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生命工厂〕〔重生九零年之虐渣〕〔荒原闲农〕〔从邪恶力量出走的〕〔我在漫威作大死〕〔史上最强子嗣系统〕〔末世之圈养万物〕〔军友之家俱乐部〕〔鬼神避难所〕〔只有我的微信群〕〔炮灰军嫂翻身记〕〔三国悍刀行〕〔重生燃情年代〕〔大明钉子户〕〔网游之召唤王〕〔常理不存在的轮回〕〔我开了一家黑店〕〔杨广的逆袭〕〔重生之完美未来〕〔嫡女难逑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之庶子风流 第四百七十一章 直播
    酸麻,腰疼……

    这是贾琮睁开眼后,第一感受。

    他做了好长一个梦,梦里,他时而被人按在地上摩擦,时而奋起反击,驰骋纵横……

    脑海中混乱不清。

    不过,这会儿他感觉身体好像轻快了许多,许是被掏空了……

    挣扎了下脖颈,摇晃了下还有些木然的脑袋,看到了头顶拔步床的镂刻顶部后,贾琮忽地一个激灵。

    记忆和思维一瞬间涌回脑海!

    让他想起了昨夜的事……

    我他么……被人给下药强上了?

    一把掀开锦被,贾琮发现自己光光溜溜,身体下居然是一片狼藉……

    几块血迹,并未像传说中的梅花那么美艳……

    到底是谁破了谁的处……

    “啊……”

    低声呻.吟了声,贾琮抓了抓散乱的头发。

    倒算不上思绪如麻。

    其实很明了的一件事……

    且记忆中,叶清已经把后续该有的态度说的很明白。

    他要更加疏远她,厌恶她,冷淡相待……

    做给某人看。

    其实不用她说的,他也不可能为了这一次,哪怕是他的第一次,就抛头颅洒热血的去给她当马前卒。

    岂能儿戏?

    叶清让他做给某人看……昨夜他在正门前抽展鹏、郭郧的那两鞭子,不就是为了做给某人看?

    贾琮知道那样做会伤了叶清的颜面,还可能伤到她的心。

    可他本就是做特务差事的,焉敢不如履薄冰?

    生死攸关啊!

    做文臣可以有风骨,做名士更可以白衣傲王侯,都没关系。

    可是他身为锦衣卫指挥使,虽权柄熏天,却最不能犯下立场站队上的错误!

    之前敢和叶清来往,也是接到过崇康帝的密旨,让他适当行事,交好叶清。

    其目的,不言而喻。

    但就贾琮而言,他实在不愿和叶清交往过密。

    因为从武王府的那一剂青霉素后,他就比崇康帝知道的多得多……

    越是如此,他越想要保持距离。

    这涉及到生死存亡!

    叶清有一言说的很对,他现在还太弱小了,看似威风八面的局面,其实只要上面一道旨意传下,偌大的权势立刻土崩瓦解。

    而他一旦失败,那么不用旁人,只之前得罪过的那些人,就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甚至都不用外人,贾家内部,不想见他好的人,何曾少过?

    所以,许多事他不得不如此行事。

    至于叶清的殷殷叮嘱……

    唉。

    这种被人当弱鸡一样护着的滋味真不好受,关键是,还是叶清一手将他拉进他们的“大业”中。

    胜了不知会怎样,但输了却极有可能带着他一起死无葬身之地……

    生死操于他人之手的感觉,真是让人……

    如今,她为了让他开始信她,还不惜做出这样的事来……

    贾琮哭笑不得,其实他从未想过叶清对他有恶意啊!

    若非如此,当初也不会数度借她的势行事。

    更不会还拿她当朋友……

    贾琮只是不想掺和到她的“大业”中而已。

    因为,他有自己的路可走。

    凭他现在的起点和开局,凭他步步谨慎的谋算,凭他对世界大势走向和脉络的了解,贾琮自信最多只要五年,他就能在这个世上开拓出一个新局面!

    获取起码能够自保的能力。

    这个能力能保证,在无论发生何事的情况下,他都能带着家人存活下去。

    他费了那么大的气力,布局杀人,打通南下濠镜的道路,沿途又布下那么多暗手,难道真的只是为了押运么?

    他其实是想要打造一条在大势不可为时,护送他心中重要之人安全南下出海的后路!

    贾琮自信,只要给他两年的时间从容布置,他就一定能将这条后路布置的万无一失!

    等有了这条妥当的后路之后,他便可以安心的借着如今朝廷上风云变幻的大变革之势,步步经营,渐渐壮大,执掌权柄,最终成为这苍茫大地间迎风破浪的弄潮儿。

    我主沉浮!!

    他还这么年轻,不管是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他都等得起!

    贾琮自问,从来不缺耐心。

    这条路虽然很难,但贾琮相信,只要他机敏谨慎,不自骄自大,那么至少有七成把握,能笑到最后。

    哪怕他不去坐那个位置,也可以从容进退。

    只要生死不操于人手,只要可以站直了做人。

    这本是他提纲全局的路线谋划……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种田、打野、猥琐发育,最终不再受制于人。

    本是良途啊……

    可惜,这条本还算妥当的路线,却被叶清和她身后没多久可活的武王,给生生插入搅乱。

    贾琮不知道他们能带给他什么,但就目前来看,危机要远大于益处……

    贾琮完全不清楚叶清在谋划什么,所以他不能将希望寄托在希冀她成功之上。

    因此,南下这条路,他必须要尽快的彻底打通!

    不能等初二再动身了,留给他的时间,着实不多了……

    无妄之灾啊!

    贾琮心中吐槽一句,然后想穿衣起床,结果发现周身衣物不知所踪……

    他这才发觉不对,屋里怎连个服侍的人也没有?

    四处看看,这么安静,发生了什么?

    他倒不担心家里出了意外,只是……

    “晴雯?”

    贾琮重新盖好锦被,皱眉唤了声。

    只喊了一声,外间屋门就“吱呀”一声被推开。

    未几,晴雯的身影出现在了插屏前。

    只见她上身是桃红撒花褂子和素绒掐金线背心,下面则是樱红雁羽轻罗底裙。

    她本就生的极好,这样一梳妆打扮,水灵的如同画中的仕女般精致。

    这哪里还是家里丫鬟的穿着?

    想来是黛玉送给她的,贾琮也不理会。

    只是,他却见晴雯面色古怪。

    她面上带着生疏、冷漠的神色,垂着眼帘,一本正经的站在那里,居然还保持着不短的距离,等候吩咐。

    贾琮揉了揉太阳穴,问道:“我衣服呢?快去取来,我还有事去办,听话。”

    若是从前的晴雯,这会儿少不得冷言冷语顶撞几句。

    好在经过几回调理,到底知道分寸了许多。

    她见贾琮果真没解释什么的心思,登时不满的皱起眉撅起嘴,狠狠白了他一眼后,蹬蹬蹬跑到插屏后,取了早就备好的新衣服回来。

    等沉着脸她默不作声的,还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服侍贾琮穿好衣裳后,又立刻站在了一旁。

    贾琮只当她在吃醋,看了她一眼后,问道:“昨儿你们人到哪里去了?害得我掉进火坑里。”

    这话刺激的晴雯实在忍不住了,看着贾琮冷笑道:“我们这些做奴婢的,自然不敢耽搁了三爷和金枝玉叶的好事!三爷说什么火坑我就听不懂了,世上有那样的火坑?也不知坑哪个……”

    贾琮皱眉道:“阴阳怪气说的什么话?又犯毛病了是不是?我昨儿昏睡不醒,什么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你们还好意思掉脸子,害得我那么惨,没治你们一个渎职罪就是好的了。”

    昨夜她们要是早点回来,兴许就没这事了。

    话说完,却见晴雯也不知哪来的火气,闻言后整张俏脸都扭曲变形了,她咬牙切齿道:“爷还昏睡不醒?昨儿要不是林姑娘担心你和那位金枝玉叶吵架,欺负了人家,特意过来瞧瞧,我们也正好跟了过来,你怕是要把那金枝玉叶给折腾出人命来!到那时,也不知该怎么办?!我倒想用我的命去抵,只怕也没用!”

    贾琮真是糊涂了,疑惑道:“你到底在说什么?”随即面色一变,道:“林妹妹……你们昨儿一起进来了?谁让你们进来的?”她们居然进来观摩了一场live?

    以后还有脸见人没……

    晴雯看起来快气炸了,叫嚷道:“三爷还说我们?昨儿林姑娘带我们进来时,那金枝玉叶都快没气了!你还在那里使劲啪啪啪的……更可恼的是,林姑娘瞧出不好,赶紧上前去救人,你竟然……你竟然……”

    贾琮彻底懵了,道:“我怎么了?”

    晴雯恼火道:“你把林姑娘按在床上,趴人身上欺负……快吓死林姑娘了!我们上前拉还拉不住你,还好有十三娘姐姐在,将你拉开后,让我们赶紧护着那位芙蓉公子和林姑娘走了,只十三娘姐姐一人服侍你。三爷,昨儿夜里你撞客了不成?”

    贾琮闻言,恍若雷击,不敢置信道:“你说我……把叶清按在身下……还按倒了林妹妹?怎么可能?!”

    晴雯到底心疼他,见贾琮面色苍白,哼了声,语气却柔软了许多,道:“谁也没怪你,十三娘姐姐说你是吃酒吃多了,什么也不知道。还说……三爷可能被下了药,可是那位什么芙蓉公子,干嘛要害她自己?”

    贾琮面色变成铁青色,恨得牙根儿疼,厉声道:“还能因为什么?她八成也是第一次下这种药,怕是多下了许多!我真是……她人呢?”

    老天爷,昨儿真要他把她干死……那他娘的,真成了古往今来第一大悲剧笑话了。

    晴雯见他如此,便害怕起来,小声道:“一清早她就和林姑娘道了别,带着她的人走了。她根本走不动道,是让嬷嬷抬了软轿送她上的马车走的……”

    贾琮闻言,一口气没顺好,剧烈咳嗽起来。

    怪道他有一种身子发虚,被掏空了的感觉。

    她都走不动道了么……

    问题是,叶清这一走,却将他置于了无比尴尬的地步。

    他怎还有脸面去见黛玉?

    本来极美好的兄妹感情,可现在……

    有把自己妹妹按在身下摩擦的么?

    贾琮深吸一口气,对晴雯道:“晴雯,去叫十三娘来……另外,等不到后日了,事情发生了变化,我要立刻带人南下。你和春燕她们并林妹妹说一下。先别说,我写一封信,等我走后,你再送去给林妹妹,你别哭……”

    见晴雯担忧的看着他,眼神里满是不舍和难过,滚下泪珠来,贾琮一边替她擦泪一边笑道:“不妨事的,我并不是逃走,真要逃命,也必会带上你们……虽然昨晚的事有些尴尬,但算不得什么大事。而且好在你们来了,没有出现最坏的结果,其他的不过是细枝末节。我是真的要立刻去南边做事,极重要的事。”

    晴雯闻言,这才乖巧的依偎进贾琮怀里,反手紧紧抱住他。

    贾琮揉了揉她的发梢,问道:“晴雯,若是有一天,我果真要逃去海外之地生活,你愿意跟着去吗?”

    晴雯仰着脸看贾琮,亮晶晶的桃花眼里尽是坚定,道:“三爷若是带不走我的人,就把我烧成了灰带在身边,我也乐意!”

    贾琮看着她绝美的脸,眼睛微微湿润,笑骂道:“大过年的这么煽情做什么?我舍得把你这狐媚子烧成灰?快去叫人!我早去早回!”

    “啪”的一下在晴雯翘挺挺的屁股上拍了巴掌后,晴雯伤感的情绪果然没了,不依的嗔了贾琮一眼,直到贾琮在她红唇上亲了亲,方抿口一笑,扭身出门去寻茶娘子了。

    贾琮则抽着功夫,赶紧给黛玉写了封道歉信……

    不是他没勇气当面道歉,只是此时见面除了彼此尴尬外,不会有其他的情形。他倒有勇气去道歉,可让黛玉如何自处?接受不接受都不合适。

    所以,不如暂且拉开些距离,让时间和距离来淡化了这份尴尬。

    等归来后,再去慢慢化解罢……

    ……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让开,丞相是朕的〕〔豪门弃妇:陆三少〕〔九层仙莲〕〔心甘秦愿〕〔我!最强主角!〕〔其实我只喜欢你〕〔布桐厉景琛〕〔某学园都市的旧日〕〔豪门帝宠:吻你上〕〔正版修仙〕〔都市之万界帝尊〕〔吃鸡奶爸修仙传〕〔噬灵武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