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丑媳来种田:〕〔你有多远,沧海多〕〔Boss生猛:总裁,〕〔你是我的万有引力〕〔三界主宰〕〔征途〕〔美女总裁的超品高〕〔飞剑问道〕〔农医悍女:傲娇夫〕〔萌妻甜蜜蜜:厉少〕〔少年剑圣与笨蛋法〕〔联合舰队〕〔绝品全能兵王〕〔龙牙特种兵王〕〔大明星的贴身保镖〕〔重生之狂暴火法〕〔这世界的土著好凶〕〔重生最强商女:首〕〔惹火狂妻:邪帝,〕〔我是关陇老秦人
上海书社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之庶子风流 第六百三十九章 良人
    “什……什么?!”

    靠在贾琮怀里,听他说在江南被叶清下了药给啪了,薛宝钗整个人都差点崩溃掉了,三观完全崩坏!

    心里如同吃了一只苍蝇一般,恶心的只想作呕。

    原本姣好的面容扭曲的有些狰狞!

    “她……她她,她……”

    “她”了半天,宝钗都不知该说什么话好。

    她良好的教养,让她难以启齿用下流肮脏的骂人话去骂人,但她真的快忍不住了。

    怎么还有这样的人?

    贾琮见她这般难受,好像被戴了绿帽的男人,不禁有些担忧的问道:“你不会嫌弃我残花败柳吧?”

    “噗嗤!”

    宝钗一下没忍住,给笑了出来,可随即还是绷起脸来,忍不住大声骂了句:“恶心!!”

    贾琮双手在宝钗香软的身上轻轻摩挲着,温声道:“她这样做的确有些激进,也有些……不择手段。但她也是为了取信于我,有些事连我暂时也摸不透,所以目前不好多说。不过叶清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女子,她比任何人都骄傲……不说此事了,这件事,最多半年,我必弄清原委,再悉数告诉你,总会给你一个交代。下面,我们还是先说林妹妹的事吧……”

    虽然心里还是气个半死,恨不得和叶清拼命,但宝钗现在的确更关心黛玉的事……

    正如平儿所言,她又不是傻子,怎会看不出贾琮与黛玉自江南回来后的微妙?怎会看不出东府丫头们待黛玉的不同?

    可是一直以来,她都不愿也不敢揭破这层薄纱……

    她爱贾琮爱的发狂,爱的投入了所有的心力。

    更不用说,除却最后一层防备外,她整个身子也几乎全是贾琮的了……

    身心都归了他,到了这一步,她怎敢揭破?

    这并不是一个对女人善良的世道,虽每每说服自己,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可是,若她果真成为了弃妇,贾琮变了心,选了黛玉而非她,那宝钗想不出她还有什么勇气活下去……

    所以就算早就发现了端倪,却始终将头蒙在沙子里,得过且过一天,甚至害怕揭破的那一天……

    便是在后世,爱情也总会让人失去自我。

    更何况是当下?

    直到刚才贾琮告诉她,她永远是他的女人,宝钗才算有勇气,继续听下去……

    她终究还是想知道,黛玉到底做了什么……

    于是,贾琮便将那晚的下半场,说了遍,包括鬼使神差,把黛玉按在身下差点给啪了……

    听完后,宝钗就彻底沉默了。

    贾琮也不催她,只紧紧拥着她,过了好久,宝钗才长叹一声,声音中说不出喜怒,幽幽道:“其实在颦丫头受难,琏二哥帮她不得,眼见被苏州林家人欺负受气时,而你却从天而降解救了她为她做主出气起,她就倾心于你了。后面的事,只是个契机罢……”

    贾琮抱着宝钗,在她腰间细嫩的肌肤上流连着,并未说什么。

    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不合适。

    宝钗抬起头,微微红肿的杏眼看着贾琮,奇道:“她就愿意这样一直没名没份的跟着你?”

    贾琮笑了笑,道:“我告诉她,早早晚晚,我会带着你们一起离开。离开大乾,乘着巨舟,畅游远洋。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桃花岛,过男耕女织的生活。”

    宝钗瞠目结舌的看着贾琮,道:“她相信?”

    贾琮呵呵笑道:“我原就是这般想的啊,我同你说过的。”

    “……”

    滞了滞后,宝钗笑的有些苦涩。

    贾琮是同她说过,但她其实并没真正当真过。

    就听贾琮又道:“或者,如果有其他的法子,能让一家人并不尴尬抗拒的一起生活,也可以。只是目前来看,这种法子暂时还不存在。但无论如何,事情到了这一步,我都不会放弃你们,哪怕与这个世界为敌。其实刚开始我就没想瞒着谁,是林妹妹担心事情闹的不可开交,会让我作难。但其实我并不怕的,因为没有谁能阻止我们。”

    宝钗闻言,苦笑不已,她不知该说贾琮和黛玉异想天开,还是……

    她自认不是好妒之人,贾琮屋里有平儿、晴雯、春燕、香菱,甚至平儿的地位还高的出奇。

    这些她非但不会去妒,还会努力去维系。

    因为世间礼法便如此要求女子,天经地义。

    可是黛玉不同,完全不同。

    真要闹出动静来,贾家都要翻天!

    而且,黛玉的存在,让她简直尴尬到了极致。

    或许,也只有去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两人才能共存,齐侍一夫吧……

    可是,到了这一步,她心里再苦涩又能如何?

    她还能回头?

    泼辣强悍如王熙凤,遇到贾琏那样的,到头来不也只能忍着?

    还有她哥哥那样的……公候子弟,那样的才是正行……

    再者,这件事,原不能怪贾琮,只能怪那太后侄孙女儿,实在是……厚颜无耻!!

    宝钗自记事以来,从未如此的恨过一个人,直到今天!

    那个女人,竟下了药,迷啪了她男人……

    第六百三十九章 良人-->>(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那个女人,竟下了药,迷啪了她男人……

    可是,她也知道,除非出现惊天变故,否则,她拿那位金枝玉叶,是没有丁点法子。

    太后特意从皇帝那为她求来三柄玉如意,保她一生顺心如意。

    她若是强求,说不得真能将贾琮整个人都夺走,连如今的“残花败柳”都不给她们留下……

    念及此,宝钗还能说什么?

    全身无力的倚靠在贾琮怀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荒唐感。

    不过……却也终于放松下来。

    至少,与她之前幻想的最坏的情景相比起来,这样的情形,虽也难受,但却好了太多。

    她曾以为,贾琮移情黛玉,两人情愫暗生,或许不知何时,贾琮就会不要她了,和黛玉在一起。

    或者,两人已经在一起了,却害怕伤害她,不忍告诉她……

    无论哪一种,都对她残酷无比,残忍无比,也会要了她的性命。

    如今这种情况,至少,贾琮并未主动变心,他还喜爱着她……

    长长的一叹后,宝钗双手捂在胸前,按住了这个时候还在作怪的手,难得眼神有些责怪的看了贾琮一眼。

    贾琮呵呵一笑,然后宝钗就鬼使神差的说了句:“看颦丫头那里你怎么握……”

    说完,她自己先怔住了,随即面色血红的一头埋进贾琮怀里,任凭他如何大笑着哄她抬头都不肯。

    贾琮并未强求,而是有力的将宝钗抱在怀中,温声道:“这个世间,让我在意的人极少极少。许多人都说,我是一个冷漠无情的人。但外人并不知,你们就在我心里,我并不冷漠,也有真情。我知道此事与世间礼法不合,但我仍希望,我们这一家人,能够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尔虞我诈的一起生活到老。”

    宝钗将螓首紧紧靠在贾琮心前,听着他平稳有力的心跳和动听的情话,抿了抿不抹而红的樱唇,轻声道:“琮……郎,你能再为我诵一遍那阙《鹊桥仙》么?”

    贾琮听宝钗这般称呼,微微一笑,抚着她腰处的手用了些力,而后温声道:“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宝钗听罢,从贾琮怀中抬起头,目光柔和的看着他,轻声道:“你先回去吧……”

    贾琮闻言,面色微变,看着宝钗道:“宝姐姐,你不会想不开吧?”

    宝钗气的瞪眼,嗔道:“一会儿我妈回来了!”

    说着,将衣襟领口紧了紧,开始系起盘扣来。

    贾琮呵呵一笑,将宝钗横抱起,放回炕上,却又欺身压了上去,狠狠轻.薄了会儿,直到宝钗面色潮红呼吸不匀后,方站起身来,看着眼中快能凝出水来的宝钗,哈哈一笑,道:“宝姐姐好生养着身子罢,别再胡思乱想了。多吃些,我还是喜欢你丰润一些,抱着舒服。”

    宝钗被欺负的身子都酥了,听这无赖言,“凶巴巴”的嗔了一眼,就见贾琮又大笑一声,看她一眼后,出门离去。

    待贾琮走后,宝钗怔怔出神的看着门口方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有点混沌不清,想不出该怎样。

    唯一清楚的,就是她知道,这一世,她离不开这个又霸道又温柔又君子又……色色的情郎。

    她真的爱煞了他,喜欢到了骨子里……

    ……

    皇城,坤宁宫。

    后殿庵堂。

    董皇后在此修行了好久,久到她已忘记了外面的日月。

    她决定余生便在此处,伴着青灯菩萨度过。

    直到……新后入宫那一天,她便可解脱皮囊,前往西方极乐世界,再无牵挂。

    她希望代替她之人,便是跟随她多年的贾女史。

    因为自她修行于此,贾家那个女孩子,便日日都来请安一回。

    董皇后看的出,那不是作态,贾家那丫头是果真难得心性纯良。

    在宫中这样的地方,虽然也还有些小心思,但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实属罕见了。

    却不想,这一日还未到来,董皇后便看到了一个,她做梦都在想,都在怨,甚至有些恨的人……

    “皇后,朕来看你了。”

    崇康帝面色苍白,气息看起来就有些不足,在戴权的陪侍下,进了庵堂,捡了一处座椅落座后,方对怔住的董皇后说道。

    这一刻,董皇后心里哪里还有什么怨气恨意,她连佛祖菩萨都忘在了脑后,急忙上前问道:“陛下,您这是怎么了?”

    崇康帝皮笑肉不笑的哼哼了声,没说什么,戴权却在一旁解释道:“皇后娘娘,主子去铁网山春围,设计引出了暗害皇子们的凶手,将他们一网打尽,只是没想到贼人歹毒之极,用火器伤着了陛下的龙体……”

    “啊?!”

    董皇后大吃一惊,看着崇康帝发白的面色,落泪道:“陛下!”

    崇康帝看着满脸关怀,没有一丝怨意的董皇后,面色渐渐柔和下来,看着她道了声:“梓童,是朕错怪了你。朕没有想到,竟是义忠亲王刘涣联合了大部分宗室,害了朕的皇子,也险些害了朕的皇后。”

    “陛下!!”

    董皇后满腹心酸委屈惶恐幽怨,哀呼一声后,又连忙擦尽眼泪,急问道:“陛下,可让张老供奉看过了?龙体可无碍否?陛下龙体欠安,又何苦来臣妾这里?”

    崇康帝微微摇摇头,先看了戴权一眼,戴权会意,忙将殿内侍立的几个老尼和宫中昭容带了下去。

    等偌大一个皇庵只余帝后二人后,崇康帝看着董皇后,缓缓道:“梓童,朕,有事相托……”

    ……

    ps:讲真,我当年就差点被两个大学女同学给灌醉迷啪了,好险!你们以为素材来源哪里?就是来源生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让开,丞相是朕的〕〔我的卡你一辈子都〕〔修神时代:我有无〕〔豪门弃妇:陆三少〕〔某学园都市的旧日〕〔星战启示录〕〔豪门帝宠:吻你上〕〔都市透视小神医〕〔血里鸢〕〔极道拳君〕〔秦吏〕〔娇妻你好甜:总裁〕〔最强神阶武魂〕〔我的一天有48小时〕〔人道至真
  sitemap