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妻辣爱〕〔主宰星河〕〔萌宝36计:妈咪,〕〔灵婚簿〕〔替嫁悍妃〕〔一试成婚,总裁太〕〔农女巧当家〕〔农女福妃,别太甜〕〔天才小农女:学霸〕〔重生:朕的二嫁皇〕〔盛世天命〕〔溺宠99分,男神宠〕〔都市仙帝神医〕〔哈利波特之死神权〕〔邪王宠妻:妖孽王〕〔小娇妻,你被捕了〕〔重生明末之中州崛〕〔浪子邪医〕〔异能小毒妃:王爷〕〔重生影后甜妻:总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之庶子风流 第二百六十三章 没法子……
    ,精彩小说免费!

    皇城午门内,东南侧。

    大乾内阁所在。

    作为执掌天下大权的内阁,自有一套消息体系。

    当南厢锁子胡同的“惨案”传至上书房时,没过一柱香的功夫,内阁便也得到了消息。

    登时引发轩然大波!

    宁则臣、赵青山、林清河、吴川以及新晋的三位内阁大臣宋广先、娄成文、张云谷在得闻消息后,无不勃然大怒!

    巡城御史虽只为七品小官,却隶属都察院,必是正经清白的科甲出身。

    非二甲进士不得为之,清贵非常。

    这等官员,内阁都无法置之于死地。

    当初新旧两党打的正炽热时,宁则臣等新党魁首的裤子都快被那些隶属旧党一派的御史给扒光了。

    最可恨的是,科道言官可以风闻言事,根本没影儿的事,也让他们造谣的漫天飞。

    一时间宁则臣等人的形象,纵然是误国误民的李林甫杨国忠再生,都比之不过。

    气的一众新党大员恨不得扒其皮嚼其骨,可那又能如何?

    到头来他们执掌大权,一手遮天后,别说杀人了,连抓人入罪都不能。

    谁敢以言入罪?最多流放出京,寻个地儿让他们依旧好端端的当外官去。

    仅此而已。

    刑不上大夫,这算是一种潜规则。

    然而贾琮就敢当着那么多百姓的面,在没旨意的情况下,让锦衣亲军将一巡城御史押着游街,还直接下了诏狱。

    这是要翻天啊!!

    他以为,如今天下是何人的天下?

    武夫的天下么?

    错!

    当今天下,是士大夫的天下!

    凭借一次小战役,靠着祖宗余荫封了一个二等伯,就敢如此跋扈。

    此人,当为天下贼也!

    在内阁这样轻易都不会下结论做决定的地方,七个人中至少有四人,用唇枪舌剑将贾琮诛杀了千百回。

    不过,这等大事最终还是要宁则臣来拍板……

    两鬓霜白了许多的宁则臣,在经历过丧子之痛后,愈发清瘦也愈发内敛,城府极深,不动如山。

    众人都明白,论对贾琮之恨意厌恶,无人能比得上这位……

    想来这一回,这位内阁元辅,必将施雷霆手段,将那无知小儿打入十八层地狱。

    当满朝大臣皆言可杀时,当朝野民声都言当杀时,他们就不信,谁还能护得住一个猖獗小儿!

    宫里那位都不行……

    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原本面色震怒的宁则臣,这会儿却好似根本没听到他们在说什么一样,开口所出之言,竟毫无关联:“台甫、广成、子孝,姑苏那边,新法依旧推不动么?一连换了三任知府,竟始终拿不下一大府来,究竟要等到何时才能行?还有华亭、青浦、姚城几县,到底何时能行?这几地江南最富之州府,始终难行新法。其他各地本已推行下去的新法,转眼间又动摇观望起来……

    诗云:行百里者半九十。绝不可掉以轻心,以为大势已成。如果此时松懈,新法之势,必将前功尽弃矣!”

    台甫、广成、子孝为新晋内阁大臣三人的表字,听闻宁则臣之言,三人登时不再去思量如何杀贾琮了,纷纷面起难色。

    他们新入内阁,又都曾做过南省总督,所以宁则臣便将剩余几地的新法推行交到他们手上,算是分润点余功给他们。

    不然日后计算起大功时,他们面上太过难看。

    只是,这三人宁愿不要这份“好心”……

    宋广先为难道:“元辅,此数地,乃江南半数文华聚集所在,文人遍地大儒层出。都是名满天下誉满天下,门生旧交亦满天下的天下名士。几任知府、知州上任,都要以弟子甚至是徒孙之礼拜门。这……”

    宁则臣声音清冷道:“他们不止是名士大儒,其族,亦是当地巨室,拥地千倾的豪右之族吧?”

    宋广先闻言一滞,却难再开口。

    新法推行,丈量田亩,均输法、青苗法,以新革旧,革的是何人?

    便是这些当地巨室,豪右之命!

    且不提丈量田亩,是掘根之行,就说那青苗法,就让那些名满天下的大儒名士们吃不消。

    这些名士们锦衣玉食,夜夜笙歌,醉生梦死,却又都不事生产。

    除却田地里刨那点食外,最大的进项,就来自放印子钱,也就是高利贷。

    后世除却丧心病狂的网贷外,正常贷款年息甚至不足一成,譬如百姓从银行中借款一万,年终还款利息不超过一千。

    然而在这个时代,年息不翻上一番的民间借贷,简直都算得上是菩萨心肠。

    翻一番,利上滚利,翻两三番都是常有的事。

    百姓因此而背上子孙债,一辈子还不清就让儿孙来还,最终还成巨室家的奴仆佃户,家财与人俱归大族。

    正是靠着这种手段,那些名士们才能每日逍遥度日,观风赏月,写下名传四方的道德文章,诗词歌赋。

    而不虞生计之忧。

    但是青苗法这等官府借贷,却以五成的“极低”息钱,将他们除却田地外最大的财源给斩断。

    虽还远不如后世的一成,可在这个时候,却真真是满天下寻不出第二例的良心价钱了。

    百姓有此选择,怎还会选巨室的印子钱?

    所以,新法一行,巨室日渐囊中羞涩……

    断人财路更胜杀人父母,这等新法,怎能不招天下名士的恨意?怎能不让道德文章名重一时的大儒们抨击?

    若都如此,他们还拿什么风花雪月,书写文章?

    宁则臣带着一众新党,是以极强之势,以其前三十年养天下之重望,强力甚至蛮力推行着新法。

    他能这样“蛮干”,可宋广先三人,身份并非属新党之列的新任阁臣,却不愿这样蛮干。

    尽管他们是在江南省份推行新法得力,而被提任中枢的。

    只是他们当初所在的省份,阻力远没眼下这数地的阻力大,一省都不如一个松江县的名士多。

    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宋广先三人明白,若他们三人强行为之,这个阁臣之位,根本连坐热都不能,就得在朝野声讨之中退位让贤。

    可若不推行,又过不了宁则臣这一关。

    这位让天下人爱之深恨更深的元辅,手段老辣之极,以阳谋之姿,将闯入他地盘的三个新人,调理的欲仙欲死。

    三个新手别说和他过招了,连自保都艰难……

    好在眼见三人面色难看却都沉默不言,宁则臣没有逼迫过甚,只言道:“台甫、子孝,你们三人还是再去用用心思,好生催促一番罢。”

    三人正尴尬的要命,几无地自处,闻此言忙领命而去。

    再不言杀某跋扈小儿了……

    不过他们不言,吴川等人也要言。

    只是没等他们开口,宁则臣就淡淡道:“南厢之事你们就不要再多说了,此事暂且没法子的,不过我心中已有计较,放心罢。”

    没法子?

    林清河拧起眉头,有些不信。

    这等事,堂堂内阁元辅说没法子?

    见他们如此,宁则臣叹息一声,揉了揉眉心,有些疲惫道:“你们就不想一想,在那样的处境下,还能赢得孝名远播之人,怎会如此之蠢?此子虽年幼,但对借势之能,几达炉火纯青之境。清河,你们仔细想想,陛下为何推这样一小辈出任锦衣亲军指挥使?

    是果真对这一天子亲军破罐子破摔,选择放任自流么?

    糊涂!!”

    这饱含怒气的高声斥骂,将林清河三人给骂懵了。

    不是如此,还能是怎样?

    自十三年前那场大变后,锦衣亲军至今都还藏在阴暗地里舔舐深可入骨的伤口。

    虽然底层力士校尉渐渐补齐,却也只是添了些吃饭的饭桶罢。

    上头百户官缺一批,四大千户更是一个都没有。

    当年大变之后,残存的那个千户,第二年又让贞元勋臣撞见后随手杀了,尸体弃于路边,无人认领……

    这样的局面,别说是一个黄口小儿,换做他们出面,都未必能打开局面。

    那小儿又能如何?

    宁则臣简直冷笑:“又能如何?今日他之所为,你们没看到么?还问又能如何……我告诉你们,只此一举,他不止立威,更会简在帝心!他虽因此得罪了文官,得罪了咱们新党,甚至说不定还会得罪四皇子,可是你们看着吧,哪个又能动他分毫!

    ‘锦衣亲军,乃天子亲军,奉天罚罪,以固皇统’,只这四言,你们凭什么动他?

    凭什么?

    记住了,本朝非前宋,不是天子与士大夫共天下之朝。

    若非如此,你们以为新法能推行的下去?哼!”

    ……

    古今名重平康坊。

    平康坊位于长安东区第五坊,东邻东市,北与崇仁坊相邻,南邻宣阳坊,都是“要闹坊曲”。

    因尚书省官署位于皇城东,于是附近诸坊就成为举子、选人和外省驻京官吏和各地进京人员的聚集地。

    用后世的说法,地方各方镇的“驻京办事处”叫做进奏院。

    崇仁坊内才有进奏院二十五个,而平康坊内,就有十五个。

    驻京办的官员为穷酸京官们提供一条龙服务,忒便利……

    所以,平康坊内放眼望去,不是白衣宽袖的士子,就是身着员外服掩护的官员,要不就是富家公子贵门衙内。

    还有就是龟公小厮跑堂们。

    年复一年,人来人往,穿梭不息……

    唯独,在平康坊内,这十多年来,从未见过军卒,更未见过锦衣力士。

    贱役焉能入“贵地”?

    寻常兵卒想入内,平康坊大门处的坊正都会带人阻拦下。

    然而今日,当二十锦衣缇骑并二十面容骇人的兵卒,护着一年轻士子不疾不徐的进入平康坊时,大门口处的坊正只被一亲兵用独眼看了眼,就浑身僵在那里,动也不敢动一下。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行四十一骑,堂而皇之的进入坊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让开,丞相是朕的〕〔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豪门弃妇:陆三少〕〔某学园都市的旧日〕〔星战启示录〕〔豪门帝宠:吻你上〕〔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极道拳君〕〔秦吏〕〔娇妻你好甜:总裁〕〔最强神阶武魂〕〔我的一天有48小时〕〔人道至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