熙凤闻言,破涕为笑,点点头后,却鬼使神差的问出了句差点让她自己钻进地缝的话:“平儿不会负我,那三弟呢?”

    ……

    ps:不会走醉迷的路数,大家放心就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让开,丞相是朕的〕〔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豪门弃妇:陆三少〕〔某学园都市的旧日〕〔星战启示录〕〔豪门帝宠:吻你上〕〔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极道拳君〕〔秦吏〕〔娇妻你好甜:总裁〕〔最强神阶武魂〕〔我的一天有48小时〕〔人道至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