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地求生之血色危〕〔大话十八年〕〔苏凡霍漱清〕〔铁血无痕〕〔科技图书馆〕〔奇迹的召唤师〕〔小娇妻,你被捕了〕〔盛嫁无双:神医王〕〔娱乐那个圈〕〔高能来袭〕〔甜甜小萌妃:冷帝〕〔老公的暖心小秘书〕〔太上剑典〕〔疯狂魔君〕〔邪侠古龙〕〔我的八零年代〕〔我这剑仙有歪挂〕〔四海纪之荒川〕〔晨光已熹微〕〔四重分裂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之庶子风流 第六百二十章 诛伪帝,正乾坤!
    “呜!”

    “呜呜!!”

    日暮时分,铁网山行在。

    悠远的角号声响起,千余骑轻骑护从着金盔金甲的崇康帝自山麓而返。

    马匹背后,多有一些看起来并不肥美的猎物。

    狼鹿之流不少,也有两头黑熊。

    但经过一冬的消耗,多瘦骨嶙峋。

    春日,原非打猎的时节。

    行在已经点起了火把,龙帐内前挂起了明亮的大灯笼,将周遭照的如同白昼。

    圣驾行在设有两个大帐,一为龙帐,一为议事大帐。

    崇康帝在戴权的侍奉下先回了龙帐,大帐门口,元春在叶清的陪同下迎驾。

    只是崇康帝并非怜香惜玉之人,只略略问了两句身子可还安适,就没再同她多言,反而问叶清道:“今儿中午也往山上走了一遭?收获几何?”

    叶清呵呵笑道:“去抛了两箭,打了个獐子,又打了只鹿,太瘦了,没甚嚼头,就回来了。”

    崇康帝哼哼一笑,对元春道:“当年天家子弟在景阳宫读书,数小九儿功课最好。那群没出息的混帐行子,文采不及小九儿也就罢了,连骑射功夫都没人俊,丢尽了天家脸面。倒是太后,每回岁考比过千秋节还高兴。自家子弟争气嘛,有什么办法?”

    叶清得意的哈哈直笑,元春则一脸唏嘘惊叹的看着叶清。

    不过她道行还是浅薄了些,叶清的做派,着实不符合当下女子的三观……

    所以只惊叹了短暂的稍许,被叶清似笑非笑看了眼后,忙去招呼两个昭容,一起服侍崇康帝卸掉金盔金甲。

    叶清却没有动手尽孝心的心思,她正经连太后更衣都没服侍过,又怎会在这里表现?

    崇康帝享受着宫人的服侍,眼眸瞥向一旁自顾坐下,自在品尝着一颗宫藏果梨的叶清,眼中闪过一抹惊艳。

    这个丫头真是太出色的,若不是她一心向着老九,若非他三子早死,他真想将她许给一个儿子。

    太子妃之位不可能,但当一亲王妃还是好的。

    可惜啊……

    如今他的儿子都没了,元春肚子里就算诞下的是皇子,年龄也对不上。

    他的年岁也……

    一旦他龙御归天,天家有这样一位超然的丫头,并非好事。

    她手上还握着武王的遗泽……

    念及此,崇康帝收回眸光,眼睛微微眯起,眼中闪过一抹凌厉之色。

    他却没发现,当他收回目光后,叶清嘴角弯起的那抹若有若无的微笑,充满了讥讽之意。

    “皇上,可用传膳否?”

    元春服侍着崇康帝卸完金甲换上舒适的锦衣龙袍后,温声问道。

    崇康帝摆摆手,道:“不在这传了,一会儿去前面大帐,随诸王公大臣们一并用。你早些歇着吧……”又忽地问叶清,道:“今日你出去打猎,就不怕突然有逆贼作乱?他们若挟持了你或贾妃,朕也头疼。”

    虽元春还未封妃,但对崇康帝而言,她已经是妃了。

    叶清洒然一笑,道:“皇伯父说笑了,既然是魑魅魍魉之辈,自然是见不得光的咯,又岂敢在太阳底下作乱?”

    崇康帝闻言,先是一怔,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推开了元春为他系玉带的手,自己扎紧后,大声道:“此言大善!!既是魑魅魍魉之辈,必是见不得光的,怎敢在白天作乱?小九儿,照顾好贾妃!”

    见叶清一笑应之后,崇康帝在戴权的护从下,大步出了龙帐,往议事大帐而去。

    然而没走出几步,就霍然从四面八方,遥遥传来震天杀声:

    “诛伪帝!”

    “正乾坤!”

    崇康帝听闻动静,不怒反笑,回头看了眼面色煞白的元春和叶清,对叶清道:“小九儿所言不差,果然是见不得光,只敢在夜里行鬼祟之事。”

    叶清的面色却有些凝重起来,四处张望了下,不无提醒的说道:“皇伯伯,人数不少。另外,皇伯伯御宇已经十四载,怎还有劳什子伪帝之称?”

    崇康帝冷笑一声,道:“问的好,朕也想知道,朕如何就成了伪帝!小九儿看护好贾妃,待朕降伏叛逆之后,再回来告之于你。”

    说罢,一挥龙袍袖摆,大步往前而去。

    看着龙骧虎步离去的崇康帝,叶清明媚的眼眸中,一抹复杂之色一闪而逝。

    ……

    “万岁爷。”

    在崇康帝步入议事大帐前,身量高大的紫宸殿大太监苏城出现,并躬身禀奏道:“主子,这些年来积攒下的二千龙禁卫已经成军,都是奴才一手调理出来的,其中一千两百人还都换了火器。他们原本就是好弓手,上手火器如虎添翼。另外十二门佛郎机火炮,也都就位。冠军侯自黑辽回来后,上奏了火器之利后,奴才就上了心。待他以区区二十把火器就席卷六省锦衣千户所,奴婢便让人前往濠镜市舶司,选购火器。如今终于有了用武之地,想来能给那些逆贼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崇康帝闻言,满意之极,道:“纵然无火器之利,他们亦是勇冠三军的猛士。如今还不固步自封,习他人之长,岂有不胜之理?”

    他在深宫中地库中,早已见识过火器之威。

    虽没见过火炮之利,但苏城向他担保,十倍于火器亦不止,犹如天罚。

    如今有这十二门火炮,还有一千两百名火器手,将会是一股极为凌厉的力量,作为杀手锏。

    等心中踏实后,崇康帝冷笑一声,道:“那就走吧,随朕去看看,这一次,到底跳出来多少按捺不住的叛臣逆子!”

    ……

    神京,居德坊。

    公侯街上喊杀声震天,一身着银甲的年轻将军骑乘在战马上,面色沉重,调度着兵马猛攻贾府。

    以荣府为重。

    此刻,荣国府正门业已被攻破,看着一队又一队的士兵流水一样攻入荣府,年轻将军眼中闪过一抹凌厉之色。

    就是因为这贾家,他家堂堂东川侯府,落得个家破人亡的凄惨结局。

    他弟弟被成国公世子蔡畅阴了一招,结果人头至今被铜汁铸在贾琏的墓前赔罪。

    他娘因为此事,卧床不起。

    他父亲原东川候张毅,本也是世之虎将,可虎落平阳连犬都能欺,更何况背后使黑手的成国公蔡勇?

    蔡家人最是阴险,各种下作手段使出,让张毅酒后“摔”断了腿,成了废人。

    第六百二十章 诛伪帝,正乾坤!-->>(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蔡家人最是阴险,各种下作手段使出,让张毅酒后“摔”断了腿,成了废人。

    这段日子来,原东川候府一家子,几乎在濒临崩溃中苟活。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老天爷不忍见英雄一世的东川候张家被人如此践踏,又给了张家一次翻身的机会。

    只要掌住这一回机会,曾经的所有屈辱和血债,张家都会一笔一笔讨回来!

    这一次,他这位东川候世子,要先用贾家人的血,洗刷东川侯府的屈辱!

    唯一让他稍生不满的是,贾琮的脑袋还不能砍了去浇铸铜汁,因为还要他这个伪帝的门下恶犬,来指正伪帝的恶毒。

    “少将军!”

    正当张良心中百转千回,思过往之苦,盼前程之明时,立威营一位参将面色凝重的走来,抱拳道:“少将军,形势好像有些不对……”

    张良闻言,看向来人微微皱眉道:“孙叔,不是已经连仪门都要攻克了么,怎么不对?”

    那位孙参将沉声道:“少将军没发现,咱们进去的人太多了么?里面的损失,太重!一队一队的往里添,已成了添油战术,此为兵家大忌!”

    这位孙参将名叫孙顾,原是跟随东川候张毅的老人,从战场上下来的悍将,之前被清洗,流放黑辽,途中被人带回……

    听闻孙顾之言,张良陡然一惊,这才想起来,立威营里的五千兵马,他已经派进去一半了。

    以国公府的规制,从大门而入,依次还有仪门、大厅、暖阁、内厅、内三门、内仪门并内塞门,方到正堂!

    更不用说里面院落层层相套,不知凡几。

    如今派了两千多兵马,打了这么久,才将将要突破仪门?!

    一时间,张良脸色无比难看起来。

    这时孙顾反而沉下气来,道:“抵抗这么激烈,说明他们的兵力大都在前面。少将军不必太过担忧,只要突破了仪门,再往后就轻快的多。只是没想到,贾家会有那么多火器和子药……”

    张良闻言,心痛不已。

    如今折损的兵力,都是他以后立足的根基!

    若是拼光了,就算杀光贾家,以后也大为不利。

    念及此,张良一咬牙道:“不能这样硬拼了,孙叔,放火烧,我就不信,烧不破这座王八壳!另外,火炮冷却好了吧?把炮调到东府去轰,拉平了对着大门轰。既然不能一队一队的往西府添,就从东府打开缺口!!”

    ……

    东府地下密室内。

    气氛惨淡到了极点。

    倒也可以理解,莫说内宅妇人们,连贾琮遭到炮轰,不也急巴巴的回到密室里躲避来了么……

    他虽二世为人,可他前世也没遭到过火炮轰击。

    当然,在牙萨克城下,他也曾在战火间歇期带人去抢救伤员。

    但此一时彼一时,当时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且心里也还没那么多牵挂,敢以命博富贵。

    现在却不行了……

    他如此,富贵了几辈子的贾母等人,自然更怕死。

    贾母被鸳鸯搀扶着坐在一把楠木交椅上,头上颤着一块帕子……

    旁边顺次坐着贾政、王夫人、薛姨妈等人。

    李纨、凤姐儿、尤氏、秦可卿并贾家诸姊妹们皆在,宝玉此刻还神魂不大清醒,如癔症了般怔怔的被贾母拉着手,站在一旁。

    其她如黛玉、宝钗等贾家姊妹们,同样花容失色。

    直到看到贾琮领着贾环、赵姨娘自外而来,众人们才纷纷眼睛一亮,心里齐齐松了口气。

    尤其是看到贾琮脸上的微笑时,更如同一枚定心丸一般,让众人安心。

    然而贾琮正等贾母发难,却不想这一回,是薛姨妈最先开口,她面上带泪,满脸焦急惊恐的问道:“琮哥儿,你薛大哥哥呢?可还好……”话没说完,就哽咽难言。

    一旁宝钗也面色苍白,在这密室内显得格外白皙。

    贾琮眼神和她接触了下,目光温润自然,而后对薛姨妈微笑道:“姨妈放心,薛大哥现在极安全之处,和林姑丈一起,都很好。贾家也很安全,一切都在掌控中。”

    薛姨妈眼睛死死盯着贾琮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后,才海松了口气,念了声佛号道:“阿弥陀佛!佛祖保佑啊……”

    贾琮呵呵一笑,见宝钗正在歉意看他,微微摇头,示意无事。

    又看了看她身旁坐着的黛玉,问道:“林妹妹今儿可吓坏了?”

    孰料林黛玉悄悄抿了抿樱唇,似泣非泣仿佛氤氲着晨露的眼眸转了转,有些顽皮的看了贾琮一眼后,摇了摇头。

    贾琮不知是不是产生了错觉,他好像看到了黛玉嘴角弯起了抹浅笑,好似还挺高兴……

    也不知她在暗喜什么,是觉得刺激有趣么?

    不过贾琮也知当下不是深究的时候,轻描淡写的同贾母等人问安后,对面色担忧不已的贾政道:“老爷,如今外面的形势还算稳妥,可以控制得起。家里的力量足够自保,等到天亮,便会有援军来,也就平安了。”

    贾政还是心慌的厉害,跺脚道:“我家一向与人为善,忠君勤勉,缘何遭逢此灾耶?”

    贾琮还未答,贾母就冷哼一声,怒道:“这会儿你知道厉害了,不再护着这个孽障了?若非他在外惹下祸事,都中那么多公门侯府不去打,怎偏偏只打贾家?”

    看了眼贾母脸上的狼狈惨样,贾琮也懒得同她分辩什么,只对贾政说了下立威营的背景,最后道:“东川候次子张亮受成国公世子挑唆,杀了琏二哥,此仇我不可能不报,所以就斩了张亮的脑袋,为二哥报仇。如今张亮的哥哥张良心怀恨意,造反后自然想来寻我报仇,我接着便是,这一次,张家绝不会再有机会反复。也是上回我心慈手软了,东川侯府被废后,没有下辣手斩草除根,才有了今日之难,以后不会了,老爷放心。”

    贾政闻言,还能说什么,这等事他本也不知该说什么。

    不过贾母见贾琮理也不理她,登时大恼,啐道:“我当你什么好能为,也就敢拿一个除了爵的张家作伐,怎不敢去寻成国公府的不是?照你的说法,那成国公世子才是真正的凶手!对了,还有成国太夫人,我如今不过是老废物了,你整日里顶的邦邦的也拿你无法,有能为的,你去碰碰那个老太太,她可是出了名的厉害老太太。”

    贾琮闻言奇道:“老太太难道还不知?”

    见贾琮用看乡下没见识土婆子的目光看她,贾母险些气的吐血,恼道:“我知道什么?你还能说出什么好话?”

    贾琮轻轻一笑,道:“成国公世子蔡畅,和成国太夫人孙氏,前儿夜里一并死了的。”

    “……”

    看着贾琮那张俊秀的不像话的脸,这一刻,贾母、王夫人、薛姨妈等人,却生生出了一身白毛汗!

    悚然而惊!!

    ……

    ps:在群里说了请假的,想倒倒时差,结果生生睡不着,又起来照了照镜子,看了看起点吴彦祖,码了这章,好困,睡觉了,今天不知道有没有第二章啊,想休息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卡你一辈子都〕〔让开,丞相是朕的〕〔修神时代:我有无〕〔心甘秦愿〕〔豪门弃妇:陆三少〕〔某学园都市的旧日〕〔九层仙莲〕〔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最强主角!〕〔星战启示录〕〔豪门帝宠:吻你上〕〔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极道拳君〕〔秦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