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丑媳来种田:〕〔你有多远,沧海多〕〔Boss生猛:总裁,〕〔你是我的万有引力〕〔三界主宰〕〔征途〕〔美女总裁的超品高〕〔飞剑问道〕〔农医悍女:傲娇夫〕〔萌妻甜蜜蜜:厉少〕〔少年剑圣与笨蛋法〕〔联合舰队〕〔绝品全能兵王〕〔龙牙特种兵王〕〔大明星的贴身保镖〕〔重生之狂暴火法〕〔这世界的土著好凶〕〔重生最强商女:首〕〔惹火狂妻:邪帝,〕〔我是关陇老秦人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之庶子风流 第二百九十七章 如塑金身
    ,精彩无弹窗免费!

    粤州城西,锦衣千户所。

    三进的大宅宽大阔气,这里本是公房,不过后来却变成了锦衣千户聂琼的官邸。

    相比于粤州城内督抚知州官衙生人勿进的派势,锦衣千户所多了许多生活气。

    披红挂彩,迎来送往,热闹不凡。

    但是,也因此显得世俗了许多。

    锦衣亲军本是特务组织,神秘原该是其最具威力的属性之一。

    如现在这样好似酒楼般咋咋呼呼,实在是自废武功。

    不过,据沈炎所讲,各省千户所早就没了当年的威严。

    没有人在中枢呼应做主,都中的锦衣衙门成了摆设,外省分支又如何强硬的起来?

    这些年千户所不仅成了各省督抚派去干脏活累活的苦力,还是没有粮饷接济的叫花子。

    为了赚银子养活一干人马,以维持自身的势力,各省千户们简直无所不用其极。

    当年最过分的也不过是在暗中扶持一些黑道帮派,或是给秦楼楚馆、赌坊和放印子钱的地下钱庄做保护伞,收些保护费。

    这些年却已是明目张胆的自己开设青楼赌坊,还给地方大员们送干股红利。

    当年那些帮派黑道虽也不怎么讲规矩,但至少明面上还过的去。

    青楼里的女子多是贱价买来的,赌坊虽也出千设局,坑的多是外地赌徒。

    然而现在,那些千户所开的青楼中的女子,居然大半是逼良为娼。

    只因赌坊设局害的人家破人亡无力还债,最后典妻当女的就不计其数。

    还有对一些没什么跟脚人家的绑票、陷害、勒索……

    如果这还是一定范围内的坏,那么堂堂锦衣千户所,还养一群拐子专门拐卖孩子,卖掉资质好的孩子,剩余的毒聋害哑打断腿后命其乞讨牟利,就是彻头彻尾的丧尽天良了。

    很难想象,这世上会有这样多连畜生都不如的人,干出畜生都不会干的事。

    偏他们看起来还衣冠楚楚,甚至相貌堂堂。

    就沈炎介绍,粤省锦衣千户聂琼看起来就是个慈眉善目且乐善好施的富家员外。

    每年也是修桥补路,还赈济一些贫苦百姓,因此常为督抚所嘉奖称赞。

    “大人,前面就是了。”

    站在粤州西城一条大街拐角处,换了身皱吧百户官服的沈炎对身旁的贾琮说道。

    不远处,便是粤省千户所的位置。

    张灯结彩,热闹喧哗。

    有作知客的管家在门前迎客念礼单,门子负责引着客人装着礼物的车马货担入内……

    看着那一个个身着玄色黑鸪锦衣,头戴三山无翼纱帽的锦衣百户官们蝇营狗苟的模样,其他人则罢,贾琮身后跟在郭郧身旁的年轻人,眼睛渐渐猩红,呼吸凝重,看起来恨之入骨。

    郭郧正要皱眉训斥,却见贾琮目光冷漠的看着那人,淡淡道:“展鹏,一个男人是否为顶天立地的大丈夫,不是看他敢不敢舍得一身剐,轰轰烈烈的去死,而是看他有没有勇气为了一个理由谦恭甚至卑微的活下去。活着,是为了担当和责任。

    你若一直不能明白这个道理,那么就算你刀法超神,也难成大器。”

    这个年轻人,正是贾琮一行人在粤州城外救下的倒霉鬼展鹏。

    虽然他为谋出路,主动真心投效,目前也只能跟在郭郧手下打熬。

    正如贾琮所言,这个人虽然身手不凡,但身上的破绽同样也大,还需调理。

    陡然让其身居高位,不过是害人害己。

    韩涛也认为此举适当,当初锦衣亲军内那么多高手,能上位百户的都屈指可数。

    而且展鹏对其投身锦衣的身份,心里也有心结。

    这个心结,怕只有等他亲手摘了害得他家破人亡的仇敌的脑袋,才能解开……

    听闻贾琮之言,展鹏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渐渐平息了气息。

    贾琮见之收回目光,对沈炎道:“按计划行事吧。”

    沈炎闻言,老农般皴黑的面上,眼睛一亮,轻吸了口气后,手往后一招……

    五人身后,三四十人护着四架大车驶动向前。

    每架大车上都系着大红喜绸。

    贾琮、韩涛、郭郧、展鹏四人,扮作沈炎亲随,跟在他身后,往锦衣千户所正门走去……

    这般动静,其实早就引起了千户所门子的注意。

    不过看到来人不多,且没见到随身兵器,看起来送的礼又不少,所以知客和门子们都没别处想。

    只是奇怪沈炎这块出了名的臭石头,居然也有今天。

    一个个似笑非笑的矜持候着……

    倒是几个偶遇的来客,看到这等阵势站住了脚,纷纷眼神莫测的打量着这一行人。

    其中一同样身着百户武官服的中年人,看着沈炎阴阳怪气道:“瞧瞧这是谁,莫非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从来不与我等厮混,不和咱们同流合污的沈百户沈大人,今儿这是来做什么?”

    另一人也眨着眼,似犹不敢相信道:“老沈,你这是……”

    听语气并没多少恶意,看来和沈炎关系不恶。

    其他还有两三人,或着百户服,或着试百户服,都面色疑惑的看着沈炎一行人。

    沈炎对第二个同他招呼的人道:“老周,老子熬不下去了,林家把亲事退了,小浪到现在也不肯回家……老子就这一个儿子,他娘临死前托付我……”

    言至此,沈炎似难过的说不下去了,垂下眼帘,面色带着痛苦。

    他没说假话,他儿子的亲事的确因为家境太苦寒而被退了,当然,里面或许还有别人的手脚。

    他儿子沈浪也确实没回家,但不是因为责怪他这个父亲,而是不愿让老父难堪……

    沈炎这一番话,真多假少,对面之人自然无法分辨,全都相信了。

    他们以为,沈炎这块出了名的茅坑里的臭石头,终于要“改邪归正”了。

    至于高兴不高兴,他们还不好说。

    毕竟好位置就那么多……

    只有与沈炎似有交情的老周了解的多一些,深深叹息一声后,上前拍了拍沈炎的肩头,道:“都是没法子的事,世道如此,老沈你能看得开就是好事,我劝你多少回了……这次给千户大人赔个情,大人是有心关照你的,换个油水足的地方,两年就起来了,小浪的亲事也不是难事。”

    第一个开口的人又阴阳怪气道:“不对吧,老沈你能筹备这么多重礼,还没银子给你儿子成亲?”

    那四大礼车,着实有些刺目。

    沈炎淡淡道:“只有两车是……我当了老妻留给小浪的传家玉佩。”

    “那另外两车是……”

    “炮竹。”

    “炮竹?哈哈哈!”

    对面三四人都忍不住大笑起来,只有老周维护道:“行了,今儿大喜之日,来两车炮竹喜庆喜庆,大人也必会高兴的。”

    贾琮默默的看着这几人交锋,目光大部分都在这位老周身上。

    心里叹服不已,若不是沈炎先一步告诉过他聂琼手下这几位大将中,老周负责为青楼搜刮输送女人,并且用残忍法子逼良为娼的,只看此人此刻忠厚踏实的模样,谁又能想到此人的真实面目?

    更不用说,就沈炎推断,林家之所以与沈家悔婚,很可能就是这个老周在背后推波助澜。

    此人用精彩绝伦的表现,给贾琮上了什么叫“人不可貌相”的一课……

    然而,就在他心中感慨时,没想到会有人将话题引到他身上……

    之前一直没说话的一名百户,目光从那几车重礼上,转移到了贾琮的脸上。

    三角眼透出的目光中的贪婪和炙热,着实令人作呕。

    此人桀桀笑道:“老沈,都说你是块臭石头,我看你却是个老狐狸!”

    老周奇怪:“老李,怎么说?”并顺着此人的目光看向贾琮。

    姓李的百户目光简直是不加掩饰的欲.望,啧啧道:“老沈这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啊,从哪儿找来的这么极品的兔爷相公?要不是猜想你想献给大人邀宠,就是一千两银子,我也跟你讨来……”

    说着,终于舍得移开目光,隐隐期待的看着老沈。

    看起来只要沈炎点头,他立刻就能掏出一千两银子来,哪怕千户大人聂琼也是个好男风的……

    不过他看到的却是沈炎骤然一变的面色和升起怒意。

    其身后的几个陌生面孔也都变了脸色,千户所大门前气氛瞬间变得阴森了许多。

    这几人的气势变化,引起了对面几人的疑心。

    至于么……

    不过没等他们提防发问,就听贾琮用阴柔的声音轻声道:“沈爷说,若得那位千户大人的喜爱,往后我过生儿也能这样热闹,不知当真不当真?沈爷可不要骗人家呢……”

    这番话,在对面几个百户耳中,很合乎情理。

    似也能解释沈炎为何会色变,这等极品,想来就是为了孝敬巴结千户大人的。

    贾琮一番“娇柔”的语调,差点没让那位李百户神魂颠倒……

    可是在沈炎等人耳中,这番话却恍若惊雷一般。

    沈炎、韩涛几个老江湖倒还好,到底能隐藏自身表情。

    而那个展鹏却还年轻,震惊到满面骇然。

    好在现在众人的注意力不在他身上,否则必被人看出破绽来。

    展鹏心中真真荡起惊涛骇浪,一万个不敢置信。

    之前贾琮在街角对他说的那番话,他心中其实未必服气。

    对于贾琮的身份地位,他无话可说,对于救他的大恩,他也真心感恩戴德。

    可是对于他讲的那些大道理,展鹏却难免有些不以为然。

    大道理他自幼听过太多太多,只要是个读过点书的,或者是活的年纪大些的人,都能说些空泛的大道理。

    然而能做到的,他却着实没见过几个。

    大道理都是要求别人的,自己却做不到,这样的道理这样的人又如何能让人拜服?

    展鹏原以为贾琮也是这样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却没想到……

    以贾琮的身份地位,之前表现出睥睨的贵气和霸道,展鹏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他能放下身段来有此刻的表现。

    再联想之前街角的教诲,这一刻,展鹏真的服了!

    这,才是能成大事的人。

    这,才叫能屈能伸!

    他果然不如也……

    纵然自幼屡屡被赞为不世出的武学奇才,展鹏也因此自视甚高,但经过这半年噩梦般的磨难,还是让展鹏明白了许多道理。

    此刻的他明白,论身份地位,十个他加起来都比不上贾琮。

    可这样一个身份贵重之人,为了行动成功,竟会如此屈辱自己,腌臜自己,糟践自己……

    并且面不改色!

    若是在他出事前,展鹏或许还会瞧不起这样的作为,太不择手段了。

    可是现在,在经历过那么多险恶后,他终于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王道。

    贾琮在他心中,如塑金身,光芒万丈!

    这一瞬间,展鹏自觉长大了太多太多……

    ……

    ps:晚了,抱歉啊。另外谢谢大家理解关心,受宠若惊,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让开,丞相是朕的〕〔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豪门弃妇:陆三少〕〔某学园都市的旧日〕〔星战启示录〕〔豪门帝宠:吻你上〕〔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极道拳君〕〔秦吏〕〔娇妻你好甜:总裁〕〔最强神阶武魂〕〔我的一天有48小时〕〔人道至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